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顾彬
顾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072
  • 关注人气:7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自定义模块

  《二十世纪文学史》

     (德国)顾彬

   华东大学出版社出版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扬子晚报》:由于发表“中国当代文学是垃圾”的著名言论,德国汉学家沃尔夫冈·顾彬曾引发空前的关注,也招来了不少中国当代作家的“忌恨”。昨日,受聘南京大学“海外兼职教授”的顾彬来宁澄清,自己遭到了不少媒体的“误读”。“我只是说一些女作家的作品是垃圾,况且有的媒体还说我养猫养狗,去年我来华7次,请问我哪有时间养这些?”这次来到南京,爱“放炮”的顾彬对于中国当代文学和作家的批评来得更为猛烈——阿城的时间都用来写剧本了,非作家才写剧本!张贤亮是商人还是作家?全是性和罪,难道还不是庸俗文学?他强调,“我知道我的评价问题不少,但是我坚持我的观点。”

  澄清媒体误读——

  批评中国当代文学遭“封杀”

  顾彬现为德国波恩大学汉学系主任,主要从事中国古代及现代文学和思想史的研究。有学者笑称,顾彬的本行是神学和哲学,但他只有在无聊时才研究自己的强项。作为著名汉学家、诗人、作家和翻译家,顾彬已出版 《红楼梦研究》、 《中国诗歌史·从皇朝的开始到结束》、 《20世纪中国文学史》等著作。这次在暌违30年后来到南京,顾彬表示,充分感受到了南京的变化。顾彬的汉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本文作者:王寅

 

 

   (顾彬(Wolfgang Kubin),德国著名汉学家、翻译家、诗人,现为波恩大学汉学系主任、汉学教授,主编《中国精神》杂志和《亚洲文化》。1973年获得博士学位,其博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东方早报》:顾彬在接受《上海书评》采访的时候说,中国当代文学存在很大的问题。比如他认为莫言就是一个“太心急以至于在折磨读者”的作家,也是一个还在用章回体写小说的“落后”作家。这跟我们看待国内作家的角度和语境都不一样。您怎么看顾彬的这些观点?有哪些是您也觉得挺有意思的?

  陈思和:任何研究者都有权利发表自己对研究对象的观点。顾彬先生热爱中国文学,对当代文学总的看法并不全是负面的,他新出版的《中国二十世纪文学史》的论述可以证明这一点。他对当代文学的有些批评也不能说没有道理,他是以德国文学为参照系来讨论中国文学的。比如他以战后德国文学如何从学习其他国家的文学开始,又如何一步步恢复德国文学伟大传统为例子,来批评中国作家不懂外文,难以学习外国文学的经验。其实中国在“文革”结束后的文学创作,正是在大量吸取了西方文学的经验后开始起飞的,没有八十年代初的外国文学翻译和介绍,新时期文学的进步是不可想象的。还有一个问题是,顾彬先生毕竟是外国人,对于汉语的领悟和使用并不可能达到中国人那样丰富,他有时候批评中国文学时使用的语言太简单生硬,经常使用“不好”、“很差”等词汇,而无法用具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顾彬

  以“中国当代文学垃圾论”闻名的德国汉学家顾彬,日前亮相某卫视谈话类节目,与《收获》杂志副编审叶开共同探讨“中国当代文学的堪与不堪”。在这档节目中,顾彬口不择言,不但断言“中国当代文学存在很大的问题”,还一一评点了莫言、王安忆、阿城、安妮宝贝等国内知名作家。

 

  问题1 放弃美的理想

  “莫言是个落后的小说家”

  顾彬明确表态,他对文学的态度“非常保守”,“现代文学的理想是什么?就是‘美’和‘精英’。”从现代文学的标准出发,顾彬批评中国当代作家放弃了“美的理想”。顾彬认为,著名作家莫言是个落后的小说家,“他现在还用章回小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顾彬
 

  6000多部中国文学史,1000多部中国现当代文学史,德国著名汉学家顾彬昨日又为这个庞大的数字“加了1”。但与其他绝大多数只是为了出版而出版的“文学史”系列图书不同的是,昨日在上海首发的《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必将引起中国学界关注,因为他的作者是那个评价中国当代文学是“垃圾”的顾彬。在昨日的首发式上,顾彬说,他已经慢慢学会了中国人的圆滑,“不好意思批评中国的作家朋友”。而与会的作家学者也“失望”地发现,这部文学史中没有类似“垃圾说”这样的猛料,“更像是中国人写的。”作家孙甘露说。《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刚刚出版,顾彬还透露,自己正在创作《中国戏剧史》,“所以我的记忆都停留在清代和京剧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年底,德国汉学家顾彬对中国当代文学“垃圾论”的批评曾引起广泛争议,近日他在澳门接受采访时再发尖锐之声。这一次,德国老头将矛头对准了中国文坛的普遍现象——作家写剧本。顾彬认为,剧本不是文学,由于对创作的限制太多,作家一旦写了剧本也就丧失了对文学的崇敬和起码的尊严;他还指责中国作家不学无术,一有空就喝酒、吃饭。针对顾彬的言论,昨日记者采访到几位业内人士,各家说法不一。

 

  顾彬发炮

  作家写剧本是出卖自己

  关于中国文坛的现状,顾彬此番又提出了诸多批评意见,其中“作家写剧本”的现象让顾彬非常不解。顾彬坦言,作家马原转投编剧的事让他非常失望,“我在柏林举办文学活动的时候,马原公开对我说他不写作了,要写电视剧。但剧本不是文学,那是垃圾,马原在出卖自己,一个严肃的作家不应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昨天,首届中坤国际诗歌奖在京颁奖。中国诗人翟永明、法国诗人博纳富瓦分享了中、外诗歌原创奖项;中国翻译家绿原、德国汉学家沃尔夫冈·顾彬因为诗歌译介卓有贡献而摘取了翻译奖。顾彬接受采访时说:“目前中国对文学翻译重视不够,是错误的。”

  中国女诗人翟永明在受奖时说:“中国当代诗歌,在80年代焰火般灿烂之后,留下了新世纪的落寞。作为诗人,也许我们的写作,比任何一代都更困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3月26日晚,在人民大学举行的一场名为“汉学视野下的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研讨会,更像是一场辩论会。一切争论的焦点,都围绕在德国汉学家顾彬身上。不久前,他所说“中国当代文学都是垃圾”的言论,被中国媒体广为传播,并由此引发轩然大波。

  事后证明,他当时指的“垃圾”只是针对卫慧、棉棉等人的作品,但无论怎样,他对当下中国文学的批评态度是肯定的。

  这次研讨会,顾彬显然是有备而来。一开场他就再次重申了自己的观点,即:20世纪的中国文学,在1949年以前基本上属于世界文学的一部分,1949年以后,除了中国诗歌以外,基本上都不属于世界文学。而造成这个局面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1949年之前的中国作家都是翻译家,而之后的作家大部分不懂外语。而只有换一个视角,才能认清自己的文化传统和写作。另外,他认为,中国当代作家的写作态度也存在很大问题,这些作家对待文学,并不是一项艰苦的工作,而只是“随便玩玩”。

  发言再次引发激烈的争论,处于漩涡中的顾彬多数时间很沉默。面对反驳或者质疑,顾彬的回答非常简短,一句或是两句,倒像是一个局外人。身为德国波恩大学汉学系主任,他研究中国文学超过30年,曾经主持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