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高宏
高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676
  • 关注人气:1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1970年3月4日出生于陕西横山县
1994年毕业于陕西商洛师范学院
1994年在延安职业技术学院工作
2002—2003年在美术学院油画系助教研修班学习
2003—2005年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做访问学者
现居北京宋庄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博文
(2016-06-10 15:58)
标签:

文化

分类: 日记随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10 15:49)
标签:

文化

分类: 日记随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02 10:36)
标签:

2014

新年

艺术

文化

大地

分类: 日记随笔

   太阳越过零度子午线,让过去的这一年成为一个整体,澎湃的心潮在光爱里掠过无数的图像,在过去的岁月里我努力地对着画布试验想法,让明天有了成为的可能,把小我揽进自己的怀抱。在艺术追求上通过自己腐烂的身子看到整个时代空洞的呻吟,懂得文化上的虚假让眼球匮乏。大家都穿着外套矫情地谈论信仰。没有人愿意将真实展开给人看,从形式到内容都是赝品,模仿的作品打上中国制造的名号,虚假的掌声里迎来鲜花,我要结束抄袭的岁月,进入真实的学习间断,如果谈创造那是扯淡。

   在新年的第一天,微光照在我的身子上,我不再责备自己阳光般的心灵,拿手指允吸颜料的色彩巡视画布,缝补出无数个自我。让内心滚动的沉默喂养出期许的绚烂,在不断战胜自我的路上成为一个战士,一个敏感的骑手跨过自我设定的栅栏,不再扯谎地假定形状。艺术是需要不断行走在荆棘丛生的路上,行走在炙烤的火里,在地面上留下歪曲的阴影。把所有美化的言辞关进塔内,脱离蛆虫的行列,学会在冬天用乌鸦的意图唱出人内心的罪过,用真实塑造出这个时代貌相,一个小资的时代力量是黑色的身形,做好孤独在路上。

   新年里我不会在时间里沮丧,要用身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07 13:15)

宋庄的冬天

    宋庄,艺术家生活的地方,在寒风中躲在折断的高压线下,淋着风雨不能依靠这个国家,无论与谁交谈政治的长矛都指向艺术家们工作的地方,拆是宋庄政府的阴谋策划,这一群疯狂的恶棍都被人痛骂,暴政的罪恶在向文化犯法。不给艺术家沉思的时间,要改变正在形成的现状,升高的拆卸机比这里的高压线还让人绝望,我们的艺术家已经生活在死寂的地上,长时间忘记的殇再次来到我们面前,这一次损伤要比二十年前逃亡还要惨痛、真实。

    艺术家是一群羔羊,在这个时代里已经失去了棱角,随时就被国家圈养的狗尿在头上,艺术家这一次有可能群体死在异乡,把高压线盖在身上。

拆迁现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转载文章

高宏的艺术脉络

 

九月二十五日下午,北京下起了雨。听说市内的雨很大,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2-10-10 15:18)

高宏

描绘庄稼人的精气神




 

《辛卯·大暑》400×1200cm布面油画2011(局部)

9月25日,“大地——高宏油画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闭幕,此次展出的是高宏近两年的作品以及少量代表作品。高宏接受《京华时报·艺术品投资周刊》专访时表示,他的作品是对农民精气神的写照,并且希望通过展览呼吁大家关注农民的内心。

>>谈展览

呼吁关注农民内心

此次展览共有20幅作品展出,多为高宏近年来的新作,但为了显示他的艺术探索的历程,也有不同时期的代表作品。高宏称,距离上次展览已时隔两年,这次希望让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转载文章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展览 > 大地——高宏油画作品展

       展览现场:中国美术馆

展览信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10 11:05)

我们居住在大脑最朴素的寓所,混杂着些什么事物。扮演着别人和自己,糟糕的演技忘不掉外表的装束,设计着表情。这没有风格的高度引不起人的注意,黑暗的舞台上不设置灯光。呐喊的空音一声一声持续的呼喊,没有关注的唱词与周围混在一起。

我们白天和夜晚绕着城市持续地行走,将眩目的抗争平放在纸上。荒寒里送一锹煤添进火堂,急速的燃烧如咳嗽一样持续了很久。今天的能量,明天的光芒,一起用烟尘谱写在天上。

城市的大街上人来人往,农民单影行走在山岗上。我用笔一笔一笔将其涂脏,没有命名的符号,一张一页正在变为黄历,都是些失望。

我们站在阳光的暖风下,嘲讽的眼神是今天的屏障。残忍的话语堵塞在路口上,赞美是一句抑郁的空话。封住的炉火向着复杂靠近,重新变为纯粹。接近心的住所不在害怕,维持着现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26 12:43)

冷风吹来了雪,名字叫幸福。无数的幸福被冻住,成为了问题。

在夜晚宽大的桌面上,我不会用手写体写字。隔着一张白纸,像疯子一样,处于本性敞开房子的门。另一个人悄然而至,彼此隔着纸张回忆,诞生一个词,抗议。

为什么,给灵魂装下这么多东西,使人的立场出了问题。调教的语气不用手杖,就将画家的手捆扎。卑微,哭泣的铅笔穿着裹尸衣。微笑的浓酒,文明哲人的宴会。心灵成为了荒原,虚拟的住所内,什么不停地在长。随便吹的口哨,善良不止是双倍。

大雾迷天,城市关闭的大门内。野狗在狂吠,狗眼中的一些人杀掉了狗,一声不哼摆上桌子。

四处躬身,贪婪开悟,跪着,转过身,寻求菩提。一粒细沙敲不碎这些,幸福抵达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