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文峰的自耕地
文峰的自耕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0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0-04-08 11:40)
标签:

小说

天快黑尽的时候,黑牯就着昏黄的灯光喝着酒。黑牯喜欢喝酒,尤其喜欢高度的白酒。当然,黑牯只能喝那种质量低劣价格便宜的“三花”,他喝不起好酒。只有一次,老板肖老大给过他一瓶精装“四特”,这是黑牯有生以来喝过的最好的酒了。那酒味道果然不错,至今黑牯有时候还咂吧着嘴巴回味那酒的味道儿。

淘金船在河滩上不停地转动,“沙啦——沙啦——”的响声传得几里路远,没日没夜地为它的主人在金黄的河沙里攫取明晃晃的金粒——也就是大把大把花花的钞票。黑牯不是淘金船的主人,主人是肖老大,肖老大不仅是淘金船的老板,也是村主任。黑牯是肖老大雇来淘金的。肖老大从不自己亲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08 11:34)
标签:

小说

听了这些,我心里感到无比的沉重。过去,我也听到一些文人下海经商失败的消息,但这些人都是大腕级的,亏个几十万也不在乎,而阿龙却不同,这亏损的10多万元对他来说不是个小数目,可见他的情景够惨的了。

几天后,从朋友那儿陆续得到阿龙一些消息,都使我心里更加沉甸甸的。为了偿还债务,他早已放下业余作家的架子与妻子一道干起了苦力。他给工地扛水泥,在码头做搬运工,给煤球公司送煤,日夜不停地干。现在的阿龙戴着一顶破草帽,穿了一身破衣服整天混迹于大街码头,推着一辆破板车整天臭汗哄哄,根本看不出他是我们县里唯一一位得过许多奖的作家……

自从回家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08 11:28)
标签:

小说

阿龙是我们这个小县城里唯一的一位业余作家。

阿龙出生于五十年代末,高中毕业回乡种了几年田,直到恢复高考后才考取了一所中等专业学校,从那个偏远贫穷的小山村走了出来。由于学的是食品专业,毕业后分回到县里一家酒厂工作。但读书那几年阿龙竟迷上了文学,业余时间便写起了小说,做起了作家梦。他发表作品其实很早的,正是文学火爆的八十年代初,还在省里获过奖,在我们县里也引起过小小的轰动。阿龙也由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青年成了小城名人。县里领导轮番按见不说,几所中学都争相邀请他给中学生们讲奋斗史。

那时候,我正在外地读大学,从同学朋友那儿也晓得了阿龙。但那时候他是忙人,见他一面不容易。毕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08 11:02)
标签:

小说

 

 

憨叔是我一位远房堂叔。从小就没了爹娘,全靠东一餐西一餐吃着百家饭养大。憨叔长大后穷得娶不上老婆,30多岁了仍是光棍儿一个。

憨叔一个人在村里孤孤零零的,后来便主动要求到村后山上看守那片梨树林子,白天在树下锄草施肥,晚上便靠在那间茅屋前吹着那管乌黑发亮的竹笛,反反复复地吹着一首叫《单身苦》的曲子:

“单身苦,单身苦,衣服破了没人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08 10:18)
标签:

杂忆

 

 

十多年前,我从农村考取了省城一所中专。那所中专离省城大约有五、六十里路远,由学校到省城的车票是四毛钱。

那时候,家里穷得叮当响,除了来往路费家里便拿不出更多的钱让我带到学校,我在学校的一切开支全指望每月的14元助学金了。星期天,从城里来的同学往往坐车到省城去逛街打牙祭。尽管我内心也向往去省城一趟,好好领略一下省城的繁华和风光。但一想到来往路费得八毛钱,这是我两天的伙食啊,便远远地避开那些相邀进省城的诱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08 10:12)
标签:

散文

父亲有一盏伴随他风风雨雨走过了几十年的马灯。尽管别离故乡十多年了,那盏马灯却从未在我记忆的深处熄灭过。

故乡是江南一个偏远而贫穷的山村。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村里不少人家连油灯也点不起,而父亲却拥有一盏马灯。作为村党支部书记,马灯不仅是父亲用来照明的工具,也是他权利和威望的象征。父亲四岁没了爹,要过饭,当过学徒。村里解放后他便参加了土改,由于表现突出,他很快入了党,接着担任了村支书,从此便带着他的马灯没日没夜地忙。

襁褓中的我便是通过那盏马灯认识父亲的。每天傍晚,吃过晚饭后,总看见父亲将那盏马灯擦得雪亮,然后提着它走出门去,一忙又是大半夜。父亲把这个家还有嗷嗷待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08 10:01)
标签:

小说

 

 

    列车在一个小镇上停下后上来一位大约30来岁的年青人,正好我身边有空位,那人向我点了一下头后便在我身边坐了下来。不一会儿列车重新启动,窗外小镇上那阑栅的灯火也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列车已经运行了好一阵子,那人自从在我身边坐下之后,一直没有开口说过话,脸色忧郁,似乎满怀心事,偶尔深深地叹口气。我不知道那年青人到底遇上了什么难处。我是个爽快人,几次想开口问问他遇上了什么事,不知我能否帮帮他,可毕竟是初次相识,而且相互之间连话也没说过,我怎么会贸然地打听人家的心事呢?

这时候,车厢里的广播响了,是通知旅客到餐车用晚餐。听到广播,我立刻起身对那人说,走吧,去餐车吃晚饭。那人先是迟疑了一下,也许是的确饿了的缘故,便也起身跟我向餐车走去。

餐车里人不算太多,我们挑了个偏静的餐桌坐下。在等上菜的那会儿,我先叫了两听青岛啤酒,开了一听递给那位年青人。他没有客气,接过来默默地喝了起来,一听啤酒很快就喝完了。我便又叫了几听。我知道眼前这个人肯定有很大的心事,但我并不急于了解它,只是希望那些喝下去的啤酒能多少冲淡他内心的忧伤。

酒精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08 09:57)
标签:

小说

 

    往年的冬天,只要一有太阳,高老头便要将自己搬到太阳底下,蜷缩在那只破藤椅里,搂着他心爱的黑虎眯糊上一天。

今年的冬天却没有几天好天气。太阳老躲着不肯见面,天空灰蒙蒙的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老北风一阵紧似一阵,使人感觉出奇的冷。他只有把自己藏在发霉的被窝里,实在饿了,才挣扎着起来随便弄点什么充饥,一边弄一边咒骂这鬼天气。

这天,天气竟意外地好起来。早晨刚过,久违了的太阳便从云缝中钻了出来,明晃晃的阳光淌下来,很快把大地烤得暖洋洋的。

高老头一个人恹恹地在厂门口那间矮屋子前晒得太阳。尽管天气很好,周围仍是死一般的寂静,诺大的一个厂区已没有了往日的机器的轰鸣,没有了厂区大道那种人来车往的喧哗。这里早已成了鼠的世界,田鼠们一个个被养得硕大肥壮,肆无忌惮地在这儿安家立业生儿育女,以无比旺盛的生命力繁衍着一代又一代……

起风了。不知来自何方的风吹动得法国梧桐树上的叶子沙沙作响,不时有枯黄的树叶掉下来,无声地飘落在地上。

恍惚中,老头似乎听到“汪汪”的几声犬吠。莫非黑虎回来了?他猛地睁开那双已浑然无光的眼睛向四周瞄了瞄,但周围却连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感

读史有感

  近日,读王维诗《息夫人》:“莫以今时宠,能忘旧日恩。看花满眼泪,不共楚王言。”王维在诗中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息夫人本是春秋时息国君主的妻子。公元前680年,楚王灭了息国,将她据为己有。她在楚宫里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默默无言,始终不和楚王说一句话。

  王维在写这首诗时,并不单纯是歌咏历史。据唐孟棨《本事诗》记载,宁王宪(玄宗兄)贵盛一时,王府内有宠妓数十人,皆绝艺上色。王府左边饼摊上有一个卖饼人的妻子,长得纤白明晰,花容月貌。一天,宁王从外边回来,从马车里偶然瞥见那女子,不由得惊呆了,他完全没想到市井之上竟有长得如此楚楚动人的女子。回到王府后,宁王打发人拿了许多钱给了那饼师,将那女子取回王宫。因那女子不仅长得漂亮,而且清纯可人,宁王自然是十分宠幸和爱惜。而那女子也享尽了荣华富贵。大约过了一年左右,一天,宁王又在王府大宴宾客。席间,宁王突然问身边的女子道:“你现在还想不想你那卖饼的丈夫?”那女子默然不作声。宁王便叫人将那饼师叫来与那女子见面。谁知,当那女子看到自己从前的丈夫时,不禁双泪垂颊,满怀凄楚之情。当时,宴席上有宾客十余人,都是当时的文人名士,无不感叹唏嘘。宁王当即命在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21 15:02)
标签:

散文

杂忆

童年的故乡是小伙伴们手中的一串蚂蚱,是村前歪脖树上那只硕大的鸟窝,是夕阳下水牛背上那支吹了千百年的短笛......

这也许就是许多人童年的记忆。

然而,在我的童年记忆里,使我感到沉重和苦涩,使我永久难忘的却是故乡祖屋后那片野栗树。

小时候由于母亲常年患病,家里十分贫穷,使得到了上学年龄的我,只能眼睁睁看着小伙伴们背着书包上学去。由于我的失学,祖母心痛不已。祖母虽然一字不识,但却懂得“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道理,懂得只有读书才能改变她孙子一生的命运。但年迈的祖母又有什么能力改变孙子的命运呢?当看到整日游荡在学校门外,对自己的同伴充满着羡慕之情的孙子,想到孙子由于上不起学,只能象他的父辈们那样脸朝黄土背朝天地在穷苦的山村生活一辈子时,祖母的眼里除了泪水之外,还有着无尽的忧伤和对我的愧疚,好像我之所以无法上学是她一手所造成的。

然而,我没有想到我家祖屋后那片野栗树却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

野栗树是江南红土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