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高小莉-逸野
高小莉-逸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0,023
  • 关注人气:8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高小莉公众号





简介
 
高小莉,笔名逸野,作家协会会员,一级作家,多年从事专业创作。著有长篇小说《热血热泪热土》、《瞬间柔情》《永远的飘泊》等、《轻轻叩响你的心扉》、散文集《野白菊》、《为今天喝彩》、《快乐行走》、《那些沧海桑田的事》,长篇报告文学《时代与梦想:官金仙与物流30年》等十数部。采用本人作品,请联络。谢谢!
思念如风

思念如风-情感

七夕

诗画朗诵

后来

随笔 图片 朗诵MTV

爱得纯粹

散文 图片 朗诵MTV

独自舞蹈

独自舞蹈-心灵

守候一池莲

诗画朗诵

自在花开

朗诵音画

一花一世界

朗诵音画

莲语

唯美音画

野白菊

散文 朗诵 MTV

永远的乡愁-家园
博文

几场雨之后,心里就惦记着:映山红该开了吧?映山红点燃山野的时候,是我的节日。这是一个季节分界线,山风少了寒意,柔柔的,太阳也明亮了,照在身上暖意融融。我甩了棉衣,小跑着往山里去,我的身后,跟着我最要好的伙伴——大黑狗阿黑。深山里充满了鬼魅的传说,一个人总是很恐惧的,怕那些坟堆,怕山窝里不见人影的寂静,怕突然会窜出来野猪什么的。还好,有阿黑,阿黑是我的勇士和保护神,阿黑跟着,我胆子大了起来。

我知道哪里有映山红,也知道哪一片山坡的映山红最多开得最好。可是,我越是心急,映山红越是慢悠悠的,我都跑了好几趟了,还是无声无息。我只好装作不着急了,每天该干嘛还干嘛。山岭一年四季都是绿色的,浅绿,浓绿,怎么变还是绿,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梦中醒来,夜还黑着,想必,是下雨了吧,一声一声,有节奏地,敲击着窗檐的瓦面。不急不慢,仿佛是在弹奏一首很空灵的曲子。我的梦就这样被敲醒了,随着那雨滴,落了一地。

睡意全无,也不开灯,静静地躺着,听雨。雨声时大时小,有的是脆脆的,有的是柔柔的,一会儿是协奏,一会儿是独奏。我从雨声判断着雨下得多大,是否有风,不期然就想起了小时候听雨的那些事来。

小时候的瓦房不高,逢了雨天,常常是在梦中被雨声叫醒。如果有闪电,我就很害怕,我不敢去看屋顶的光窗,闪电会从那里漏进来,很吓人。雨一直不停,瓦面就变成一条一条的小水沟,哗啦啦往下流淌,寂静的夜里,满世界都是雨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过新年,中国年,这是所有人的节日,无论贫穷富有,无论美丑高下,都沐浴在新年的光辉里。一元复始万象更新,有多少艰难多少痛,有多少委屈多少伤,都随着最后一页日历,翻过去,彻底翻过去了!

打开吧,打开新的一页,一定要相信,打开的是全新的景象,全新的生活,全新的希望!

灯笼挂起来,狮子舞起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春花朵朵,每个人的心里都是暖意融融。新年好!多么朴实无华的话语,多么单纯的快乐啊!

不需要华丽的渲染和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从外婆家大洋乡新安村去苦竹潭,要翻过好几座山坳,跳过好几条溪涧,穿过好几处峡谷,绕过好几个深潭,顺着山,沿着水流,往山里一直走,走向更深更远的山。在我童年的记忆里,苦竹潭不仅是一座山的名字,还是一个象征,蛮荒,遥远,险峻,神秘。

苦竹潭是个取之不尽的宝库。一眼望不到边的阔叶林,挺拔的老杉树,笔直的毛竹,林间跳跃的野生动物,还有数不尽的山货,野藤茶,中草药,野果子,蘑菇和木耳等等。通常说去苦竹潭,言下之意就是采山货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村庄越来越大,新屋越来越多,人却越来越少。驻守在村里的大多是老人和孩子,年轻力壮的很多都外出谋生去了。多年前大造梯田运动的成果,距离村庄远一点的山里,早就自然地退耕还林。开始几年,还能隐约看见依山而上的梯田模样,让人想起哪一片山坡曾经开满了李子花,哪一片山坳曾经结满了一个个菠萝。好些年过去,等到那林木森森野芒花招展,梯田的痕迹荡然无存,不免令人感慨沧海桑田的威力。老人说,一朝天子一朝臣,谁能想到世道变化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才到立秋呢,野果子就争先恐后熟了。

天是那么幽蓝,山是那么浓绿,阳光是那么无拘无束;近处的茶园,鲜活滴翠;远处的山岭,山岚如烟。山顶上的湖水,湛蓝透彻,掬一捧在手,凉沁沁;轻尝一口,甘冽怡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远方的山峦渐渐模糊起来,山脊上的树木队列俨然,犹如缓慢行进的骆驼。河边的竹林灰蒙蒙一片,偶尔一只归巢的鸟飞过,只闻啾啾的叫声,已经分辨不出翅膀的颜色。农人挑着,扛着,往炊烟袅袅的村庄走来,融会在村庄巨大的影子里。晚风轻轻地拂过,带来夜来香浓郁的气息。

晚饭后,搬一张凳子,在门前的草坪坐下来。夜是静的,村庄是静的,屋旁的香蕉林是静的;可是,静了心聆听,世界又是如此的喧闹,张扬,沸腾!阳光下的世界是白鹭和山花的,夜幕下的舞台,隆重登场的是蟋蟀和青蛙。白天很难见到他们的影子,到了夜晚,他们全都聚集起来,开始盛大的狂欢。他们歌唱,起舞,他们鼓掌,欢笑,用他们自己的方式,庆祝生命的神奇和美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大尖山海拔800来米,是老家的高山。我的村庄正对大尖山,每天打开门,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它。清晨看山腰的云雾,傍晚看山顶的夕阳,大尖山是日子的一部分。

山脚下有温泉,一到天冷,大老远都能看见腾腾的热气。老家人把温泉叫“汤”,边上的村庄,干脆叫做“汤边”。老话说,看山近,踏山远,大尖山看着就在跟前,可要走起来,还有不短的路程。我的村庄叫排仔,和汤边隔溪相望,村头的绿竹,屋顶的形状都是清晰可见的。穿过一片田园,过了溪上的小桥,大约二里地,也就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姐姐在我们姐妹7个中排行老大,小名叫“华狗”。她瘦小个子,皮肤偏黑,头发偏黄,双脚犹如长在石头缝里永远也长不大的老松树干,短短的头发乍看去仿佛一丛缺少肥料的猫须草。因为瘦小,姐姐走起路来身轻如燕,从田埂上飘过,一阵风似的。我念小学四年级那年,姐姐大约是十四五岁吧,身上总是一件洗得发白打着补丁的天蓝色裤子,一领碎花上衣,一年四季多是打着赤脚。

姐姐念到三年级就辍学了,面对父亲内疚的双眼,姐姐笑着露出一口小碎牙:“我笨,读书再多也没出息。妹妹聪明,让她读吧。”我接过姐姐的书包,走进了校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搜博主文章
广州广州系列随笔



纵情山水
纵情山水-行走

西湖的荷

朗诵音画

行走丽江(1)走在丽江古城

音画 视频 摄影 随笔

常来常熟

散文 图片 朗诵MTV

走过新疆
走过新疆系列
纵马大草原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