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范美忠
范美忠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9,221
  • 关注人气:5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09-01-14 15:31)
标签:

杂谈

我不知道大家听没听说过1998年5月14号,在印尼发生的排华运动。 98的时候印尼总统苏哈托指使印尼军队以及一部分暴民,对在印尼的中国华人实施了极不人道的屠杀! 持续3天之久,死伤的华人数上千,更多的华人妇女更是…… 印尼屠杀华人死亡图片,惨不忍睹!流泪转贴!虽有女性露点之嫌,但并非我意,只为让国人记住这段奇耻大辱! 毫无人性的印尼蛮子!烧毁房屋、车子儿童的头颅女人的下体被活活撕扯出来。。。揪心!畜生!!!无辜的小孩子看他们的表情,我震撼!妇女被变态的蹂躏!爬满生灵的屠刀被残忍的截肢、撕裂男人救出死去的孩子焚尸后留下的痕迹童...

详见  http://www.oyun123.cn/?page_id=285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不是“人”
郎咸平: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不是“人”,所以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目标
  
  尚未实现。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必须有公平的机制做保障,否则就会让一部分
  
  投机倒把的“坏蛋”先富起来,让本分人吃亏,激化社会矛盾。 http://www.oyun123.cn/?p=2892
  
  “我绝对不反对改革,公平怎样衡量?就是要以最广大民众的认可为标准。但
  
  我呼吁一定要重新树立起以公平为核心的价值观,任何改革都应当以公平为前
  
  提。”
    《新世纪》周刊:最近有一种说法是出现了倒郎风暴,很多经济学者出来
  对你有批评,有些言辞还很激烈,你对此怎么看待?
  
    郎咸平:我一直以来对于学者都是相当尊重的,对他们提出的理念,我不
  
  会忽略,都认真倾听过。但我必须把这么多年的学术积累,用我认为适当的方
  
  法阐述给社会大众听。与他们分享什么才是正确的治国理念。我不会跟进行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奥运官网8月9日讯 北京时间8月9日下午15:00男子10米气手枪的决赛在北京射击馆举行,我国选手庞伟以688.2环的成绩勇夺金牌韩国选手金荣国总分684.5位列第二获得银牌,朝鲜选手金荣洙以683.0环的成绩夺得铜牌。 [记者采访夺冠后的庞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北京时间8月9日 2008年北京奥运会女子举重48公斤级决赛在北京航天航空大学体育馆举行,经过一番激烈的角逐,最终中国选手以破奥运会纪录的212公斤获得金牌土耳其选手厄兹坎以总分199分获得银牌。

在赛前的称重比赛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又在新浪上看到一篇北大、复旦等的学生批评各自学校的文章,他们所说的问题肯定存在,象中国社会各个方面的问题一样,都严重到了非常紧急的关头。但他们徒有批评的激情却没有说到点子上。以下是对北大的批评:
 
   “然而北大曾是先进生产力、先进文化的重要发源地之一,是大师、智者、专家的荟萃之地,是谠论、诤言、建言的重要渊薮,是道德和学问并举的风范之地,是民族新知、远见、勇气、良心的重要载体。北大曾经因为恰如其分地体现了大学的这些本质特征而成就斐然,为人称道。然而在社会转型、价值观断裂和迷失、功利主义泛滥以及其它外力作用下,北大正载沉载浮,无所适从,泯然众人。”
    这些话说的都是事实,虽然北大也还有几个在发出批评声音的,比如钱理群,比如余杰,虽然他们的学识我不敢恭维,但能够说出一些东西,还能够愤怒,就不错,不过他们几个人的存在无改于北大整体堕落,丧失精神批判和原创能力的事实,正是因为对现状的强烈不满,我不仅没有读北大的研究生,还写了一篇《点评北大历史系诸先生》专门进行批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5月25日《新快报》报道说,地震发生后四川都江堰光亚学校的语文教师范美忠是第一个冲出教室的人。在这样的生死瞬间,他将学生置之身后,而救已则是灾难到来之时闪现在范美忠脑海里的第一念头。事后他在网站论坛里公开“表白”说的“在这种生死抉择的瞬间,只有为了我的女儿才能考虑牺牲自我,其他的人,哪怕是我的母亲,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会管的”引得顿时谴责声一片。
  但是你们到底为什么谴责范美忠?
  首先我要说的是,范美忠的做法不过是出于人的一种本能,大多数人在遭遇险境的时候第一想到的就是逃离和自救,所以这根本无可厚非。我看到网上很多评论说他自私,道德感缺失,连最基本的爱心都没有。我想问,如果这件事情发生那些漫骂者身上,你们中间有几个人能够做到牺牲自己去保护那些孩子呢?如果你们一定要用所谓道德的准则来要求范美忠,我想说,那是一种对自由的侵犯。因为这不是一个道德与否的问题,而正如他本人所说,这是一个选择的问题。牺牲还是逃跑?这谈不上什么美德,这只是一个价值取向。就正如爱国一样,我们总是在高举旗帜大喊爱国,以为承认自己爱国就是什么高贵品格,但事实上这同样只是一个价值取向的问题。因为一个人出生在某块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毕业典礼:
  
  一见面,校长就笑着说:“听说你被骂了?”
  
  我说:“是啊,你怎么看这件事?”
  
  校长:“老师是该带头跑啊,然后学生跟着跑,这是最好的选择啊,没想到那邦瓜娃子不跑!”
  
  不赞同校长学生“瓜娃子”的说法,学生没跑一方面是我想当然以为学生会跟着跑,忘了喊;一方面是因为学生没经验。那就涉及到救灾演习的问题了。可惜时间有限,没有接着讨论。
  
  接下来我问学生:“你怎么看?”
  
  学生一(已毕业回来学生):可以理解啊!当时喊一声就好了!
  
  接着对我“不跑是最好选择”的说法表示了同意!
  
  学生二:我表弟在北川,十岁!地震发生时正在午睡!老师还不是爬起来就跑,有个老师喊了一声!学生有五个出来了!
  
  我点头,确实该喊一声,下次有经验了。但不希望有下次!另那些老师也这样做不证明我对。如果这样做错了,即使全部老师都这样做我也认为错了!
  
  问学生二:你那天该在我班上啊?你怎么看我的行为?没关系,想骂我就直说!
  
  学生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那一刻地动山摇》的帖子是记录我在地震中的经历和感受,紧接着的帖子就是反思这次地震的方方面面。纯粹客观的反思,不进行空洞的情感悲伤表达和无用的道德谴责!而前一个帖子的表达将招到一些人的猛烈攻击早在我的意料之中,但有些回帖还是让我哭笑不得,以至于必将影响到我下一篇反思文章的讨论重点,并使我不得不对这篇文章作一些专门的说明。

首先要解释的是下面这段话:

“我从来不是一个勇于献身的人,只关心自己的生命,你们不知道吗?上次半夜火灾的时候我也逃得很快!”话虽如此说,之后我却问自己:“我为什么不组织学生撤离就跑了?”其实,那一瞬间屋子晃动得如此厉害,我知道自己只是本能反应而已,危机意识很强的我,每次有危险我的反应都比较快,也逃得比较快!不过,瞬间的本能抉择却可能反映了内在的自我与他人生命孰为重的权衡,后来我告诉对我感到一定失望的学生说:“我是一个追求自由和公正的人,却不是先人后己勇于牺牲自我的人!在这种生死抉择的瞬间,只有为了我的女儿我才可能考虑牺牲自我,其他的人,哪怕是我的母亲,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会管的。因为成年人我抱不动,间不容发之际逃出一个是一个,如果过于危险,我跟你们一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28 11:45)
 
北大带给我前所未有的刺激

  应该承认,我不是一个天生就有教育情怀的人。我之关心教育和形成自己对教育的认识,主要是因为刻骨铭心的切身体验对我造成的强刺激。虽然很多人都在批判当下的中国基础教育,但对其弊端,我可能是体会和感受最深刻的人之一。

  我出生在农村,毕业于一所普通的中学。1992年高考时,因为考得好了一点(据说还是什么状元),我进了北大历史系。当时我的同桌对我说:“你应付考试那么厉害,要是当老师,肯定能教出很多考上名牌大学的学生!”

  上北大的第一年是军训。我受到很大震动,因为突然间我觉得自己的优势不仅全没了,而且在某些方面还很无知,很无能。我不会唱歌,不会跳舞,也不会踢足球!同寝室的北京同学听的唱的英文歌曲和摇滚我闻所未闻;他们还看米兰?昆德拉等作家的小说,这些人的名字都是我所不知道的,当时我甚至还看不懂。这时我才发现,他们的见识远在我之上。我被应试教育教傻了!虽然在高中时,我是同学中公认的比较喜欢读课外书,知识也比较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26 22:01)
我曾经为自己没有出生在美国这样的自由民主尊重人权的国家而痛不欲生!因为我大学毕业十几年的痛苦与此有关,我所受的十七年糟糕教育与此有关。我无数次质问上帝:你为什么给我一颗热爱自由和真理的灵魂却让我出生在如此专制黑暗的中国?让我遭受如许的折磨!但我也曾为自己感到庆幸:我没有出生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那样我将可能经历战争的恐怖和非正常丧失亲人的哀痛;我没有出生在共和国的前三十年,因为以我这种宁折不弯,心口如一的性格,多半会被枪毙了家人还要忍着伤痛上交子弹费;或者誓死捍卫毛主席和红色中国而其实死得一钱不值;或者经历热烈的青春之后却发现自己一无所有。
  当然,十六岁读初三的时候,我通过电视报纸隐隐约约地旁观了那场那一代人不堪回首的运动,但懵懂无知的我并没有感到痛苦,因为当时我还是一个傻瓜,虽然这场运动对我人生轨迹的影响是三年后我经历了噩梦般的一年军训。但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苦难!首先就是大学以后面对商业社会和极权社会的精神分裂的痛苦和欲求自由公正而不得的焦灼与孤独,还有失去家园的生命虚无!但这是在某些人看来似乎是虚无缥缈的近乎神经质的痛苦,是天下本无事,庸人自忧之!我没有遭遇战争,没有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