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作者:吴茹烈 郭 翰 贵州民族报 版面:第B1版 

参加“百年新诗再出发”高峰论坛会嘉宾合影

 

“百年新诗经典回顾”诗歌朗诵会现场

 

苗族舞蹈 

 

 诗歌为生活带来艺术美

 

    诗歌在中国历史上,有着悠久而辉煌灿烂的印记,从《诗经》开始,诗歌为我们生活带来无限的艺术美。
    第三届贵州诗歌节于6月16日在毕节百里杜鹃管理区拉开帷幕。期间举办了“尹珍诗歌奖”颁奖盛典、“百年新诗再出发”高峰论坛、“百年新诗回顾”诗歌朗诵会、“艺术家眼中的百里杜鹃”等四项活动。在开幕会上,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副主席吉狄马加在讲话中指出:贵州是一个多民族省份,改革开放40年来贵州社会经济迅速发展,特别是近10年来,经济建设、生态保护、民生改善、社会事业等的发展都走在全国前列。特别是贵州省作协在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下,在出人才、出作品、写好当下故事上作了大量工作,其中开展文学活动、包括本次活动就是这方面的重要举措。
    他说,在百里杜鹃看到了发展旅游的成效,看到了老百姓分享成效的喜悦。诗歌是见证时代的重要艺术形式,诗歌正进入一个繁荣发展的时期,我们用诗歌书写人们创造美好生活的实践,相信未来的发展会带来更多的期许。
    提起诗歌,我们就会想起自己的家园,那片生我养我的土地,似乎这是诗人内心一个“屏障”,谁也绕不过去,谁都愿意留在心中,只要有诗歌的声音,就会有这片土地的身影。然而,繁荣的诗歌背后,或许只是人们看到的一种光环,对于诗人来说,还有生活的打磨以及时间的历练。于是,才有今天诗歌真正成为人们内心的一种向往。
    而今,诗歌再度成为文化“翘首”,很多经历文化沉浮的诗歌大家,依然坚守在诗歌时代的最前沿,用别致的诗歌语言,呼唤着时代发展的唯美画面,描绘着时代和谐真善美,歌颂着祖国的大美河山。

 

诗人是时代的灵魂坚守者

 

    诗人是诗歌的书写者,诗歌是诗人的内心自觉。
    徐敬亚在“百年新诗再出发”高峰论坛研讨会上说,我要向“再出发”这三个字致礼!这三个字特别好!我参加了好多类似新诗百年的纪念活动,今天有幸在贵州这个地方进行这场收官之战,主办方非常巧妙的用“再出发”这三个字,对前面新诗百年的纪念活动进行了一个收尾,收官落子在贵州,新诗百年的纪念活动就算告一个段落,我们就进入下一个百年……
    贵州民族大学教授喻子涵在论坛上提到:在这个文学自觉的时代,诗人如何自觉,诗歌如何自觉?这是诗人和评论家、宣传家们一直关注的重要问题。而人们通常认为,在这个文学的自觉时代,诗人写什么、怎么写,是诗人的权力,是文学内部的事,诗歌不需要什么力量来推动创作,也不希望有什么力量来阻挠创作;而评论家们、宣传家们,甚至包括一些政治家们则认为,恰恰有了这样的权力,诗人们放纵了自己,放松了自己,放低了自己,这也就等于放弃了自己写好诗的权力。
    叶延滨在“百年新诗再出发”高峰论坛研讨会上总结发言。他说,在第三届贵州诗歌节上,举办这样的研讨会,使这届诗歌节有了理论高度,是第三届贵州诗歌节一个重要的学术成果。这次研讨会也为近两年持续热烈的百年新诗纪念研讨活动划上了一个句号,为中国新诗的前途描绘了一个值得期待的前景。
    吉狄马加在开幕式和研讨会上的讲话,明确指出这次会议是在学习党的十九大精神和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大背景下进行。正是改革开放的四十年,使中国新诗有了充分发展和丰硕成果。今天我们谈论百年新诗再出发,是要回顾和总结自《诗经》以来,中国诗歌包括各民族诗歌传统的宝贵遗产,百年中国新诗已经成为这个传统上新的一环。谈论中国新诗的再出发,更要放眼全球,使中国新诗成为民族伟大复兴最优秀的代言者。
    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诗人臧棣表示,我们已经有了新诗的世界性视野,还需要积极肯定百年新诗的意义和成就,将新诗视为伟大的汉诗传统中的一个历史现象,而不是把新诗看成是舶来品,新的“再出发”才会有广阔的文学前景。
    各位与会专家的发言,从不同角度说明百年新诗的再出发,与一百年以前中国新诗的出发,面对完全不同的时代和全新的使命。中国新诗诞生之初,面对强大而深厚旧传统的包围,是一次向往民主与科学的突围;百年前的中国新诗,还只是一个刚剪断脐带的新生命。今天的再出发,必须面对新诗已经取得的成果以及尚未解决的诸多问题,更要面对新时代,面对科技创新带来写作与传播的全新变革。手机和自媒体的出现,让诗歌不再只是诗人的专利,也成为了大众精神生活表达的便捷工具。专家们指出,一方面是诗歌从来没有如此“深入”地进入民众精神生活,另一方面是诗歌写作发表“没有门坎”可能消解诗歌艺术的精神高度与创作难度。正因为如此,再出发的中国诗人们走在新时代,应该与我们伟大事业同行,与奋力拼博的百姓同命运,写出立于世界文学之林,并且让全人类读懂中国精神的不朽诗篇!
    在第三届贵州诗歌节上,记者与许多诗人交流,随时都感觉诗歌的圣洁与崇高,诗人们的善意和宁静,诗人们的一言一行,就像文字的优美,随时包裹着我们的灵魂,让我们看到了诗歌就像杜鹃花的传说,时而泪眼婆娑,时而善美凸显轮廓。诗歌于我们不再遥远,诗歌于我们,就像梦里如梦如幻。从这个角度来说,诗歌的艺术,更应该得到更多的理解和尊重,更应该得到更大的弘扬和传承。

感受诗歌独具的魅力

 

    第三届贵州诗歌节上,有几件印象深刻的体会,也让我们看到了诗歌独具的魅力。第一件就是开幕式,一位几岁的小朋友,在父母的精心打扮下出席开幕式,她一直坐着听,活泼好动的她,始终在位置上认真看着舞台。或许在她心中还不知道诗歌是什么东西,但至少她能跟着光影交错的舞台,跟着诗人们语言的流动,或许在她内心有另一种思维,但总体上,她受到的感染,和每一位诗人一样,具有互动性。所以她没有说话,她幼小的心灵,总有诗歌灵动的影子。
    另一件事,就是诗歌朗诵,在露天的花开丛林间,这是百里杜鹃一处别具魅力的景点,诗意浓厚,当诗人们一首首朗诵着诗歌,很多群众留下了脚步,眼睁睁看着诗歌朗诵的舞台。在他们心中,诗歌成为了一个驻扎内心的“景点”,诗歌的意境吸引着大家的目光,他们沉默着,仿佛找到了一种生活安宁的思考。
    就是因为这些,让很多诗人们感受到了写诗、作诗的另一种向往。当然,不是每一位诗人都有相同的想法,也不是每一位诗人站立的高度,都在同一个起点上。但诗性相通,诗情便一目了然,这是诗歌的伟大之处。
   作为时代中的一员,每位诗人都会把文字放在很高的地方,他们让诗歌成为时代的焦点。相信每个人也都会这样想。然而,时代变迁,时代发展,很多忘记诗歌由来的个体,不是诗歌都有这么闪光而灵性潸然。诗人们也会匍匐前行,但终归都是为了更好的表达内心的诗意,最终成为这个时代最好的诗人。
    因此,组织这种诗歌活动,参与这种诗歌活动,很多诗人都特别感概和兴奋,不管理不理解诗歌,也都至少是一个诗歌的追随者和崇拜者。我们不能避讳诗歌的魅力,那就必须认真地面对诗歌的接纳,真诚感受诗歌的力量,毕竟几千年的精髓所在,诗歌的大美,谁也无法选择避开,就应该认真接受,然后好好地把握跳动脉搏,让内心里,充满诗意、充满善意、充满时代的影响力。

 

感受贵州诗歌发展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社会主义文艺是人民的文艺,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在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中进行无愧于时代的文艺创造。”
    这是诗歌文化中的最高指引,也是诗人们有血有肉文艺创作的根基。顺应着时代召唤,席卷着诗歌的文化潮,理想逐渐解冻,充满着生活的喜悦,在岁月里磨砺,在时光里奔忙。
    全国的诗歌创造者,齐聚贵州这个正在实现后发赶超的地方,共话诗歌艺术,为贵州诗歌发展建言献策。当下,民族文化和生态成为了贵州的“宝贝”,厚植的多彩民族文化与生态必然助力贵州诗歌的腾飞。这或许也是贵州诗歌组织者眼光独到的地方,也是植根于地方发展中,把握时代脉搏中跳动的多彩音符,最有胸怀的一种诗歌情怀。
    贵州具有诗情,贵州充满诗意。到会的每位诗人,也都说出了自己的感受,本次尹珍诗歌创作奖得主、诗人李静说,诗,如宗教,内心升起敬畏,梦想在物质世界里构建起精神的秩序。贵州近几年的发展,不仅是一种诗意的表达,更是一种诗歌土壤的挖掘。吉狄马加、叶延滨、徐敬亚、霍俊明等影响中国的诗人,都用最真诚的脚步,最真心的诗歌语言,在贵州这片热土上,留下诗歌的美好,留下祝福的语言,留下最好的期盼。
    贵州过去,“日暮归来溪雨响,踏波两足白于霜。”“芳滕漠漠夕阳天,村女携篮遍野田,”如今,“云贵胜江南”。如此细微,不是认真观察,走到贵州的山水田园,自然就会流露出对大自然的爱惜,对民生民俗的热爱。这就是贵州,这就是贵州过去和未来,无法改变的模样。如此珍贵的特殊地域,只要你不浮躁,只要你有情怀,贵州都会给你最真的美丽。
    而今,贵州跨越发展,塘约模式激发了乡村蜕变活力。大数据、大健康,带来了贵州新时代发展基础。诗歌也随着这些变化,走进了村村寨寨。
    贵州文化的沃土孕育了特殊的诗人群体,诗人群体,感染了贵州无限发展的人群。走进基层,走进人民,走进底层的生活,让诗歌在基层开花,让诗歌进入贵州的山山水水。

    诗歌是多彩贵州最靓丽风景之一

    2013年,尹珍诗歌奖成立,贵州诗人都认为获得此奖是一种骄傲,也是贵州诗歌的一大荣誉。近几年,贵州出现了诗歌潮,先后有多位诗人获得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贵州省文艺奖等国家级、省级重大奖项,并呈现出地域性创作的特征,出现了黔北诗歌现象、黔南诗人、绥阳诗乡、“印江四诗人”“高原诗”等繁荣景象,一批批诗人不断涌现,诗歌艺术成为了多彩贵州靓丽的风景之一。
    多彩贵州,诗歌越来越亮点频出。
    多彩贵州,诗歌文化越来越脉搏跳动。
    梳理贵州诗歌历史,我们可以看到,过去无数诗歌巨人,曾经在贵州土地上吟诵,一代帝师孙应鳌、黔中诗帅周渔璜、一代巨儒莫友芝等等,都是贵州诗歌历史上的宝贵财富。他们用诗歌,记录了贵州,他们用诗歌影响了贵州,甚至他们用自己的才华,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贵州人。
    翻开贵州历史,“江南千条水,云贵万重山”,很早,贵州诗歌的意蕴就开始了,贵州的安然,贵州的祥和,以及贵州的宁静,就是诗歌的土壤。难怪有人说,贵州诗歌的高潮就要来到了!
    其实不然,贵州诗歌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更没有哪个时代的高潮,贵州一直在发展的路上,诗歌也跟着一路浩荡正气,蜿蜒迂回在时代中前行。诗人们坦坦荡荡,诗歌群荡气回肠。
    吉狄马加说:“我个人近两年在实践,找出自己的语感、空间、节奏与新的诗歌生命活力,企图通过大量的现场写作,来揭示我在当代生活中的各种问题和各种复杂的体验,我在以一种紧迫的状态时刻关注我的内心的变化,并且我发现我的诗歌写作是在记录我的历史,一部以我的诗歌来观察当代的历史”。
    第三届贵州诗歌节落幕了,吉狄马加、欧阳黔森、叶延滨、王久辛等大家都发表了诗歌的观点,活动还评出“第三届尹珍诗歌奖”创作奖5名、新锐奖4名。李寂荡诗集《直了集》、姚瑶诗集《芦笙吹响的地方》、西楚诗集《妩媚归途》、睁眠诗集《狂奔》、龙险峰诗集《你是我除夕等候的新娘》获创作奖;曾入龙组诗《春风近》、吴治由诗集《途经此地》、马晓鸣诗集《白日有梦》、李静诗集《荷叶上的太阳与月亮》获新锐奖。
    《山花》主编、第三届尹珍诗歌奖创作奖得主李寂荡说:“《直了集》能获奖,是对我创作的一种肯定,一种鼓励,一种鞭策。我将以此为新的起点,让我的写作更上一层楼”。
    通过这次采风活动,诗人们纷纷表示,一定会提起笔,记录贵州的美好,记录着感动贵州的文化记忆。就像杜鹃花的传说,给美丽的自然景观增添了一份诗歌灵气。像杜鹃林传说的那对苗族夫妇,变成杜鹃林下可以燃烧的“煤”,然后感动天上的看花仙女,把杜鹃花的花籽,撒到贵州的山水间,最终给贵州的绿色生态,带来了宝贵的财富。诗人们也一定会这样,把诗歌的种子,随着第三届贵州诗歌节的结束,把诗歌的文字,留在美好的贵州发展的时光中,留在贵州每个角落,最终成为新时代里,贵州最靓丽的一道诗歌风景。
    (图片由第三届贵州诗歌节组委会提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吴茹烈 郭 翰 贵州民族报 版面:第B1版 

参加“百年新诗再出发”高峰论坛会嘉宾合影

 

“百年新诗经典回顾”诗歌朗诵会现场

 

苗族舞蹈 

 

 诗歌为生活带来艺术美

 

    诗歌在中国历史上,有着悠久而辉煌灿烂的印记,从《诗经》开始,诗歌为我们生活带来无限的艺术美。
    第三届贵州诗歌节于6月16日在毕节百里杜鹃管理区拉开帷幕。期间举办了“尹珍诗歌奖”颁奖盛典、“百年新诗再出发”高峰论坛、“百年新诗回顾”诗歌朗诵会、“艺术家眼中的百里杜鹃”等四项活动。在开幕会上,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副主席吉狄马加在讲话中指出:贵州是一个多民族省份,改革开放40年来贵州社会经济迅速发展,特别是近10年来,经济建设、生态保护、民生改善、社会事业等的发展都走在全国前列。特别是贵州省作协在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下,在出人才、出作品、写好当下故事上作了大量工作,其中开展文学活动、包括本次活动就是这方面的重要举措。
    他说,在百里杜鹃看到了发展旅游的成效,看到了老百姓分享成效的喜悦。诗歌是见证时代的重要艺术形式,诗歌正进入一个繁荣发展的时期,我们用诗歌书写人们创造美好生活的实践,相信未来的发展会带来更多的期许。
    提起诗歌,我们就会想起自己的家园,那片生我养我的土地,似乎这是诗人内心一个“屏障”,谁也绕不过去,谁都愿意留在心中,只要有诗歌的声音,就会有这片土地的身影。然而,繁荣的诗歌背后,或许只是人们看到的一种光环,对于诗人来说,还有生活的打磨以及时间的历练。于是,才有今天诗歌真正成为人们内心的一种向往。
    而今,诗歌再度成为文化“翘首”,很多经历文化沉浮的诗歌大家,依然坚守在诗歌时代的最前沿,用别致的诗歌语言,呼唤着时代发展的唯美画面,描绘着时代和谐真善美,歌颂着祖国的大美河山。

 

诗人是时代的灵魂坚守者

 

    诗人是诗歌的书写者,诗歌是诗人的内心自觉。
    徐敬亚在“百年新诗再出发”高峰论坛研讨会上说,我要向“再出发”这三个字致礼!这三个字特别好!我参加了好多类似新诗百年的纪念活动,今天有幸在贵州这个地方进行这场收官之战,主办方非常巧妙的用“再出发”这三个字,对前面新诗百年的纪念活动进行了一个收尾,收官落子在贵州,新诗百年的纪念活动就算告一个段落,我们就进入下一个百年……
    贵州民族大学教授喻子涵在论坛上提到:在这个文学自觉的时代,诗人如何自觉,诗歌如何自觉?这是诗人和评论家、宣传家们一直关注的重要问题。而人们通常认为,在这个文学的自觉时代,诗人写什么、怎么写,是诗人的权力,是文学内部的事,诗歌不需要什么力量来推动创作,也不希望有什么力量来阻挠创作;而评论家们、宣传家们,甚至包括一些政治家们则认为,恰恰有了这样的权力,诗人们放纵了自己,放松了自己,放低了自己,这也就等于放弃了自己写好诗的权力。
    叶延滨在“百年新诗再出发”高峰论坛研讨会上总结发言。他说,在第三届贵州诗歌节上,举办这样的研讨会,使这届诗歌节有了理论高度,是第三届贵州诗歌节一个重要的学术成果。这次研讨会也为近两年持续热烈的百年新诗纪念研讨活动划上了一个句号,为中国新诗的前途描绘了一个值得期待的前景。
    吉狄马加在开幕式和研讨会上的讲话,明确指出这次会议是在学习党的十九大精神和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大背景下进行。正是改革开放的四十年,使中国新诗有了充分发展和丰硕成果。今天我们谈论百年新诗再出发,是要回顾和总结自《诗经》以来,中国诗歌包括各民族诗歌传统的宝贵遗产,百年中国新诗已经成为这个传统上新的一环。谈论中国新诗的再出发,更要放眼全球,使中国新诗成为民族伟大复兴最优秀的代言者。
    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诗人臧棣表示,我们已经有了新诗的世界性视野,还需要积极肯定百年新诗的意义和成就,将新诗视为伟大的汉诗传统中的一个历史现象,而不是把新诗看成是舶来品,新的“再出发”才会有广阔的文学前景。
    各位与会专家的发言,从不同角度说明百年新诗的再出发,与一百年以前中国新诗的出发,面对完全不同的时代和全新的使命。中国新诗诞生之初,面对强大而深厚旧传统的包围,是一次向往民主与科学的突围;百年前的中国新诗,还只是一个刚剪断脐带的新生命。今天的再出发,必须面对新诗已经取得的成果以及尚未解决的诸多问题,更要面对新时代,面对科技创新带来写作与传播的全新变革。手机和自媒体的出现,让诗歌不再只是诗人的专利,也成为了大众精神生活表达的便捷工具。专家们指出,一方面是诗歌从来没有如此“深入”地进入民众精神生活,另一方面是诗歌写作发表“没有门坎”可能消解诗歌艺术的精神高度与创作难度。正因为如此,再出发的中国诗人们走在新时代,应该与我们伟大事业同行,与奋力拼博的百姓同命运,写出立于世界文学之林,并且让全人类读懂中国精神的不朽诗篇!
    在第三届贵州诗歌节上,记者与许多诗人交流,随时都感觉诗歌的圣洁与崇高,诗人们的善意和宁静,诗人们的一言一行,就像文字的优美,随时包裹着我们的灵魂,让我们看到了诗歌就像杜鹃花的传说,时而泪眼婆娑,时而善美凸显轮廓。诗歌于我们不再遥远,诗歌于我们,就像梦里如梦如幻。从这个角度来说,诗歌的艺术,更应该得到更多的理解和尊重,更应该得到更大的弘扬和传承。

感受诗歌独具的魅力

 

    第三届贵州诗歌节上,有几件印象深刻的体会,也让我们看到了诗歌独具的魅力。第一件就是开幕式,一位几岁的小朋友,在父母的精心打扮下出席开幕式,她一直坐着听,活泼好动的她,始终在位置上认真看着舞台。或许在她心中还不知道诗歌是什么东西,但至少她能跟着光影交错的舞台,跟着诗人们语言的流动,或许在她内心有另一种思维,但总体上,她受到的感染,和每一位诗人一样,具有互动性。所以她没有说话,她幼小的心灵,总有诗歌灵动的影子。
    另一件事,就是诗歌朗诵,在露天的花开丛林间,这是百里杜鹃一处别具魅力的景点,诗意浓厚,当诗人们一首首朗诵着诗歌,很多群众留下了脚步,眼睁睁看着诗歌朗诵的舞台。在他们心中,诗歌成为了一个驻扎内心的“景点”,诗歌的意境吸引着大家的目光,他们沉默着,仿佛找到了一种生活安宁的思考。
    就是因为这些,让很多诗人们感受到了写诗、作诗的另一种向往。当然,不是每一位诗人都有相同的想法,也不是每一位诗人站立的高度,都在同一个起点上。但诗性相通,诗情便一目了然,这是诗歌的伟大之处。
   作为时代中的一员,每位诗人都会把文字放在很高的地方,他们让诗歌成为时代的焦点。相信每个人也都会这样想。然而,时代变迁,时代发展,很多忘记诗歌由来的个体,不是诗歌都有这么闪光而灵性潸然。诗人们也会匍匐前行,但终归都是为了更好的表达内心的诗意,最终成为这个时代最好的诗人。
    因此,组织这种诗歌活动,参与这种诗歌活动,很多诗人都特别感概和兴奋,不管理不理解诗歌,也都至少是一个诗歌的追随者和崇拜者。我们不能避讳诗歌的魅力,那就必须认真地面对诗歌的接纳,真诚感受诗歌的力量,毕竟几千年的精髓所在,诗歌的大美,谁也无法选择避开,就应该认真接受,然后好好地把握跳动脉搏,让内心里,充满诗意、充满善意、充满时代的影响力。

 

感受贵州诗歌发展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社会主义文艺是人民的文艺,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在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中进行无愧于时代的文艺创造。”
    这是诗歌文化中的最高指引,也是诗人们有血有肉文艺创作的根基。顺应着时代召唤,席卷着诗歌的文化潮,理想逐渐解冻,充满着生活的喜悦,在岁月里磨砺,在时光里奔忙。
    全国的诗歌创造者,齐聚贵州这个正在实现后发赶超的地方,共话诗歌艺术,为贵州诗歌发展建言献策。当下,民族文化和生态成为了贵州的“宝贝”,厚植的多彩民族文化与生态必然助力贵州诗歌的腾飞。这或许也是贵州诗歌组织者眼光独到的地方,也是植根于地方发展中,把握时代脉搏中跳动的多彩音符,最有胸怀的一种诗歌情怀。
    贵州具有诗情,贵州充满诗意。到会的每位诗人,也都说出了自己的感受,本次尹珍诗歌创作奖得主、诗人李静说,诗,如宗教,内心升起敬畏,梦想在物质世界里构建起精神的秩序。贵州近几年的发展,不仅是一种诗意的表达,更是一种诗歌土壤的挖掘。吉狄马加、叶延滨、徐敬亚、霍俊明等影响中国的诗人,都用最真诚的脚步,最真心的诗歌语言,在贵州这片热土上,留下诗歌的美好,留下祝福的语言,留下最好的期盼。
    贵州过去,“日暮归来溪雨响,踏波两足白于霜。”“芳滕漠漠夕阳天,村女携篮遍野田,”如今,“云贵胜江南”。如此细微,不是认真观察,走到贵州的山水田园,自然就会流露出对大自然的爱惜,对民生民俗的热爱。这就是贵州,这就是贵州过去和未来,无法改变的模样。如此珍贵的特殊地域,只要你不浮躁,只要你有情怀,贵州都会给你最真的美丽。
    而今,贵州跨越发展,塘约模式激发了乡村蜕变活力。大数据、大健康,带来了贵州新时代发展基础。诗歌也随着这些变化,走进了村村寨寨。
    贵州文化的沃土孕育了特殊的诗人群体,诗人群体,感染了贵州无限发展的人群。走进基层,走进人民,走进底层的生活,让诗歌在基层开花,让诗歌进入贵州的山山水水。

    诗歌是多彩贵州最靓丽风景之一

    2013年,尹珍诗歌奖成立,贵州诗人都认为获得此奖是一种骄傲,也是贵州诗歌的一大荣誉。近几年,贵州出现了诗歌潮,先后有多位诗人获得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贵州省文艺奖等国家级、省级重大奖项,并呈现出地域性创作的特征,出现了黔北诗歌现象、黔南诗人、绥阳诗乡、“印江四诗人”“高原诗”等繁荣景象,一批批诗人不断涌现,诗歌艺术成为了多彩贵州靓丽的风景之一。
    多彩贵州,诗歌越来越亮点频出。
    多彩贵州,诗歌文化越来越脉搏跳动。
    梳理贵州诗歌历史,我们可以看到,过去无数诗歌巨人,曾经在贵州土地上吟诵,一代帝师孙应鳌、黔中诗帅周渔璜、一代巨儒莫友芝等等,都是贵州诗歌历史上的宝贵财富。他们用诗歌,记录了贵州,他们用诗歌影响了贵州,甚至他们用自己的才华,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贵州人。
    翻开贵州历史,“江南千条水,云贵万重山”,很早,贵州诗歌的意蕴就开始了,贵州的安然,贵州的祥和,以及贵州的宁静,就是诗歌的土壤。难怪有人说,贵州诗歌的高潮就要来到了!
    其实不然,贵州诗歌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更没有哪个时代的高潮,贵州一直在发展的路上,诗歌也跟着一路浩荡正气,蜿蜒迂回在时代中前行。诗人们坦坦荡荡,诗歌群荡气回肠。
    吉狄马加说:“我个人近两年在实践,找出自己的语感、空间、节奏与新的诗歌生命活力,企图通过大量的现场写作,来揭示我在当代生活中的各种问题和各种复杂的体验,我在以一种紧迫的状态时刻关注我的内心的变化,并且我发现我的诗歌写作是在记录我的历史,一部以我的诗歌来观察当代的历史”。
    第三届贵州诗歌节落幕了,吉狄马加、欧阳黔森、叶延滨、王久辛等大家都发表了诗歌的观点,活动还评出“第三届尹珍诗歌奖”创作奖5名、新锐奖4名。李寂荡诗集《直了集》、姚瑶诗集《芦笙吹响的地方》、西楚诗集《妩媚归途》、睁眠诗集《狂奔》、龙险峰诗集《你是我除夕等候的新娘》获创作奖;曾入龙组诗《春风近》、吴治由诗集《途经此地》、马晓鸣诗集《白日有梦》、李静诗集《荷叶上的太阳与月亮》获新锐奖。
    《山花》主编、第三届尹珍诗歌奖创作奖得主李寂荡说:“《直了集》能获奖,是对我创作的一种肯定,一种鼓励,一种鞭策。我将以此为新的起点,让我的写作更上一层楼”。
    通过这次采风活动,诗人们纷纷表示,一定会提起笔,记录贵州的美好,记录着感动贵州的文化记忆。就像杜鹃花的传说,给美丽的自然景观增添了一份诗歌灵气。像杜鹃林传说的那对苗族夫妇,变成杜鹃林下可以燃烧的“煤”,然后感动天上的看花仙女,把杜鹃花的花籽,撒到贵州的山水间,最终给贵州的绿色生态,带来了宝贵的财富。诗人们也一定会这样,把诗歌的种子,随着第三届贵州诗歌节的结束,把诗歌的文字,留在美好的贵州发展的时光中,留在贵州每个角落,最终成为新时代里,贵州最靓丽的一道诗歌风景。
    (图片由第三届贵州诗歌节组委会提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郭翰

这几天,一篇《大妈花30万打赏男主播 街头揪住对方要求退还》的新闻,引来不少人围观,评论也是千奇百怪,真可谓不是当事人,哪知道一掷千金的快意。

人们常说一句话,钱多人会傻,这个不敢下断言,但中国奇葩大妈,真的是越来越多,生活变好了,钱也多了,很多大妈的行为,确实让人不可思议。

按理来说,网络常常是和年轻人相连的,然而,随着网络的普及化,很多老年人也是跟上了时代的步伐,在网上潮了起来。

比如,一些老年人无法识别网络的有害性,以为和现实没有区别,加上这些老年人识别能力低,沉迷网络无法自拔,就会很容易损失钱物,这是老年群体最容易受骗的薄弱环节。加上子女照顾不周,老年人容易陷入寂寞空虚的世界。

因此,大妈一掷千金打赏男主播,也就不觉为怪了。可问题是,作为老年人,应该是有很丰富的社会阅历,思考方式的,可偏偏依然走不出上当受骗的怪圈。加上很多年轻人,无法读懂父母的心,出现问题,不是疏导,而是添堵,周而复始,老年人便成为了无数人“猎财”的对象。

据报道,“在这期间,作为直播平台主播的任某,时常对罗大妈嘘寒问暖,还亲切地叫她干妈。开心的罗大妈不时打赏任某,不长时间内花出去了30多万元。”子女听说自己母亲打赏男主播,子女还要和母亲断绝关系,可见母女,母子之间,总有那么一道不可逾越的“墙”。

问题就在于,很多人为了钱,确实是不余遗力,想尽一切方式和手段,这是社会老年群体容易受害的一个重要原因。加上法律不够健全,容易让很多人进入法律空白区。所以这件事,律师也说了,大妈的钱要回来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具有自愿行为。

可问题又说回来,很多人呼吁对老年人关爱,这种关爱,没有内心的一种尊敬,更多是有目的一种“套路”。每个人也都会变老,如果有一天,任何人都活在套路里,没有信任和关心,最终,冷漠的一切,也都会在任何人的身上上演。

因此,大妈一掷千金打赏男主播,都不要一笑而过,如果这些网络平台,仅仅只是为了赚足银两,根本没有法律约束,更多的老年人,还会步入大妈的后尘,甚至更多的老年人“堵心”事,也还会发生。

其实,奇葩的种种事情背后,一定都会有无数“套路”,这件事也是一样,虽然属于自愿,但如果主播具有隐瞒,欺骗的行为,同样可以算触犯法律行为。但从目前的新闻和评论来看,似乎很多人并不关心,而是责备子女不孝,嘲弄大妈咎由自取,如果依然是这个角度,那此篇评论,也当做一种打赏,娱乐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郭翰               

这几天,甘肃中国科学院上海应用物理研究所委托地方施工单位建设的钍基熔盐堆核能系统项目实验堆工程启动仪式上,施工单位请了当地的道士进行“祭祀”,这样一个小小的“行为”,却引来了无数媒体和网友热点讨论,

事发后,民勤县委、县政府立即成立专门工作组开展调查。经过初步调查,28日对涉事施工企业负责人进行约谈,责成其向民勤县委县政府做出深刻检查。

武威市及民勤县纪委监委现已对民勤红砂岗工业集聚区管委会副主任赵先堂等7名在场公职人员进行立案审查。

说实话,看到这种热点,还真有点焦虑,不就是在工程开工中,请道士进行一些驱邪保平安的作法嘛,在中国传统,很多地方也不都这样做吗。而网络上,基本都是一棒子“打死”了,甚至有的网友直接背离什么精神加以指责。

话说回来,中国是一个民族大国,每个民族都有各自的信仰,也都有根深蒂固的传统文化,文化的根深叶茂,不也是各种民俗民间文化组成和传递。

当然,迷信和很多传统还是有区别,迷信和封建也有区别。问题是,网友们为什么热衷于这种“紧盯不放”,无非就是要相信科学,一定要杜绝“迷信”的滋生和蔓延,这是很对的。可问题是,这种争论,究竟能够带来多少有益于社会进步的动力。除了“愤”一回,除了找到一个“话语权”,那又能怎么样?中国流传几千年的这种风俗,在很多农村不也一样继续吗?老人过世、建房安居等,不也都一样在延传吗?如果非要这么计较,那传统的教派就应该首先背上“黑锅”。

可问题是,你有你的想法,人家也有人家的想法,这就是所谓的信仰,或者说窄一点,不也是宗教信仰自由吗。从另外一个角度,网络的“正直”,难道也一定是坚定不移的“真理”?那也未必,文化需要包容,不能有一点不符合自己“心意”,也就群起而攻之,这不符合中国文化的传统,也不符合社会进步的需求。

现在,很多公司年会,很多宗族聚会,也都会面对公司标志,宗族宣誓,难道这也是堂堂正正的“科学规矩”。是自己的爱,就是真理,不是自己的菜,就是乱搞一气。这是很薄弱的文化胸怀,也是很让人生厌的思维。

国家在发展,社会在进步,有了网络,应该是推动社会前进的力量,不是一点点小问题,就网络发泄,无限扩大,比起这个浩大的工程,讨论一点更有意义的思想,或许才是真正的有益,而并非就是“按住”“封建迷信”“科学精神”这种抽象概念不放,难道就没有另外更好的解决办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杭州的一所学校斥巨资建造了专业级的攀岩墙,还请来专业的教练来给学生上课。校长在接受采访时说:现在男孩太文弱了,要给他们开阳刚课程补钙。近些年,“男孩危机”的呼声越来越高,“中国男孩大衰退”、“男孩已处于‘全面落后状态’”、“男孩女性化日趋严重”等文章连续出现在媒体上,很多学者和学校认为需要对男孩进行有针对性的“阳刚教育”,这真的能“拯救男孩”吗?(腾讯评论)

null


“阳刚教育”呼吁由来已久,可以说很早就是热门“话题”,“拯救男孩”更是很多学校和教育机构“最好”初衷。听起来,不仅冠冕堂皇,而且真正“落地”的学校还真不少。比如,“男孩班”,比如“男老师”重点培养等。

目的就是更重要的对男孩子进行男性角色教育,然后通过“阳刚”熏陶,让男学生们不再“娘娘腔”,真正像一个“男子汉”,让“男性”魅力四射光芒,达到社会需求的“阳刚”之美。

于是,就有如杭州这所学校斥巨资建造了专业级的攀岩墙,还请来专业的教练来给学生上课。比比皆是,媒体观点,也是议论纷纷,包括很多专家学者,也站出来,对“阳刚教育”进行了关注。

说实话,看到这种教育模式,让我想起了很多企业的“狼文化”,不说是一脉相承,多少还是有一些相似之处。企业为了业绩,为了利益,巴不得所有的员工都成为“狼群”,然后“撕咬”社会的各种“利益”,只要能够把“效益”“咬”出来,一定就是老板的“狼”,一定就是社会的“精英”。

“阳刚教育”不也是一样,目的就是要提振“男性雄风”,真正的实现“男性”荣光,像一个真正的“男人”,对着任何人都要说,“我才是真正的男人”,然后威震四海,高大威猛。“中国男孩大衰退”,也就不攻自破,社会“雄性”,也才能体现这个时代的活力。

然而,学校教育不是校长说了算,也不是男人说了算,而是社会、家庭以及学校全方位的“合力”,女性也同样是受教育的群体,女性的风靡,同样是这个社会的重要力量。

因此,“阳刚教育”只是针对“男孩”,不仅狭隘,而且炒作也别有用心,不仅“拯救”不了“男孩”,相反还会让“男孩”独木难支。

另外操作上,更不是简单的“一身武艺”,就是“男性雄风”。要体力也需要“智力”,严格说来,“智力”才是一个“男孩”的精神支撑。所以,过多担心“男孩女性化”,恰恰是教育的问题,并非是“男孩”的问题,各方面值得深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诗人耕夫(原名:李立夫)
                                    作者:郭翰
       醉美贵州,诗“香”绽放。
         

    3月10日,由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新诗研究中心指导,贵州省社科联、贵州省诗人协会主办的2018第三届华语诗歌春晚贵州分会场暨耕夫第二部诗文集《寒香》首发式在贵阳举行。






    这是贵州省诗人协会2018年开始,一个“靓丽”杰作。本次诗歌春晚,主打耕夫《寒香》首发,让耕夫诗歌艺术,呈现给大家。诗人耕夫,通过诗歌这种艺术形式,展示内心“诗意”真美,震撼心灵,歌颂崭新时代。








   诗人耕夫《寒香》首发,让诗人们沐浴诗“香”,感受诗美,活动通过朗诵、舞蹈、演奏、旗袍等艺术形式,再现贵州诗歌土壤,孕育独特的诗歌“厚重”。




诗人耕夫,不仅生活阅历丰富,诗歌格调高雅,而且从军历练,造就耿直个性,诗歌成为了一种人生表达,引起了无数贵州诗人关注。






《寒香》是诗人耕夫的第二部诗集,纯真的情感,丰富的“诗意”,让本次诗歌盛会高潮连连。
活动现场,无数诗人对耕夫作品点评和盛赞。在贵州省诗人协会的引领下,醉美贵州,一定会“诗香”满满,也一定会“诗事”不断。

  附诗人耕夫《答谢词》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我是《寒香》的作者耕夫
       非常感谢你们的光临!
       感谢你们在百忙之中关心、支持并亲自参与本次活动!
        刚才,各位老师对拙著《寒香》作了精彩的发言和点评,作为本书的作者,我表示衷心的感谢和敬意!
        我出生在四川南部沱江岸畔的一个小山村,读过小学,当过农民,当过兵,当过农民工。为了养家糊口,先后到云南、贵州打工,从事公路工程施工工作。
        在谋生和创业的艰难历程中,诗歌是我的灵魂,是我人生的精神支柱,是我时刻不能或缺的珍贵血液。特别是近三年,是我人生最困难最孤独的时期,是诗歌伴我度过了漫漫长夜,激流险滩,甚至跌倒重生!
        就我这点小学文化,原来从来没想过要出书,也不敢去想!一些诗文,由于漂泊在外,居无定所,很少保存,也未发表。
        直到累积到2013年,由贵州人民出版社慎重出版了我的第一部诗文集《正气如兰》,之后,很荣幸认识了贵州诗歌保姆郭思思,加入了贵州省诗人协会,同时与各位老师和诗友交往,受到了诗人和诗歌的激励!
       2015年与诗友合著了《中国诗歌地理.贵州五零后九人诗选》主编:郭思思、赵雪峰。
      《寒香》从2013至2017,创作了四年,其中至少包含有半个多世纪的生活阅历,内容和情感是真挚的,由于平时阅读量不够,词汇不够,重点是水平有限,缺点和错误在所难免。在创作过程中,曾得到各位诗友的鼓励和支持,在此一并致谢!我愿意继续给大家当学生、做朋友!
        做朋友我是很坦诚很认真的,咱当兵的人嘛,就那么一点犟牛精神,宁折不弯,凭一腔忠诚热血,在人生和创作的历程中艰难跋涉!《寒香》其中有一首同名诗曰:
      “傲雪留疏影,
      凌霜吐芬芳。
      历经苦寒久,
      春来透异香。”
      正是表达了这种做人作诗的人生感悟、家国情怀、寒梅利剑的精神!
      因时间关系,就此打住。
      在此,我要感谢在百忙之中亲临现场,为拙著《寒香》首发式揭幕和致词点评的各位领导、各位专家老师!
      感谢著名诗歌批评家、河北廊坊师范学院教授、为拙著《寒香》作序的八十高龄的苗雨时老师!
      感谢2018第三届华语诗歌春晚贵州分会场“我们的家园”组委会!
        感谢北师大中国新诗研究中心主任谭五昌博士、贵州省社科联、贵州省诗人协会!
        感谢为《寒香》的出版发行负责策划、设计的郭思思秘书长、蒋能副秘书长!
        感谢作家出版社!
        感谢各位媒体朋友!
        感谢主持人!
        再次感谢各位与会领导、专家和嘉宾!
          耕夫
          2018.3.1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时评

      很多人对“精日”这个词估计不知道,不过,说精神上是汉奸卖国贼,大家一看就懂。那就是摇头摆尾爱“小日本”,颐指气使瞧不起自己人。行为恶劣,思想极端。吃着国家饭,梦想着享日本的“福”。

    最近,“上帝之鹰_5zn”曾多次曝光“精日”团火的行为,招来反对者的无端泄露信息,并且进行了人身威胁与恐吓。

null


    说实话,看到“精日”这一词,从心底就特别厌恶,堂堂正正中国人,咋就会随时养出日本人的“走狗”,而且在自己的国土上,“勾当”着远方的“日本爹”,流着中华民族的血,却干着侮辱自己国家的事。有本事,去你深爱着的富士山下撒野,不要丢人现眼,更不要污染国家的灵魂。

翻开历史,100年前,中国是怎样的一种景象,要不是那些老前辈抛头颈 洒热血,要不是那么多堂堂正正的中国人,估计今天不是“精日”的机会,而是亡国奴的下场。

    想想真的可怕,活在当下的这群人,怎么就会“媚日”之心不死,总感觉自己的祖国,就是没有别国好,自己身边的一切,都似乎与自己有仇。照这个思路,那今天为何还要活在自己国土上,有本事,喜欢哪个外国“爹”,就去捧一捧得了,何必在自己的土地上“横行”,何必在自己国家“受气”。

    看看过去的那些先烈,他们是如何遭受日本鬼子蹂躏的,他们又是怎样爱戴自己国人的。又看看这些“精日”团伙,又是怎样对待自己国家的,甚至是怎样对待先烈的。

    什么叫做底线?什么叫做尊严?什么又叫做国家。有国才有家,有家才有尊严,有尊严才有底线。底线都没有了 ,证明是没有尊严的,心里更是没有国家的,既然国家都没有了,这种人存在又有什么意义?甚至还可以到处捣乱。想一想,自己人(姑且这样说)给了他们多大的面子,已经是包容了,已经是原谅了,可不仅不悔改,还变本加利,肆无忌惮。

null


    强烈要求,一旦发现这种“精日”人群,要么赶出家门,要么就是逮着必须向全国人民道歉。让他再无机会横行霸道之时,看看他的日本“爹”如何来救赎他。这是原则,更是简单的惩罚,但凡这种人群,绝对都是怨恨自己国家的,也都是看不起身边每个人的,更是对外摇头摆尾的,留着何用?养着又有什么好?

   另外,正义就应该得到弘扬,像“上帝之鹰_5zn”这样的正义人士,就应该得到每个人的支持,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这是力量,这是骨气,更是一个民族屹立不倒的脊梁。

    因此,对于这种“精日”团伙,列入黑名单,坚决打击,犯一次,诛灭一次,不仅抬头的机会没有,而且生存的土壤也不留一丁点,勇往直前,家园仁和,正能量散发,“精日”团伙,看看你的小日本“爹”,能把你奈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十多天了,一直持续不断,这个热点都还在继续,本不想说什么?可看到一些点评,还是简单说一点自己看法。

    张扣扣杀人,大年三十,震惊国人,震惊中外,一个曾经当过兵的人(当过炮兵),以身拭法,到底有多大仇,多大的恨?

null


    媒体报道,张扣扣杀人,是因为他13岁母亲被杀,应该是“为母报仇”,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没有理由避开一些事实,仇恨深入内心,是如此多么可怕?

   但一个公平、公正的法制环境,又是如何的重要,张扣扣为母生恨杀人,心中22年积怨不散,真的不知道是好还是坏?评论基本成为两边倒,即可看出,事件本身的影响,确实不能简单从哪一个角度下结论。

   有人说,张扣扣心理有问题,是一个疯子,从网络角度看,这种人通常都是没有经历农村发展和蜕变,都是简单的网络主流,因为把控着一点话语权,所以武断主观,杀人就是神经病,杀人就是疯子。

   社会发展,需要更多维护社会和谐的人,也需要更多保护自身环境的人,不过,保护自身,更需要的是有保护公平与正义的环境。

   一个13岁的孩子,经历22年的酝酿,看不清更远的空间,最终因为一己私仇,两个家庭,进入了更加痛苦的深渊。或者造就仇恨的不是谁?就是自己。可从另一个角度,强权对于弱者的保护,是不是也让弱者看得到希望?姑且劈开这段历史,生活中,是不是也值得思考。

   如今法制健全,社会能量十足,和谐大环境已经让大家感受了幸福的机会,这是生存最好的保障。每个人都应该在这样的机遇中,做到让自己生活,独立和自由最大限度最好,而不能影响到别人生活,以及破坏到别人生存的自由。

   法制的健全,也是出于这样一种约束性,真正达到善恶的平衡,保障到每个人的生命财产不会受到侵犯。

   因此,这种悲剧出现,我们都应该听从法律的最终定夺,而不能在随意的网络环境下,作为一种宣泄的工具,真正干涉到语境带来的法律执行困难。

   法制社会,更不能出现超越法律的任何“社会公判”。虽然事件值得反思,也需要理性讨论,这是对逝者的负责,也是对现代法制环境的负责。

   执法部门,更应该站在一种高度,除了全面、公正公判,还应该做到一些私权的干涉。这是社会进步,法制健全,执法保障的基础。

    所以,张扣扣案,需要理性讨论,这是好事,宽松的话语权环境,每个人都有说的权利,这不仅有利于法制进步讨论,还能收集到更多民间声音,推动社会进步,就是需要每个人参与。如果离开这个方向,断章取义,都会让事件混淆视听,干预到法律的执行,最终影响到社会进步和公平、公正环境的营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年的脚步将近,钟声也缓缓敲响,回家过春节的大军,也掀开了极具中国特色的大迁徙运动。

可以说,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年的情感,有喜有忧,有笑有泪,一年的努力拼搏,也是有花有果,有香有色,没有任何节日,有春节这样浩浩荡荡的场面。这是一年的结束,更是一个新年的开始,心中蕴含的情节,唯有真正的国人能够理解和知道。

于是媒体助阵,国力保驾护航,成为了春节全民行动的一个个缩影。然而,想到团聚的春节,不免也会看到无数青年对一年的感叹,春节虽美好,怎样才能把春节过得愉快而有意义?真的也是干概万千。

新华网推出一个网络调查:《改变进行时:2018年春节,你打算怎么过?》不觉也让笔者有些思考,打算怎么过?或许每个人心里预想是不一样的,可回到家里,没有一定的物质支撑的新年,真有那么“体面”吗?打算还是那么“充实”?

如今网络发达,朋友群、同学群、同事群里,每天都在有不同的声音传出。还是那句老话:“有钱无钱,回家过年”,事实虽然如此,那多少钱回家过年,也才算有钱。答案当然是各不相同,也没有一定的界限。想必,许多年轻人,更有发言的机会,特别是刚刚毕业,或者刚刚走入社会,心里的思忖,应该更多一些。

虽然国家提倡节俭,单位提倡“轻松”过年,然而,几千里路,也不可能遥相望,遇到至亲老人、孩子,几年不见,也不可能微微一笑就过去。礼节至上的今天,消费“爆炸”的现代,工资跟不上物价涨幅的人群,或许还是大有人在。

尽管青年群体从20到35岁开始算,很多人毕业进入社会,正是车贷、房贷的“鼎盛时期”,消费旺盛,如果春节回家不带足最低10000消费,那这个春节,估计并非能够轻松起来。

有朋友圈这几天开始算账:车旅费、长辈送礼、亲戚拜年、晚辈红包朋友聚餐、生活改善、添置新衣和年货……这是必不可少的项目,一个项目平均花销1000元,也是基本接近一万的消费了。

至于有钱和无钱的区别,那就要看一年的努力,年终收入,小伙伴们,真的无不叫出一声“压力山大”。

很多媒体似乎“轻松”描绘着春节的美好,算起账来也觉得理所应当,可事实上,工作不努力,挣钱不卖力,春节这道“门槛”,还真不好轻松“迈”过去。

不过,作为年轻人,更多的是多回家探亲,找一找回家的感觉,真真实实的不忘初心,认真陪着家人,尽量避开一些与经济挂钩的聚会、往来。如果有余钱,那就尽情的玩,尽情的享受属于这种美好生活的体验,多花钱,也会有更多的收获,如果没有余钱,那就真真实实的做好自己,相信未来一定会弥补这种“欠缺”。

现在政府高层也提倡节俭,廉洁自律,那就更多的思考一些如何弥补这种“尴尬”,更多地融洽到未来自己奋斗生活之中,跟上时代的步伐,走出一条属于自己春节不会有压力的人生之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作者:郭翰
     新年的脚步将近,钟声也缓缓敲响,回家过春节的大军,也掀开了极具中国特色的大迁徙运动。


     可以说,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年的情感,有喜有忧,有笑有泪,一年的努力拼搏,也是有花有果,有香有色,没有任何节日,有春节这样浩浩荡荡的场面。这是一年的结束,更是一个新年的开始,心中蕴含的情节,唯有真正的国人能够理解和知道。
     于是媒体助阵,国力保驾护航,成为了春节全民行动的一个个缩影。然而,想到团聚的春节,不免也会看到无数青年对一年的感叹,春节虽美好,怎样才能把春节过得愉快而有意义?真的也是干概万千。
新华网推出一个网络调查:《改变进行时:2018年春节,你打算怎么过?》不觉也让笔者有些思考,打算怎么过?或许每个人心里预想是不一样的,可回到家里,没有一定的物质支撑的新年,真有那么“体面”吗?打算还是那么“充实”?
     如今网络发达,朋友群、同学群、同事群里,每天都在有不同的声音传出。还是那句老话:“有钱无钱,回家过年”,事实虽然如此,那多少钱回家过年,也才算有钱。答案当然是各不相同,也没有一定的界限。想必,许多年轻人,更有发言的机会,特别是刚刚毕业,或者刚刚走入社会,心里的思忖,应该更多一些。
    虽然国家提倡节俭,单位提倡“轻松”过年,然而,几千里路,也不可能遥相望,遇到至亲老人、孩子,几年不见,也不可能微微一笑就过去。礼节至上的今天,消费“爆炸”的现代,工资跟不上物价涨幅的人群,或许还是大有人在。
    尽管青年群体从20到35岁开始算,很多人毕业进入社会,正是车贷、房贷的“鼎盛时期”,消费旺盛,如果春节回家不带足最低10000消费,那这个春节,估计并非能够轻松起来。
     有朋友圈这几天开始算账:车旅费、长辈送礼、亲戚拜年、晚辈红包、朋友聚餐、生活改善、添置新衣和年货……这是必不可少的项目,一个项目平均花销1000元,也是基本接近一万的消费了。
     至于有钱和无钱的区别,那就要看一年的努力,年终收入,小伙伴们,真的无不叫出一声“压力山大”。
很多媒体似乎“轻松”描绘着春节的美好,算起账来也觉得理所应当,可事实上,工作不努力,挣钱不卖力,春节这道“门槛”,还真不好轻松“迈”过去。
     不过,作为年轻人,更多的是多回家探亲,找一找回家的感觉,真真实实的不忘初心,认真陪着家人,尽量避开一些与经济挂钩的聚会、往来。如果有余钱,那就尽情的玩,尽情的享受属于这种美好生活的体验,多花钱,也会有更多的收获,如果没有余钱,那就真真实实的做好自己,相信未来一定会弥补这种“欠缺”。
     现在政府高层也提倡节俭,廉洁自律,那就更多的思考一些如何弥补这种“尴尬”,更多地融洽到未来自己奋斗生活之中,跟上时代的步伐,走出一条属于自己春节不会有压力的人生之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的博客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关注博主
个人简介
郭翰,笔名都市笔者, 贵阳,时评人、 贵州诗人协会副秘书长。
个人经历
学校:
  • 贵州师范大学 政治经济专业

    2008年入读

公司:
  • 传媒

    2008年9月至今

基础资料
留言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郭翰
郭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574
  • 关注人气:1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分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