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3-05-30 16:25)

某一天,突然想起

我走过的路,路上擦肩而过的人

这些人,是否跟我一样

只是路过

相互之间从未留意

或许早上我刚与你从电梯口偶遇

我的一只手还曾替你摁过等待

又或是下一刻,我们一起等在孩子的校门口

站在接送线上,一同抱怨 诉苦

直到被各自的孩子带离

路也未曾留意,因为一场无伤大雅的摩擦,我们相识

一天天地,装作不经意地在人群中

偶遇,鸣响汽笛

它不清楚,我们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不再相互遇见

它来不及细想,正如经过它的人们

反复走在路上

却从未留意

自己走过的路,和在路边守护着的一棵棵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30 15:24)

最终,我将隐于山中

成为一缕烟岚

在有雨的日子,显现

我所依赖的,唯有它

遥望的方向,始终是城市

众多窗口中的一个

夜晚,它萤火的微光

驱散郊野无边的的冷与寂

只是我无法触及

无法用一束烟岚去环绕

只有等待,敞开一座空谷

满山的绿与幽香

在你经过的路口,枝条笨拙地延伸

你俯首,轻吻野蕨菜

细嚼覆盆子

稚齿咯到的,是我

不肯转世的肉身,它无法止住的惊喜

孩子,一直以来你惧怕浓雾 黑暗中

井一般深邃

请不要惊慌,用手拨开

纠缠你的爱与恨

一座空山,它或许不是你想像的

但却完全忠实于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28 16:13)

时常,在不为认知的深夜

听到一声叫喊

它的背后

一只折翅的鸟雀被困于地面

绝望地挣扎

被浊浪抛弃的岩壁

倾听远处传来隐约的喧嚣

无数次,我渴望那一声叫喊是我的

这样,我就可以喊出我舌尖上舔舐的苦,眼底的泪

触摸到我的痛,甚至我刹那的快乐

然而,我又是多么懦弱

宁愿躲在黑暗的口袋里

整夜整夜地醒着

被深处的叫喊推来涌去

苦于挣扎

 

后记:我多么希望我只是为写作而写作,为大多数人而写作,冷静地叙述与客观地描述.但绝大多数时间我还是做不到.我还只是为自己而写,为内心蓬勃的情感而写,冲动地宣泄.但那又怎么样呢?

    我承认这只是简单的宣泄,但是写后,我却舒服多了.这也是写作给我带来的乐趣.能够挖出内心的淤泥,呼出浊气.我快乐,所以我为之.足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28 09:10)

春水就这样漫过来

 

多年前我曾亲眼目睹过

多年后,当我学会写诗,才想到

这么一句

每当我吟诵起,眼前

就会浮现

那片海,春天的浪潮仿佛很远

却一下子卷上年轻的脚踝

意外的清凉

二十几年后,渗入骨髓

又仿似刚被侵入

青稞的大地被一片白茫的平静覆盖

那年的我临于其中

我却再无从辨认

 

 

 

路过一个陌生的城市,某个窗口

闪现的面孔,亲切

由一个陌生的笑上晕开祖母般的温暖

从一棵果树下经过,我所汲取的芬芳,也是

其余更多人的

所有的陌生只是暂时,所有的距离

不成为距离

我所爱的,也应是他们,她们

还有,它们

但我却是个羞涩的女子,对那些

爱我的人,抱以微笑

而那些赋予我芬芳,给予我雨露的

却无法一一回应

为此,我深深遗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28 09:06)


那些山毛榉,野菊花,柿楸花
槐树,樟树,泡桐树
。。。。。。
倘若你喊不出它们,你便不能说爱
说,热爱这块土地,说
故乡
你曾无数次描绘过它们
谦卑地弯腰,寒风中独举,深山里幽香,把一生之美敬献于你足边
你依旧无法喊出,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你还是无法喊出,或许
你已想起,名字徘徊于唇边,填在舌下
任它失望,绝望,渐萎缩去
仍不能喊出
事物之美在于永恒,深藏的歉疚
对于故乡,我永远是这样
饱含深情,却无法表达
确切地说,害怕任何的表达都是亵渎,都是
言不尽情



动物之言

有谁知晓,我来自何方
祖籍?过往?
一身斑斓,阳光下轻颤
薄如蝉翼,仿佛谁都能看透,谁都艳慕
从属于昆虫纲,节肢门
永疏于往来,寡之于言
我的名字不确定,伴侣不确定
死亡更不确定
某一天盘旋空中
于绝顶处领略凡俗的万物之美
竟被清风所惑,嵌入一处石崖
你不知晓,临死前
我的轻笑与慰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30 22:53)

 

我要挪动心头压着的那块巨石

听听它的咳嗽

咳出灰,咳出浓稠的悲伤

一个孩子曾立于一块碑石前

石屑的浓雾裹紧他

他的笑是石缝里开出的花,灿烂

注定不会太久

这或许是他第一次走进石头

看他的笑他是把石头当作蜂窝

他要在此酿蜜,长大

把生命的触须牢牢吸附进石体

在他身上,我看到

只手牵马的断头将士,怀抱幼子的母狮

低头垂眉的得道者
甚至看到石头里

藏着另一块石头

而他逐渐模糊,背影嵌入石壁

现在,我只能从这些石雕中想象他或他们

山风吹来,空旷的山体,传来

错落的咳嗽声

回声震颤四壁

 

 

 

华顶山中

 

这是你画的山水闲赋吗

辗转于此

那个身影,时近时远

恰似当年的你

总被一层薄纱遮去

我看不清,却一直追随

内心的隐痛,被雾的细线轻扯

扯出许多过往如

两旁乔木,从深处

一棵棵走近,又走远

你走在我前面

不曾停歇,也不曾回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很有启发!

题记:相比于为了求学需要不远万里拜访名师的古人,生活在现在的我们确实享受着古人不可想象的便利。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给某人(外一首)

 

很久没见你  也没有

那种心跳的感觉了

关于爱,像我这个年纪的女人

早已羞于出口

游荡在空气般的大街上

每一个橱窗,每一扇门

都是那么恍惚,那么不确定.

镜子里的我,除了粉饰

什么都不是

不像你家楼下的那株白玉兰

年年岁岁

谢了又开,风韵依然

 

一定是你

 

穿过这条马路

这幢高楼

我固执地认定

这扇窗口隐现的人

一定是你

在我刚刚错过的这趟公交车上

在傍晚我穿过的人民公园

我还是固执地认定

那些暗影里与我擦身而过的

一定是你

 

现在我坐上的这张石凳,留

有的体温

一定是你.我从这体温中抚摸

到的肌肤

也一定是你

 

又是一年中秋了,月亮的孤独重又充盈

抬头望月,这时候想起我的人

一定是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26 09:57)
标签:

杂谈

幸福

 

圣地的钟声环绕

在你经意,不经意

如播撒种子,抖落一路

葱郁一路

在我窗前,就放着

这样

一个空玻璃器皿

浑圆的弧线朝向光亮,暗示我

幸福的相对性与不可见

是永渴于需求,永

轻而易得

 

秋天,草原

 

风的眼睛

一到季节,内容丰富

从底层的蓝滋生出黄,溢出

从草根到草尖

到脸

这是我梦想中的秋天

倘若你在草原走着,走着

就会坠落深谷,那里

满是漆着黄釉的脸,永不会衰老

宁静 祥和

安于一谷

不断地,有人发现类似的草原

不断地,有人去

秋天的草原,草越来越少

却没有一个人,曾

坠落深谷

 

 

病中

 

她开始反省

过高的血脂,血糖,尿酸

略快于钟摆的日子

一颗向善的心,不断怀疑

不再是娇艳欲滴,含羞带露的年纪

她有些恍惚

似在追溯

想像中的儿女作态,风情万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17 09:05)
标签:

杂谈

这丛草,这棵树

不是我的朋友 或曾是

可我想不起了

至今喊不出它们的名字

在众多的人与名离开后 它们

依旧随我

承接雨露 更替四季

却不随我衰老

有时,它们更像是我的另一个敌人

日益繁盛,坚韧向上

以更多的沉默 反向拥抱我

见证。铭刻。直至深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葡萄

这紫色的灵魂,渐渐充盈,发亮

直到再也无法承受

即将绽破或坠落

在这阳光宁静的午后,她甜着

那么深情地凝望

远处走来的人

我所要
我说:我冷

胳膊于是抱紧这单薄的生活

我说:累,说饿啊……

欲望带回丰厚的果实

我想要的,都在。

可我为何还有

----那么多的苦涩和不堪?

丹桂深锁

又满了。这个深夜。

踩着月光

 

摇落了一树又一树

金色天使。

黑夜, 一一被照亮。

乌云慢慢舒展开

象一个人松开了紧握的心

 

桂花的香

叠在一起,

嘘,别惊动!这个夜晚

曦光探到了手

初秋的黄,涧水般倾泻

枯枝,柔软鲜活起来

这爱的气息,逐渐真切

温暖而无声

短暂而迅急

一个长期处于阴影中的人

刹那,她的每一条经脉

被黄和暖充盈。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