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海儿
海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841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3-07-06 18:16)
    今早晴,预示今天可能是炎热的一天。站在一旁一动不动地看秧歌还会冒汗。一群老年人踩着节奏,跳得不亦乐乎。
    鼓声永远让我那么动心。小时候就喜欢这种乐器,感觉里面充满无限的鼓舞和动力。鼓舞这个词真形象。有鼓,才有鼓舞,有鼓舞,才有动力。
    鼓声入耳,内心有种莫名的感动,这鼓声总能让我想起古战场,我甚至想,我是不是曾经属于那里?这鼓声有种让我冲破艰难困苦,努力拼搏一番的激情。
    唢呐激荡着耳膜,我一直觉得它适合悲壮的场景。一下想起老姑父,身体一直健康的他,今年春节突然走了。唢呐是他一辈子的营生。从小学习,五六十年不离身。他曾为我吹过唢呐。他的节目也精彩过春节晚会。眼泪往眼里涌。
    秧歌是有领队的。领头人看见我在用手机拍照,特意配合,又蹲又跳,还做鬼脸,把大家都逗笑了。于是我也笑起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31 18:09)

凤凰再传奇 嫦娥留彩宇

    一天,嫦娥在月宫中呆得闷了,就偷偷溜到外面,在天上仙境找了处风清云

淡、鲜花遍野之处散心。看到满眼的山花烂漫,嫦娥感到开心极了,于是在一个

舒适的岩石上坐了下来,细细品味。“如此美不圣收之地,便不回月宫也罢。”

不知不觉,嫦娥靠着石头进入了梦乡。




    忽然,远处一片嘈杂,似有斧凿锤刻之声传来。嫦娥被惊醒了。天空裂了一

条大缝,一个似屋顶的东西把天空戳漏了。嫦娥的美梦被吵扰,她有些不快,于

是来到裂缝处看个究竟。只见凡间的人们在辛勤劳作,一幢大楼拔地而起,把天

捅漏了,而人们似乎仍未察觉,继续叮叮咚咚地干活。仔细观察,楼上有字,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偶然看了一下空间朋友们的发言,看到了一个人名,感觉很恶心。他明明知道我身患重病,花了很多钱,又没上班,没有了收入,治病也需要很大花费,却还欠我钱不还。这个人姓高,借我钱很久了,从来没提过要还,而且还是一个大男人。去年年底的时候,我就跟他说了我的情况,他是这样回答的:我现在不在长春,等我回去就还你钱。

    虽然钱不多,但是这个事我觉得实在不太地道。我在他困难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帮助他,现在我在危难关头,他不但袖手旁观,连欠我的钱也不肯还给我。现在我留着你的大名,也许过几天我就把你发表出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31 11:44)
标签:

杂谈

很多时候,我在阿里看到的人,脸上总是散布着满足的笑容。
你可以当做是纯朴,或者有人讲是傻。

我看见过很多发达地区的富有激情的,顺公路摄影的人,他们非常喜欢去不发达地区拍摄“原生态”的作品,他们用着“即停即拍”的方式,也许这样的旅程,可以记录下来一张张有趣的面孔,但是我们并不能了解他们的生活方式。

也许有些照片能够并可以反映他们生活方式,处世态度,一个部落或者一种文化,很多时候我们对于被摄影的人的了解,往往不够。
有一年在羌糖的腹地,行至夏尔措盐湖边,停车午餐,我席地而坐,拿出干粮和烧水的壶。远远的走来两个牧羊的女子,跟着二条牧羊的犬。他们好奇一个外来的人,一个人,一台车。

我知道他们是善意的走来,对于他们或者对于我,在当时的相遇是一种必然。不需要语言,甚至他们的狗,在远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明天就是六一儿童节,虽然已经一把年纪了,但是还是羡慕这个节日,昨天跟一堆朋友说,明天穿好蓝裤子、白衬衫在儿童公园门口集合,带上军用水壶。午餐自备,面包汽水。

    然后有姐们儿问:带几毛钱?我想了下,估计五毛一块的,也差不多了。

    久远的六一,永远的六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22 15:14)
标签:

杂谈

    昨天打开博客,发现正正好好一年没写博客了。上回写博是在2011年的1月21日。一年的时候很快,一年的变化也很大。生命,一个奇妙的东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21 15:10)
标签:

杂谈

不论幸运还是背运,不论中奖还是破财,不论君子还是小人,都是生活的一部分。
有些人和事,想避免也避免不了。 这些都是财富。


“人的心情好时看天也蓝云也白,其实天和云并不知道。”
好有道理。 就象,我心里对谁爱或恨,对有些人有什么评价,他本人也不知道。
在同一个时空,同一个时间,大家各自有自己的心事。
我在看那个大柚子,
可是它不知道,我想吃它。
它一直在那静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21 15:04)
标签:

杂谈

我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奇妙。
我在西藏这么多年,不认识你。
你去过那么多次西藏,也不认识我。
你我都在长春生活了几十年,不认识。
我以前也是报社的,也不认识。
但是,我从西藏回来,却认识你了。
这也是一种缘分。
世界上几十亿人,两个人能遇上,
也是一种缘分。

 

以上是我在除夕前一天的QQ聊天纪录,突然想把这些写到博客里。就写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21 15:00)
标签:

杂谈

昨天我想起你老人家了。

然后我就想,作为一个前辈,你应该容忍我,因为我跟你比是后辈。所以我可以欺负你,你不能生气,也不能计较。对吧?
为一个前辈,你有责任对我们正在成长的这些人负责。所以,我要想追随你的话,你有责任教我一些东西,不能推辞,对吧?

作为一个前辈,你不能有架子,所以我找你吃饭,你就得答应,不能推辞,还得你请我,对吧?

 

其实想完这些,我感觉我好象个无赖。不过, 中国象我这种无赖多点,国民素质兴许能提高不少呢。是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21 14:53)

叶萋萋刚满10岁,聪明美丽已经在江南传遍。从15岁开始,门槛已被络绎不
绝的媒人踏
烂。如果你看到某一天江南的很多才子遍及大街小巷,那肯定是叶萋萋出外
的日子。叶
萋萋就象江南那青青小湖早上带着露水的荷花,娇娇羞羞带着清澈的美丽。

    叶萋萋嫁给风的那一年18岁,花苞象要绽放。

    不用形容风的诸般好,因为他娶的是江南最美最有才气最
  巧的叶萋萋。

    嫁给风后,叶萋萋才成为一朵完全绽放的花朵,他们是当时最相爱
的一对。

    “连就连,你我相约定百年。谁若97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风写下这些,画上叶萋萋的图象。叶萋萋常常配上江南的小调吟
唱,在自己的
画像旁加上风的模样。

    “自古红颜多薄命。”没有等到百年,甚至没有等到97岁,叶萋萋病
倒了,自
此一病不起。风奔走全国为她求医寻药,但仍然没有挽留住叶萋萋。

    叶萋萋走的那天,面容苍白。她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