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迪
海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7,457
  • 关注人气: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6-08-17 08:58)

土楼婶侄情

 

                                                   海迪 

 

 

(这部长篇小说曾经在网络上发表,点击率级高,在新书榜上长居榜首,现已跟网络解约。共120万字。如想阅读全书的读者可向我的微信转入12元,就向他发送全书电子文本。)

 

一、婶娘在水坑里洗衣服穿的是一套红衣裙

 

大树怎么也没想到,妞曼会成了他的婶娘。那天他挑着水桶去水坑里挑水。那是一天清晨,大背山还罩在一片灰蒙蒙的雾气里。可是山上已经有了一些曦光。

他从土楼里出来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二十一、老麻西的第二个婆娘是个教书婆

 

 

老麻西后来很快就又讨了个婆娘。他把第一个婆娘休了,很快地又娶了个婆娘。他第二回娶的婆娘真的娶了个教书婆。他这才发现那个媒婆真的神通广大。她手里头婆娘们的资料真多。好像你想要什么女人她都有。而最有趣事的是,她是媒婆,是替人拉媒找婆娘搞的,可她自己往往先让人搞了。他让她作了两回媒,两回都先搞了她。她媒还没做成,就先把自己让人搞了。她说她最懂得他们这些男人了。作媒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个媒谈成了,要花很长的时间。这时他们要女人都要急了。所以她就先把自己给了。事情就变成这样,人们往往找媒婆作媒,可是往往却先把媒婆搞了。

“可你搞这个钱要另外算!”那媒婆每回都说。

老麻西这回真的遂了心愿了。他真的娶了个教书婆。他想他不识字,可他总不能连个谳书识字的婆娘都娶不了。他就是偏偏想娶个读书识字的,尝尝鲜。你们看我老麻西大字不识一个,我偏偏就讨个识字的婆娘给你们看。另外那个教书婆还真的不是个瓜子脸形。他的第一个老婆是瓜子脸。那脸蛋刚看还行,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十一、老麻西把第一个婆娘休了

 

老麻西娶的第一个婆娘没过几年就被他休了。主要是他很快地对她失去了兴趣。男人搞那个事情是要兴一个趣的,没那兴趣你怎么搞?老麻西在村里对人说。他不喜欢他那婆娘主要是她太没趣儿了。她总是随他摆布。他想怎么搞就怎么搞。她就是太不会来事了。夜里有时他想要她了,她总是不声不响就把身上穿的全脱了,然后不声不响地躺在那里随他搞。他搞深了也一样,搞浅了也一样。他搞她时,她甚至从没叫过一声。他刚搞完下来,她就睡过去了。他很快就对她失去了兴趣。老麻西就决定把她辞了。

“你说我都没兴一点儿趣了,你还留着她干什么?”他理直气壮说。

可那婆娘是个好婆娘。那婆娘总是唯他是从。她什么事情都干。那婆娘总是养猪场里忙,又在石灰厂里忙。老麻西虽然又是养猪场,又是石灰厂,可是他舍不得雇太多的工人。那么大一个养猪场,才雇三个女工,石灰厂只雇了4个烧灰工。他只有太忙了,才在村里又请几个小短工。那婆娘就是他最好的雇员了。她太操劳了,又生过了两个小孩。那婆娘也因为这样很快地掉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29 07:55)


 

 

 

 设契兄上虎爬岭(闽南语)

——闽南故事新编

海迪     梧闽

柳青叶一下子犯愁了。她接到老公铜锁的电话,知道铜锁要回来,心里就忐忑不安了。她知道她跟隔村王大荔在外野合的事儿,肯定会被老公察觉。她心里就怪王大荔太贼胆了。他几乎不顾一切,几乎不顾脸面。只要一有机会就想要她。她是无法摆脱才红杏出了墙的。可她现在连自己也说不清她是被王大荔强要了,还是跟他和奸的。反正她跟他是有了那回事儿,她什么也说不清了。而且村里人们差不多都知道了。村子里到处风言风语。

她在埕子里晒着荔枝干,望着远处的虎爬岭,心里乱作一团。

她记得她第一回跟王大荔发生了那种事,就在她的卧房里。那是个大中午,儿子铜蛋睡了。那天天很热。收荔枝都是在六七月间,天气都是热的。王大荔平时在荔枝园里碰到她,就总跟她眉来眼去,挑逗她。她没太往心里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1-26 11:11)

板仔村童与牧师的儿子

    

——林语堂:只有东西方文化的

融合,极少两种文化的冲突

                                               

                                             海迪

 

 

 

 

 

 

说到文化大师林语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23 03:50)

血性月港

 

月港曾经只是一个民间性质的港口。走私的商户们划着些大点和小些的木船,在夜幕降临时,从江边收起铁锚,然后向远处深邃无边的海面,不出声息的驶去。从此不知道他们私运海货的安危……

月港曾经充满血性。那是很多人干不出来的。他们私自打造商船,那是违反朝庭禁令的。当时王朝禁港,并定下规矩,一船出海,数船连坐。用闽南人的说法,那是杀头的生意。可是参与世界贸易的巨额利润,无论什么王法,都没办法阻碍人们对财富的追求和梦想,降低参与世界贸易的热情。

他们表现出了对王道的漠视。

月港的人们出海,从来没打算过他们每回都能平安回来,出海总是有不测的风浪相随。有志书上记载,有村子多人结伴出海,在返航期时,一阵台风过后,那村子里的人等了七天,八天,半个月后,村子开始有人啜咽起来,然后全村人嚎啕大哭。

因为那些出海的人再也不可能回来了。可是他们的后代长大后,仍然又背起缆绳走入大海……

 

月港现在几乎只是一个传说。因为那里已经没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22 06:14)

纵欲是一种生活方式

节欲也是一种生活方式

 

 

我的最后一个女友走了将近5年了,她家里有一对留守老人和一个孩子。她那孩子我后来把他解决到福建读书,并在这里找到了工作。其间她回来过两次很短暂的时间。她曾经跟我生活了将近4年。可她每次回去都是一路哭着回家。

这是爱的代价,是爱情无常的伤悲。我发现人生所有获得的最终都要失去。失去以后的痛苦就是这种代价。而世界上几乎没有不付出代价的东西。我从而变得害怕获取。我年纪毕竟大了。我害怕获得得越多,付出的代价越大。

我一生中有过几个女性,因而有很多人说我喜欢玩弄女性,其实那是对我的误解。我从来没有以玩弄女性为目的的异性交友行为。跟我生活过的每位女性都让我深深爱恋,沉迷而几乎不能自拔。我对她们的尊重完全来自我对爱人的痴心与真情。

从我那女友走了后,我再没接近女色。也就是在这5年时间里,我拒绝了所有异性的交往与情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27 09:08)

:收家应于驻目的一种山水画作

 

                  ——读黄春林画作的笔墨感说

 

 

                                                   海迪

 

 

 

 

 

我这里不是在替黄春林做广告。读了黄春林的多幅山水画卷,那是他儿子从网路上传给我的,发现他画作的墨感、笔意、结构、纹理、意趣和情调、块面感和空间疏密感,还有画家内在的审美学感悟和超然物象的情致,给我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hd004@sina.con

小说:股民涂图的悲喜人生

(一)

股民涂图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解套了。他始终认为他的手臭。他知道翻盘是可能的。他只是没有运气。现在他关健的是要躲开阿怀和臭美。他妈的,那两个混蛋基本把他看黄了,也把他害苦了。他一个也就只挪了10来万元,另一个也只措了15万。虽然那是高利贷,可至于吗?他们把他搞家破人散了。他工作丢了,住房也卖了。老婆起先寻死,后来只好离了婚。

他几乎从没想到过郝玲玲会离开他。那时候她怎么说来着?死图,你别以为我以后会离开你!我嫁给你就粘住你了!郝玲玲喜欢采取主动行为。他们恋爱从一开始她就对他充满爱意。他第一回几乎没意识到什么,她就搂住他亲了他。她还贴在他的胸口不放。那是在学校的一个花坛的拐角后面,那里正好有一根巨大的建筑物的柱子挡住。他刚恋爱太怕被人发现了。她那时总是把他叫作死图。他姓涂又叫图。这本身就有点糊里糊涂的样子。她也就叫他死图。他们谈恋爱就是她主动粘上他的。

“你是看上我什么了?”那时候他问。

“我喜欢你总是把一张一百大元的钞票深藏在上衣口袋里,零钱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17 11:14)

中庸底蕴,或笔意高远

——释解杨晋轼书作

我和杨晋轼是数十年的老朋友。这在人群中是很难得的。我们曾同过学,也一同下过乡。即是同学,还是插友。插队还是在南靖县的同一个山区生产大队。此后他行医,我写作,又保持了几10年挚友关系。期间互相走动是经常的。还有一个蓝君植,幼时三人都是老街坊,又有相似爱好,现在还维持良好的友人关系。蓝君多长几岁。因为不存在利害关联,三人同时偏居石码小镇,关系其淡如水,所以我戏称为“石码三君子”。

杨晋轼的书法写作可以说基本墨如其人,也就是说他的书法风格和他的为人一样。他做人正派,稳健、宽容、有气度,但不具反叛性。这都是一些正人君子的表现,也就是通常人们说的中庸之道人格。可是他有时也会用一些调侃的幽默说一点逗笑的话,有时还会有一点老不正经。特别是在我们都毛长了几10年的岁月以后,我发现我们对生活和世事的看法和见解越来越趋同化。可以说对很多事物差不多有同一或很接近的观点。

我跟他不同的是,我有时喜欢用非正统的目光看待生活。

可我发现我和他就好象在各自人生轨迹上运行,但在年纪趋大以后,发现我们竟然同走在一条小径上。

回望来路,眺望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师法古制的一种任性和其它

——读何巧忠书作走笔

随手翻看何巧忠年前从网路上传给我的十来幅书作,我又看见了那种魏晋风范和浓郁的张迁碑意趣与秘传。我为什么说张迁碑中有一种秘传,是因为张迁碑只有一种,可是读张迁碑者有无数种,而真正读懂张迁碑只能有一种,那就是读懂了张迁碑秘传的人,才是那个唯一的一种。我这么说不知有没有溢美之嫌,总之我觉得何巧忠师法古制的行为本身,就是有一种任性和坚决。

我一直在想,今天我得拖拖地板了。因为我的房间太脏了。我已经好几天没有整理房间。可是我一直想在键盘上把这篇文章敲打出来。因为我不能把写作的思绪隔断。所以我想,我得先把文章打完再去拖洗地板。

看着何巧忠的书作,我心理上还产生了两层错愕。一层是,中国的古制文化对于后人的影响的流布之广和沁入精髓。我不得不再一次掂量古法对于今制的份量。

我发现这是一种文化的宿命。因为我们几乎都逃不脱这样一种影响和沁染。他是无形的,可是他是真实存在的。张迁碑是真实的,而且只有一件。可是他已经复盖了我们的整个精神面貌。他高悬于我们古老文化的一个端口,可是他已经流涌在我们的毛细血管里,我们的血液已经浸染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