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高晓松
高晓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20,546
  • 关注人气:14,7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转眼已在洛杉矶定居四年,过着妻如玉女儿如花的平静生活。有事做,有书看,不闻江湖声。
问候各位老看官。大家都老了,不错。
筹备了十年的《万物生长》专辑今年终于出了,筹备了四年的电影《大武生》也终于上映。筹备了四十年的四十岁生日也过了。很好。。。
博文
(2015-11-17 16:56)
标签:

杂谈

雜書舘序

高晓松

 

乙未十月,止于大雪,客机折戟埃及,平民溅血巴黎。天地不仁,举世惶惶。居庙堂者全无庙算,处江湖者粪土江山。或曰大限将至,争诵末世遗文。

同月,于京郊,于天之角,大藏家献书百万,变藏经楼为图书馆。请余为首任馆长。

余年少时,自诩文青翘楚,浪子班头。读书破万卷惟阅后即焚,云游数十国而居无定所。卖琴棋书画媚众,弄雕虫小技营生。及至不惑,识大藏家,乃知浮华浪掷如当下,仍有大隐于市,不坠青云之志。观其藏,洋洋数十万民间之宝卷、杂志、鼓书、杂字、书信、教材;浩浩数百年华夏之信仰、民生、娱乐、改良、革命、沉沦。于官修机器人正史之外,别有一番呼吸与血肉。历史于此不再顾影自怜,反生出一派悲天悯人。

于是与大藏家议,将此书馆命名为:雜書舘。

馆长曰:以史为鉴,无非再添几分偏见;以梦为马,最终去了别家后院。不如大雪之后,清茗一杯,杂志两卷,闻见时光掠过土地与生民,不绝如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17 16:47)
标签:

杂谈

雜書舘序

高晓松

 

乙未十月,止于大雪,客机折戟埃及,平民溅血巴黎。天地不仁,举世惶惶。居庙堂者全无庙算,处江湖者粪土江山。或曰大限将至,争诵末世遗文。

同月,于京郊,于天之角,大藏家献书百万,变藏经楼为图书馆。请余为首任馆长。

余年少时,自诩文青翘楚,浪子班头。读书破万卷惟阅后即焚,云游数十国而居无定所。卖琴棋书画媚众,弄雕虫小技营生。及至不惑,识大藏家,乃知浮华浪掷如当下,仍有大隐于市,不坠青云之志。观其藏,洋洋数十万民间之宝卷、杂志、鼓书、杂字、书信、教材;浩浩数百年华夏之信仰、民生、娱乐、改良、革命、沉沦。于官修机器人正史之外,别有一番呼吸与血肉。历史于此不再顾影自怜,反生出一派悲天悯人。

于是与大藏家议,将此书馆命名为:雜書舘。

馆长曰:以史为鉴,无非再添几分偏见;以梦为马,最终去了别家后院。不如大雪之后,清茗一杯,杂志两卷,闻见时光掠过土地与生民,不绝如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16 13:11)
标签:

杂谈

        最近有个二手车的广告闹得沸沸扬扬,我看了看觉得还挺魔性,这让我想起了在美国生活时一些关于二手车的见闻。
        首先“二手车”这个翻译是从英式英文翻译过来的。英国人喜欢说“second hand”二手。美国人不用这个词,老美越简单越好,直接叫“used”。这个词更宽泛,无论二手、三手、四手,反正都是used。所以二手车就叫used car。
        十五年前我到美国,买的第一辆车就是一辆二手雪佛兰,4700美元。那时候绝大多数华人第一辆车都是二手的,4700块已经不错,我的同学、朋友还有花800块1200块买的八手车。那时人人都得学会修车,人人都是蓝翔优秀生。
        我去年看到彭博社一篇文章,说现在的中国留学生买车平均花费4万多美元一辆,而美国大学生的车平均1万多。4万多在美国就是一辆奔驰ML350 SUV,是我们当年的dream car。现在的学生好幸福。
        在美国租车比打车便宜得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新年论道

高晓松

新年赴马云兄之约,到杭州西溪太极禅苑一游。四友于湖畔竹林缥缈阳光下品茶闲谈,马云说起企业之道与德,人生与家国之进与退,受益良多。

中国人的哲学装在左右两个口袋里,以为进退之需。进时祭出儒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入世哲学,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摸爬滚打,披荆斩棘;退时摸出道家崇尚自然清静无为的出世哲学,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有容乃大,与世无争。这两样家伙事都有了,再佐以释家心灵鸡汤少许,就是一整套无坚不摧的东方哲学。凭借这套东西,国家可以分久必合,人生可以能屈能伸,企业可以进退回旋。中国千年来经历多次过山车般的高潮与低谷,伸张与屈辱,如今依然能大致保住当年摸样,没崩盘没破产,且大有重执牛耳之势,与这套东方哲学有极大关系。

而西人则比较一根筋,只有入世哲学,拯救赎罪,追求真理云云,缺乏出世哲学为后退时所用。所以当西方高歌猛进时,一切看似无懈可击,国家企业个人都蒸蒸日上。可是一旦走到拐点,比如美欧之现状,越来越感到他们的迷茫。西方大帝国后退时通常以崩盘结束,大企业后退时常常便破产倒地,个人更缺少出世装备,一退则颓,再退则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19 13:17)
标签:

杂谈

今为徐志摩祭日。想起上周与张大春兄各自译了一版因《星际穿越》而再度火起来的旧英诗“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以纠正片中之错译,兼抒抑郁之老怀。译诗为天下第一有趣而无聊之事,须有趣而无聊之人为之。徐志摩乃天下第一有趣而无聊之人,贴上一首他译的古英诗,配上罗大佑的曲子,仿如他早早为自己写好的挽歌。


《歌》

译文:徐志摩(1897-1931/11/19)

配曲:罗大佑 (http://www.xiami.com/song/381569?ref=acopy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19 13:12)
标签:

杂谈

       今为徐志摩祭日。想起上周与张大春兄各自译了一版因《星际穿越》而再度火起来的旧英诗“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以纠正片中之错译,兼抒抑郁之老怀。译诗为天下第一有趣而无聊之事,须有趣而无聊之人为之。徐志摩乃天下第一有趣而无聊之人,贴上一首他译的古英诗,配上罗大佑的曲子,仿如他早早为自己写好的挽歌。


《歌》

译文:徐志摩(1897-1931/11/19)

配曲:罗大佑 (http://www.xiami.com/song/381569?ref=acopy


我死了的時候,親愛的,

別為我唱悲傷的歌;

我墳上不必安插薔薇,

也無須濃蔭的柏樹:

讓蓋著我的青青的草

淋著雨,也沾著露珠;

假如你願意,請記著我,

要是你甘心忘了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19 13:00)
标签:

杂谈

       今为徐志摩祭日。想起上周与张大春兄各自译了一版因《星际穿越》而再度火起来的旧英诗“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以纠正片中之错译,兼抒抑郁之老怀。译诗为天下第一有趣而无聊之事,须有趣而无聊之人为之。徐志摩乃天下第一有趣而无聊之人,贴上一首他译的古英诗,配上罗大佑的曲子,仿如他早早为自己写好的挽歌。


《歌》

译文:徐志摩(1897-1931/11/19)

配曲:罗大佑


我死了的時候,親愛的,

別為我唱悲傷的歌;

我墳上不必安插薔薇,

也無須濃蔭的柏樹:

讓蓋著我的青青的草

淋著雨,也沾著露珠;

假如你願意,請記著我,

要是你甘心忘了我。


我再不見地面的青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诺兰新片上映。片中老布兰德教授在给男女主人公壮行时,吟了“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这首诗的首段。这首诗在英语国家中属于“有井水处皆吟”,类似我们的“大江东去——”。友人问我怎样译较好,正巧偷得浮生半日,试译之。译诗为最难之事,远超我之前译小说或音乐剧,在此抛砖引玉,望方家斧正。本诗格律工整,乃以工整格律译出。明天四十五岁生日,且以此诗自勉。

 

《绝不向黑夜请安》

狄兰.托马斯

译文:高晓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诺兰新片上映。片中老布兰德教授在给男女主人公壮行时,吟了“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这首诗的首段。这首诗在英语国家中属于“有井水处皆吟”,类似我们的“大江东去——”。友人问我怎样译较好,正巧偷得浮生半日,试译之。译诗为最难之事,远超我之前译小说或音乐剧,在此抛砖引玉,望方家斧正。本诗格律工整,乃以工整格律译出。明天四十五岁生日,且以此诗自勉。

 

《绝不向黑夜请安》

狄兰.托马斯

译文:高晓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诺兰新片上映。片中老布兰德教授在给男女主人公壮行时,吟了“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这首诗的首段。这首诗在英语国家中属于“有井水处皆吟”,类似我们的“大江东去——”。友人问我怎样译较好,正巧偷得浮生半日,试译之。译诗为最难之事,远超我之前译小说或音乐剧,在此抛砖引玉,望方家斧正。本诗格律工整,乃以工整格律译出。明天四十五岁生日,且以此诗自勉。

《绝不向黑夜请安》

狄兰.托马斯

译文:高晓松

绝不向黑夜请安

老朽请于白日尽头涅槃

咆哮于光之消散

先哲虽败于幽暗

诗歌终不能将苍穹点燃

绝不向黑夜请安

贤者舞蹈于碧湾

为惊涛淹没的善行哭喊

咆哮于光之消散

狂者如夸父逐日

高歌中顿觉迟来的伤感

绝不向黑夜请安

逝者于临终迷幻

盲瞳怒放出流星的灿烂

咆哮于光之消散

那么您,我垂垂将死的父亲

请掬最后一捧热泪降临

请诅咒,请保佑

我祈愿,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