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个人资料
姑妄言斋
姑妄言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7,298
  • 关注人气:1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甲申,逆闯犯京师,至真定。人心离散,地方官降者、逃者以次闻。闯贼到处设官比饷,乡绅各依品级为多寡,动以数万计。故绅子孙,亦如其祖父官。因与友人期结伴南遁。祈关帝,签有“保汝平安去复回”之句,竟发行。五日,至沂水西。日暮,馆舍未定,有乘骡而追呼者,曰张大相公也。先年,儒学有张姓者,沂水人,其子未识面也。相揖握手,知为张先生子,号用敷,谓余曰:“客店不可居,当就余舍。”从人颇众,余难之,张坚不可。入其庄,东西二村落,中分一溪,俨然隐士居也。杀鸡为黍,主仆皆饫饱。老母居内室,张姑媳相伴甚欢。秉烛后,用敷徐告曰:“前途非人境也。哨聚者,南至河,东至海,而首事之魁则近在巨族。非余,今夜欲安枕,得乎?”余曰:“奈何?”用敷曰:“止有速归耳。三日后,此地非此景象矣。”因悟帝签已教之矣,且所期友人不可问,遂休一日而归。
  归未久,淄城伪官至,士民迎谒甚恭。镇店各立黄旗,书“顺”字。衙役投入者数百名,势赫如也。三日后,官入省谒防御使,皆伪设也。归之日,按籍请绅入城。召余者,快役周四也。余朝餐,求迟片刻,弗许。即日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9-12 21:33)
  乾隆《淄川县志·选举志·贡生》:毕际竑,字孟议。岁贡生,授郯城训导,辽东中丞长子也。当中丞身殉危疆时,年才一十有四耳。奉老母扶梓归来,囊橐如洗。兼之祸患频仍,日无宁晷,而乃好行其德于乡。赎谢贼所掳二妇,令其姑媳得完节也。全郭姓之夫妇,不令其强暴得肆凭陵也。济以西土寇鸱张矣,良家子多掳掠到淄,询其为良也,立遣之归。又,其时吴逆不靖,檄取邑大炮七百尊,急如星火,稍迟者,以军法从事。众议如焚,孟议曰:“抬之劳,何如驴之逸也;扛之迟,何如骡之速也。”议定,不旬日而事集,解炮者受上赏,此皆孟议之成谋也。
  乾隆《淄川县志·选举志·续例贡》:孙之鷟……与同时毕孟议、王贞石、韩娲石,文震一时,人称为“般阳四俊”云。
  《淄西毕氏世谱》:际竑,字孟议。岁贡生,乡饮大宾。配韩氏、佟氏,二子:盛育、盛骨。公年甫十四,即遘中丞公(指毕自肃)宁远之变,间关归来,襄事备礼。事适母王恭人,克尽子职,乡党称孝焉。与弟仲友公(指二弟毕际竩,字仲友)敦友,于之谊友。少保(指毕自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8-31 21:34)
  乾隆《淄川县志·人物志·文学传》对顺治四年(1647)孙之獬遇害情况记载颇为详细,兹抄录如下:
      孙之獬,字龙拂,前翰林光辉之孙。天启壬戌进士,改庶吉士。馆试第一,授检讨。未几,给假终父养。服阕,升侍讲。丁卯,典顺天乡试,一榜有两会元,三及第者,金忠介公铉,其首拔也。旋以谏焚要典削籍,家居二十年。日以文业课子孙族人,奖进后辈,多成名去。遇乡里有义举利民之事,必捐资首倡。如建修石城,独当一面。议复条鞭,为文刊石。明末,寇氛四起,城守之役,首任其劳,以故淄城危而获安。皇清定鼎,召入为宗伯,与议品级衣冠之制。精选程墨,小题名文,刊板存部。有西洋人以治历求伯爵,公庭折之,众皆韪焉。晋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翰林院侍讲学士,招抚江西。一下车,即与同事僚属,诣许真君祠,矢誓徇国。时人心初附,公宣布皇恩,不数月收抚数府。有柯陈大姓者,陈友谅之裔也。故明二百余年,盘踞险阻。公委曲招徕,始入版图焉。叛将金声桓方握兵柄,公归朝,绝口不与争功,但言此弁必误国家事,后果验云。既以无功,回籍乡居。顺治丁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8-30 20:39)
  清顺治四年(1647)六月,占据淄川县城的农民军首领谢迁处死带头薙发易服之革职原任清招抚江西兵部尚书、翰林院侍讲学士孙之獬。孙之獬当时遇害情况,《淄川县志》记载详细,其它史书大多语焉不详。邹宗良《蒲松龄年谱汇考·清顺治四年丁亥》载有时任山东巡抚张儒秀揭贴,较为详细地描述了当时情景:
  据淄川县署印布政司经历周五伦申据:阖学生员李士俊等呈称,淄城于本年陆月拾叁日夜,被内贼丁可泽等接应,大逆谢迁等陷城。将工科给事中孙珀龄父、原任招抚江西兵部尚书革职孙之獬绑缚逼拷。獬抗言骂贼,不饮食者数日。至贰拾贰日,贼又惨刑毒害,獬复大骂,触贼之怒,缝口支解而死。同时又杀其孙男肆人:官贡生孙兰茲,生员孙兰藂、孙兰薮、孙兰蔼;又杀曾孙贰人:孙大曾、孙二曾;儿妇一口;孙女二口。阖邑共见共闻。如此节义,如此惨伤,古今无二,所当优恤以劝臣节者也。呈乞转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8-26 22:27)
  蒲松龄七律《重阳,王次公从高少宰、唐太史游北山归,夜中见访,得读两先生佳制,次韵呈寄》,诗题“北山”,赵蔚芝注释:北山,西铺北面的长白山。山北属建平,折而西属章丘,南接淄川,东北属长山(今并入邹平)。《抱朴子》称为“泰山之副岳”。《太平御览》以为“山中云气长白,故名。”
      乾隆《淄川县志·舆地志·山川》:长白山,县西北五十里。以云气常白,故亦曰“常白”也。跨连四县,长山位其东,邹平当其北,章邱在其西,而山之阳则在淄川。朝旭夕烟,氤氲万状。《抱朴子》云:“长白,泰山之副岳也。”元张长白先生临书院,在山半东南麓。
  乾隆《淄川县志·舆地志·续山川》:白云山,《通志》云:“在县西北四十里,即长白山南之最高峰也。”俗名玉皇项,上有玉皇宫,与邹平县之摩诃顶相望,遥见泰岳于诸山之外。西为凤凰山,为柱子山,皆淄川境。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8-25 22:17)
  明末清初,淄川兵丁王茂德起事叛明,率领农民军攻打淄川县城,虽属局部事件,但于淄川来说,却是一件大事,志书多有记载。
  乾隆《淄川县志·赋役志·兵事》记载:“(崇祯)十四年,历城佛峪贼起,邑人御之西郊。王茂德等叛去,县丞詹日觐遇害。……十七年三月,王茂德自西来,驻周村,夜率贼攻城。拒却之。……六月,王茂德自东复还,率其党驻兵城北,号召及数万,极力攻城。城中亦极力御之,杀其渠魁韩士茂。城仅全,而乡中蹂躏不堪矣。”
  乾隆《淄川县志·建置志·城池》记载:“王茂德之乱,数万众战城下者三月,卒获保全,石城力也。”
  乾隆《淄川县志·选举志·武科》记载:“时有叛丁王懋德者,所过村落成墟,进而薄城。乌合且万,中外咋指,至不敢呼其名,举字之曰王铭盘云。将军曰:‘是可一鼓擒也。’遂擐甲胄,冒矢石,戈鋋所指,交绥而战,小丑粉齑。”
  嘉庆《长山县志·灾祥志》记载:“崇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资治通鉴》讲述历史有其自身特殊的文字表述方式和叙事体例,阅读这样一部经典的史学著作,需要相互照应三个层次,即解读文本、还原事件、探究真相。
  第一个层次是解读文本。文本的解读是一个很复杂的理论问题,但首先是要认字。也许有人会说,认字不难,不认识的还可以查字典。可是认字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不是说小学生查《新华字典》就叫认字,陈寅恪说过,读书需从识字始,很多时候你认得这个字,或者说这个字也认得你,但是它在整句话或整个段落中的意思,尤其是字里行间透露的信息,你可能根本没有捕捉到。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说认完了所有的字,或者说只要查了字典就读得懂所有的书。当然怎么念你可以查拼音,但是要解读文本,读懂每一个字在文本中的确切含义,就不是那么简单了。从最基础的层面说,《资治通鉴》的叙事文字中,涉及年代、职官、地理、礼乐等方面的知识,就属于文本解读的任务。当然还有各种典故和史家笔法,只有在广泛阅读古典文献的基础上才能不断积累相差知识,触类旁通。
  第二个层次是还原事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01 21:14)
  毕际有《编次袁孝廉〈敦好堂集〉题词:“松篱,袁姓,藩名,字宣四,松篱其别号也。顺治甲副,康熙癸卯举于乡。”据此,袁藩字宣四,号松篱。
  乾隆《淄川县志·选举志·举人》:“袁藩,字松篱。康熙癸卯科礼记魁。拣选知县。有诗文名,修《县志》。”据此,袁藩字松篱,其号不详。
  邹宗良先生考证:袁藩之字,毕际有所云与《淄川县志》记载有异。毕际有为袁藩挚友,康熙十二年癸丑,两人曾一同在毕家石隐园纂修《淄川县志》。康熙二十四年乙丑,袁藩又应毕际有邀请,在石隐园校订其父毕自严《石隐园集》。其间,袁藩与蒲松龄朝夕相处,诗词酬唱,结下了深厚友情。袁藩于该年八月十五日之后去世,毕际有为其编订遗稿,结成《敦好堂集》六卷。毕际有与袁藩熟悉,故其说应当可信。袁藩字宣四,名出《易·大壮》“羝羊触藩”,孔颖达疏曰:“藩,藩篱也。”其字则出自《诗·大雅·崧高》“四国于蕃,四方于宣”句,马瑞辰《毛诗传笺通释》云:“宣,当为垣之假借。”宣四,即四围之垣墙,与“藩”字具有“同类相及”之关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蒋寅《王渔洋事迹征略》记载:康熙二十八年己巳(1689),五十六岁。在南城旧第服丧。正月初八,上启程南巡视察黄河。公赴德州迎驾,抵章丘,宿进士焦毓栋家。……十七日,抵章丘。十八日,焦氏兄弟留饮观剧,唐梦赉亦至,出《南巡纪事绝句》相示。初晤松龄,夜坐谈诗,知撰有《聊斋志异》一书。《渔洋文略》卷十三《迎驾纪恩录》。《聊斋文集》载留仙与公书:“耳灌芳名,倾风结想。不意得借公事,一快读十年书,甚慰平生。而既见遂违,瞻望增剧。前接手翰,如承音旨,又以东风未便,裁答犹疏。”……蒲松龄呈所著《聊斋志异》,读之,大赏其文笔,题一绝于后。采十余则入《池北偶谈》,复点志其目,属缮写收藏。蒲松龄未遑缮写,唯次韵答诗。《蚕尾集》卷一《戏书蒲生聊斋志异卷后》:“姑妄言之妄听之,豆棚瓜架雨如丝。料应厌作人间语,爱听秋坟鬼唱时。”蒲松龄《聊斋诗集》卷二《次答王司寇阮亭先生见赠》:“志异书成共笑之,布袍萧索鬓如丝。十年颇得黄州意,冷雨寒灯夜话时。”又有《偶感》:“潦倒年年愧不才,春风披拂冻云开。穷途已尽行焉往?青眼忽逢涕欲来。一字褒疑华衰赐,千秋业付后人猜。此生所恨无知己,纵不成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江苏省作协副主席储福金散文《驿》写道:“蒲松龄应官友邀来做幕僚,还曾暂代高邮的驿站主管,时间不满一年,写过《高邮驿站》呈文及一些有关高邮的诗。”《复原文天祥蒲松龄相关十景点》(2015年12月18日《扬州晚报》)叙述:“(大运河扬州段)河畔南侧的柳泉草屋则与蒲松龄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聊斋志异》作者蒲松龄曾经担任盂城驿驿幕,其间常在此与百姓聊掌故、叙家常,著有《高邮驿站》呈文及多首反映高邮的诗篇。”按这两文章所言,蒲松龄或者干过高邮州盂城驿主管,或者任盂城驿主管的幕僚,这些观点对吗?
  
  《明史·职官四·驿》:“驿丞典邮传迎送之事。凡舟车、夫马、廪糗、庖馔、裯帐,视使客之品秩,仆夫之多寡,而谨供应之。支直于府若州县,而籍其出入。”《清史稿·职官志三·驿》:“驿丞,掌邮传迎送。凡舟车夫马,廪糗庖馔,视使客品秩为差,支直于府、州、县,籍其出入。”明清之制,各州县设有驿站之地,均设驿丞,掌管驿站中仪仗、车马、迎送之事,不入品秩。明朝各府、州、县,据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