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河北_靳逊
河北_靳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929
  • 关注人气:6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止庵语录

     

我觉得世上有两句话最危险,一是想必如此一是理所当然前者是将自己的前提加之于人,后者是将既定的前提和盘接受,都忽略了对具体事实的推究,也放弃了一己思考的权利。我们生活在一个话语泛滥的世界,太容易讲现成的话了;然而有创见又特别难;那么就退一步罢,即便讲的是重复的意思,此前也要经过一番认真思考才行。

我不愿意跟这个浮躁喧嚣的社会说话,尤其当它显得愚蠢而无耻时。

 

新浪微博
图片播放器
博文
置顶: (2018-01-14 15:25)
分类: 鸡毛



      

在微信圈常常看到文抄公被揭露的事,我常做淡远之想:读书人少了,写文章的人更少,人在年轻时犯点错误、做点莽撞的傻事情有可原,却没有想到这事出在一个自费出了几本书的作者身上,我一下就懵了。

因为此文抄公跟我有些来往,他曾寄书给我。我在博客捎带脚善意批评了他几句,没想到就被他“拉黑”了,我就觉得此人光喜欢听好话,听不了批评,哪怕善意的批评也难以分辨。偶尔看到他说话却着三不着两,为人处世我有一个原则:不跟昏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网海拾珠


 


我从来就不是性善说的信徒,毋宁说我是倾向性恶说的。

古书上说天命之谓性,一切生物的本能是力求生存和发展,这难免引起生物之间的矛盾,性善又何从谈起呢?干损人利己的事是坏人,而干损人又不利己的事,则是坏人之尤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文汇报》

分类: 网海拾珠


      孙卫卫与刘绪源先生。

 

[] 刘绪源先生的名字我是跟卫卫认识后才知道的,因为他的《喜欢书二编》里有刘绪源先生的序,我读这篇序的时候就想:真羡慕孙卫卫,他认识那么多的师友,常常出现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14 15:44)
分类: 闲闲书话



 

小引

 

鲁迅在世时,喜欢“随便翻翻”,这是先生休息的一种方式,并有文章行世,深得人心,孙犁在世时喜欢包书,包书是一种休息,也是“随便翻翻”的一种,后有《书衣文录》行世,曾数次整理发表,后结集为书,深得读者、研究者喜爱,我便是喜爱者之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31 17:21)
分类: 鸡毛


 


拍摄于2013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7 16:39)
分类: 闲闲书话



当一个人有目标时,他与目标的距离会越来越小。二十多年前,卫卫就把获得“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当成了他创作的目标,看他参加会议时的日记,读他这几年写的随笔,内心的渴望已力透纸背。然而,文学毕竟不是人生的全部,对卫卫来说,“获奖”只是跨栏中的一个,从此之后,他会有更高的栏要跨越,也需要更大的辛勤的付出。

卫卫年龄比我小,是小弟弟,又比我大,是因为他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4 22:18)
标签:

文化

分类: 独坐


 


1

 

    孙犁这个名字,一次次被人提起,并在人们的视野里鼓荡,不是没有原因,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07 12:16)
分类: 独坐



除夕,辞旧迎新,屋里的灯都亮了起来,她包饺子,我想帮忙干点事。一年了,锅台边的事都是她忙活,而她却说:“去,和女儿玩去吧。”电视上广告一个接一个,春节联欢晚会还得一段时间才演呢。女儿在忙着编她的《语文报》,我进书房翻起了相册。相册是人的历史,生命多长,它就记录多长。现代人有这个自信。

相册里,我发现我的童年一片空白。仅留下的黑白照片上,娘一身花衣坐着抱着我,旁边站着的是对门的侄媳妇。据娘说,照相那天,是我的百日。娘和对门的侄媳妇,鲜鲜艳艳,是一年嫁到这个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独坐

 喜欢钟老这样的序跋:

“梦君不再梦婕,而在梦自己的《旧书店情人》,这也很有意思。

人生在世,总想做梦。因为‘自喻适意’的境界,现实中难以达到,只有到梦中追寻。寻到寻不到,实在也没有多少把握,不过旧书店还似乎在老地方吧,我想。与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01 16:56)
分类: 闲闲书话


我爱读书,也爱买书,“海豚书馆”就是这么认识的,同时,还认识了书馆的策划人俞晓群和沈昌文。

这几年,因为关注出版,自然少不了读读出版人写的书,俞晓群、沈昌文便是我的首选了,不为别的,对味。两个人做出的事,让我折服。后来明白,原来沈昌文是被俞晓群“勾引”上钩的。俞晓群知道沈公爱书、,也爱读书,更乐意编书,于是,投其所好,爱编什么编什么,只要你能想到,又想做,唯一的办法是不“二话”,支持!这就是放心。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在俞晓群这里算是做到了。他们这种合作,已有二十年的时间,沈公在回忆他的出版生涯时,动情地说:“是他一生中,做书最得意的”。岂不知在三联时,他虽是总编,却“一仆二主”,一边是陈原,一边是范用,在这两“主”之间,他是左右逢源,谁都不敢得罪,也得罪不起,就这样,直到退休,离开三联,他还落了个里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31 11:02)
分类: 闲闲书话


 

年轻的青年教师张家鸿,在他三十岁时,出版了第一本书《文心书影》,山东画报出版社201411月初版。

家鸿在整理编辑这本书时,曾把电子稿给我征求意见。我给了他一些我的看法,并帮他校对了书稿。在商量书名时,他用了我给起的名字。给书起名,我用的是传统的方式,即综合一本书的内容,统一命名。

我是过来人,我在三十岁之前的文字,是不敢堂而皇之地印成书出版的,三十岁的张家鸿有此胆量和勇气,他说他爱书,也爱写一些读后的文字,于是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