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彪的博客
一彪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056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本博客图文均为原创,版权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使用。
博文
更多>>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文学联谊
欢迎光临《博客文学联谊会》
博客群
暂无内容
博文
(2013-06-29 10:51)
标签:

散文

茉莉花


很久以前,好像是上中学期间,家里曾养过一盆茉莉。记得那盆茉莉花繁叶茂,每每盛开时节,满屋飘香。

遗憾的是,由于粗心,在一个夏夜,这盆放在窗台上没能及时搬回房间的茉莉,不翼而飞。那时虽然住在一楼,可窗台离地面还是蛮高的,也难为了这个盗花贼。估计是窥视许久了吧。

那盆被偷的茉莉,成为当时家人的一个心痛。

若干年以后,一次下班路过一个小店,恰巧一女孩在店门前坐着卖几小盆茉莉。一眼就看好了一盆,因为这盆茉莉虽小,但树形却非常符合自己的口味。不是那种一枝独秀孤零零的,而是如灌木丛般,枝杈交错,曲直相宜,很优雅,很入眼。

于是,花10元钱,买下了这小盆茉莉。据女孩说,这个品种是极品茉莉,是她奶奶压枝培养的。已经开的花,确实不同自己家曾养过的单花瓣的,而是多花瓣的。

回家后,换盆,施肥,浇水。此后,茉莉便在自己的居室生根,发芽,开花。年复一年,冬去春来,恍然间已经陪伴自己度过了10个春秋。

因为冬季供暖较好,室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2-03 12:31)

10年前,在《沧浪之水》刚面世时,我没有读到它。不知是该可惜还是值得庆幸。即使那时我读到了它,以我那时的人生经历,对它的感受和领悟恐怕也不会有今天这样的效果。几年前,受一位朋友的影响,我买到了它第26次印刷的版本。

 

文学评论家李敬泽说:这是一部令人惊骇的小说。生活以无可抗拒的合法性、合理性和真实性逼迫着每一个人,我们在把自己交给生活的时候,是否找到了一块坚实的立足之地?

 

几年后再次翻阅这部小说,残酷而熟悉的真实仍让我感到压抑、无奈甚至是痛苦。

 

《沧浪之水》深刻地写出了权力和金钱对精神价值的败坏,有一种道破天机的意味,在它面前,诸多同类题材的小说都会显得轻飘(文学评论家雷达)。

 

池大为从无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1-13 12:04)

30年前,一个天空暗淡的黄昏,在哈尔滨某条破败的小街上,最后一次遇到他。因为考试成绩不佳,他没有升学。刚刚参加了工作,手里捧着一袋花生。走上社会自食其力的他,见到我后一脸的兴奋,说他刚发了工资,给家里买了花生。


当时,我惊叹于社会的魔力。走出校门的他,已和在校时的那个顽皮喜欢恶作剧的坏小子判若两人。貌似一下子就变成了个懂事的大人,虽然那时他还不到法定可以上班的年龄,也可以说是童工。 


在学校时,我和他是两种截然不同类型的学生。他那时虽然身材矮小,却出奇的淘,甚至有点小坏,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上课时经常被老师罚站。而我,则是老师和同学们眼中听话的好学生,从不惹是生非。

 

此后,一晃30年过去了。虽然同在一个城市里,却再也未曾谋面,只是偶尔从同学口中,听到过他。 


不久前的一次小聚,酒酣耳热之后,某同学提起了他。说几年前曾见过他并留下了手机号,还说那时他的口袋里居然很夸张的有毕业时的合影。 


拨通他的手机,电话里传来陌生的声音。我自报了姓名,问他是否还记得我。鉴于自己经常记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0-29 15:55)

    第三天,早饭后告别黑瞎子岛乘车前往抚远县城。到达抚远县城后乘船游览黑龙江。江对岸就是俄罗斯远东地区。船上风很大,到达一个江心小岛,在岛上界碑留影后,返程回抚远县城。县城不大,但街道很干净整洁,楼房颜色明快样式洋气,店铺的牌匾上多是俄文。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优势,现在抚远已升格为黑龙江省直管县。也许不远的将来,它将会成为地级市。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0-29 12:52)

黑瞎子岛中俄边境处是很多游人感兴趣的地方。一道铁丝网的那边就是俄方管辖的领地,可以看见尖顶的教堂。附近有中方边防部队的营地和高高的岗楼。再往前走,有一处东极广场,广场的中心是个繁体东字雕塑,40米高的“崬”字伫立在那里,很是威武。广场周边还建有很多中式亭阁和长廊。


    之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0-26 14:39)

    第二天早起,4点半左右就站在冷风嗖嗖的船甲板上,准备看江上日出。无奈天公不作美,一直阴沉沉的。还好,5点半多天色见亮。虽然没能看到日出的整个过程,但毕竟是看到了早晨祖国最东方的太阳。感觉还是很美,不虚此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0-24 15:08)
  • 特别感谢船长 H

     背景资料)抚远县地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梦想

异化

杂谈

“有些事情现在不做,就一辈子也不会去做了。”这是我在某航班提供的随机杂志上读到的。据说这句话是我不知晓的电影《练习曲》里的一句台词。


当时的感觉,有些惊恐,有些苍凉,有些无奈。似有人给了我一闷棍,我彻底晕菜了。


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去做,也可能真的这辈子就不会去做了。


时不我待。在彷徨中我已经步入了中年。很多的梦想却仍然是梦想。我曾在激昂的青春岁月中幻想着自己象那位黑人领袖般对着世人自负地说“我有一个梦想”,并且坚信着梦想的最终实现。如今,我却只能象祥林嫂般经常对人或者自言自语地诉说我的梦想,那梦想却成了絮语,连自己都不再相信它会成为现实。


我有很多事情还没有去做,我有很多梦想还没有去实现。我每天无奈地被现实和世俗异化着,困扰着,挣扎着,无能为力。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9-01-14 11:37)

 

“我知道,我注定是个浪迹天涯、四海为家的人,因为我太渴望呼吸新鲜空气,太渴望独自走在那见不到世俗、庸俗、虚伪的地方了。”(余纯顺1989年2月4日小年夜日记)

  

整理书籍时,找出了《余纯顺孤身徒步走西藏》。十年前买到这本书时畅快淋漓地读它,当时那种心灵的震撼仍记忆犹新。  


“从无知走向充实,从浮躁走向稳重,从浅薄走向高尚。重要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因此,在那远天之下,有我迟早要走的地方......”(余纯顺语)就是这样,余纯顺风雨八年,孤独地跋涉在荒郊野岭,“以一种强烈的稀有的方式提醒着人类超越平常、体验生命、回归本身。”(余秋雨语) 


也许,已远离这个喧嚣世界十二年有余的他此时仍在另一个世界里继续体验着他独有的孤独。 


比起余纯顺,现在的户外运动爱好者只能感到汗颜。余纯顺当时没有冲锋衣,没有徒步鞋,没有一件象样的户外运动装备,寒酸到一双普通的新解放黄胶鞋对他来说都是奢侈品,如果没有好心人的资助,可以算作是身无分文,风餐露宿,跋山涉水,克服了常人难以想像的艰辛,总行程达4万多公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8-07-07 12:51)

周六上午,同学H打来电话,说他在船上值班,约一彪过去。


天阴乎乎的。 乘轮渡从江南赶到江北时,已时近午。凭着上次来的记忆,找到了同学的那艘船。远远的看见几个人正在舱外的浮体上在烧烤。


在船长室与同学聊了一会,午餐就准备好了。烧烤味道还很不错,感觉味道比当年在乌鲁木齐大巴扎附近吃的羊肉串好多了,而且羊肉的质量也有保证,吃了放心。虽然一彪对烧烤的兴趣一般。


酒足饭饱后,大家在舱里打麻将。一彪对麻将不感冒,在舱内躺了会,睡不着,便到甲板上呆了会儿,看下层甲板上那两条狼狗窜来过去。晚饭后,下船沿着江堤向太阳岛方向溜达。江堤两侧湿地遍布,芳草萋萋,有种荒凉的感觉。


走了较远的一段路,返回时天色已黑。太阳岛旅游区附近的江堤上还有明亮的路灯照明,可一旦出了旅游区,江堤上已无路灯,天空黄呼呼黑蒙蒙的一片,周围没有一丝亮光,而且江堤两侧柳树遮天,没有其他行人,有种诡异和恐怖的感觉。这种情景感觉似曾相识,也许是在梦中。


终于返回到了船边,船上的两条狼狗听到动静大声叫唤起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