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主最新声明:
本博于2013年10月19日开通的“司令副博”,因精力有限自14年11月6日后不再更新及打理,敬请谅解!http://blog.sina.com.cn/u/3046513840
本博轻易不回加关注、好友及不参与网站设置的、推、自荐文或评奖等任何活动,切实践行以文会友的同时、无意与任何广告博有染。
个人资料
光杆司令
光杆司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57,091
  • 关注人气:9,8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虚名利不及博友情

邙山赠书

其宏赠画

华夏赠扁

张荣魁题写书名《炼狱重生》鈥斺斘飧怂玖钕壬源逍∷凳槊杓频淖痔

博文
置顶: (2019-05-21 11:16)
(乍见此文已被私密半个多月竟突然公开,我真的惊着啦---真的是难打精神更新喽---)
这里的“相册”功能已下线,说不出的千言万语只能汇成一声长叹:唉---
2009年9月开博至今已近十年,人生能有几个十年但我不后悔、反倒真的很欣慰---
虽然千言万语口难开,但生活毕竟还得继续、以致再晒几张家门口的春天美图、权作期待吧---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5-22 08:50)
新浪首脑:你们的所谓改版,是不是关门大吉的潜台词、以致所有文章(包括旧文修改)兹带图片、都只能被“私密”?!强烈呼吁请及时给我们这“一家亲”们个,博客要怎样的说法!请为广大干净的网民驱除少量蚊蝇,留住并真正经营好这方集文学、艺术、人情、交友等相对、几近唯一的净土吧!任何园地,失去了适度的百花齐放恰如重残、岂能活好!
另提醒广大博友:千万别再修改旧文,切---(上文稍稍添加后变为私密,结果这数小时后又被放出,真是见鬼---)
光杆司令  (转自新浪微博)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开博近十年间,这方小园虽已从茂盛变荒凉,但常来常往的太多观光客、确实已成为心头挥之不去的朋友甚至亲人;于是,酝酿太久太久“思念不如相见”的长途之旅终于成行:2019年4月18日上午,我潇洒驶入家门口的高速路、来了趟五天四宿、跨越河北山东至江苏、行程数千里的拜访博友之旅---
数小时后,即将掠过河北界时、我与随行哥们来个稍息中的走马观花---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源于心灵的千呼万唤,本博主近日将首次移身出京、专程拜会曾经的三位男性老博友;尽管千多公里的行程一定很累,但深信这独特的风景、必将其乐无穷---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太多次的京籍博友聚中,其乐融融的气氛总会羡煞旁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博园大多老友早已难觅踪影的当下,虽很自恋自己的文笔也难燃激情码字更新、但对曾经给我以无私厚爱的太多博友始终思念于心;无奈于人生没有不散的宴席,故选发有关旧文系列重发、以解相思之苦的同时真诚祈祷:不管您们身在何方,我的思念与祝福必将相伴永远---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恭送“海汀”(左二、《中国矿业报》总编-王东海)一路走好--)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手提东海大哥“严重违约”的礼品,当初是偷着乐、当下真的是泪流不止啊---)

    仿佛中了邪般地、突然特想多年前仅一面之缘的博友“海汀”,于是在、明明早已是微信好友的现状下、先是在上午攒托、也早已博变微友的“海天”张罗再聚无果,只好于下午亲自操刀;怎奈---数小时内的两条信息发出不得回,仍是急性子的我、着实有点面子上挂不住、而只得于晚饭间又发出“视频语音”,“漫长”的等待结果最终被拒;就在我气哼哼多想着:“人家个正局总编,哪有空闲陪我这混儿混儿逗牙签---”云云间,一条简短回复、着实令我目瞪口呆:“我是东海的爱人,东海于2019年3月20日20:44分因病去世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3-17 10:06)
标签:

光杆司令之真实情感

分类: 诗歌
如果你是我的风景
为什么总是用雾
遮住我的眼睛
越是向你靠近
越是迷蒙

如果你不是我的风景
为什么总会若即若离
留下许多许多梦
写下太多太多愁

不愿你太过朦胧
更不想空做美梦
因为我怕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遣疆投改初期,与狱友石河子就医间幸留此照。
    稀稀拉拉的创作半年整,真真是十年磨一剑的、“自传体小说”《炼狱求生》再稿完成时,我愣神片刻间、竟然是浑浊泪水汩汩流淌且接下来的一整天、反复这般多次。

    太多的有关话题早已说得太多而不愿再当车轱辘,故直言些“鲜料”稍晒即可:前不久,竟然鬼使神差且颇费周折地联系上了、该“小说”中的五位“人物”:田首长、黑张、郭大、朱赖子及大钢蹦儿;这几位中,除郭大及黑张外都已退休,均加过微信后多少聊会儿、最起码竭力让自己又归于平静:毕竟早已时过境迁,哥们也好朋友也罢、任由一个巴掌拍不响吧。

    考虑经常串博间、谁谁的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庄老师”近乎声嘶力竭的“求助”声刚落,便有多位身着蓝、绿制服男女将我团团围住;乍见太多手臂迎面挥舞,我下意识的抱头蹲地。

    片刻,我的头部在不大外力作用下摇动数下后、这才如梦初醒般放松双臂而缓缓起身:脸色更白的“庄老师”依然略爆粗口间,单薄的小身板微微抖动着:已说得好好的了,我可最讨厌言而无信的家伙;你姐说都快盼瞎了,你这一家伙离家十多年、何尝又不是快盼疯!再耗上几天很有可能、闻人家声音都不得,但无时无刻不在挂念你的亲人们、又会平添多大痛苦?!识时务者为俊杰,此时回程已属圆满,何况还有满是希望的来日方长!当初频繁选刊你稿咱素未平生,充其量我是伯乐识才。再纠缠下去,我仍会一视同仁---

    不知不觉间,我确像做错事的学生般、已尾随喋喋不休的“庄老师”到了检票口;又是身子反复的前倾间,我突然忘情的伏在对方肩头:大不幸中的万幸中、得到了您们的特殊关爱,此等大恩今生不忘;您老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有机会一定要来北京、我这个亲人随时恭候;我回去后力争早日混出个样儿来,兹要稍有点富裕、定会首选再来拜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闹市中心的乌鲁木齐高楼林立、人流如潮等等,于我这入狱前从未出过京的浪子、眼花撩乱中又涌起了浓浓乡愁:相形于印象中百废待兴的通州古城,这里的异域风情真可谓魅力无穷!却怎奈——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人是故乡亲、月是故乡明---

   “庄老师”毕竟专业记者前身,以致为我留影都总要循循善诱后精益求精;见我的笑容越来越僵硬,对方和蔼的示意我别离视线的自由转转时、仍乐此不疲的摆弄起“抓拍”来;四下寻摸可坐歇之地间,我的双眼竟然定格在、触手可及的大帽子状的“公共电话”、并鬼使神差地拿起了话筒:前脚办理完“刑满释放证明”、后脚便“抽空”拨通了、即时与远方亲人交流的唯一座机号码,姐姐在啜泣声不断中反复叮嘱“理解并支持你逗留几日还情儿,咱绝不能留下过河拆桥骂名、但你可千万别拖泥带水,我们可都快盼瞎啦---”

    依依不舍着结束、刑释来仅与姐姐的二次通话时,我胡乱抹干泪水才发现、甚是动容的“庄老师”不知何时已在眼前;见我强壮欢颜的刚想解释什么,对方边说边动着身“我也有些乏了,咱干脆就近找个小馆坐坐、随便吃点什么---”;很快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