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二牛
二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3,059
  • 关注人气: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标准时间
自画像

自 画 像

 

说他成熟     清秀不老

说他快乐   忧伤常扰

说他叛逆  传统不少

说他勤快 吃完就倒

他 叫 张 二 

大 龄 儿 童

酣 睡 在

襁 褓

 

 这样·挺好

锐博客
 
恭喜两室一厅成为锐博客
我的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清明上河全图欣赏作者:五月keer

《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 jnyifei - jnyifei的博客


《清明上河图》全图欣赏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情侣厅看孔子,似乎多了几分不合时宜的暧昧,

朋友有事中途离开,让我能沉静下来聆听孔师教诲。

不知是为子路颜回的壮烈而悲怆,

还是为孔子重礼施仁的执着而感动,

独自坐在放满了零食的包厢里,已是泪流满面,

那泪水烫烫的,滑下脸颊时,

似乎把整个脸都灼红了,

慌忙低下头,还未来得及用衣袖搌去,

又一轮滚烫的泪滑了下来,

索性不再搌了,

一来是在包厢,没人能看得见,

二来任泪肆意涌流,竟也舒服得紧。

观影前,万万想不到会为这两千多年前的圣人落泪,

现在回想,夺眶的瞬间,眼前一下变得模糊,

历史的焦距也被调虚,浑浑然恰在眼前,

克己复礼的道路上,孔子也曾迷茫,

有为无为的选择中,孔子也曾彷徨,

是啊,世人也许很容易了解夫子的痛苦,

但未必能领会他在这痛苦中体会到的境界。

泪已干,脸颊仍觉温热,

眼前恢复清晰,心里却已混沌一片,

两千多年后,我在浑噩中仿佛再见孔夫子,

却又不得不压抑着喉咙里翻滚着的嘶哑的咽声——

再见,孔夫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04 22:11)
标签:

杂谈

老天昨晚又熬夜下雪了。

清晨眼前厚厚的积雪就是它疲惫的眼袋。

曾经高傲狂奔的公车私车们,今天显得相当矜持,矜持得甚至有点可怜,

间或还被以前弱势的行人无情地挡在那里,

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有意无意地蹒跚移走,

如果那人不巧是邻村的吴老二,那就还要再多花些时间来等待。

习惯了快生活的人们难得把节奏放慢,

即使是内心仍旧躁动,让这无奈压抑得也无处造次了。

公车没了以前的疯狂,乘客里也没人顿足焦虑,

他们只是打着盹、望着天、看着书,

难得的慢生活,让这城市被看得如此清楚。

路上行人虽然偶尔疾步,但大多时候还是缓慢蜗行,

因为厚厚的积雪和坑洼不平的路况,让人不得不注意脚下。

风夹着雪片猛击着裸露在外的皮肤,

寻找着一切可能的缝隙钻进羽绒和棉毛,

人们还是快不起来,

虽然提前两个小时下班,

到家时,和以往的天色已经差不多。

网上,同事发了张照片,是他妻子站在雪中的倩影,

而我却更关注照片右侧那个不起眼的背景元素——

一个吊椅,

一直都喜欢这样的椅子,

让你在和着节奏摇曳的同时,

还能清醒地认识到环境和状态的不稳定,

这就是慢节奏的生活,

它没有让人颓废,却给你更多思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03 21:50)

今天怎么这么怀旧?

刚设了天涯歌女为彩铃,又设了粉红回忆为电铃,

还感叹了半天“经典啊经典”,

接着就开始盼望着有人来电试试铃音,

真是“来电用时方恨少”啊,手机卧处,杳无声息。

可能是气温一降再降,

让人都懒得伸出手来摸那冰凉的手机了吧。

本城新年第一场雪今天飘然而至,

似乎之前没打招呼,显得唐突无礼,

引来不少怨声载道,

我倒是喜欢在这飘雪的路上走,

猝不及防之极反倒让人冷静,

白色本来就显得清心寡欲,

如此更感觉可以荡涤肉身的污浊了,

像个雪顶咖啡一样游荡在各处,

不拂去头上皑皑的一层,就让它慢慢浸入,

寻找需要荡涤的角落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01 20:33)

    消失了很久的张二牛又像个离弦的箭人一样回归了,可是,2009已经拂袖而去,留下一阵轻风,等我慢慢去抽。元旦前,改了博客名,因为那套两室一厅已被我当掉,腐败两年后,我又重新开始了蜗居生活,真像体验了一把乘坐时光机器的感觉,忽悠一下天上人间,似乎一切都没有变,当然,除了供暖以外。今年起,我决定不再和“儿子”共用一个名字——那看起来真的很怪,虽然我在它之前就用了好多年,但这就像我的那套两室一厅一样,独住多久,也没有什么理由可以和下任房主共处。同时,为了节约资源,并适应我日益减退的记忆,博客和博主共用一个名,而这也是曾经被长期并广泛使用的现实生活中我的一个曾用名,直到现在还有很多长辈和平辈只知道我叫这个名字,嗯,我知道你已经迫不及待地又看了一眼,是的,一个貌似很“二”的名字,不过,我喜欢!而现实生活中我的大名也在新年前被取代,周边朋友也正在陆续接到我的通知和解释,只是公安部门的备案还没有更改,我准备今年通过各种渠道尝试修改,即使最终修改不了也无大碍,麻烦众亲将手机通讯录中我的名字准确修订,默读百遍,以至脱口而出,凡是屡教不改仍直呼旧名者,恕我不在服务区了。最后毫不免俗地送上自己真心的祝福,2010,希望兄弟姐妹亲朋好友们虎虎有生气——生机勃勃之气,千万别忘了那个“机机”和“勃勃”,早晚都别忘,忘了的话,你就只剩下生气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01 19:27)

当光明从你的眼前消失,你还会在哪里找到它?

先不要急着回答,因为我们都不想它真的消失。

“珍惜”,这个常被提起但极少被履行的词汇,

此时再被提起,而往往提起之时我们已开始面对失去。

新年了,一切未知接踵而来,

当然不会都像我们所祈求的那样顺心顺意,

但我们仍然祈求,

因为我们隐约知道,很多的拥有没有被珍惜,

或许说,是因为心虚而祈福。

希望这次祈福,未为晚也,

希望这次珍惜,未为晚也,

希望光明,常驻眼前。

学会珍惜吧,我为你祈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再过一个多月,新栏目就要开播了,再过小半年儿,研究生就要开考了,为了以饱满的精力和体力应付接下来的两项重要任务,除了必要的业务训练和考试复习外,即日起,一项针对体内基础设施重建与加固的“百日养生计划”正式启动,为了保证这一计划的顺利实施,特作以下声明。

 

一、即日起,原则上谢绝一切傍晚后举行的非必要活动;

 

二、即日起,原则上谢绝接听和回复一切21点后的非官方致电及短信;

 

三、即日起,原则上戒酒百日,戒辣百日。

 

以上声明,望诸理解,私人行为,无须评点,亦请监督以为心愿。

阅读  ┆ 转载 ┆ 收藏 

613开幕的上海国际电影节,引得全国乃至世界的娱记蜂拥而至,当然,也包括我这个伪娱记,于是,提前两天,我就从北京直飞上海,继续我的娱记之旅,虽然还是为了栏目那点事,不过,较之上周,这次的体验更接近于一个标准的狗仔。

在上海这座国际化的大都市里,各色品种的明星就像路边的生煎包子铺般不绝于眼前,更何况有了电影节的召唤——不过众多明星中,Halle Berry最让我赏心悦目,还有执导《Slumdog Millionaire》的英国导演Danny Boyle,才知道他竟然也是《Trainspotting》的导演,可他本人并不像这部电影那么阴郁,而是一个很风度的阳光老男孩,所以我斗胆秀了一下很Poor的英文,跟偶像合了张影——这次电影节阵容异常强大,看来作为明年世博会的预热宣传,上海市政府还真是下了血本。

连续几天的蹲坑守候,算是基本达到了预期的采访目标,录了几个大腕,不过没有我真正喜欢的。电影节没结束,我已经回到了大连,此行历时12天,有点累了,也有点腻了,第一次出差出到恶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近日一直做娱记,眼下漂移到北京……

节目开播前要炒作——电影电视圈的一贯伎俩——不管会不会下厨,先把幌子挂出来,再咋呼出点动静,而性价比最高的方式就是“找腕儿”友情客串,也叫“名人效应”(近似代言,区别是人多钱少没风险)。从来没接触过这个圈子,QQ了一位在娱乐圈打拼多年的前辈,很快,一份“大腕通讯录”到手了。当时还是有了一点小小的兴奋,设想着将来某时可以发个恶作剧短信,整一个“信骚扰”,看看他们都会做出怎样的反应。不过很快,兴奋就变得麻木,再后来,开始了各种痛苦。因为我要给腕儿们海发短信,海打电话,表达出我们想找他们来录制节目宣传片的强烈而又合理的愿望。在我看来,人生最痛苦的事情之一就是低三下四地求人,还要时刻准备接受对方抛来的冷眼儿,这是让我不爽的。我生性怕被拒绝,更怕接近拒绝的过程,但无奈这是我分内的工作,只得硬着头皮厚着脸皮磨破嘴皮地执行。不过,实际上似乎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恶劣,大部分“名人”还是比较“通人性”,甚至出人意料地爽快答应,让我窃喜窃喜再窃喜——停!得意忘形,等成功录制后再喜不迟。

一些曾被圈内誉为“媒体杀手”、“记者克星”、“剧匪戏霸”的腕儿竟然也会主动及时并礼貌地回复你的短信,让你油然而生了一种错觉,喜欢上了这些冷面柔情的艺人。而另一面,舞台上常常表现出亲民近众甚至傻得有些可爱的人,却在下面尖酸刻薄得很,貌似有意让你知道,舞台上演的是戏,靠的是寡人高超却并不高尚的演技,一霎时,颠覆了我原有的“偶像观”和“呕像观”,看来演技高有时并不是什么好事,它会把现实中的那个你衬托得越来越微不足道。以上问题有点展开了,现实没那么可怕。好吧,飞到北京,开始与“腕儿们”正面交锋(我不爱说亲密接触,暧昧得自己都不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昨天夜里发烧,没试表,体温未知,凌晨开始辗转反侧,心里琢磨着万一被隔离了,蝎子咋办。不到六点起床,上网查了查,发烧、头痛、体乏、肌酸,都对症了,咳嗽倒没有,不过好像有了心理暗示,下意识的吭了两声。七点多,叫了辆计程车,直奔本地一家大型医院的发热门诊,下车时向司机要了票据,以防万一之时能寻找到被我牵连的她。

 

一个含糊的箭头让我出出进进了三次小白楼,里面很空,空得让每一个进入其中的人都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异类或准异类。最后鼓足勇气试探着深入了一下,发现了一名躺在担架上的值班护士,要不是她身上的白大褂,还以为她是昨晚送来的三无患者。被吵醒的她像受了多大冒犯,欠了欠身,问我干什么。我说我昨晚发烧了。话音未落,护士睡意全无,眼睛里掠过一丝恐慌,像变魔术一样不知从哪拽出一副口罩,戴在嘴上,整个动作连贯迅速,毫不拖泥带水,我心里暗自叫绝。她问我从哪来。我说从家来,之前没去过疫区,只是参加了两次婚礼。她问我现在感觉怎样。我说好了很多,就是没劲。这时她松懈下来,转而很不满地问我,好了还来干吗?我说为了自己和别人负责,我得确认一下。她说你别没事找事了,来了就走不了,要被关在小黑屋里接受各种审问,并告诉我如果非要试试,也得等到早上八点。看着她愈加烦躁的眼神,我悻悻然退出了小白楼,想象着她这样劝退了多少发热病患。然后走进医院大堂,门口没有安装红外体温探测装置,我穿过人群,径直走到分诊台,要了根体温计试表,377的数字后面,护士要求我填上自己的姓名和电话,刚刚感到程序上有些正规,却随即被告知去内科挂号,并没有要求我去发热门诊排查。二楼内科走廊,足有上百人挤在这里,护士医生带着口罩,谨慎地看着眼前的患者,这里空气闷热,咳嗽声、喷嚏声不绝于耳,很多人在向白衣天使询问自己的发热究竟是什么原因。我开始感到这里绝没有外面的环境安全,于是舍弃了四块钱挂来的平诊号,退出了医院,耳边再次响起刚才躺在担架上那位护士对我的劝诫。

 

到了中午,我的体温恢复了正常,但心里却更惴惴了。眼下,虽然本地还未出现甲型H1N1疑似及确诊病例,但至少我所经历的这些让我感受到了一丝隐患,隐患猛于疫情,比甲型H1N1更可怕的就是侥幸的心理和由此形成的淡漠。据了解,本市在飞机场、火车站出入口处都安装了红外体温探测装置,而同时还听说有人虽然出现了发热症状,但仍顺利从疫区回到家里,躲过了隔离。这就说明我们并不能有效阻止疑似病患进入市区。另外,加上至少我所去的那家大型医院,防控态度并不积极,对出入患者体温的监测也不主动,而是仅靠患者个人自愿试表登记,待诊大厅的通风很差,空间狭小,咳嗽声喷嚏声络绎不绝。虽然我们强调这类病毒可防可控,不必过度恐慌,但作为实现这一承诺的主体——医院,应该时刻保持谨慎,否则,又有什么理由让民众放心,让理性普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片播放器
公告

Ⅰ 本博文章均为原创

   转载必须及时告知

Ⅱ 本博图片不要转贴

   此举全凭道德约束

Ⅲ 本人QQ-411030303

   其他QQ非本博主人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