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关瑞
关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430
  • 关注人气: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欢迎
各位朋友们:
   欢迎光临寒舍。这里的文字,除注明“转载”外,均为原创,请不要擅自复制、转载。欢迎朋友指导、媒体选稿,如采用请及时与我联系。
 
   我的信箱:anui200@163.com
 
   我的天涯博客:
介绍
  关瑞:生于祁连山下,长于河西走廊。散文学会会员。
独白
   它是一个出口,释放着一生当中沉积久远的激情,也释放着那些暗藏内心的珍贵的生命片段。在繁花之中或者荒野之上,在黑夜深处或者白昼边缘,我们行走,然后驻足。这时候,我们需要一个出口,需要一次真正的释放……尽管我们依旧是那个提着灯笼在暗夜里哭泣的孩子,泪水里荡漾着漫天的星子,我们仍然要找到一朵饱满的深刻的花朵。在我们一生必经的路上,那些沉淀的安静的灿烂无疑会是我们全部的阳光。
        ——《高处的灿烂》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学

分类: 收藏
  作者:塞壬
  
  走在街上,突然就闻到新鲜桔子的芳香。有人剥桔子皮,皮上的小珠子被撕裂了,黄水喷成雾气散出来,那气味就在空气中炸开了,噼噼啪啪的,很霸道,像烧着了一样。我熟悉这样的气味,就像熟悉故乡的姑娘,我了解她们。这南方的闷热和浑浊,这漂泊生涯的疲乏与困顿,闻到这样的气味,中秋节就要来了。流浪的人,总要呆呆地忧伤好一会呢。
  我曾读到一个朋友的诗句,他的故乡是产苹果的吧。说是在晚春的火车上,南下务工的姑娘们,有红扑扑的脸蛋,结实的胸和臀,还有她们结实、脆蹦蹦的快乐和热闹。多健康多美好的姑娘啊,他一下子想到了家乡的苹果,圆滚滚的热力,裸呈着肉质的、原始的性感。在爽辣的方言里,照亮这节晚春火车的车厢,也照亮一个忧伤着的诗人。桔子桔子,我低低地叫着,看着这几个字重叠地挨着,这模样就好比是它们累累地挂满枝头。一望无际的桔园啊,那么多的桔子熟了,像花儿一样开成海,又像满天的星星眨着眼,那情状让人不知所措。把手伸向它们中的一个,颤抖,一个浑圆的桔子,很乖,在手上抖抖索索的,用薄指甲去破皮,隐约能听见它发出凄厉的尖叫。
  这多汁的果子,冰雪聪明。与苹果阳光的气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01 14:53)
标签:

文学

杂谈

分类: 日志

 

1、收到中国散文学会的“入会通知”,告知我已经被正式接纳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很高兴。加入中国散文学会,是我的一个梦,终于实现了。谢谢史小溪和王宗仁老师。

2、收到黄海寄来的两本《手稿》。封面设计极其朴素,大方,一本灰绿色,一本灰蓝色,纸质柔软,略粗糙,拿在手里像捏着一沓草稿纸,有手稿的独特感觉。两个目录之前在天涯网上已经看到,都是很不错的作家和作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8-18 14:00)
标签:

文学

杂谈

分类: 日志

 

 

8月14日。清晨5点就起床,匆匆收拾衣物,装满一只橘黄色的大背包。6点出门,天色微亮,空气清寒、澄净,天空是透明的蓝。下楼打车,直奔火车站。楼房,草木,电线杆子,广场,都没有醒来,都在梦一样的穿行里一晃而过。离火车站200多米的地方,蹲着一个简陋的收费站。出租车不肯开过去,司机说要是送我们过去,我们就得交过路费。上车时讲好的价钱里居然不含过路费,心里隐隐有种被骗的感觉,但很快就被出门的大好心情忽略了。下车,步行。萌萌又蹦又跳,指着东边天上泛着紫光的云彩,兴奋得很。

6点45分,上火车。这趟车,酒泉是始发站,敦煌是终点站,全程6个小时。其他的车次都是半夜经过,似乎我们没有别的选择。整列火车只有4节硬座,是我见过的最短的火车,有意思。我们在1号车厢,最后1节。座位和小桌都是老式的,尤其是座位,长条椅,深绿色,积满里灰尘和来历不明的污垢。车尾的门敞开着,只围了临时加装的铁栏杆。车启动了,越来越快,越来越颠。回头看,阳光、戈壁、雪山、树木,和黑色的铁轨在视线的正前方扑过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

杂谈

分类: 日志

 

一、今日立秋。早上醒来,窗外被黑云压着,雨有一搭没一搭地落着。风吹进来,有些凉,留在昨天的脖颈里的汗终于消散了。果真是“立秋之日凉风至”。《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七月节,立字解见春。揪也,物于此而揪敛也。”说立秋以后,意味着炎热的夏天即将过去了,天气渐渐变凉。天气真得会从此凉爽起来吗?好像还有个“秋老虎”呢,那种热和夏天不一样,比夏天更加猛烈,更加畅快淋漓。但毕竟是秋天了,早晚很舒适,风吹过,骨子里的热气一点一点顺着血管,顺着毛孔散出来,真是通体舒坦。早晚的云也好看,高远了很多,仿佛带着内心的身上的尘埃远去了,留下干净的空气和明亮的欢乐。按照传统的说法,立秋分为三候:“一候凉风至;二候白露生;三候寒蝉鸣。”多么有诗意的表述。秋天的诗意,大多不在外部的景象,而在内心。

二、巧得很,今天农历七月初七,又是“七夕节”。民间传说在这天晚上喜鹊在银河上搭桥,让牛郎、织女在桥上相会,七夕日多雨正是他们哭泣的泪水。果然,今天下雨了。听说这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8-05 18:10)
标签:

文学

杂谈

分类: 日志

 

 

又是一个傍晚。青灰色的云从天边漫过来,仿若大团的海面,手一松,吸进去无尽的燠热和烦闷;再一挤,无尽的燠热和烦闷就和夕光一起一缕一缕地落下来。

夏天只剩下短短的一小截尾巴了。从最初洪水猛兽般的现身到现在轻若游丝地渐渐消隐,这个夏天下了很多的雨。小雨。中雨。阵雨。雷雨。暴雨。可惜得很,这么多的雨,最后都下到了天气预报里。现在,例行公事的天气预报里贮满了雨水。实在装不下了,就溢出来一丁点,落在这个傍晚。地面来不及洇湿,就被潜伏着的热浪给舔干了。

今天我们去哪里?

嗯……去北大河吧。

每天晚饭饭后,我总会被女儿拽着出去,瞎遛,没远没近。太热了,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焦灼不已。

河里流淌着浑浊的水,在斜照过来的阳光里,暗黄,湍急。还是因为热,祁连雪山来水量猛增,河面宽了不少,大片曾经干枯的河床现在被水覆盖。河岸上的草木比往年葱绿了许多,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

杂谈

分类: 收藏
 
作者:黄海
 
○好散文是要有重量的。这种重量的体现不是形式,不是内容,不是语言,它是作家对生活的思考方式,它可能是断续的,不完整的,也可能是寓言式的,或者是极端的超脱现实世界的独白。
  我们传统的阅读习惯阻隔了它向深的可能,许多人对片断式的散文写作不屑一顾,但从弗兰茨 卡夫卡的写作开始,我们对散文不完整性写作有了重新的认识。这种自言自语式的诘问,箴言般的理性思考,给我们散文提供了另一种可能--跨文体写作,它终结了一种经典,它彻底打破了现有散文的循规蹈矩,使得散文有了强大的重心和自由伸张的力量。这些完全散状的随感,日常生活经验状态,或者深度的个人化思索,使之散文更倾向于个性化和产生阅读陌生化的效果。
  
  ○当某种观点被普遍接受,并跨越时间成为大家的常识时,我们可能会失去对它警惕和审视。我经常对那些古典而具备众口一词的规则保留怀疑的态度,而且我还要对那些可能成为常识的教条进行甄别,我想所谓破则立,消解意味着重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8-04 14:42)
标签:

文学

杂谈

分类: 收藏
 作者:莫大可 
  009号
  
   城市在入梅后潮湿不堪,我总担心一不小心会滑出她的身体,开始漫无目的的飘荡。街上的每个身影都保持一种前倾的姿势,所以那些细碎的影子铺满了窄小的地面,在繁盛和稀疏处明暗相合。偶尔有一两株树木若隐若现的撑开迷濛的天际,还原着天空下的芸芸众生。这是我的城市,在外乡人的眼里可以揣测,却不能想念。工舍路25号的音像店放着嘈杂的音乐,那家开了两个多月的音像店始终没有放过正经的音乐,它把吵闹变成了这条街道的特色,并有一如继往的势头。我得了海默氏症(老年痴呆)的父亲经常会站在他花花绿绿的门前张望,他看不出一个所以然,只能继续往前走,脚步匆忙,如上紧了发条的机器人。
  
   这是一个老旧的街区,街道狭窄,树木庇荫,一些无人打理的花台常有野草一路蔓延到路牙,任由人踩踏,长势却依然茂盛的出乎人的想象。我对这里的一切极其念熟,理发店,小吃铺,超市,药店,茅厕,报亭,这些固定的元素围绕着我每天的必经之路,几年,甚至几十年我都不在乎他们的存在,直到两个月前那家影像店出现在这条街道上。它在一夜之间像个哗众取宠的女人,又野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8-03 14:16)
标签:

文学

杂谈

分类: 日志

收到《延安文学》常务副总编史小溪老师寄来的“中国散文学会登记表”,推荐我加入中国散文学会。他在编一本散文集子,西部散文,我有一篇《南望祁连》。就我的创作情况,我们通过短信和电邮交流过几次。这次他的热心推荐,我很感谢。

 

收到安徽余世磊老师的作品授权书。大概是在年初,他来信,说正在编一本青春读物《美丽心灵美文读本》,选录了我的三篇短文。今天,他寄来授权书,嘱我添签好寄过去,说此书已经通过一切编审程序,进入到校排阶段。同样感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8-03 13:52)
标签:

文学

杂谈

分类: 日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

杂谈

分类: 收藏

作者:阿舍


索部音在年幼时就表现出与众不同的骄傲,但他并不是部族最受人注目的孩子,那只头领家的骜犬都甚于他的地位,好过他每日吃下去的食物,他只不过是部族争斗中苟活下来的一个小奴隶,幸亏他母亲有几分姿色,用自己滚烫的身体换回了他的一条小命,他才得以长大成人。但从没有人确切知道他那个永远脏乎乎的脑袋里想着什么,他对一切都不以为然的神情,让人们可以确定,他连母亲从杀父仇人帐篷里传出的欢爱之声也从不在意。
索部音的母亲是一个自由放纵的女性,当丈夫被人杀死不到三天,她差不多便忘记了痛苦,她从未在她的丈夫身上品偿过爱情的欢乐,所以也不必为他伤心。她的心里也没有任何种族与贞操观念,所以不曾诞生过任何报仇与守节的念头,她有着平原女性最俊俏的臀部,最美丽的乳房,更有着对生充满无穷热情的渴望,在她看来,神已赐予她一个女人最重要的一切,她便可以依靠她们坚定乐观地活下去。
“索部音,长大了想做什么?”母亲望着天边青红色的晚霞。
 “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