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这是需要用春天的烟雨来润色的

这是需要一千次、一万次在心里呼唤的

这一定是怀揣着体温的一个热词

正在谁的舌尖上轰鸣

至今还停留在春风的塬上

 

是谁,把你叫做宜侯园?

又是谁,唤你宜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诗歌

细小的春光

一场雪刚刚把冬天融化

而细小的数不清的春光

从树林里伸出手来

掀掉了大地的盖子

暗藏的嫩芽,露出惊喜

一只思想的蜗牛

顶开身边的黑暗

它与我。。。。。。

同时,伸了伸懒腰

一声惊雷,已在远处酝酿

就差春风了

一个冬天都在开的梅花,还没来得及凋谢

一个冬天都在酝酿的桃花,已经含苞

就差春风了。。。。。。

只要它轻轻地吹一口气

首先融化的,是我的心。。。。。。

春天的列车

春天的列车从祖国的南方来

这条线路,铁道部还没来得及规划

 

不赚钱,不是G字头

这样的速度,与时代格格不入

 

轰隆隆,轰隆隆

带着响雷,从南到北

慢慢穿过祖国的身体

 

毛毛雨是大地的止疼剂

站在枝头鼓掌的花朵,怀揣着

春天的车票

渐渐远去的列车上

一只蜜蜂正扇动刚刚苏醒的翅膀。。。。。。

 

湖水不知道春天是怎么到来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28 10:18)
标签:

文化

分类: 诗歌

 

越是不欢迎,越是使劲下

奶奶说,这是害雪

早就住进城里的奶奶

不住地咂嘴

好像这轻飘飘的雪

拿着看不见的针,刺疼了她

 

这场雪,其实预谋了很久

它一发狠,香樟就骨折了

喊疼的,还有冬天

好狠的春雪啊

正举着鹅毛鞭子

驱赶冬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2012年诗歌创作:敏感的神经与诗的发现

韩作荣


  对一个年度的新诗进行洞察和恰切的概括,是艰难而又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如同沙里淘金、深山采玉一样,即使是创造力颇为强劲的年代,出类拔萃的作品也不会太多。加上论者眼界与美学偏好的限制,纵然有偏好而无偏爱,也有挂一漏万、无法穷其所有的风险。而一个年度的好诗,未必都出自名家之手,诚然仍有老者发金石之声,当代新诗的创造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散文

 

出门的时候,感觉有个东西从我的身边倏忽而过,仔细看看又没发现什么,难道是我的幻觉?或者是我太敏感?

我们的院子一直是很安静的。那是在南郊一处比较偏僻的小区,粉墙黛瓦马头墙,亭台楼阁小廊桥,一色的徽派建筑。我前年搬进来时,只有三四户人家,现在也不多,我们这一排房子共有七户,只是住了我和西边的一家,其余的房子,都空着,而且已经空了好几年了,大概是一些人买来用于炒房的。

最近几天,天忽然就冷了下来,院子里原本碧绿碧绿的树,仿佛一夜间就黄了。风一吹,一些黄叶在树上撑不住了,忽忽悠悠地飘下来,给人以萧肃感。

这天,我又一次出门的时候,院子里依然是静静的,我关动木门的吱呀声响过之后,那个声音又来了——一种很轻微的声音,仿佛一片落叶快速飘落的声音,又好像是一双翅膀扇动的声音,“嗤”的一声,空气非常轻微地流动了一下。我四下寻找,发现什么也没有,到底是什么声音呢?

第二天,我在关门时,就留了心眼:一边关门一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诗歌

 

柳枝们返青的时候

把湖水的身子弄绿了

桃花爬上枝头的时候

湖水的脸红了

春风踩了它一下

湖水的心就慌了

湖水不知道春天是怎么到来的

只记得那层薄冰如何悄悄溜走

还看见一条鱼正在追另一条鱼

而一大群鱼,在暖阳下

正准备着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07 20:30)

 

当我一个人坐在这间屋子的时候,我常常会听到自己的心跳。周围是那么静,静得可以听见香樟树的嫩叶在春天发芽老叶在春天落地的声音;静得可以听见各种鸟儿在老槐树枝叶间求爱嬉戏的不同腔调不同语气不同频率的叫声;静得可以听见南面生意清淡的度假山庄围墙内很多散养着的公鸡和母鸡们幸福的甚至是肆无忌惮的欢鸣;静得可以在夏天听见院子里一棵百年枇杷树上熟透的枇杷偶尔跌落的惊叫;静得可以听见隔壁博物馆青铜器们和青花瓷们相互的窃窃私语;静得可以听见历史在这座80多年的老屋里发出的心跳。。。。。。

现在,让我回过头来描述这个地方,让我描述这个曾把我的大多数白天销蚀掉的地方,描述这座1929年诞生的欧式和中式风格相结合的2层小楼。国民党元老,著名书法家于佑任题写的门匾,镶嵌在青砖墙上,也就把这段历史,镶嵌在青砖墙上。这是曾经的大门,恢宏气派;门槛很高,将近半米,铁木做成的大门显得那么厚重,门上的虎头锁搭张扬着霸气。而今,伯先路由北向南延伸,为了方便,这栋房子的大门,不知从何时起,沿着马路而开。这下好了,从马路上过来,不要转弯抹角,抬脚就上了门前的水泥台阶。水泥台阶有五级,转而踏进木制的楼梯,只是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不知道为什么

这只牦牛使起了性子

它在主人缰绳的最远处

犟立着

鼻子被绳子拉得翘了起来

它的身子倾斜成可以对抗的角度

 

它怒目圆睁

任那精瘦的主人使劲和呵斥

 

一根短短的绿色尼龙绳

捆着它身体一侧的前脚和后脚

 

这根脚镣囚住了它的优雅

囚住了驰骋的快乐

 

当一群人优雅地来到海边

每天重复的骑行即将开始

 

面对着又咸又涩的青海湖

它抖了抖白色的鬃毛

发起了脾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陕北,陕北(组诗)

在安塞,遇最后一场春雪

天忽然冷下来,给满山的野桃花以颜色

花,在春天打开翅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26 11:59)

 

 

 

用这样的方式,在春天祭奠

亲人们,请原谅

除此,我不知道

应该怎样捧出骨髓里的痛和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微博
分类
个人资料
艾仁
艾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057
  • 关注人气: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平凡,有时爱出点风头;真诚,总把别人往好处想;爱玩,需要克制;写作,半夜里的事。
好友链接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音乐播放器代码
精品博文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