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玩玩小游戏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姑苏雨蝶梦飞
姑苏雨蝶梦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7,900
  • 关注人气:1,1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微博
新浪微博
友情链接

茶兰诗友轩

俺的组织

中国文人家园

俺的组织

飘香阁

俺的组织

人在江湖飘

俺们的组织

我奔跑我快乐

俺的组织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6-08-27 20:09)

 

一晃停博了近三年,这三年过得并不闲逸,一半时间都是在遥控儿子的出国事宜,期间的细节我也不想赘述,苏州的朋友也多已经通过我的文字知晓。

儿子在中科院的三年基本没干别的事,跑马拉松参加社会实践,刻苦写论文到国际著名期刊上发表,考托福考GRE,好在导师很宽厚,尽管诸多不情愿,但没有设障,还是大度地帮助儿子和中科院解除了关系。

8月11日飞抵美国德州的休斯顿,入学莱斯大学,开始为期五年的硕博连读,每年奖学金8万美金,已足够支付他的学费和生活费,小子骄傲地向我宣誓:他从此独立了!。

宿舍每人一套一居室,这是宿舍客厅,如果放上餐桌,就有家的格局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3-03-16 20:11)
分类: 蝶眼看世界

有朋友常常督促俺缩短更新周期,以能更多地读到俺的文字。真心地说,每每看到这样的纸条,俺都很感动,坚持了这么多年的博客,连俺自己都已经厌烦了自己,居然还有朋友这么在意俺,还没厌嫌弃俺的胡扯,俺真是何德何能,能让朋友这么抬举?面对这些建议,俺要是还能无动于衷,那也太不知好歹。今天为了答谢朋友,特意遴选了两篇,如果不爱看,尽管飘过,俺绝对理解。

 

 

            奇葩女人张丽华

看《隋唐英雄》不是为了看晓庆大妈卖萌也不是为了看余少群--有史以来最惊艳的李世民,而是因为秦琼卖马程咬金的板斧尤俊达的响马李密的崛起和陨落,这一个个耳熟能详的故事里藏着我们几多的青春梦想和岁月积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21 20:37)
标签:

杂谈

分类: 雨蝶心语

这次终于整成双月刊了,不好意思,愧对观众,被多人催促了好多次,想想赶在年底好歹更一次吧,再三筛选,还是选了这一篇,原因就是春节将至,大家在忙着给朋友发祝福短信的时候,或许年迈的父母更需要我们的祝福和关爱,因为我们能为他们表达爱意的时间只会越来越少。不过这是一篇旧文,撰写此文时还是秋天,特此说明。

 

 

 

 

一直有一个心愿:带老妈乘地铁,让年将耄耋的母亲领略先进的科学技术带来的全新的现代生活。由于患得患失的矛盾心理,却一延再延。试运行阶段怕技术不成熟,万一有个突发事件应急措施不完备,老妈行动迟缓避险能力差,所以不敢贸贸然赶趟子。四月底正式运行了,又是全城市民争先尝新,地铁里人满为患拥挤不堪,既怕众人挤着老妈又怕腿脚不便的老妈碍着众人,所以一拖再拖,到了七月份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15 21:03)
标签:

杂谈

分类: 雨蝶说故事

   本篇是被“末村”鹳狸猿逼债所发,与更新无关,特此申明!

 

   自从“楚王好细腰”之后,中国女人对腰围的孜孜以求似乎到了没有最细只有更细的境界,以至于有女人以腰细而辉映中国史册千百年,享此盛誉者一代名姬小蛮是也。小蛮者,晚唐著名诗人白居易家养之舞姬,我们至今常以“小蛮腰”来形容某女子纤纤细腰,出处便来自于此人。据说小蛮的腰围只一尺六寸,不盈一握,所以说正宗的小蛮腰是有量化标准的,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冠以的。有小说家言小蛮秀舞常着低腰裙,露出纤细腰肢柔软白皙且润泽,端的是风情万千曼妙无比。这也许就是低腰裤的先祖,而今我们满大街的低腰裤,又有几人的腰围是达标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2-10-16 20:28)
标签:

杂谈

分类: 雨蝶心语

    很少写主旋律的文章,这可算是一次尝试,尽管有点肉麻,但却是我真实意思的表示,并没有虚与委蛇,如果有对本人的此种行为有不齿的朋友,尽管拍砖,俺皮糙肉厚,抗击打能力超强,让板砖来的更猛烈些吧。

 

 

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飘得满城尽是桂花香。这是每逢金秋送爽之际,苏州城的最好写照。

清晨醒来微闭着睡眼,静卧在床,比晨曦来得早的便是那桂花香,丝丝缕缕,或浓或淡,时续时断,一个星点,一脉浅香,在你的鼻尖萦绕,让你刚苏醒就拥有一丝淡淡的愉悦感。伸个慵懒的腰打个长长的哈欠揉一揉迷离的眼再来一个侧身翻,那个香似乎离你更近了,好像就在你房内的某个角落,舞动盈满暗香的长袖,阵阵香气从四面八方向你袭来,沁入肌肤的每一个毛孔,饶是让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蝶眼看世界

被一句俗语“忙归忙,别忘了六月黄”打动,乘着周末也想去菜场淘淘看看有木有六月黄,做个时令鲜品毛豆子面拖蟹解馋。刚转弯步进水产区,但见人头攒动但闻人声鼎沸。顿时好奇心大发,赶紧挤进人群看究竟。

场面相当的激烈,一位年届六旬的老妪高高站在展台上,展台上的塑料盆里没有了往日横行跳跃的蟹虾,只剩一汪清水耳,氧气泵还一如既往汩汩地兀自冒着泡。老妇浑身上下湿漉漉,一绺湿发粘在额前,脸上挂满了分不清的汗珠或水珠,成串地往下掉,脸色死灰浑身颤抖,怒目金刚地一手叉腰一手剑指展台里的一对年轻夫妇,口中骂声不绝。

那对年轻夫妇,我认识,本菜场的水产经营户,经营蟹虾为主,向以尖滑蛮横著称,我自知不是他们的对手,每次路过摊前无论他们怎样倾情叫卖,从不为之所动,对他们唯有敬而远之,咱惹不起还躲得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01 15:25)
标签:

杂谈

分类: 雨蝶说故事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爱上她的?他自己也说不清,只记得母亲带着他去医院探望刚刚出生的她和她的母亲时,那个裹在粉色花被里的她:小脸邹邹巴巴粉雕玉琢满脸通红,闭着眼撅着肉嘟嘟的小嘴,这样一副娇憨的神态让他不禁想伸手摸一摸,可手在半空中停止了,他怕自己粗糙的大手会弄坏了她的粉脸,那时的她在他眼里好似一件易碎的瓷器,让他不忍触碰。这一年他17岁,顶替亡父进厂成了一名工人。

他家和她家比邻而居,他一有空,便会去抱她逗着她玩,从她睁着无邪的大眼睛呆呆地盯着他,一不留神把一泡尿洒在他的身上;到一抱起她便会哇哇大哭,努力挣脱他的大手;到她熟悉他,看到他会眯着一双圆溜溜的杏眼咧着小嘴儿笑。每当看到她的笑脸,不知为何,他的心底会总泛起一股柔情。他一向以为自己是不喜欢小孩的,尤其是小女孩,可对她却总是千般系念万般牵挂。

当她蹒跚学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18 20:46)
标签:

杂谈

《心术》投拍之前曾被多家媒体连载,因而情节早被大家熟知,但是当电视剧开播时,还是引发了不小的震动。有人把此归功于六六的微博斗小三,说是炒作使然。我认为否也,六六是一个自信的作者,她的自信尤其体现在作品上,她还不至于要用此下策造势,这不是六六的行事风格。该剧之所以能引发这么大的关注度,除了作品本身的因素外,还有就是赶在医闹入刑颁布之初上市,及时地切中了医闹这个当下的社会热点。

看完《心术》我最大的感触是感动!我感动于医护人员本着生命至上的原则,放弃个人得失与荣辱,在没有家属签字的前提下,依旧以挽救患者生命为第一要务。我感动于每当患者生命垂危,需要特殊处理时,那一句:一切由我负责!这声音虽然低沉但掷地有声,虽然冷静却能融化千年坚冰。我感动于王主任的每一次讲话,都是那样的感性,闪动着人性的光芒,不参杂有一丝丝的利益之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11 20:48)
标签:

杂谈

分类: 雨蝶心语

对于女人的一生来说,也许再也不会有哪一天能比得上孩子的生日更让她刻骨铭心终身难忘的了,这一天总是不用刻意想起却永远也不会忘记。就像每年的5月1日,我都会上西园寺去烧香,不是祈求福祉的降临而是感谢上苍的惠赐。

21年前的5月1日,一早我感觉到腹部有断断续续的隐隐作痛,我知道,期待已久的新生命即将降临人间,然后是分娩的阵痛,一阵胜过一阵的痛,一种撕心裂肺的痛,一种排山倒海的痛。每阵痛楚袭来我都恳求医生为我实施剖腹产,但是屡求屡拒,医生说没有经过产道挤压的孩子的抗风险能力明显不足,顺产对孩子今后的成长有利。

为了医生的这一句,我甘愿在产床上痛得五官挪位四肢扭曲,汗水把衣衫一次次湿透,直到晚上10点,当最后一次阵痛发作,痛得意识模糊中,一声响亮的啼哭仿佛隔着时空遥远地传来,这一声啼哭,是向世界宣布我从此有了一个伟大的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13 20:29)
标签:

杂谈

分类: 雨蝶说故事

姜哥是菜场门外卖老姜的,姜哥的由来究竟是卖老姜的大哥还是姓姜的大哥,未曾考证,因大家都呼其为姜哥,我便也顺应民意。似乎,他对姜哥这个称呼不是一般的满意,每当有人喊他姜哥,无论相隔多远声音多轻,他都能听得真切,不仅回报给人一个谄媚的笑容,还会亮着大嗓门和人套近乎。

认识姜哥是从买他的老姜开始,记得多年前的一个上午,菜场门外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一堆人,我奋力拨开人群挤进去,原来是卖老姜的,在从众心理的驱使下,我也拣了一块。过称的时候他麻利地又为我添了几块,见状我赶紧喊停,说很少开火,老姜用得少,只是备着而已。他对我的解释充耳不闻,一边自顾称量,一边自夸说:他的老姜不浸水不熏硫磺,放多久都不会霉变和发芽。身旁的老头老太齐声附和,见此我也不好意思违逆众意,只能任由添加,买了一堆的老姜。事后证明他的老姜确实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很耐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17 20:30)
标签:

杂谈

分类: 雨蝶心语

人到中年,抗击打能力明显下降,又遇春节期间消化系统连日的超负荷运转,部分零件终于不堪重负开始状况不断,且呈日甚一日的趋势,头晕头昏头痛,微有小恙成了我的常态,闹得我寝食不安事无耐心,不得不上医院对身体做个全面检查,看看症结何在。

医院里一年四季天天都是旺季,挂号排队门诊排号,犹如唐三藏朝圣才得以一见医生玉面,医生面无表情面对着电脑屏幕目不斜视一连串的急速点击鼠标,话没说上三句,更别提望闻问切,把脉这玩意已经是神话故事里的传说。三分钟不到,医生对我挥一挥衣袖口吐三个金字:交费去!

交费处又是排了N久的队,窗口里扔出一堆东西:这卡那卡加一沓发票,收银员照例惜字如金一言不发。我奉若珍宝连一片纸屑都不敢遗留,把所有纸张票据一股脑团起来赶紧让位,免得后来者发急对我发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