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草办居士
草办居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32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石勇的博客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时评
     鲁迅曾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在鲁迅那里,“向来”经常成了意外,而在我们的生活里,“意外”则成了常态。或许,这就是历史的玩笑甚至诅咒,或者是我们这个国族的宿命。
     汶川地震,面临灾难所呈现出来的人性的光辉,曾让我们在哀戚中找到一丝丝欣慰,我们甚至期盼,这些人性的光辉可以帮助我们去穿透灾难带来的阴影。
     对政府的赞美接踵而来,甚至是空前绝后的。领导人真诚的泪水、及时迅速的救援以及更大程度的开放,三天的哀悼以及前所未有为平民百姓而降的国旗,人性旗帜终得高高飘扬,世界是否“意外”多了一个需要仰视的民族?——所有的种种转变,都被理解为新的历史的起点。
    因为,面对着几万同胞的生命,我们没理由不悲伤,没理由不作出改变?全国只剩下一条新闻,所有的声音都只在呼喊:中国挺住,四川加油!
    人们由此坚信,人性并没有泯灭,华夏精神依然屹立于世界东方。观察家们甚至善良地期望,我们的历史将因此走入拐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时评

    据报道,北京一对夫妇在地下通道出口处卖小动物时遭城管查处。夫妇见城管要带走小动物,竟当场将包括小兔子、小狗、乌龟等10多只小动物摔死。

    城管队员以及围观的人均用“残忍”来形容小贩的这一行为,网络上也有不少人谴责小贩这种“残忍”的行为。

    当然,必须承认,“小动物是无罪的”,因此,在小动物保护者看来,这是极其没有人道的,中国小动物协会的会长在接受采访时说,希望城管能出手制止这种行为。

    我承认,如果从公序良俗的层面来考虑,这样的建议是有一定的合理性的,毕竟如此血腥的场面,与北京首善之区的形象是相去甚远的。

    在小商贩眼里,他是这些小动物的主人,在主人面前,这些小动物当然是没有任何尊严的,小贩完全有权力可以对这些小动物随心所于进行处置——即便是用如此“残忍”的方式来结束他们的生命。

    是的,我们完全可以谴责说他不尊重生命、尊重生命的尊严,但是,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如果一个人长期连“人”的尊严都难以体会得到,他怎么可能会去尊重小动物的生命和尊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时事评论

分类: 时评

    最近,在海口市琼山区旧州镇中学发生了一件让舆论“目瞪口呆”的事情。该校周校长面对着全校闻名的乱班,双手合拢重重跪下,大声呼吁:“求你们了,不要再玩闹了,好好学习。”

    用跪求的方式来劝诫学生向学,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校长在教育方法方面的黔驴技穷。比如,有评论更是直接指出“称职的校长用脑不用膝盖”,并不无忧虑认为,“下跪若能提高学习兴趣,那教育就简单了。而下跪一旦成为习惯,很可能沦为街头乞丐式的工作方式——尽管随时都在下跪,但行人们视而不见,偶尔扔进碗里的,不过是一两个硬币罢了。”(《广州日报》2007年9月26日署名“椿桦”评论文章)

    也有评论担心,“若真遇上‘不可教也’的学生,负罪感消减,适应感上升,最后竟然滋生出荣誉感,这该多么可怕!师道尊严从何谈起?表率作用又如何确立呢?”(《羊城晚报》2007年9月26日署名“娇莺”评论文章)

    说实在话,在周校长下跪的时候,他的思考究竟是经过大脑还是经过膝盖,我们不得而知。但是,至少应该肯定,周校长在决定向学生下跪或者在他下跪的那一刹那,他自己也不会肯定认为,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人文/历史

     据报道,8月20日上午,因发型不符合校规中“前不遮眼,侧不掩耳,后不及衣领”的要求,广州市培正中学数十名学生在上课期间被赶出校门。

类似的事情,在广州甚至在全国范围内并不鲜见。在去年的时候,广州市荔湾区外语职业技术学校也因规定凡是染发、烫发和留奇异发型的学生一律不准进入学校而引发争议。

     当时,《羊城晚报》刊登来论《头发整齐,校风就整齐?》认为留个酷酷发型或穿奇装异服是青少年习惯的彰显个性的方式;《南方都市报》的署名评论则认为《长发剪不断春风吹又生》,认为广州荔湾区外语职业技术学校的做法实际上是对学生打扮自由的横加干涉。而《新快报》刊登广州教师署名“文妙香”的《不要动辄拿“个性”说事》文章则认为,校方要求学生不能染发烫发并非是在干涉学生的“自由”或者“扼杀学生的个性”。教育部所颁发的学生行为规范都有明确规定,校方的做法不过是履行其教育职责的行为而已。

     对于学生未能做到符合校规的要求而采取将其赶出校门的做法,这多少给人一种“简单粗暴”的直觉——这是否是校规所规定了的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从教育的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20 22:19)
标签:

人文/历史

 

    有一位朋友烟瘾很大,他的老母亲也因此对他一直颇有微辞,但是母亲的责骂一直没能让朋友戒掉烟瘾,朋友每次都会用刷牙或者喷点香水等等的伎俩来蒙骗他的母亲。直到后来,朋友的女儿上学了之后,在女儿的压力之下才把烟瘾给戒掉了。

    朋友告诉我,因为女儿上学了之后,老师告诉他女儿说吸烟危害健康,所以不让他吸烟。刚开始的时候,朋友以为小孩子的话只是说说而已,没有太在意,除了在女儿面前忍着不吸烟之外,在外面还是偷偷地抽。

    可是后来在一次偶然的场合被女儿发现了,女儿因此而大吵大闹不肯罢休,朋友没有办法,只好向女儿许诺从此以后无论在哪里都不抽烟,如果抽烟,女儿就可以不用再叫他爸爸。虽然在外人看来,这可能是哄小孩子的话,但是直到今天,朋友仍然谨守着他对女儿的许诺。

    记得马克·吐温曾经说过:“戒烟很容易,因为我每天都在戒烟。”在我看来,吸烟是一种习惯使然,更多的是在显示一种状态:无聊、过于兴奋或紧张、正在沉思等等。慢慢的,它就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人文/历史

 

据报道,佛山市政府日前在佛山宾馆举行首届政府专家顾问团成立暨第一次会议,梁爱诗、郑裕彤、刘冀生等十六位在国内外享有较高声誉的学者或企业家,正式受聘为佛山市政府“智囊团”成员,3日下午还举行了专家论坛,为佛山城市发展战略建言献策。

根据佛山市政府的《设立市政府专家顾问团的实施方案》,顾问团每届聘期3年。佛山市政府每年为每位专家顾问团成员提供顾问津贴人民币3万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事实上,不仅是16岁的少年陈孔锋没有想到,对于对这个社会仍存在一定善意的人来说,都没有想到,会因为一次随地小便而被保安群殴致死。

7月26日零时40分许,由于陈孔锋在东莞石碣镇新悦商贸城内随地小便被保安发现,他和表兄欧智锋、欧阳能,好友刘剑峰等4人向保安多次道歉甚至下跪求情后,仍被近10名保安追打。直到欧智锋被打得倒地昏迷不起,5名保安仍用脚猛踹其胸部,警察来到现场时保安仍扬言“装死,用水泼醒了继续打!”(《南方都市报》7月30日)

有网友调侃称这是“一泡尿引发的血案”,在调侃的背后,我们感受到的是无限的辛酸和彻骨的寒意。这怎么可能是“保安”应有的行为?它是黑社会?是杀人不眨眼的凶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小龙圳

医改

     与日益加剧的医患矛盾相映的,是千呼万唤难出来的医疗改革方案。在这样的背景下,任何与医疗有关的事故,都可能挑动公众敏感而脆弱的神经。这次,在深圳出生、只有1岁零9个月的小龙圳在玩耍中受伤严重,父母紧急送治。但在长达8个小时的辗转求医中,深圳市儿童医院等4家大医院以各种理由推诿,孩子最终伤重不治而夭折。
    人们似乎出离愤怒了!再看完报道之后,我近乎激愤甚至有些不理智的质问:医院的良心被狗吃了吗?《南方都市报》则为此发表社论,指出“男童夭折,谁该领受羞耻?”
    我们明显可以看到,舆论在愤慨之余,其中的无奈是显而易见的。
    虽然《南方都市报》的社论认为,“如果能够存在真诚反思,小龙圳之死将成为城市医疗史上无法抹去的耻辱。”然而,社论也看到“它所影射的内容及其庞杂:有诡异的医疗体系对社会肌体的持续压迫,有个体向医疗体系寻求安全不得不忍受的无助,也有医德在现实环境中沉浮不定、模糊不清的面目,以及人性难料的复杂局面。”——这种指责是何其苍白无力!“制度”、“无助”、“道德”、“人性”——在众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坊间有传言:“城管一失手,民众就遭殃。”日前,因为在便道上摆摊,75岁的老太被东莞南城区城管执法人员掌掴8耳光。南城区办事处市政管理所所长张勇解释说:“那个区域由于人流大,又靠近政府,所以队员们的工作压力也大,这个阿婆占道经营,又经常和城管‘打游击’。执法队员赶她走也是出于好心,阿婆身上一般有几十块钱,如果遭打劫怎么办?天气又热,也容易中暑。”
    有句话说得好,贫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更何况75岁的老太的胳膊如何拧得过城管同志的大腿,因此报道中说,当事人双方已经达成了和解。
    是的,都75岁了,不好好在家里享清福,还要出来风吹日晒,也就买点香蕉能有多少个钱?再说了,“天气又热,也容易中暑”,就你身上那几十块钱?估计看个感冒也就差不多。如果中暑了,没钱看病那可怎么办?这不是在加剧医患矛盾吗?大家都在建设和谐社会,你的觉悟咋就这么低?还要老是“经常和城管‘打游击’”,都一大把年纪了,难道还想把自己训练成刘翔吗?幸亏东莞的城管同志比广州的同行更训练有素,没有那么轻易“失手”,否则就可能不是掌掴8耳光那么简单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对公众而言,国家或者说代表国家行使公共权力的政府对公众的安全、公共服务、福利等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这个方面,政府未必就是简单的“守夜人”的角色,公共领域、公共事务、共同治理不仅仅是个人作用的叠加,政府本身就有其固定的责任的担当。

或许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阙道华先生在其《碉楼是政府失职的纪念碑》一文,认为开平华侨建碉楼是因为“因为没人保护他们的财产和生命,他们只能把住宅建成防御工事,家里配备枪支弹药储备粮草,依靠自己的力量抵御抢匪。”“而那些工作,本来是他们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