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艾林花园
艾林花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18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微博/FB: 艾林花园
INS: ailin10426
Twitter: ailin426

所有内容,未经授权,不可转载。联系可发纸条,或电邮: haiboworld@sina.com 。
好友
加载中…
关注

刘未鹏

《暗时间》作者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这几天晚上回到家,吃完饭,很快就困得不行,必须睡一小觉,近九点的时候,能恢复精神,很奇怪。以前不是这样,就最近。

可能白天用脑过度。脑力劳动也是劳动,其实一点不比跑来跑去、讲电话、见人、搬东西轻松。可惜大多数人都不这么认为,觉得不就是静静地坐着吗?一坐一整天。

隔行如隔山。对于以长期高速运转脑子为生活方式的人来说,坐,是一种酷刑。我称之为“坐刑”。所以,不工作的时候,走走路,站一站,挺好。但当你与别人会面,提议站着聊天,或者边散步边谈话,就会被视为火星人,待客不周。为了团结,只好忍痛陪坐。

一些领导喜欢号召下属“动起来”。每次听到这样的话,我就很囧。我们这样的工种,无论怎样疯狂动脑,在外人眼里,依旧是静止的。

有人迫于形势,会把原本一个人就能完成的事,变成一个会,这样看上去就“动起来”了。开会,是人人都能理解的行为,而且兴师动众,动静大,能有力缓解舆论压力。虽然效率有所降低,比起领导的质疑、群众的嘲讽,这点牺牲不算什么。

听说人工智能时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鲁迅曾手书一副对联,赠送给瞿秋白: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大意是说,知己难求,能有一个就不错了,如果有的话,这辈子一定像血亲兄弟那样待他。

因为是鲁迅的手书,而且他和瞿秋白又确实是知己好友,所以自此之后,这两句话便成为了对知己之谊最好的表达。



很多人都以为这是鲁迅创作的对联,其实不是,落款处写明了,是摘的何瓦琴的句子。

何的原名是何溱,清代学者,号瓦琴,浙江钱塘人,是金石篆刻专家。这两句话是他用《兰亭序》里的字编的对联,请一个名文人书写了出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读《泰国概论》,提到:泰国绘画,发展至阿瑜陀耶王朝末期时,由于引进了中国颜料,人物造型的色彩摆脱了原来以黑白红等色为主的特点,有了绿、蓝、紫等颜色,使色彩变得丰富明快,变化更为丰富起来。

这个一闪而过的细节令我产生兴趣。如果没有读过这段,我本以为五颜六色是世界各地人民都随手可得的,却没想过如此多姿多彩的泰国,竟然不产绿蓝紫。这背后是否有什么故事?

西安文物保护修复中心的纪娟、张家峰有一篇论文,《中国古代几种蓝色颜料的起源及发展历史》,其中说,中国古代曾出现过不同种类的蓝色颜料,主要有:

  • 中国蓝(Chinese Blue),先秦至两汉时期出现,产自中国
  • 青金石(Lapis lazuli),北魏时期应用于敦煌莫高窟壁画,产自阿富汗、俄罗斯、加拿大等地
  • 石青(Azurite),唐代开始大量使用,产自甘肃、广东、湖南等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看病

暴露

皮肤科

医院

医生

分类: 杂记
肩胛处有一颗红痣,小时候认为抠破了就没了。谁想十多年过去,此兄不仅还在,且大了许多。最近偶尔有秒痛感,略担忧,到有名的医院看。

让照皮镜。进屋后,男医生,很严肃,问:什么部位?我指了指。

他说:身份证。我疑惑,赶紧拿出来。

他很不耐烦地说:扫!我心惧,手已慌,赶快寻找,才发现桌上杂乱处有一被塑料薄膜盖着的小扫描器,立即恭放上去。

他又说:暴露出来。

纳尼?暴露……这个词用得好,吓得我手里的蓝本和小票散落桌上,马上撩开上衣,露给他看。
以为只是看看,原来他给抹了某种粘液,持一面小镜贴了上来,不出几秒,完事。

告诉我:出门右转,打印机自取报告。
见下了逐客令,我两把抓起身份证和蓝本等,仓皇而出,拿报告后逃之。

如果是我年岁已大远居郊区的父母来,想必早已吃了不少呵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吉田兼好说,“万事皆能,独不涉风流之男子,正如玉卮无当,虽宝非用”。
大概是说,男人再能干,如果不解风情,就像玉做的酒杯没有底儿,虽然是宝贝,却没用。

卮读“之”,是古代盛酒的东西。当,是杯底的意思。

这话让我想起了劳伦斯的《查泰莱夫人的情人》。女主人公的丈夫,因为战争失去了性能力,虽然获得了荣誉,且能写出成功的小说,然并卵,无法满足妻子的性欲。女人犹如失去滋养的花朵,枯萎无趣。终于,她和自家林子里的年轻精壮男工人在一起了,鱼水尽欢,双双私奔,去了伦敦。

谁错?谁对?难说。

吉田兼好又说,“然,亦不可一味沉溺女色。须令女子知晓,己身非轻易苟合之辈,斯为上佳。”这和今天的约炮又有不同。

要约,不约不是男人。不能随便约,分人。日本的性观念一向开放。

上引来自《徒然草》第三段。此书作于1330-1332年间,日本即将进入长达56年的南北朝大乱。那时候,中国是元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讲谈社总编辑鹫尾贤也的《编辑力》,一开头就在探讨,编辑在执业过程中会扮演多重角色,导致一下子很难回答“什么是编辑”这样的问题。

我今天刚刚读完霍金三部曲的最后一本——《大设计》。在结尾的致谢部分,作者首先感谢了他的编辑。我觉得,这段谢词倒是很好地回答了鹫尾贤也的问题:

“我们愿意感谢我们的编辑BethhRashtaum和AnnhHarris的近乎无限的耐心。我们需要学生时,她们是学生,我们需要老师时,她们是老师,而我们需要激励时,她们是激励者。她们专心致志、兴高采烈地处理手稿,不厌其烦地与我们商讨,无论是关于把逗号放在何处,还是关于不可能把负曲率的面轴对称地嵌入平坦空间中。”

其实,很多职业都会有一个最容易识别的出发点,同时也会在面对不同对象时扮演多种角色,就像不能简单地认为,编辑就是改稿的,银行柜员就是数钱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