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昌乐阎
昌乐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7,308
  • 关注人气:4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友情提示

 我的作品全部是原创,引用请经过作者同意,讨伐文贼,杜绝剽窃。如不经过作者允许擅自引用或结集出书,法律责任自负。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9-05-12 14:47)

院里栽花院外开,满园春色出墙来。

若非今日风光好,哪有蜂飞蝶舞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03 21:26)

曾经驾驶七春秋,长假回程路难求。

预料车行如此慢,为何高速费柴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14 19:56)

丑夫糟妻庭前坐,淡饭粗茶不觉愁。

恋爱常嫌今日短,故装妩媚雪盈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30 18:26)
标签:

梁庄

西郝

昌乐阎

分类: 家乡美

 

    梁庄原名西郝村,宋代梁氏立村,地处昌乐寿光两县交界之处,距昌乐县城十一公里,梁庄东与北郝毗邻,南与后赵相接,西与蔡辛融通,北与寿光的房家庄、西高、周家庄接壤,是昌乐西部通往寿光的必经之路。为防捻军入村,梁庄在咸丰年间环庄建了圩子墙,并设有东西南北四处大门,西门便是通往寿光的要道。梁庄民风淳朴,人文荟萃,在梁庄西门外侧,有一百年国槐,因形似卧龙故名卧龙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11 20:09)
标签:

冬日偶成

洪灾

尧沟

昌乐阎

分类: 诗歌

 

夏日回东郭,洪灾毁我田。

常思农事苦,闲坐盼丰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06 21:54)

困难日子里的美食

    生于七十年代,生活的困苦是一种磨砺,也是一种财富。现在回忆起来,挥之不去的是儿时困难的日子。

    幼时家贫,为了一口吃的活着,春天的蔬菜是去年冬储的白菜、萝卜,说是炒菜,其实是清水煮菜,吃起来没滋没味,春天就这么一天天的过着,等到榆树发芽的时候,奶奶踮着小脚在房后的榆树棵子上捋些榆叶,用大襟褂子兜回家,和上玉米、豆面,蒸上一窝榆叶窝头,土灶的蒸汽还未散去,奶奶便从锅里铲出一个,从后窗递给我,一个是不够的,吃完还要再去要一个,那种自然的香味温暖着我的童年,回味起来,现在己经没有那么好吃的食物了。

    姥姥是个很仔细的人,那时舅舅还没成家,每当有好吃的,也总会留给我,两岁时去姥姥家,吃了一种从未有过的食物,三角形的样子,我称这种食物叫盐变糊,黏黏的、甜甜的的糯米香味萦绕着我整个的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阎学淳(1760-1834),字浩持,号苘园。阎循琦之三子。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举人,第二年中进士。历任福建南平府知府、河南徐州府知府、安徽庐州府知府、宁国府知府署太平府事等职。他担任知府近40年,爱民如子。每到冬天,就拿出自己的积蓄做成棉衣分发给贫民。在任徐州知府期间,对数十年的冤案进行平反。丰山闸为河水冲突之处,以前每次汛涨时,河务不顾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决堤放水。阎学淳到任后,又遇到汛期,沿河居民十分惊慌,纷纷向知府求救。阎学淳认为,河务并非我任,但老百姓在我的辖区之内,我一定要保护好老百姓的利益。他察看了河道情况后,向大吏提出了固堤疏流的方法,确保沿河百姓安全。他的建议被采纳。从此,'丰沛铜山诸境悉免漂损,而河水也安流无患'。当地百姓为阎学淳立感恩碑,永示纪念。 他知彰德府期间,正值战乱,其仆人张忠买了一个媳妇,初到即泣不绝声。阎学淳派人询问了情况,才知她已有丈夫,因家庭生活所迫被卖掉。阎学淳痛心地说:'民失所,是我的责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年的七夕很不幸,不知是牛郎有了小三,还是织女有了外遇,两口子在天上打架,哭的稀里哗啦,哭不要紧,时间太长就不合适了,从七月初四哭到七月初九,老百姓是经不住他们这么哭的,大棚里的瓜果蔬菜淹死了,大棚泡倒了,今天两河流域又发了预警,弥河告急!丹河告急!

   此刻我坐在沙发上,家乡群里不时发出的视频,让我心焦,我不做农民已经二十四年了,但我跟他们一样的着急,因为我理解他们,他们嘴里是乐观的,心急如焚是必然的,上半年,西瓜没卖出好价钱,蔬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戊戌年初夏深夜,世周贤妻突发脑疾昏厥不醒,人命关天,事发突然,好在送医及时,连夜开颅除疾,病情得以抑制,转重症病室观察医治,事逢凌晨,世周恐有不测,万般无奈发信息于同学群求助,同学得知消息,焦急万分,迅速联系医院,恳请名医协助,县城诸同学第一时间赶往医院,全程陪护,协调医疗事宜,经精心医治,世周贤妻已转危为安。事逢工作日,诸多同学因事务所累,不能前往慰问,纷纷于微信群中表达关切之情,经群委倡议,五十八位同学自发为世周筹集善款壹万伍仟壹佰陆拾陆元,以表关切之情,以表同窗之谊,世周同学感恩流泣,铭记在心,感谢再三,委托日东转达谢意。人生百年,难免有不测之祸福,所幸众人拾柴,抱团取暖,祸兮福所倚,同窗拳拳之情,虽有旦夕不测,亦不足虑。为弘扬正气,铭记同窗之谊,群主日东嘱余作文以记之,余虽文笔粗拙,亦不敢推拖,仓促以记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时候,家里住着三间草房,东间是卧室,临窗是一盘土炕,这是一家人的栖息之所,那时的条件是没有性别和禁忌的,这盘炕最多睡过七个人,姥姥带着两个表妹来串门也睡在这里,没有觉得别扭,也没有人不适应,来了亲戚反而觉得其乐融融,这时还能够听一段老呱,享受一下姥姥的亲情的抚慰。但这并不代表我喜欢睡大炕,人多屋子小,憋的难以承受,找一处独立的床塌是那时的梦想。

  十岁那年,刚刚包产到户,麦子是自家的麦子,场院是自家的场院,就是在那年,我把看场的活接了过来,下午四五点钟,就忙活着搭棚子,那年的棚子很简单,两根木棒绑成人字型,戳在场院边上,顶端横一根木棒,用绳绑结实,戳在后面的软土里,棚子的架子就搭起来了,找一块长塑料布合面搭在棚子两端,然后把成捆的麦杆闯到棚边,压到塑料布上,棚内垫上一层厚厚的麦草,铺上被褥,一栋“别墅”就建成了。晚上看场的很多,各家各户的棚子也不一样,有用马车搭的,有在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