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巩高峰
巩高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1,531
  • 关注人气:5,8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在永恒的大地上,

谁都是临时的庄稼……



联系请——

QQ:45336799
 
搜博主文章
四架破车

四架破车之老西

一直开路的安勇

四架破车之老三

依杖,听江声……

四架破车之老沙

一片孤城万仞山

四架破车之老牛

只会向前,还鄙视回旋

文字师

毕飞宇

偶像

余华

喜欢三年之前他的小说

韩少功

智者

刘玉栋

《给马兰姑姑押车》给我很多温暖

三亲四友

木棉鱼

关系暧昧……

王冕

我的演员美女外甥女

陶利

幸福的妈妈

徐闯

无为书生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我写过一些开脑洞的故事,很短,这次会集中收到《一种美味》这本书里。

最近我先挑两三个先发给大家看看哈。

既然是开脑洞,就什么题材都有,比较杂。

第一个,是关于爱情的。

岸边的爱情


河水是淮河的河水。

在百年难得一遇的洪水来临时上的岸,火一般跳进了岸边的塘,塘里有荷。

那之前,河水一直过着流动、奔跑、逃窜的生活。河水不甘地问过有着丰富人生经验的爷爷,难道咱们一辈子都要这样吗?爷爷沉吟道,作为河水,不这样能哪样呢。

河水急了,可是因为这样,我已经失去了父母。河水的父亲慌乱中流向了一条人工河,从此发黄发臭,再没回来。母亲让一次洪水冲到了岸边的一个地沟里,先是养出了几条草虾,后来干涸而死。

河水盘旋在岸边不走。河水在一次顽皮的跳跃中见到了荷,降落之后,河水就有了牵挂。河水觉得自己爱上荷了,而且是一见钟情。荷亭亭玉立,万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23 15:06)
标签:

杂谈

关于新书上市的情况,知道大家都很着急,我也很着急。

最近一个多月,除了疯狂挑稿子,改书稿,就是紧盯封面、版式等设计。所以微信公号的内容很少写,不过等书上市了,我会稍微增加一些推送的频次哈。

这两三个月,睡得少,工作忙,怕身体出问题,一直坚持跑步,希望接下来宣传书的时候别出幺蛾子~~

好在目前已经确定的几本书,封面、版式、内容,我都很满意。

、的、很、好、看!!!

快到终点啦!最早9月初预售,开心不?反正我挺开心的……

从《把世界搞好啊,少年》里挑一篇发给你们看——

小恐慌

消息传到我们班的时候,尽管下面一节课是班主任吴老师的语文课,大家还是抵挡不住好奇心,瞬间开启七嘴八舌模式。直到“当当、当当”的老师进班铃响起,吴老师的脚步声到了门口,教室里一直热烈讨论的嘈杂声才突然熄了,可马上又换成一种令人心慌的寂静。

对教室里诡异的气氛,吴老师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篇旧文

二房东

我也没想到,一切竟然这么顺利。

第一天到北京,第二天开始找房子,我快递的行李还没到呢,房子倒先找到了。

那是我看到的第一张租房小广告,去看的第一间房子,简单、干净——十二平,一张单人床,一张书桌,一把椅子,一个衣柜。六层虽然有点高,倒也安静。唯一的问题是房间朝北,没阳光,可房租也因此在我心理预期的数字之下不少。于是我很快去了趟商场,搬回了我在北京的第一个家用电器:饮水机。

上午定了房子,下午收拾一下,晚上就住进去了,一切快得让我有点恍惚。

北京,我就这么安顿下来了?

房东是一对小夫妻,男的胖,女的更胖,男的话特少女的话特多。我一边打扫卫生,女房东就倚着门框跟我聊天,其实基本上是她一直说我听。桶里洗抹布的水都黑了,可是她挡着门,我也没好意思去换水。卫生搞完了,他们俩的情况我也清楚了。

俩人是北京土著,虽然都读了大学,但是男的喜欢打游戏女的要整天上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因为我的几本书,按顺序,上市的流程可能是8月底预售,9月上市。

而排队上市里的第一本,应该就是《一觉睡到小时候》。

所以接下来我会挑几篇大家提的不多,但我自己印象比较深的,陆续发出来。

大家到时跟看书之后自己印象深的对比一下,也是比较有意思的事情。


小抢劫

严肃点儿,我说的句句属实,别笑!

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暑假的第一天早上发生的事情……

那天天还没大亮,有辆大货车在我家门口颠了一下,又颠了一下,熄火了,看起来像是司机正开着车,睡着了。

开始没人注意,谁会早起去看一天会经过几百次的普通货车呢。

为什么我会看到?因为我正在我家那个路边的茅厕里,边小便边嘟囔着埋怨自己,昨晚吃了那么多西瓜,看,这泡尿毁了我暑假的第一个懒觉,还可能会给我招来活儿干。

果然,一向早起的我妈刚扫完了院子,见我想溜回屋睡回笼觉,她把扫帚一横,挡住我,开始派活:去把牛喂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昨天我在微博上也预告过 ↓

介绍这个小惊喜之前,允许我啰嗦一会儿——

之前虽然也为大家写过文章,但觉得应该有更有意思和好玩的什么东西出来,作为我们之间的小小暗号,这样让互动更有趣一点。

但一直没想好,加上忙着弄书稿,也没空细琢磨,就算了。

其实从6月中旬高考那个事儿之后,我就一直觉得,无论微博还是微信公号,大家因为“草鱼”“诡异的光”来,为了吐槽而来,后来有一部分人竟然不讨厌我,因为文字留下来,也是我的幸运,哈哈哈,还有一种缘分在的吧?

之后,无论微博私信、评论还是微信公号后台,好多人就一直在摧,旧书买不到,新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接下来,我会陆陆续续地放一些我写的家人的文章。

有的是以前写的,有的是最近刚写完的。

无论是没见过面活在听说里的,还是曾经朝夕相处的,我都爱他们。


小爷爷

爷爷这个词,对我一直有一种诡异的疏离感。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竟然会为他写一篇文章,因为我压根儿就没见过他。别说我没见过,连我爸对他都没印象,因为我爷爷去世的时候,我爸刚出生一个多月。

当一个称呼连练习的机会都没有,那他再亲切再血缘,也只好眼睁睁任由他陌生下去,直到慢慢想不起来。

我没开口喊过爷爷,但是当别人揪着自己爷爷的胡子撒娇亲昵耍赖生气的时候,我也会眼馋。对于我爷爷,我想象很多,了解很少——我只知道他当初是个有点儿文化的地主,家里有几十亩地,还当过镇上的一个文职小官。当年他离奇失踪的时候,跟他一起走的还有一个小他四岁的兄弟。大概就这么多。

后来,当然是很远很远的后来,远到我爸都中年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这篇推送,是一个网友挑衅来的,说天这么热,敢不敢来一篇让人心凉的文章?


好像我怕过似的,来就来!


如果你看出来透心凉的感觉,那应该就是秒懂我最想表达的东西了……


失眠这个门客


从小到大,我有过不少门客。


这些门客档次高低都有,从温饱到食有鱼出有车:痱子、粉刺、痣、疥螨、涤虫,还有一些我看不见摸不着的,但我知道他们的存在——因为他们一来我就感冒,有的动不动让我拉肚子,还有的一见我偷懒不运动就让我长肉。


不过无论他们是干什么的,我都养活,大老爷们儿,这点责任感还是得有,是吧。


后来,有些门客可能待腻了,自己就走了。有些是我妈用中药和西药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本来这篇原文比较短,是以前发在《大学生》专栏里的。

整理书稿时觉得太单了,想弃,但书里不写他我不能接受啊~~

所以花了一个多小时,重新梳理了一下。

论鸡汤,我顶多一小勺,老牛才是一大缸人形鸡汤,多少人喝也喝不完……



就这么漂来闪去


刚认识老牛那会儿,我们“四架破车”都很年轻,但只有年龄最小的他豪气冲天。

也难怪,年纪轻轻的,发表的文章堆起来可以论米量,而且文风独树一帜。论工作经验,大二就开始写专栏加兼职,毕业一年就算是资深编辑了。

而北京是媒体人的沃土,所以北漂在老牛眼里简直是带着火苗的光环。

老牛一直坚信,自己是属于北京的,虽然出身三线城市的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写小说总也不进步,发表了也没人看的时候,我写过两三年的随笔,作为减压(其实是骗自己还在写东西)的一种手段,现在也还偶尔写。

它们多少也给我带来一些安慰,因为发表的刊物比较有市场,时常有人看了到微博或者发邮件交流。

有想过挑一些出一本随笔集,但总觉得随笔太轻薄,就没动手。后来,陆续写了一些很有感触,甚至自己也比较喜欢的散文和随笔,就觉得可以了。

所以,这些随笔和散文会形成《十八岁出门吃饭》这本书。

下面这篇,我记得我好像发过,但是后台没找到,就再发一次吧。虽然写得不咋地,但是我很喜欢的一篇。先偷偷瞒着出版社发出来给大家看,不用谢~

护城河边的题壁诗人


午饭后散步,在人迹罕至的护城河边,竟然遇到一首诗。

作为一个更接近文艺的普通青年,对题壁这种事还是有着莫名的好感的。

古人就总喜欢在白墙上涂涂写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知道,这两天有亿万网友都在等着我的2017浙江高考语文试卷的阅读理解《一种美味》的答案……


不会死,但会难受!


好啦,只有二十来万网友了,从昨天晚上到今天上午,大家可能真的等急了,于是又一次合伙把我送上了热搜 ↓



他们一边假惺惺地说,不着急你慢慢写,一边又不停地截图发我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