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火车票

杂谈

卖火车票的越来越会卖,越来越向着地铁小老弟学习。只要你买中点以后的火车票,对不起,不卖,只卖到终点的全程票,你买不买?可恶至极。就是这么榨人民的血汗钱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09 11:12)
标签:

十渡

旅游

去年近九月,携几个兄弟一起游玩了苟各庄,途径十渡,心里期许着有朝一日访问此地。今年长夏择日与现在的同学挚友同游,愿望得已实现,且心身放松,旅途甚是欢悦。记下一笔,多载照片,记念越来越不容易满足的快乐心情。

 

同行十七人,多靓女。回家前合影一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18 13:43)
标签:

80后

杂谈

二哥还在自己的空间里转贴《我们这一代人不容易》的时候,他的孩儿已经呱呱坠地了。80后的一代,基本已人到中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15 10:40)

我很感谢我现在所受的教育。北大,新闻专业。

 

而且我很感谢我受这个教育的时机,在我工作三年后。让我从经验和实用主义出发,构建大框架,开阔思路和眼界,我庆幸不是在高中毕业后有这样的经历,而是在现在——经历过社会,方能把理论和实践结合的如此紧密,无论出发点和落脚点。

 

第一大收获,再一次唤醒了我读书的兴趣,小时候捧着饭碗的时候看书,躺着睡觉的时候看书,这常常被母亲批评,但仍改不了这样的习惯。后来上了大学,认识的朋友多了,玩的地方多了,虽然也还在看书,但现在回头来看甚少收获。再以后工作了,更是将精力和重心转移,工作在生活中占最主要的成份,看书聊以网络小说调调口味。自从接受了几位老师共同的读书观点后,我又找回了原来看书的感觉,热情不减当年。

 

生活中有些模模糊糊的感悟,却总归说不透,偶尔在一本书中捡起,原来早在若干年前,或者在几个世纪前或者几十年前,西方或中国,有人已经提出了这样的观点、原理,并进行了阐述、研究,就这样通透了,或者是生活中发现些现象,有一天书中告诉了原因,豁然通透。这两点足以让人内心满足不已。更有一点,以自由的思想和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12 16:26)

明天就要期末考试了,全班一百二十多人参加,而我今天却发烧了,大家都知道这几天发烧不是小事,全国“猪流感”疫情开始扩大。

 

我想,前天晚上熬夜大半夜,光着身子恐怕是着了凉,昨天下班前打了几个来势汹汹的大喷嚏,接着就鼻塞、流鼻涕,嗓子也有些难受,回了家洗了热水澡睡了一夜。今天上午手摸着额头感觉有些烫,我琢磨,十有八九就是感冒了,但是明天考试要接触那么多同学呢,咱因为以前做班长人缘广,免不了打些招呼,给人整隔离了罪过就大了!自己倒是小事,还是去医院一趟吧。

 

我先给中关村医院打电话,就在公司的旁边,我说我发烧了,咱那儿能查猪流感吗,中年妇女告诉我,打120,120会管我,我说我现在就在附近啊,医院是不能查吗,这人像是隔着电话线也能被传染的语气和我说,最好是120吧,咱医院好像缺一项。得,都这么说了。那我换一家吧,离海淀医院也不远。

 

这次没打电话,我直接去的,去之前在网上查了猪流感的相关资料,说得与人保持1米远的距离,我这人很自觉,一路走去海淀医院自己捂着嘴,躲开路上前后左右来的人至少一米远。

 

来了海淀医院发热门诊,已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27 09:26)

夜色降临,开始下起雪来,鱼儿和燕子还没有走。

 

鱼儿是我的朋友,而燕子是妹妹的朋友,磨磨蹭蹭到了十一点,我准备送她们回去。

 

外面有点清冷,淡淡飘着雪花,没有灯光掩映的远处显出一片灰白,穿过门前小胡同,见有三个奇怪的女子说着奇怪的话(念着梦魇般咒语),似曾相识的三个人,却面目不清。这时燕子已经消失不在身旁了,似乎妹妹把她带到了别处。

 

绕过房后,踩着细雪,一路往北走去,如平时走在一起的放松与随意。途经一处小庙,而这时突然认定了这是我家的宗庙,鱼儿正好在拐角处和我道别,说送到这里就好了,我依然想再往前送送,鱼儿独自走了后,我就进入宗庙中。

 

宗庙

 

进到里面才发现,远远比外面看到的一座小方庙大无数倍,此时我已经产生了空间的错觉。院子里有黑的高头大马拉着的大车。面西向东的一排平房昏昏暗暗,挂着破碎的布帘,几处透出微弱的光线来,影影绰绰,其中一间房子里像是放着漆黑的棺材。我在院子里挑中了最深处的一处房子,想在这里过一夜。

 

最里边的这间屋子细长且窄,落满灰尘,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13 15:12)
标签:

杂谈

这个世界上的一切结局都是悲的,东西总有用旧破损的一天,花会落,树会朽,我们也渐渐会老去,亲人、伴侣、朋友总有离开我们的那一天……

这无关悲观,是客观规律。

面对“悲”的终极,我们该怎么面对。

这个世界上什么最重要?!一切代表幸福的“指标”——

事业、金钱,或是功名、地位,是不是最重要的?

与身边的人攀比,在乎别人的看法、眼光,“脸面”是不是最重要的?

让我们耿耿于怀的那些事情,失恋、没素质的搭档、陌生人……种种纠结于心的嘈杂烦恼,是不是特别重要?

身体最重要。

如果非要比,那就比这一年里谁生病谁生的次数少,谁生病了好的快。

如果非要比,不要比谁走的快,谁这时候一月挣得比谁多了区区几百块;比谁走的远,比年老的时候谁身体更硬朗,谁比谁更晚挂一天。

我们尽量不做有伤身体的事情,不加班、不熬夜,别人生气我不气,豁达。争那一分一厘何用?争强好胜、一时的快意恩仇又如何?我们不用琐事折磨自己的身心,也不折磨爱着我们的亲人、伴侣,就已经足够……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

极端痛和无奈的时候,这句话闪现了出来,忽然间痛苦减轻了。是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讲一个工作一年半后的故事。

 

一个行业一个职位做得正有点门道的时候,一个端“铁饭碗”的机会突然摆在了我的面前,这大概可以称得上我第二次重大的选择,父命不可违,因为年轻的激情和当时在北京还算好的境遇,随抱着“敷衍”的心态请了一天事假乘飞机回去参加了计算机老师招聘考试。

 

家乡那边奔着五六个指标去的报名考生有二百多人,我答了半场出来,返回北京的第三天被告知取得了笔试第一名的成绩,意料之中。家人自然欣喜的很,电话中又告诉我一天后回去参加面试。面试官都是教育系统中的人,而家里在这个行业里的资源可谓是丰厚,叔姑舅姨有在教育局的,或是在高、中、小学的——即使没有以上,我对面试也满怀信心,凭着我的计算机水平,凭着从没上学开始就跟着父亲在课堂上“摸爬滚打”,凭着我对这么多亲戚教书育人的经历的耳闻目睹。当时唯一的一个疑虑就是,从小印象里教师的地位并不高,曾经的年岁里工资一度可以被拖欠十五个月以上。多次受到的教导也是长大了不要做老师,可是当有这么一个机会摆在面前的时候,家人毫不犹豫地勒令我抓住。

 

事情的结果很戏剧话,并且充满了“命理”的色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19 14:36)

心像天地间的一仓库,似乎天地也在其中。纷扰复杂,笔端又难流淌。天际,头顶到脚下的距离很短,风拂过狗尾草,映出那轮夕阳,心里说不明的东西穿过影摇摆的空隙走得很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推荐几个网站,点击有惊喜!
 
北京大学生公益联盟  ★★★★★
 
 
 
注:不是广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公告
猛击以下网站将大有收获!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伟君子
伟君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653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