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7-10-23 01:46)
标签:

随想

情感

分类: 岁月留痕

我和弟弟开车回去看父亲,要去的地方是父亲的故乡。我们打开高德地图一路导回去,那个地方于我们是陌生的。地图指引的道路的沿线散落着一些村庄的名字:刘成庄村,冯家口镇,钱庄,七间房村,宋屯子村,堤口王村,燕台,厦(音sa)子郭庄……

我不知道,当年,17岁的父亲从故乡出来时是不是沿着这条路线走的。据他说,爷爷被发配到几百里外海边一个农场后,奶奶带着三个孩子在家里实在坚持不了了,就一路追出来。那年父亲17岁,叔叔11岁,姑姑5岁。走着走着,叔叔不见了。父亲让奶奶带着姑姑继续走,到南霞口火车站等他,他转回去找叔叔。他顺原路往回找,等找到因贪玩落下的叔叔再追上奶奶时,他整整跑了一夜。奶奶也担惊受怕等了一夜。他们用这种惨烈的方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看见的熄灭了,消失的记住了。我站在海角天涯,听见土壤萌芽,等待昙花再开。芬芳留给年华,彼岸没有灯塔,我依然张望着,天黑刷白了头发。紧握着我火把,他来我对自己说,我不害怕,我很爱他。”

   
这是林夕作词、王菲演唱的《彼岸花》。歌曲中冗长的前奏,迷离而妖绕,是心痛的绝望,残酷但美丽着。这是一场没有彼岸的等待,凄楚的女子假装幸福的守候。即使天黑刷白了头发,也要为他撑亮回家的火把,要他知道她依然在为他守候。其实她何尝不知,这彼岸是永远达不到的距离……

   
王菲的声音,鬼魅地传来,让人不由沉进去,犹如置身一个谷底,周围是无边无际的血红的花,让人不知来路,又找不到出口。

   
喜欢王菲,对于70后们来说,好像并不需要理由。就像流行感冒,喜不喜欢,愿不愿意,跟得不得病没什么因果关系。也是中了流行的蛊,起初不知道迷恋她什么,只是一首首听她的歌,直到这首《彼岸花》出现,就那么不可救药的泪流满面,是叹歌者的坎坷情路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3 15:40)
标签:

情感

文化

随想

分类: 吾乡吾民

每天吃过午饭,都跟几位同事到单位附近的兴业公园溜上一圈。几个人一边逗着趣一边寻觅着一路风景,常常一片嫩芽、一朵小花、一尾游鱼都惊喜了我们的眼睛。

2014年8月开园的兴业公园,坐落于沧州经济开发区内,占地面积120亩。园内种植了两千余棵乔木、六万多株灌木、两万多平米草坪,还修建了广场、小溪、木桥、人工湖、亲水平台,甚至一湾沙滩。三季有花,四季常绿,湖中有鱼,林间有鸟,置身其中,不由忘却世间诸多烦恼,缓解劳动中的许多疲惫。

近两年的时间,从春到夏,从秋到冬,我们绕着这个园子走了几百遍。看一棵树,从新栽到繁茂;看一朵花,从发芽到结果;看一尾鱼,从手指甲长到手指长;看小溪,从淙淙欢唱到层冰叠玉;看一场雨,朦胧了千娇百媚;看一场雪,纯粹了万紫千红。这样一个地方,被我们反复丈量打量,“看它千遍也不厌倦”呢。

风轻柔起来了,土地暄腾腾的,人们的表情松弛下来,嫩芽从各自的宿体里挣脱出来,鹅黄、淡紫、浅粉、绯红、嫩绿,悄悄地、轻快地、果敢地占领了冬的领地。湖水从冰的桎梏中逃脱,欢快地唱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那人那歌

“多年的父子成兄弟”是一句老话,意思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强悍的父亲会变得衰弱,弱小的儿子会变成男子汉,在此消彼长间,保护者和被保护者的角色陡然翻转。年老父亲的对儿子的依赖和正值壮年的儿子对父亲的怜惜让他们变成兄弟般的亲人甚至知己。八零后的叛逆标杆韩寒,在影片《乘风破浪》里以荒诞的喜剧手法再现了这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25 09:52)
标签:

文化

诗经

分类: 读书时光

春天来了,各种各样的花拼命地开,姹紫嫣红的,把一冬的沉闷都搅活了。一时间满街满巷都浸满了花香。

报春的玉兰,摒弃了所有琐碎,独自在枝头轰轰烈烈地把自己打开色的花如阳春白雪,红色的花如烈焰红唇。高高的倨傲的俯视众生。不需要绿叶先行铺垫,不需要阳光热情相拥,就那么肆无忌惮地在光秃秃的天地间隆重登场,霎那间点了整个春天。     

海棠的春天是最繁华的,艳粉的花儿一团团打着滚儿地长,蓓蕾们还珠串似的炫耀呢,大朵的花儿已经蜂蛹向前了。一株株热闹着、喧嚣着,华丽丽地把春天拉到人们面前。浮阳大道上的海棠尤其引人瞩目,每年春天都把整条街变成童话世界,所以人们更愿意把这条街叫“海棠大道”。数百株海棠一起开花,蔚为壮观。大朵大朵纯洁的白色让人想起新娘的婚纱。风一吹,花瓣飘飘摇摇地落在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16 10:26)
分类: 乱花迷眼

 
不知不觉,三月份的光阴也爬过半程,窗外的阳光明媚,反衬了屋里的阴森暗黑。站在窗前向外张望,竟恍若隔世。在阳光的喧闹与心灵的寂灭之间游走,一时分不清哪个才是真的现实。但现实,又怎么能分的清呢?分清又怎样呢?昔日那些曾让你牵肠挂肚的人,早已遁入大荒,那一段时光也随之成为一页页空白。而人生就那么无声无息地被挖出一个个破洞,像一张被撞破的蛛网。这笔账,该跟谁讨呢?爱的,还有恨的,此时,都只是一个个苍白的符号,想起,也只是一个愣神。罢了,就这么活下去吧,不好不坏,就是好。

 
习惯了一个人行走,白天有太阳,晚上有路灯,还有被拖得长长短短的影子,想些七七八八的心事,独自穿过闹市,自在随意,不带一丝牵绊。身边有人,便不安,想着怎样打破沉默,想着怎样话语投机。心的不自由,犹在身体之上。不接受任何人的服务,美容、按摩、搓澡、足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11 13:23)
标签:

艺术

人物

分类: 吾乡吾民

凡事粗着干

  • 在央美,侯一民先生指导王春周(左一)创作

凡事粗着干

  • 东光元曲公园大型锻铜(紫)作品《元曲四大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故乡

文化

评剧

好人

分类: 吾乡吾民

 紫花丁,是一种微不足道的野花,田埂、地头、沟沿,都可以见到它的身影。但它,是一味中草药。味苦,辛、寒。归心、肺经。具有清热解毒、凉血消肿、清热利湿的作用。



周汝珍,一名普通的农村妇女,普通的中共党员,青县康复敬老院院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02 11:01)
标签:

故乡

马致远

文化

分类: 吾乡吾民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马致远怀着郁闷至极的心情随口吟诵出这首散曲的时候,没想到会被后人奉为“秋思之祖”,也没想到是他把元曲成就推到无以复加的高位。大抵所有伟大都是后人追封的,与当事者当时的境况已隔了整个银河系的距离。

       那时的马致远是个悲催的北漂,祖籍河北沧州东光县马祠堂村,像所有有志向的农村青年一样,他少年时热爱祖国积极上进,也就是后人眼里的热衷功名。但由于元统治者初期执行民族高压政策,重用蒙古人,因而一直未能得志。他曾以一首散曲《金字经》来表达自己报国无门的悲愤:“夜来西风里,九天雕鹗飞。困煞中原一布衣。悲,故人知未知?登楼意,恨无天上梯!”乃至中年总算中了进士,于浙江省谋了个小吏,后被召回天子脚下大都(今北京)任工部主事。文学青年从政总是隔着一层,很少有混得风生水起的。大概也不是很如意,马致远一刻也没停止过发牢骚,“酒杯深,故人心,相逢且莫推辞饮。君若歌时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02 09:50)
分类: 吾乡吾民

  

       庆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草样年华花样心
草样年华花样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475
  • 关注人气:5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声明



    
本博除注明文章,皆为原创,转发请注明原处并告知。谢谢相识或未相识的你。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