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小镇的诗,以诗性为轴,在文字、画面、音律中体悟生命的素心与简意,明澈与温纯。


扫描二维码关注,或添加xzds122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12 13:23)
标签:

佛学

诗歌作品



回乡记


回来后,天就晴了
所以,可以在光线暗的地方
看见旧的事物。可以稍微感慨
无论怎样,过去即逝。就像春去后
夏带来炎热,投下的阴影
不该有太多悲凉

 

时间和灰尘一样的轻
类似的,还有亲人
日渐消瘦的影子
这么多年。月光是最难懂的句子
而遇到阴雨天,云朵成墨,泪染尘
我们只能记住,往事的轮廓

 


河堤记


那在河堤上吃草的牛,真好
饱了,就看看河水,看看山岩
还有桥上的喧嚣

 

那放牛的人,也好
敦厚,老实,面带微笑
说拍牛,不要钱的

 

说那头还有驴呢
草比春天茂盛
柔软的地方,事物的心肠
都好。暮色轻绕
浮光温婉。我也有
对尘世的爱,只是一直忍着

 


火车记

 

有些年,我一直坐着火车
不大相信生活能够安稳下来
多少事物,在窗外,变成了风

 

像一些时间
减去另一些时间,减掉的
那一部分,一定很疼

 

但有一次,我站在过道
看见一个女孩在火车上
静静地看书。就像我们都认为的
那种美好。珍视着自己的世界
不想挪动一点位置

 


雨天记

 

雨顺着屋檐
落在地上,砸出许多小坑
好多年了,我一直在接近
这种缓缓而来的痛
如果这些坑
不被填平,就会一直在那
可以看见一些砂砾
细碎而明亮。岁月和雨水,滋养着它们
寂静的气息,像已经得到了永恒

 


向晚记

 

喜欢这时的温暖
有些微醉。鸟贴着水面而飞
暮色落在暮色上。加深的暮色
未必就是忧愁本身

 

山上住着一些房屋
遮掩的部分,有一种清苦
因寂静而自卑的小路
比云,行走得还慢

 

我也要为自己打算了
在这个慢慢向晚的世界里
节省一些寂寞,和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佛学

知见立知 明心见性


—— 小镇六年


暮晚将至,独坐,听《香钟》与宁静。多少次,按捺不住,想要悲伤,却又退了回去。旧事里,那个喜欢用词语慰藉的人,常常带着坦诚,但多是苦面。我规劝过他,要不去喧闹里走走,了却遗憾。可他依旧难以释怀,他说自己就是木鱼,诗是相仿的静物,要反复敲打。

也许,暮色安然,终究过往,我想起几个宽容的词:既往不咎、虚怀若谷、网开一面……一切都是妄念,一切皆有因果。在那个镇子里,找寻自己,有时失魂落魄,像被抛弃,像那些躲在角落的事物一样,孤绝寂寞。人最大的病痛,莫过于乱人心意的欲望。“若一念心起,则有善恶二念,有天堂地狱。”【达摩大师悟性论】那个卫生院仿若牢底,对于一个年轻的生命来说,涉世尚浅,所谓见素抱朴,少私寡欲,却是一种被迫的痛苦。我曾担忧过,这种孤苦如果继续下去,会压抑而死。好在诗意奇妙,落笔时,有一份禅心解救了自己,有一份爱随之而来……

安乐于心性的光明之中,人才能自在。

看着风吹着风,水从水上流过。我问自己,为什么来到这里?我想做个平常之人。我把一天,写成安静的颜色。我说,仿佛喜乐已大于痛苦。俯仰无愧,一年又一年,不过是生命化于泥土里的一瞬又一瞬。不应装饰,当生则生,当落则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诗人简介】:高兴涛,生于1983年西安,现居中国陕北。诗文见于《诗刊》、《星星诗刊》、《诗歌月刊》、《诗选刊》、《散文诗》、《读者》等。著有诗集《小镇的诗》。

 

 

【高兴涛的诗】

 

 

 

*《干净一点》

 

我们穿过佛堂

是否就干净一点

我们在菩萨面前下跪

是否就干净一点

什么才能让我们

心底踏实

觉得自己干净

我指心灵

如果只是吃素

只是放生

只是信一切皆缘

我保证

晚风拂过

河流上升起的落日

就是我戒掉的悲伤

 

 

*《这一天》

 

这一天,提醒自己

不写诗,一样活得很好

乡村和城市,都有温暖之处

 

鸟雀归巢

傍晚比想象的更黑

一个人朝幸福的地方飞

很久了

也没有停下来

静静地飞

要相信,这单纯也是拥有

 

喜欢的事物

都很高兴,这一天

不是完美

但都,住进了心里

 

 

 *《长安》

 

长安要比西安孤独

在古代

长安是一匹白马

只有王侯才能驾驭

 

现在,长安是一座县城

依在山下,借酒消愁

把满腹的牢骚

吐纳在雾霾里

 

世界欠它的

一直没有还清

历史的风

吹着暮鼓中的秋色

渐渐远去

 

有一刻,我觉得

长安就是一个深情的女子

天下所有的诗人,都是她的爱人

 

 

*《小镇时间》

 

一天

像风

在小镇上

吹着

吹着吹着

就没了

多好啊

尘世

暮晚

偶尔

还有笑声

 

 

*《蓝天下》

 

要偷偷地仰望

小心地说出:蓝

这里,今天的好,或明天的坏

要尽量说得有根有据

多少人在这里活了下去

多少人没有幻想,没有一支笔、一张纸

也没有哭过

 

 

*《悲伤》

 

 

有时,我会默默地看着一片云

但不像村民在期盼雨水

欲念在庙宇的上空,盘旋

把一种形而上的抒情,交付于上天

在小镇,他们的内心,落满尘埃

却很少落到恰好的位置

在这一点上,我们一样失落

一样有着根深蒂固的悲伤

 

 

*《内心的深处》

 

想起理想,倒在现实的利斧下

我还能说什么

 

你看我眼里的茫然

有多少水就有多少云雾

你在一天读完我的诗

像月亮那样安静

我不如一死了之

 

哪里有那么纯粹啊

一个人一生不能说两次假话

我喜欢的是一腔怒血

干掉诗人

干掉他们的矫情与脆弱

像这个拖了太久的秋天引爆自己

 

 

*《写故乡》

 

村子是要写的

没出生前,它就在那

忍受着,方圆四五里的安静

瘸腿的老师是要写的

六岁上学,他讲到同情

这个词。偷钱的少年是要写的

每一个小动作,都很认真

暑假的教室是要写的

时光干净,理想和爱情

还没有到来。我们在夏天

夜晚,铺一张席子

数星星,睡梦,被蚊子咬

醒来发现,课堂里学的

全是错的。时间的颜色

和外婆死后的天空一样

很多地方,涂有痛苦

 

 

*《慢慢地》

                                           

我相信一个词

可以改变人的一生

 

一个从容的表达

也许是在暗地里

反复练习的结果

 

我不打算去抒写

那些不曾爱过的事物

没有什么比“慢慢地”,这个词

更加美好

 

慢慢地活在一个朴素的季节

慢慢地写诗,想你

想生活的意思

 

 

*《秦岭记》

 

 

1

 

把秦岭当一首诗写

需要爱上山水、鸟叫

以及山村里的人家

爱上野草、野菜

或许还有

一只突然窜出来的野兔

梦寐以求的

都实现了。还缺少一个少年

 

2

 

生在不过五公里外的一个村子

生的时候

可以看见绵绵山峦

有八百里

有一座山叫牛头山

有一座山叫九华山

有一座山叫尖山

它们都叫南山

 

3

 

喜欢山上的柿子树

常常爬到树上

想秋天的童年

 

喜欢在傍晚

看山里的炊烟

像一些人和事

突然回不来了

 

月亮像一堆安静的火

生命都要万分小心

 

4

 

太平河,或许一生

都在忍受。它的味道

复杂极了

 

河水干净

化解一切

石头露出来时

有一些汉字写在上面

不疼的事物

真好

 

5

 

更多时候

只是远看

没有猛虎

也无鸟禽

老子骑青牛而过

我的前世

兴许,和今生一样

柔软、善良

 

6

 

飞机飞过天空

这是去南方

 

一个人仰望

像一个热爱生活

的形容词

 

那是秋天

理想长势很好

爱情刚刚发芽

 

7

 

山和水

不一样

山一直安静

星空漫天

身披月光

有虫子在弹琴

有人相信

人间美好

悲伤是清明过后

没有烧完的纸钱

 

8

 

我看着山

山也看着我

我明白

山的意思

它叫秦岭

也可以叫南山

可以是一棵正在枯萎的草

也可以是一粒躺在阳光里的尘埃

一次落雪之后的欲望

一生信仰路途上的忏悔

 

9

 

人应该住在山里

这诗

是为了惊醒梦中人

我一直在等

忧伤像刀刃一样

割着灵魂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5-04-13 13:07)
标签:

诗歌作品


pawe brzezinski摄影作品

 

那春天


不过比别的地方
来得晚些。荒草
和枯枝
可以多些时间
放下悲凉

 

一个人沉默了很久
无非是忘了孤单

 

一个人把尚存的温暖
还给大地,突然心酸。然后
送走流水

 

慢慢地
                                            

我相信一个词
可以改变人的一生

 

一个从容的表达
也许是在暗地里
反复练习的结果 

 

我不打算去抒写
那些不曾爱过的事物
没有什么比“慢慢地”,这个词
更加美好

 

慢慢地活在一个朴素的季节
慢慢地写诗,想你
想生活的意思

 

这个下午


阳光迷恋草木
远方念及游子
虚度的时光,拒绝惋惜

 

我依靠一些词语
回到安静。的确有一些
温暖的东西,主宰着我们

 

歌声婉转
一片叶子落在水上
不愿承认,这是忧伤
在轻轻移动

 

不会说话的植物


养了很多不会说话的植物
摆在阳台

 

陪它们晒太阳
听人间的喧嚣
这是午后。诗
在生活里的分量
越来越轻

 

叶子摇晃自己
模仿风的样子
内心突然紧缩
像被安静烧着一样

 

下雨


那几天,一直下雨
回去时,麦子已经长得很高
其实不需要下了

 

但可能遇到悲伤的事情
天一直在下。村庄湿漉漉的
雨把一切都变成雨的颜色

 

多么奇妙啊
没有人感觉到疼

 

2015年4月11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29 19:22)
标签:

情感

长安


长安要比西安孤独
在古代
长安是一匹白马
只有王侯才能驾驭


现在,长安是一座县城
依在山下,借酒消愁
把满腹的牢骚
吐纳在雾霾里


世界欠它的
一直没有还清
历史的风
吹着暮鼓中的秋色
渐渐远去


有一刻,我觉得
长安就是一个深情的女子
天下所有的诗人,都是她的爱人

 


村子


南山还横在那里
时光安静。一个人的孤独
是有根系的


我曾一度脸红
飞了很久
也没有飞远


那个生我的村子

不会原谅我的
不会保佑一个叛徒
爱情顺利
事业有成


它是另一个词语
是对乡愁的谋杀
它的语义里
一直有着我对良心的谴责

 


黄昏


能宽恕我的
一定也能宽恕你


即使我们一直都在挣扎
即使我们的挣扎
毫无用处


我也会在一个黄昏
把一些温情
放进虚无


这不见得,就是牺牲
你也不见得,就是那个
我一生最爱的人

 


揍我


用理想揍我的肉体
该回头了
满世界都是现实


婚姻,需要一个房子
通往幸福的路上,需要火苗
我的妻儿,应该得到同情


揍我
揍我在尘世里的委屈,以及虚伪
揍我眼里的月光
像一些恩情
从此不值得一提
那些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语言
也要挨揍


飞翔,是不必要的哀伤
唯有跪下,才能免去
这一生的毒打

 


十二月


这时,正好再见
我在陕西省的北部
对你说,月光比雪还轻
我已经分不清
喜欢的事物
还有哪些
在这个冬天里活着
生命的意义,来自于挽留
一阵风吹来
痛苦走了
甜蜜,像个问号
要保持一阵儿
再走
 
 
2014年12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感谢!


(《高兴涛诗集《小镇的诗》实拍)

 

 

推荐陕西80后诗人高兴涛的诗集《小镇的诗》

 

/张洁

 

这不是广告,因为我与高兴涛素不相识,无论现实中还是网络上。甚至也许他从不知道有我,我也只是从一部诗集的阅读中知道了他。

但这又的确是广告,广而告之。我希望有更多的爱诗者分享我阅读的喜悦,分享作者生命的滋味;我希望一部好诗集与一位好诗人不被浩瀚与漠视有意无意地埋没。

高兴涛的诗,不是采风采出来的,不是研讨会研出来的,甚至也不是做文章做出来的。高兴涛的诗,是用命活出来的。

当今,各种资讯铺天盖地,以至于人们没有空余时间去主动选择一部好书,没有时间静心阅读一部好书。好书于是也不是好书了,好书与坏书一样成了废纸。

当今的书,不是太少,而是太多。同时,脂肪和水份也太多,废话和无聊也太多,矫情和伪饰也太多。而真诚的声音,素朴的声音,被宏大的涛声压下去了。只有少数用心而幸运的耳朵,方能捕捉到它们。

高兴涛的诗,不是做出来的,尽管他常在诗中写到“写诗”。

我以为,高兴涛诗中那些人,那些天空、云朵,那些牲畜,那些尘土,那些风,它们本来就是那样子存在着,就在那里。在他之前,已经有无数的人们看见或听见过它们,也有很多人用它们做材料搭建了自己的文学楼阁。但,再多的人,也遮挡不住高兴涛的目光。他不过是从众人拥挤的缝隙中小心地看出去,从众人拥挤的缝隙中小心地插进一柄雪亮的刀子,轻轻地裁下了一小段一小片。这一小段一小片别的人看不见听不见的,他看见了听见了,是为他的诗。这一小段一小片的,如果它们愿意,如果高兴涛愿意,放它们回去,它们回去,还会在原来的位置,严丝合缝,不差毫厘。

这正好是我所崇尚的书写。真诚的书写。这个“真诚”,不是指热肠,也不是不虚构;这个“真诚”包含着伟大的忠实,与深刻的敬意。

从诗集《小镇的诗》作者介绍中,我了解到高兴涛生于1983年。如此年轻。却如此老诚!《小镇的诗》不是一本年轻的诗,与青春关系不,却与生命和命运须臾不分。

他的笔墨是冷静而节制的,他有能力掌控他所写下的一切。他那种从容来源于对这种能力的自信。《小镇的诗》是一部成熟的书,其中收录的96首作品,具有相当的整齐。

反正,我被《小镇的诗》所吸引,并记住了高兴涛这个名字。相信我,《小镇的诗》不是你所预想的那样,它不是田园牧歌,也不农事记忆,不是你所熟悉的那些流行于报刊与网络的乡土诗。

读了,就知道。

 

2014/12/12,于桃花庵。

 

 

 

 

 

 

附:高兴涛的诗

(本来准备了好多,临时决定仅发5首。以下作品皆出自诗集《小镇的诗》,中国和平出版社20149月出版。)

 

 

P10《小镇的诗》

 

在小镇

只有,我一个人写诗

把一些词语

带到远方

这项工作

我一直持续了三年

三年了,一首诗,村民都没有读懂

他们没有看天的习惯

不知道,我已经把天,写得很蓝

他们的驴子

还在木桩上拴着

不知道,我爱它们

胜过爱别的静物

我曾在一头驴的身上

花费了一个下午

把一种孤独,当作快乐

最后才确定

安静不过是虚构

一个连词语都到不了的地方

 

 

P14《蓝天下》

 

要偷偷地仰望

小心地说出:蓝

这里,今天的好,或明天的坏

要尽量说得有根有据

多少人在这里活了下去

多少人没有幻想,没有一支笔、一张纸

也没有哭过

 

 

P18《请原谅我对雪花的态度》

 

那时,我还在睡梦中

不知道疼痛的结晶,那么白

很像是一种意外的收获

落在地上

 

那时,母亲说:“下雪了,快起来吧。”

 

站在地上。我们仰望

雪花像苍蝇,在天上飞舞

那是我听到腐烂的第一次

直到目光转移地上

我才知道

有些声音,只能独自忍受

 

 

P28《看见两个畜生》

 

这生活多好

看见两个畜生

在河边散步

它们其实是附近农户家的两头驴子

阳光很少落在它们的身上

河水骄傲,流得湍急

旧事,就不要提了

一个人很难为万物悲苦

过不了多久

生活会把

这两个有信仰的家伙

赶到别处

 

 

P33《雨天》

 

雨下了一会儿

空气就凉了

雨落在我的身上

好像一些孤单

落在身上

这时,你听见

雨落在地上的声音

孤单是听不见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4-10-25 20:1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谢谢,史老师!



这是一个很贴近我们黄土地的文字人,他的文字、他的思维、他的感悟是一个三十岁人的,他的写作感觉无疑是激情四射的。但读他的诗,感觉就像依在一片苍穹的怀里,享受着一份纯粹的安静;又像在翻着一部苍桑的黑白片,玩味着自己那早已远失的过去。
通读高兴涛的诗篇,他的诗句很明丽、很洁净,在他的每个诗行里,没有太多的的地得定状补的修饰,像雨水洗过的石头,以黑白的明暗闪烁着凹凸的光影;像自然里的某一个静物,浑然天成,她们的存在是那样的合理而合适。他把天写的很蓝,把云写得很白,把小镇的羊写得像云朵一样在风里飘荡,把小镇的人写得棱角分明。“兴许,在乡间的路上/我们会遇见两三个有意思的人/管我们叫做远方。”这看起来极其口语的句子,放在这里,他把她们写成了诗,我们也把她们读成了诗。是的,他来自外乡,相近时,他和遇见的他们擦肩而过,因为是陌生的,更因为是有区别的,或者他们没有把他划为自己的同类项,所以他们把那个不一样的他叫成了远方,这就是诗的景深效用和层次感觉。这样的句子,她无色而有意,无彩而有情。“在小镇/只有我一个人写诗/把一些词语带到远方。”读到这样的诗句,我此时只想对这个世界说一句话:“语言真是妙不可言的东西,我太爱着方块字了!”现代诗歌的散与韵,在优秀的诗人笔下,同样是无限隽永的,无限生动的,在阅读时往往盖过了古典诗词的方正短促,舒缓柔和的美体现得更加淋漓一些。“他们的驴子/还在木桩子拴着/不知道/我爱他们/胜过爱别的静物。”这一节符合诗歌创作的三步走:直观、思考、觉悟,最后抵达诗歌的内核。语言依然沿用着简洁、单纯、朴素,但意蕴完全不亚于“孤帆远影碧空尽。”这样的场景和意境描绘。所以,有人把现代诗歌说得似乎没有了一点可读性,不如看时下的流行歌词,诗歌已经死掉了之类的话,我看这是不懂诗歌的人在哪里胡诌,是他不具备读懂诗歌的能力,或者他不是用心在读诗,是在用铅笔头读诗。“天太蓝了/你看/有一朵云/在车窗里/游不出去。”初看这几行,有种不相干的句子在拼凑,但当你一个人把车子停在一片安静的天穹下,甚至没有风吹,没有叶落,天地安谧极了。望着蓝的很深的很寂寥的天,孤独吗?没有一丝声响儿,没有蜂蝶的飞过,甚至一个下午没有一个人影路过。你年轻,你脉管里的血汩汩涌动,没有一样东西撞击你年轻的拉紧的神经,你似乎有一种被时世遗弃的痛苦的时候,想不想像一朵云一样希望飞翔,但却飞不出一扇窗的苦闷呢?这是思想的云彩,心底的渴望,深深的蓝是不是深深的海呢?我们读诗,是带着心去读的,我们读诗,是带着情去读的。这是别于我们看一颗枯树,看一只行走的鸭子是不一样的。“我们很少/再谈论爱情/房子里的孤独/越来越多。”从这一截诗行里,我们读出了一对平常夫妻的正常生活状态,当爱情在他们的中间逐渐趋于平稳时,这其实是再正常不过的一种真实生活,但在年轻的敏感的诗人眼睛里,却觉察出了不一样。两个人缺失的交语让诗人感到了惶恐和不安,这种敏感度在几行白描里隐隐透出。“有一次/我用几个词语/叫醒了,房子里的安静。”共囚于一间房子,两个人长时间没有对话,也许是闹了点别扭,诗人不得已间用了词语“安静”,这个安静我们在理解时可以直接置换为寂静。面对对话不成,隔空对话不成,诗人在心里用一些词语与他的心或者他的爱人在腹语。“在小镇有一盏灯/这一盏就够了/黑夜不会太长。”关于这一句,我想诗人是从顾城的那首佳作里获得了一些启示:“黑夜给了我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她寻找光明。”诗人的聪明在于他在这里也点明了自己的哲学思想,自己对未来的希冀和信心,对于囿于一个小镇的困顿,他是不惧怕的。
一个人说着冷的、暗的、湿的、发红的词语时,他的内心一定经常颤抖的。一本厚厚的诗集,集聚了近百首诗歌,一字一节,字字珠玑。他的心在自己的故事里颤抖着,在别人的故事里也颤抖着,有时候还很激烈,这是无疑的。“要偷偷地仰望/小心地说出‘蓝!’”这颤抖的心似乎还着了色,有了声响,这是怎样的一种心跳呢?这样的心跳一定是丰盈的、有力的,而且此时他的心一定是薄薄的、亮亮的,反射着光芒的,可以照耀别人的血和泪的,那些有色的血和无色的泪又是可以返照于他的心上的。“我会认真地抒情/然后,找准自己的位置/坐下/不提往事/慢慢和现实和解。”没有一个人会在自己所有的日子里都心满意足,生活中有太多的沟坎和纠结。在这里,年轻的诗人以及其冷静而舒缓的态度对待这一切,以有点哀伤但很优容的语言来表述,在我们面前展现出一个理性的冷静的对待生活的优雅青年。他总是一个人独自以这样一种优雅的态度处理自己的内心和现实之间的矛盾,这是很高的一种境界。
“这是一个难得的诗才。”这是另一个文友对他的评价。之所以能把自己的内心写的如此简洁、明亮,他的人一定是简洁明亮的,他的心是一触即会流血流泪的,他在路过了自己的内心时,也路过了别人的内心。“常常攥紧拳头/却软弱地活在世上。”;“人生都可以这样/温柔、内向、心生忧伤。”这是一种很当然的情绪,我们每个人都有内心很柔软的一面,他一个三十岁的年轻人更多了些。但就是很熟世的中年或老年人,谁敢说自己没有这样的时候呢!他的诗能触到我每个人的痛点,是不是有一些成功之处呢!在他的后记里,描绘了这样一个情景,我一下子就记住了。“记得有一次,回到了西安,面对人来人往的街市,嘴角欣然一笑,两行泪莫名其妙的淌了出来。”因为这一情景和伟大的小说家莫言的一段描述有着惊人的相似。莫言在写《丰乳肥臀》时,他的灵感来源于一次他出地铁口的时候,看到一个妇女,神情疲累,但动作敏捷地坐在冰冷的石阶上,哺乳她怀里的婴儿,当孩子吸吮平稳后,妇女似乎要斜倒地上。看到这一幕,小说家极其感动,看着看着不禁泪流满面,久久不能自已。这一点对周围物象的极其敏感,高兴涛已经足够,所以这个评价是准确的。在《孩子》这首诗里,他写道:“他与我的距离/就像这嘶哑的风/有时,会把人的心,当窗纸一样/撕了又撕。”这一点我还从他对待一个患有尿毒症的友人的态度上体会得到。而且,他的思想触角又是可以舒卷的,能触到他人的痛,他自己也是痛极了的,像蜇了人的蜂王,别人血液里的毒是他阵痛时流出的血。“那年冬天/父亲抱着躺在/挖掘机下花季般的儿子••••••几天后/有人从关中带回来一个黄花闺女(是父亲花了八万元买来的一具女尸)/父亲想让儿子/在那边给王家续上香火。”他在诗里喃喃地说着生死,他人的羁难,和他欲助而不能助的痛苦。“我认识的那只鸟/后来飞走了/它没有去南方/只是去了/没有我的地方。”他的理想,他的憧憬被现实撕碎的时候,他很无奈,又像个刚懂事又不是真懂事的无辜孩子,期期艾艾地自言自语着。“想着死后/人会不会变成诗/然后,被另一个人/写在纸上/烧掉。”写《小镇的病人》时,他说:“轻叹/抑或哀伤/不用药物/不用手术/让时间/轻轻地咬。”在这首小诗里,他的思想触角似乎更尖利了一些,我们这个社会渐渐突出的一个问题,他觉察到了:在我们许多的小镇,有许多的留守老人,有许多的慢性疾患,有许多的孤单••••••当他感到无可奈何这一切的时候,他知道只有交给时间了。无情也罢,怜惜也罢,让他们去慢慢消受、吞噬和磨灭掉这一切。许多的不忍,许多的内心痛苦,自己只能以这样一种方式,以浓浓的笔墨文字来说出,当是自己所能做到的吧!在这里,我们似乎能触摸他眼角隐隐的湿,他内心的那一角在滴血。
我们都不是游离于生活之外的人,我们孤独、寂寞、烦闷,有着这样那样的牢骚。但我们也有很多可以原谅这个世界的空间和时间,我们可以在这样的空间里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他做到了。作为一个文字人,他的神经敏感度很高,他在一个相对僻静而封闭的环境里,构筑了自己诗的世界。那里,没有多水多湖多燕子,没有杨柳依依,小桥逶迤,更没有江南那么多的亭台谢阁,莺燕婉转。甚至雨雪这样有些诗意的天气有时候也是极少的。但是他把小镇的蓝天、白云、山沟、窑洞、老人、孩子、驴子和牛羊都划进了他的沙盘,给他们染上了色彩,伴上了音乐,赋予了情感,把自己的一些感悟和触角向外面的世界拓展。
相较于高兴涛,我是怯懦的。我深入我的小镇业已四年,但在我进入小镇前,我就给自己身上打了厚厚的一层蜡,以便与小镇的灰尘、脚汗、粗粝割裂开来,或者说我已经习惯了城市的矫饰、柔媚和伪真。我的这层蜡没有在小镇磨薄,而且似乎在加层。因为,我隔着玻璃看她:小镇的衣衫破旧,小镇的语言粗鲁,小镇的思想迟钝,小镇充满了时代的污与伤,小镇的一些厚黑哲学更加裸露,倾轧和较量更加没有掩饰,埋坑和算计更加的低劣。面对这些,我更多的是不屑和麻木,让我心上层层生茧的小镇,使我学得更加坚强和自闭。但是,看了高兴涛的诗,这个青年给了我一记真拳,我似乎明白了生命似的,看着自己的脚下:春雨、夏花、秋叶、冬雪,在这里少了些油腻腻的尘埃,她的落尘更单纯了一些。我睥睨小镇的时候,她同样把我当远客来迎接,我匆匆于她的热情,她同样那么的一如既往的守候。在小镇,面态安详的老人随处可见。在我职责范围里,为他们做了一点点事情的时候,他们没有一叠声地说“谢谢!”却把自己耕种的小米和瓜果拿来送我,而且是满满当当的多;在我路过他们的门口时,他们看着我鲜亮的衣着,会很认真地掸一掸他们的椅子,让我坐下,再把热腾腾的米粥盛我一碗;或者,在我每次走过他们身旁时,赶紧地让出宽宽的道来,容我通过。他们很累,种很多的庄稼,干很脏的活,雨少了,重重的叹息,雨多了,急急地为房子遮盖;闲暇时,他们也玩牌、唱曲、喝酒、或者打情骂俏、说着二流子话。但他们生动地过着每一天,演绎着自己的喜怒哀乐。对于这些,我一天一天地忽略着,更多的时候,我缩在自己的壳里,把城市的小伤感贯穿于每一天,拿起笔做无奈状,王顾左右而言他,把自己的一些痛感和了悟交付于缥缈的岁月而不自知。对于我的小镇,我想说一声:“我错怪你了!”
啰嗦有些太多,更有些跑偏。对于这样一个刚刚开始走道的诗人,和他的这本还有些稚嫩的诗集,留给他一些自己思考的安静吧!别因为站着说话不腰疼,而模糊了他的一些不足和还要向前去的路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情感

 

小镇是一个世界

——读高兴涛《小镇的诗》

 

尚飞鹏

 

作者在自序里说我只是一个过客,走在路上的人,不配让一个镇子为其多一点什么或少一点什么。这就是一个诗人,来到这个世界,并且对世界的感受。这个感受是对的,世界不会因为你的到来而改变什么,而是我们在它的变迁中不断适应与改变.有了这个前提一切就好办了,否则,成为一个诗人会有大问题。现在,兴涛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我是诗人,小镇是一个世界!

他在《小镇的诗里这样写到:在小镇/只有,我一个人写诗/一些/词语/带到远方/这项工作/我一直持续了三年/三年了,一首诗,村民都没有读懂/他们没有看天的习惯/不知道,我已经把天,写得很蓝/他们的驴子/还在木桩上栓着/不知道,我爱它们/胜过爱别的静物/我曾在一头驴的身上/花费了一个下午/把一种孤独当作快乐/最后才确定/安静不过是虚构/一个连词语都到不了的地方。”诗是一种意外的人生,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意外而已。作者在小镇六年,六年可以改变他的一生,这就是小镇的意义。你若不去小镇,就没有小镇,也不会有“安静不过是虚构/一个连词语都到不了的地方。”这样的诗句。小镇塑造了一个诗人。

在诗人的诗里,有很多意象,比如:蓝天、孤独、安静、太阳、夜晚、忧伤、爱情等等,但我觉得更多的是白云和落日。他在《》中写到:让我们把自由的念头/烂在肚子/忘掉/一些难过的/空落落的云/天太蓝了/你看/有一朵云/在车窗里/游不出去。”作者从来都是压抑的,这是他的基本情绪,即使是信天游的云,也游不出去,让自由的念头,烂在肚子里。他的《椅子 残余的情感》,这两首诗也是这样的色调。下雪了》有了另一种变化雪落在好人的身上/也落在坏人的身上/没人会在意/就像一个人在喝酒/另一个人抽烟/月光照着他们/并没有多大区别。(节选)”有自然主义的东西,也有哲学思考,但都不刻意,表现得水到渠成。《太阳照常落下》里写到:我只是一个难过的人/活在这里/近旁,是支离破碎的现实/女人说,孩子是她的所有/很久以前,我就知道/这个故事/开始只有一个小镇/后来,群山环绕/暮色晚归/一个人提着爱情的头/在路上走。”整首诗的节奏是缓慢的,无奈但是优美,虽然旋律一直在走下坡路,也没有因为下坡而加速,把落日的意象写得淋漓尽致,接下来是一片黑暗,身体投入的生活的怀抱。作者的诗歌语言很有魅力,一定经过多年的磨砺,或者对文字的审美要求比较高才可能获得。

兴涛的诗我喜欢,没有装神弄鬼的东西,没有咋咋呼呼的毛病,有的是真诚,敏感、忧伤、脆弱、内敛, 这些都是一个诗人必须具备的“弱点”,他都有,这正是他区别于其它诗人的不同之处。他热爱小镇,必然有他的理由:《小镇的灯》这样写到:小镇上有一盏灯/这一盏也就够了/黑夜不会太长/小镇/她长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她很漂亮。”如果这爱还不算炽烈的话,他在《 小镇的夜》里有进一步的表达:树叶的声音,卷走了一下午的阳光/躲进夜里。所有的事物就这样隐藏了自己/我是一个没头没脑的人。在小镇/时间真美,她轻轻地走来/拉我的手。这是一个多么年轻的夜啊/真的,天几乎黑得发亮。”几乎是无懈可击的赞美,拟人化,或者真的另有其人也在情理之中。我们知道,诗歌在公共表达之外,往往不排除有隐喻的成分,一个美人,伴随着诗人在小镇上,这是诗人对小镇的全部情感。

诗人是小镇的情人,诗人的代表作也是写小镇的诗,一首是《 小镇病人》:在小镇上/当一个病人/什么也不想/白色床单/不过是一张白色的纸/躺在上面/不过是一颗词语/轻叹/抑或哀伤/不用药物/不用手术/让时间/轻轻地咬。”这是一首很妙的诗,描述的竟然是诗人创作的过程,病人是谁,用心的读者一看便知。小镇是一首诗,小镇的病人是一首诗,他的一张纸,一支笔,写得不是病例,而是人生。诗人与小镇的相遇,让他们相得益彰,闪烁出迷人的光芒。另一首是《卫生院里没有病人》:我坐在里面写诗/阳光打在窗户上/有一溜悲伤/在朝我呐喊/心情好的时候/我会说/在这里,挺好/我的诗,已经有药的味道。”他已经意识到,他的安静,他的小镇,他的卫生院里没有病人,都是小镇给的馈赠。而小镇给他的远不止这些,“我的诗,已经有了药的味道。”这是天大的恩赐,这有了药的味道的诗,就是拯救自己、拯救灵魂、拯救世界的药。这是真的,不能因为世道偏离了方向,连正确的思想也不敢拥有。

兴涛是诗性的、先锋的、也是勇敢的,他在后记中写到:“六年的小镇,不是简单的青春归属, 是那种挣脱又难以挣脱的隐忍,在日后的生活中,变得愈发深刻。也许,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镇子或类似镇子一样的地方。”梵高因为有了阿尔而永恒、马尔克斯因为对小镇马孔多百年兴衰的雕刻而誉满全球、路遥因为写了故乡陕北而大获成功。当然,这是其中的一个因素,需要的条件太多了,而我以为,只要方向正确,朝着目标不停地跋涉就是成功。我希望兴涛能够坚守,将看起来毫无用处的诗歌革命进行到底。

归根结底生命也是靠不住的,不确定的、要消失的。也许不仅仅是人类,一切事物都是虚妄的,就像时间一样流失。那么,为什么活着,我的回答是:因为活着所以活着,活着本身就是意义。诗歌的意义也是如此,因为写诗所以写诗,诗歌的存在就是诗歌的意义。祝福能够体会到诗歌意义的诗歌爱好者,祝福能够写出有意思的诗歌作品的诗人。

祝福兴涛,拥有小镇这个世界。

 

2014年10月8日于西安

作者:尚飞鹏 ,1954年生于陕西省榆林市绥德。先后毕业于西安音乐学院小提琴专业,榆林学院中文系。曾任《艺术界》常务副主编。1984年开始发表诗歌作品,并多次获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为陕西省艺术研究所研究员。著有诗集《情王》、《情后》、《舞者》、《膜拜大地》、文论集《说话》。诗集《情王》获陕西省第八届文学奖、论文《陕西诗人群像及其论述与批评》获陕西省第二届文艺评论奖、论文《21世纪中国诗坛事件与新西部诗群的崛起》发表后在全国引起广泛影响、论文《乱弹戏曲改革》获国家级二等奖,论文《重新认识陕北民歌及其陕北民间音乐的审美意义》获省级二等奖。论文《中国诗歌问题自由谈》、《超现实主义诗歌在中国》引起专家的关注与诗界争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