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6-01-04 15:23)

异乡人(组诗15首)

顾宝凯

鹁鸪头看海

一只苍鹭自海的边沿飞来

它的翅膀拉动了海面上的阴影

以及水里的鱼群

大米草细密的针脚,一针一针

缝补堤坝与海涂的空隙。

岛屿在海水的拍打中担负着自身的重量。

夕光打进一个渔人古铜色的脸

他专注于手中的竹篙

堤坝的细孔流出暗黄的海水……

没有谁会是谁终生停靠的码头

像这些年,我一直将帆,桨和罗盘

藏在心坎。黑夜里,它们类似于星光照耀

而不至于使我在人间走失

现在,我要解散它们

让它们漂浮于大海并去寻找各自的航船

 

情人岩

我终日怅望海面

岛礁,落日,晚霞,鱼群

你撑起三角帆的下午

小码头的窟窿里

海水晃荡作响,它们每一声

都连着大海底部的深渊

你的脚步没有再踏入码头半步

而海浪持续从远方推回泡沫

上千年了,脚下的岩石由坚硬

变得柔软,一阵猛烈的海风

就听见骨头里悉悉簌簌的声响

哭红的眼睛流出来的血痕

淌在礁石上,随风雨,日光,寒露

渗入肌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鹤浦龙头背看海(外一首)

 

顺着你的指引

一片海湾展现在眼前

尽管薄雾阻挡视线

但还是能看清海水长途奔波,到了这里

变得安静,清澈

 

仿佛山崖下的礁石有个暗洞

吸收了海水,光阴,沉船。

而那些依附在礁石上的小辣螺

芝麻螺,佛手,藤壶

都有均匀的呼吸

没有什么能比纤细的手的抚摸

更能滤去

杂质,粗粝和浑浊的悲伤

 

远处的暗礁浮出海面

它青黑的脊背,像一条座头鲸

在迷雾中沉浮

 

薰衣草记

 

薰衣草有一颗少女之心

它亦是浪漫的代名词

当你亲眼所见,山地缓坡

成垄成行的薰衣草

你的想像会变简单,朴素:

它的茎里,时间,雨水正在变得陈旧

风从花蕊里取出的香气

在传播,扩散

此时,你才发现,薰衣草不具备少女的气质和梦幻

而是旅途中一盏昏暗的灯

旅人正在归来,而她拨亮了灯芯

 

2015年6月5日晚于西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03 08:12)

晚安,陌生人(组诗11首)

 

            顾宝凯

 

给史陈兄

 

你搬运石头,往返于小城两端

或者,上山,寻找一只莫须有的老虎

一簇野桃花的红艳,耗费你半生的精力

 

垂钓一片山水,直到古人,溺水者

全部从石壁上醒来

墓碑,成为你安慰孤独的药片

 

总是太嘈杂,以至于,我多年未来寻你

长谈。江湖的混和浊

在喝下一杯烈酒后变得遥远

月亮设置的陷阱捕捉了兔子宁静的心

 

我深陷于此。在命运,前途,家族遗训里

成为一个小教师的角色

穿梭于学校,菜场,文具店门口

最近又胃疼,往返于医院和药店

 

兄弟,大碗喝酒的日子恐怕远离

今生余下的所有日子

这是初夏的上午医生开给我的药方

我珍重,汉字,药方,还有一个你

 

立夏书

 

时间里的河流滚滚向前

作为一颗不起眼的石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26 08:44)

晚安,陌生人

 

晚安,当夏日的晚风吹过你的窗纱

晚安,我在小镇的陌生人

晚安,提着灯火的路人

提来夜色,孤独和酒

 

晚安,熄灭的灯盏

火光褪去,青涩重现

长夜一如身体铺展

让道路抚平所有的泥坑

 

晚安,在枝头绽放的牡丹,月季,蔷薇

包围你的篱笆

让你旁逸斜出的美深入我的梦境

 

晚安,身边的河流,路上的脚印

我捡拾它们扎成渡船

晚安,你爬行的山道,路旁的翠竹

晚安,你的侧影,你的无名无姓

 

我爱你的70年代

爱你身体里平缓的河流

也爱你河道里的破旧船只和混浊泥沙

 

2015年5月25日夜于西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04 15:03)

给夏午

       顾宝凯

 

遇见你之前,我是盲目的

我不知道,夏午.夏春花.抑或下午

 

晚餐桌上的丽春酒

你一滴未沾

我羞愧.你是一只漂亮的狐狸

而我并不是一个枪法精准的好猎人

 

我的好酒量败于一次

替人喝下一杯不知成分的茅台

 

不是主人,也不是店小二

我是个买酒之人

这样的事,我已干过好多次

 

今晚,我又拎着一箱酒

晃荡在街头,我不知道是等你

还是等别人

 

春天的繁花即将谢幕

感谢上苍,我又活过了几年

渐渐明白:

诗歌只是诗歌,生活只是生活

 

 

给强华

      顾宝凯

 

在你默不作声的沉浸里

我想像不出你身体里安装着

一座春天的发电站

 

作为生在江南烟雨里的男人

我并不合格

我嗜辣,好酒,还爱过几个女人

我母亲常笑我生错了地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20 15:03)

春天的供词

 

你逼我说出她的下落

你问过桃花流水

问过油菜花和绕着花香飞行的蜜蜂

用一把春风里打磨,流水里浸泡的

刀子架上我的脖颈——

 

我无法说出她的下落

自冬雪消融以来

她如梅花一样在枝头消失

燕子抵达屋檐的那天下午

它的呢喃并没有带来关于她的半点消息

 

我体验过刀子的寒冷和锋利

但我已作下了准备

思念,柴火,时间的雨水

夜晚的星光带着窥视人间的阴冷

整个小镇的街巷都在晃动

我不知道她是否走失在巷子里,那盏暗黄的灯 

 

不可思议的是。我想起了最后一次和她在一起的场景

我翻过落满雪的山路去寻她

太亮的雪光照瞎了眼睛——穿过黑暗的夜的隧道

我找到了她

只剩我的冰冷握住她的冰冷

 

接下来,你可能知道

我们在雪地里做爱。做着做着

她就消失了。雪融化了一朵在空中

喝出的气

雪融化了一片,在地上

是她身体淌出的河流

——像一个孤独的孩子

令整座山林一阵战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对春天来到山村的另一种叙述

 

构成一部村史的是一株先人栽种的柏树

它的枝杈和阴影

一座石头堆砌的拱桥

巷弄里脚步磨薄的石板

 

一百多年前,造桥的那个春天

和今天下午的没有区别

 

只是,水流一直向东

山脉保持原有的夹角

松针上的露水依然打湿鸟鸣

 

土地几翻轮作,只是更换了锄地的双手

毛竹从山湾里成片卸下

新笋又在土里开裂而出

 

水库深了又浅,浅了又深

只是泡白了崖边的山石

 

 

2015年4月20日于西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17 09:30)

我梦见你死了

 

我梦见你死了,在春末

在开满紫藤花的院子里

花瓣雪片一样纷纷扬扬

 

死亡开出的盛宴,在举行一个庄严的仪式

蜜蜂穿梭,引出一条条曲线

极致。绚烂

生活的苦和甜还在继续

雪淹没了山路。风穿过

电线塔发出的呜呜声

一个时代结束了

 

一部字典撒落在破旧的木板床上

姓氏,童年,找不到

跟故乡有关的任何一个词

 

那年我十九岁。春风吹走了倚坐在门槛上

村庄里我最后一个亲人

花朵盛开极胜,嫩树枝在树皮里绽开

麦杆子充满了苦涩的汁液

 

2015年4月17日于西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无言的沉默是最好的感谢!
原文地址:画眉深浅入时无?作者:高鹏程1

宁波青年诗群研讨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感谢素不相识的林莽老师!

做一个心存敬畏手艺精湛的写作者

                        林 

 

        阅读了宁波青年诗人的全部稿件,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认为,这次与会的所有的青年诗人都具有着很好的诗歌写作能力,也都写出了不错的诗歌作品。我参加过很多次宁波的诗歌活动,可以说对近些年宁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好友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戈多已死
戈多已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893
  • 关注人气: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6-01-04 15:23)

异乡人(组诗15首)

顾宝凯

鹁鸪头看海

一只苍鹭自海的边沿飞来

它的翅膀拉动了海面上的阴影

以及水里的鱼群

大米草细密的针脚,一针一针

缝补堤坝与海涂的空隙。

岛屿在海水的拍打中担负着自身的重量。

夕光打进一个渔人古铜色的脸

他专注于手中的竹篙

堤坝的细孔流出暗黄的海水……

没有谁会是谁终生停靠的码头

像这些年,我一直将帆,桨和罗盘

藏在心坎。黑夜里,它们类似于星光照耀

而不至于使我在人间走失

现在,我要解散它们

让它们漂浮于大海并去寻找各自的航船

 

情人岩

我终日怅望海面

岛礁,落日,晚霞,鱼群

你撑起三角帆的下午

小码头的窟窿里

海水晃荡作响,它们每一声

都连着大海底部的深渊

你的脚步没有再踏入码头半步

而海浪持续从远方推回泡沫

上千年了,脚下的岩石由坚硬

变得柔软,一阵猛烈的海风

就听见骨头里悉悉簌簌的声响

哭红的眼睛流出来的血痕

淌在礁石上,随风雨,日光,寒露

渗入肌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鹤浦龙头背看海(外一首)

 

顺着你的指引

一片海湾展现在眼前

尽管薄雾阻挡视线

但还是能看清海水长途奔波,到了这里

变得安静,清澈

 

仿佛山崖下的礁石有个暗洞

吸收了海水,光阴,沉船。

而那些依附在礁石上的小辣螺

芝麻螺,佛手,藤壶

都有均匀的呼吸

没有什么能比纤细的手的抚摸

更能滤去

杂质,粗粝和浑浊的悲伤

 

远处的暗礁浮出海面

它青黑的脊背,像一条座头鲸

在迷雾中沉浮

 

薰衣草记

 

薰衣草有一颗少女之心

它亦是浪漫的代名词

当你亲眼所见,山地缓坡

成垄成行的薰衣草

你的想像会变简单,朴素:

它的茎里,时间,雨水正在变得陈旧

风从花蕊里取出的香气

在传播,扩散

此时,你才发现,薰衣草不具备少女的气质和梦幻

而是旅途中一盏昏暗的灯

旅人正在归来,而她拨亮了灯芯

 

2015年6月5日晚于西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03 08:12)

晚安,陌生人(组诗11首)

 

            顾宝凯

 

给史陈兄

 

你搬运石头,往返于小城两端

或者,上山,寻找一只莫须有的老虎

一簇野桃花的红艳,耗费你半生的精力

 

垂钓一片山水,直到古人,溺水者

全部从石壁上醒来

墓碑,成为你安慰孤独的药片

 

总是太嘈杂,以至于,我多年未来寻你

长谈。江湖的混和浊

在喝下一杯烈酒后变得遥远

月亮设置的陷阱捕捉了兔子宁静的心

 

我深陷于此。在命运,前途,家族遗训里

成为一个小教师的角色

穿梭于学校,菜场,文具店门口

最近又胃疼,往返于医院和药店

 

兄弟,大碗喝酒的日子恐怕远离

今生余下的所有日子

这是初夏的上午医生开给我的药方

我珍重,汉字,药方,还有一个你

 

立夏书

 

时间里的河流滚滚向前

作为一颗不起眼的石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26 08:44)

晚安,陌生人

 

晚安,当夏日的晚风吹过你的窗纱

晚安,我在小镇的陌生人

晚安,提着灯火的路人

提来夜色,孤独和酒

 

晚安,熄灭的灯盏

火光褪去,青涩重现

长夜一如身体铺展

让道路抚平所有的泥坑

 

晚安,在枝头绽放的牡丹,月季,蔷薇

包围你的篱笆

让你旁逸斜出的美深入我的梦境

 

晚安,身边的河流,路上的脚印

我捡拾它们扎成渡船

晚安,你爬行的山道,路旁的翠竹

晚安,你的侧影,你的无名无姓

 

我爱你的70年代

爱你身体里平缓的河流

也爱你河道里的破旧船只和混浊泥沙

 

2015年5月25日夜于西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04 15:03)

给夏午

       顾宝凯

 

遇见你之前,我是盲目的

我不知道,夏午.夏春花.抑或下午

 

晚餐桌上的丽春酒

你一滴未沾

我羞愧.你是一只漂亮的狐狸

而我并不是一个枪法精准的好猎人

 

我的好酒量败于一次

替人喝下一杯不知成分的茅台

 

不是主人,也不是店小二

我是个买酒之人

这样的事,我已干过好多次

 

今晚,我又拎着一箱酒

晃荡在街头,我不知道是等你

还是等别人

 

春天的繁花即将谢幕

感谢上苍,我又活过了几年

渐渐明白:

诗歌只是诗歌,生活只是生活

 

 

给强华

      顾宝凯

 

在你默不作声的沉浸里

我想像不出你身体里安装着

一座春天的发电站

 

作为生在江南烟雨里的男人

我并不合格

我嗜辣,好酒,还爱过几个女人

我母亲常笑我生错了地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20 15:03)

春天的供词

 

你逼我说出她的下落

你问过桃花流水

问过油菜花和绕着花香飞行的蜜蜂

用一把春风里打磨,流水里浸泡的

刀子架上我的脖颈——

 

我无法说出她的下落

自冬雪消融以来

她如梅花一样在枝头消失

燕子抵达屋檐的那天下午

它的呢喃并没有带来关于她的半点消息

 

我体验过刀子的寒冷和锋利

但我已作下了准备

思念,柴火,时间的雨水

夜晚的星光带着窥视人间的阴冷

整个小镇的街巷都在晃动

我不知道她是否走失在巷子里,那盏暗黄的灯 

 

不可思议的是。我想起了最后一次和她在一起的场景

我翻过落满雪的山路去寻她

太亮的雪光照瞎了眼睛——穿过黑暗的夜的隧道

我找到了她

只剩我的冰冷握住她的冰冷

 

接下来,你可能知道

我们在雪地里做爱。做着做着

她就消失了。雪融化了一朵在空中

喝出的气

雪融化了一片,在地上

是她身体淌出的河流

——像一个孤独的孩子

令整座山林一阵战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对春天来到山村的另一种叙述

 

构成一部村史的是一株先人栽种的柏树

它的枝杈和阴影

一座石头堆砌的拱桥

巷弄里脚步磨薄的石板

 

一百多年前,造桥的那个春天

和今天下午的没有区别

 

只是,水流一直向东

山脉保持原有的夹角

松针上的露水依然打湿鸟鸣

 

土地几翻轮作,只是更换了锄地的双手

毛竹从山湾里成片卸下

新笋又在土里开裂而出

 

水库深了又浅,浅了又深

只是泡白了崖边的山石

 

 

2015年4月20日于西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17 09:30)

我梦见你死了

 

我梦见你死了,在春末

在开满紫藤花的院子里

花瓣雪片一样纷纷扬扬

 

死亡开出的盛宴,在举行一个庄严的仪式

蜜蜂穿梭,引出一条条曲线

极致。绚烂

生活的苦和甜还在继续

雪淹没了山路。风穿过

电线塔发出的呜呜声

一个时代结束了

 

一部字典撒落在破旧的木板床上

姓氏,童年,找不到

跟故乡有关的任何一个词

 

那年我十九岁。春风吹走了倚坐在门槛上

村庄里我最后一个亲人

花朵盛开极胜,嫩树枝在树皮里绽开

麦杆子充满了苦涩的汁液

 

2015年4月17日于西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无言的沉默是最好的感谢!
原文地址:画眉深浅入时无?作者:高鹏程1

宁波青年诗群研讨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感谢素不相识的林莽老师!

做一个心存敬畏手艺精湛的写作者

                        林 

 

        阅读了宁波青年诗人的全部稿件,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认为,这次与会的所有的青年诗人都具有着很好的诗歌写作能力,也都写出了不错的诗歌作品。我参加过很多次宁波的诗歌活动,可以说对近些年宁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公告
顾宝凯,男,1977年冬出生于浙江象山半岛,省作家协会会员,业余写诗。部分作品散见于《文学》《星星》《扬子江诗刊》《文学港》《浙江作家》等。著有诗集《守岛人》一部。朋友们如需刊发请联系作者本人。这里大部分为草稿。联系QQ:873870181.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