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太湖郭全华
太湖郭全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109
  • 关注人气:2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6-12-20 19:12)
分类: 相关信息

岁末年初,传来喜讯:安徽文学2017年第1期刊发我散文组章《山情水意》,感谢何冰凌副主编老师的鼎力推出和支持。至此,本人在《安徽文学》已经发表诗歌、小说、散文。小说为头条,散文为散文类头条。反倒是写得最多最久的诗歌,是末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相关信息
收到七个月前发的稿的稿费120元,再查阅电子版才看到,过去发出来就可以搜索到的;教育导报是成都影响一般的报纸,一首十二行的诗给八十元稿费,令很多国刊省刊汗颜,记得曾在一个主流大刊发过一组诗,只给了50元稿费。特记,表示感谢,对那些陌生而选用 拙作的编辑,我永远都会感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原创

发表

分类: 相关信息

2017年第5期《作家天地》目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诗歌

原创

分类: 诗歌

有那么多人为我们遮挡(组诗)

 

郭全华

 

【擦拭】

 

落进尘世的这些年

你吃尽了苦。我可以想象你面对的汹涌

尽管被不断浸染,出现在我面前的你

依然让我手足无措

我别无长物,随手拿起几句清诗

小心擦拭。擦着擦着

你眼里的光,体内的香

纷纷扬扬。我怎能抑制住

浑身颤栗

并泪流满面

 

【称呼】

 

你问叫我什么才合适

你试了那么多个,都是别人用过的

其实别人没用过的

就是我自己。不要觉得

这是个旧名字

里面藏着我古往今来的欣喜

 

这正如你说

拿掉近视眼镜,我帅呆了

但我还是决定戴着它

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比清清楚楚

看着你

更重要呢

 

【请你入瓮】

 

这一年里,很多年里

我无法想象没有你是什么样子

因为你,太湖于我才有意义

一天才有一年都填不满的乐趣

没有你,还有什么乐趣

能填满一天的深洞,能遮掩

太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相关信息

组诗《众生安宁》发荆州晚报2.28,散文《龙山有福》发邢台日报2.24

 

http://www.xtrb.cn/epaper/xtrb/html/2017-02/24/content_796549.htm邢台日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相关信息
第三届世界华人爱情文学大赛获奖作品
(排名不分先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相关信息
感谢选用组诗《暗流涌动》。
冬季卷不日寄出,请作者注意查收

《星河》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请入选者相互告知,请于12月31日前在北京诗人论坛留下地址,以方便统一整理、邮寄。地址不便公开的,可加本人微信(微信号:qq343024425),发在微信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相关信息

中国当代先锋诗歌大展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分类: 相关信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相关信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125篇)
国外 (0篇)
公告

郭全华,男,教师,写诗,偶见散文小说。安徽太湖弥陀人。安徽省作协会员。太湖作协主席。首届大别山十佳诗人。在《诗刊》《星星》《诗选刊》《北京文学》《中国诗歌》《芒种》《西藏文学》《厦门文学》《诗歌月刊》《绿风》《安徽文学》《延河》《散文诗》《小说月刊》《小小说月刊》《牡丹》《文学与人生》《岁月》《天池》《鹿鸣》《中国校园文学》《野草》《吐鲁番》《羊城晚报》《中国纪检监察报》《中国国土资源报》《检察日报》《湖北日报》《四川日报》《天津日报》《西藏日报》《扬子晚报》《新安晚报》等百余家纸媒发表文学作品1000余件,诗集《五季书》(2006.7),《那一朵花苗》(2015.1).诗文获得过各级奖20余次,部分作品被转载或入选《2007中国诗歌精选》等三十余选本。

地址:

246400安徽省太湖朴初中学

邮箱:gqh0919@163.com;

QQ:401663882

电话13855649857

 ~~~~~~~~~~~~~

 网络诗歌令我赞赏的特色之一,就是草根性。
 如果说“难忘”之后是“忧伤”,那么,更深入的就是“忏悔”了,“草垛没有跟我进城/其实进城前好多年,我就抛弃了她/她柔软过,放荡过/那些月夜,星空下,幽静安谧的村影/至今还在摇曳吟哦/我跟草垛在一起,我抓她,她痒我/父亲没有干涉,老师没有干涉/有一天,我莫名其妙长大了/草垛就不见了”(郭全华《草垛》)。纯朴,真诚,两小无猜,全然没有利益的算计。这里审美的唯一标准便是圣洁的爱,纯净的爱。然而,“长大”,“进城”,“草垛就不见了”。在这里,“长大”与“进城”只是中国特定时期(也许也是世界资本主义发达时期)的一种对等的生活符号,可就在这“对等”的方程式里,被除掉的恰恰正是最有价值的东西!这就是生活,面对生活,积极的一面当然在于忏悔,而忏悔之源,就在于未曾泯灭的草根性。

——王学海[文艺争鸣]2010.4

%%%%%%%%%%%

 

一个诗人不仅要学习看的本领,更重要的是必须看见世界的真相。诗人郭全华无疑努力接近着这两点,他的诗歌坚守着有效的现实关怀精神,从而维系了诗歌的价值体系,一种对看见的怀疑指向,使我们游走在事物的真实与虚幻之间。他的词语并置方式唤醒阅读者的焦虑情感,又充满了节制。无论现代工业文明对古老农业文明的肆意蚕食,抑或今生对前世的遗忘功能,都为我们掀开了诗歌虚弱的一面。现实性、日常性,也即具有诗歌审美的穿透性,而艺术的本质同时揭示着生活的重叠面,让我们看见隐藏的痛苦。——韩玉光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