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祥恒
祥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5,669
  • 关注人气:1,0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基础资料
个人简介
国籍:马来西亚 柔佛州
祖籍:福建  永春
现况:独立生活
对自己的期许:
在红尘世间,时刻保持一颗慧心,开心过活,要对自己好一点!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本人余一祥,即日起(2017年2月23日)正式宣布与大马法炬山开山宗长释慧海(俗名许峯嘉,内号心统,大马籍,1990年于佛光山开山宗长星云大师座下出家)脱离16年的师徒关系。

本人亦对其在2017年2月21日以不专业、不符合出家戒律与佛法教义的公开信及滥用“诵经”的颠倒庇护泰国法身寺的魔僧团,多次以违背良心道德的谬论误导大马佛教徒,污蔑泰国政府特别是DSI及正统的泰国佛教寺院与真正持戒清净的僧侣等完全颠倒佛法及社会道德良心的做法,表达强烈的不满与愤怒。

这并不是佛教徒,特别是比丘应有的行为,在戒律上其更已经暂时丧失了担任任何为“师”的资格及所有一切的僧伽福利与职务。依佛制戒律,其必须不仅要必须要公开立即停止其之前的包庇颠倒论,并且立刻向20位清净的比丘座前如法忏悔,而不是继续假以“僧为至高无上论”之相似佛法的邪法来误导大众,还毫无惭愧不知颜耻地继续以僧相和原职务来接受十方大众的供养。

其目前的所做所为,已经让本人感到彻底地失望及失去了任何的信任,其已经不配再作为本人的依止师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狂心即歇,歇即菩提!」
  当自己坐上禅座时,回荡在心中的恐惧、不安,就在专注呼吸的出入中消失,此时此刻如同处在极限的冰点上,在没有任何妄念的时空中,快速地过了第一支香—慧命香,这种内心的寂静永难忘怀。
  接续两个禅七,一开始用数息法,自然进入观息,并放在鼻端上,妄念止住了,身体透过引导,也放松了。过一段时间,产生气动,不以为意,经过几天的调身、调息后,便开始观照心念的生灭变化。如同电影一般,有人物、场景及对白,而这些变化的产生无非是昔日所种的因,其实,「生命」这部戏都是自己导演的,导演者就是我们的心念—起心动念。
  回想出家十年的时光,深感起心动念的可怕,每个念头、思想、行为,都会在心中留下不同的痕迹,藏在潜意识里。当因缘成熟,这痕迹就会显现,产生作用,而日常生活中的一举一动,都会受到潜在的心里影响,尤以累世因果影响最巨,它和生活环境的不同,贫富贵贱的差别都有关系。如果能深入接触内在的深层意识,看到自己心识的结构,才能药到病除,甚至希求胜法,发菩提心,永不退转!
  在禅七中 ,因感念自己和众生的愚痴,情执太重,不自觉的落泪。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上座、盘腿、数呼吸,妄念纷飞,伸手却提不到一个真,行、住、坐、卧,但见一次次生命的回旋。
  该吃就吃,该睡就睡,该行就行,该痛就痛!来就让它来,去就让它去。不带经本,不戴眼镜及手表,这便是我在禅堂的最佳「备战」状态!这次禅修让我对自己的身体有了另一种认识;亦或是说,我从未真正认识过它。
  过去都是以参话头的方式,却无法进入状况,这次采用数息法,仿佛一个医疗团队进入我的身体中,从头开始帮我写病历。 「不要闹了!」我心里常常这样想。直到最后一天吐了,才发现禅修真的可以调身。想起几周前院长说的:「禅修是在调身,真正的禅是在生活中。」现在才体会到这番话的意思。
  虽然尚未达到禅悦法喜的阶段,但是,从这次的禅修过程中,获得以前从未有过的体验;也更加相信并愿意在日常修持上,好好下一番功夫,才不会落得成为「自打嘴巴,光说不做」的假修道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禅堂里,真正用功的人是眼观鼻、鼻观心,抛却一切外境,只管扣住所缘,紧守工夫。但是,有些人很奇怪,好不容易拨出时间来打禅七,可是他还是不安份,虽然带上「禁语牌」,找到一点空档,就想要攀缘,找别人讲话,一双眼睛到处乱飘,生怕被监香师父逮个正着。这些老皮参,没被碰上的,就像偷吃东西的小孩暗自窃喜,却不知这是自扰扰他的行为呢!
  禅堂的白天有贼鼠,到了夜里应该就没事了,其实夜里比白天热闹,真要论修行,晚上才是「考功」之时呢!禅堂设备简单,大家都睡大通铺,一间寮房可以睡五十个人,每个人的习惯不同,新鲜的事情就多了。
  晚上会有那些事呢?制造音响的人可多著,光是鼾声就有好多种,均匀的大小雷声还好忍受,一些很特别的鼾声,好像鼻子被什么卡住了,一「声」气分了好几段「喘」出,他自己倒无所谓,可害得一些「同居人」气息也跟着不顺了。有人忍不住去动他一下,他转个身,停了一会儿,又继续「吹喘」了起来,几次以后,只有随他去了。
  除了吹雷的,还有那夜夜「磨齿」的尖锐声为伴乐,三不五时,还有几个人充当「司仪」讲几句话,据同参说,有一次还有双声带,一个说英语,一个讲台语,两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禅学僧进禅堂几个月后,就要开始学习扛香板,学当监香、维那。香板扛得好,可以庄严坛场,摄受学人。扛得不像的,有的像庄稼人家挑担,也有像七爷八爷的,有些可笑;有的人扛起香板,险象环生,因为扛得太后面了,每到转弯的时候,总像要撇到别人,扛的人很自在,后面的人却很戒慎哩。
  一些新进的学僧,为了学习,免不了将已收起来的眼睛打亮,看着老参的样子学习,我也不例外。不过得要注意,不能被维那师父看见,不然就要吃他的香板了。
  大多数的人都知道,跑在维那师父的左后面,既不容易被拨到内圈跑快香,又是学习维那的最佳位置。有一次跑香,我正入神的揣摩实习维那怎么拨圈子,没想到维那突然转过身子来,正好与我的大眼睛相对,我吓了一大跳,赶快跑过;他也吓了一跳,忘了拨圈子,也忘了喊「眼睛收好」。就在这一刹那,我俩的「工夫」都上了九霄云外。
  禅堂内,监香的职责是协助维那管好规矩,最重要的是每支香轮流下坐巡香,必要时则下香板,将那些打瞌睡或起妄想的人打醒。监香走路要有技巧,才不会影响到打坐的同参。
  一些实习监香,走路的样式还真有趣,有的人像大象,每一步又稳又沉重,虽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每一次,只要禅净法堂举办禅七的消息公布,我便开始计算日子,算计着是否也能「回家」一趟。
  是的,「回家」!能进禅堂对我而言,就是回家,回到自性之家,远离颠倒梦想的究竟之家。
  年少时期,离开父母亲庇荫的家,长期离乡在外,每逢假期,不畏路途遥远,辗转舟​​车劳顿,只为了回到儿时依赖、安心成长的家。长大以后,兄弟姊妹各自成家,「家」成了一个温暖安心的印象、记忆,一个生命成长过程中,短暂驻足、赋予此生生命能量的人间烟火的气味。于是,生命开始迈向孤独的旅程,寻找属于自己真正的家。
  孤独是性灵的养料,而面对孤独则是性灵的升华。
  不知道是宿世业力,还是家庭教育使然,我虽热爱生命,却喜好孤独,且对什么都认真,因为知道自己这样的宿命,所以总是和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深情如我,知道唯有宗教可以救赎,可以不让我陷落于人世间贪爱痴迷的轮回。于是约在二十年前来到佛光山学习,蒙师父上人及常住大众慈悲包容,沉潜泅泳于庄严而浩瀚的信仰世界,并得以有因缘时常参予禅堂的禅修学习。
  也许是贪图着禅堂清净严谨的生活,也许是耽溺于禅修的自在法喜,也或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七月,一个修行的美好日子。没有民间绘声绘影的神鬼传说,没有坊间以讹传讹的千百禁忌,取而代之的是精进月、佛欢喜月、孝道月,这就是我为什么喜欢学佛的原因─无拘无束、欢喜自在。
  一句「各自用功」,重启修行之路!一条荒废许久、乏人问津的偏僻小路,望着满地的碎石和杂草,踩着遍地的枯枝与落叶,不禁自问:​​昔日的鸟语花香、凉风绿荫那儿去了?唉!成败皆是自取。卷起衣袖和裤管,挥别怠惰与沮丧,管他烈日当头或风雨交加,赶紧修才能向前行。
  曾经执持教鞭,在讲台上、校园里风光一时;曾经舍弃教学,在修行上、佛法里翱翔自在。过去,一直将教学和修行划分为二,总认为若要专心教学,便要略舍修行,若想精进修行,即应放弃教学,虽然听闻「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求菩提,犹如觅兔角。」却无法融入现实生活,总是期待拥有一个无牵无挂、风平浪静的修行环境,却忽略修行的定义—修正不良行为。是啊!正因大风大浪才能考验修行定力,正因八风八苦才能检视修行功力,因为有修行才能高高山顶立,因为想修行才要深深海底行,原来修行路上没有拣择的余地。
  心真是千变万化、不可思议,境界现起、意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到了禅堂,除了参修,还要懂得规矩。如果什么规矩都不懂,总会闹上一些笑话,甚至还会受委屈。譬如跑香时,无论听到什么钟板讯号,都得停下来,而且还不能停在佛陀正面到中门的那一直线上,若刚好在那条线上,客气的维那会帮你调前、调后;遇到威严的维那,那就不客气的赐你香板,不懂的人会觉得:凭什么打我?真是莫名其妙!
  在禅堂也要懂得利用时间办必要的闲事,否则会有些小麻烦。有人第一次进禅堂,到了第三天,还不知道何时可以喝茶水,而跑进办公室说:「维那师父,我都没时间喝水,火气很大怎么办?」维那师父说:「每次开始跑香,喊了『小净赶快』,你就赶快去喝一下茶水,调调四大。」同参委屈的说:「你都喊『小净赶快』,我以为只有想上净房的人才可以出去,我还想:没喝水怎么上净房呢?」真是可怜他憋了三天没喝水,难怪要上火了。后来禅堂随顺因缘,将「小净赶快」改为「方便赶快」,让参修者能够方便调整所需。
  禅堂里的座次,在进堂排了次序以后就是固定的。但是有些人没什么方向感,一下座就忘了自己的位置,或是太紧张,跑香后就头晕转向,听到维那师父喊「归位盘坐」,有些新参玩起了大风吹,有位子就坐,搞得一些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放下万缘,只管打坐」,这是初始的唯一目标,但真要忠实呈现,得要有高度的警觉性和深厚的定力不可。
  几日的禅修下来,耳根自然清净,但眼根仍必须时时照管。维那师父一句句的「把眼睛收起来」,便是最贴切的棒喝。看再多,能看到自己的禅心吗?往外望,收进来的是如来妙义吗?或者,又落入是非喜恶的轮回中?
  提起鞋子,足履地板蹑蹑而行的善意,是体贴他人的一种仔细,但也是检视自己的一份谨慎小心,究竟自己平日言行,有多粗糙?
  宁静的禅室,一举手、一投足,不免窣窣出声,听进耳里的,是厌恶?是烦躁?或者依然无动于衷,不起分别妄念?端看个人的修行了。
  心静了一点,也净了一些,是宁静中沉淀了杂质,浮现一点清明。在清明中映照自己的寸寸心念,显现如繁星般多得数不清的过往种种,我在过往中吗?我在未来揣想的轨道里吗?还是沉浸在现今振笔而下的文字迹团里?
  不是在回忆的我,也不是自问的那个我,而是脱离禅修寂静,回归真实生活,真正验证禅心的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虽然已有一段时间没进禅堂,尽管禅堂的规矩再多,对禅堂的一切作息就如呼吸般那么地自然。面对这一次的禅七,可说是每当一办完闲事,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精进的往蒲团上坐,甚至冲到突然问自己干嘛那么拼呀?哦!目的就是要与昏沉抗战,尽管不能开悟,但至少也要勇于面对。
  凭着这份不能被昏沉打败的使命感,可怜坐在蒲团上的我,被昏沉折磨得像个不倒翁,身体晃来晃去,时而向前倾,时而往后仰,幸好坐功还不错,没从春凳掉下来,不然宁静中就会听到青蛙跳下来—扑咚!
  唉!真是身不由己,可见要做自己的主人谈何容易。坐着的时候,心作不了主;睁开眼睛时,却被六根牵着走,人何时才是清醒的呢?当境界来时,我们面对情绪起伏的当下,是否还能做自己的主人呢?参禅打坐无非就是让我们面对任何境界时,都能提起定中养成的功夫,面对我们的人生。
  待人处事不在于「强」,不管你有多能干的能力或是多强的体力,单凭外在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要发挥无限的潜能唯有从心下手,能领导自己的心,才能配合众人之心,充​​分地发挥集体创作的精神。
  虽然禅七已告一段落,我想这也只是暖身的基本功罢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进禅堂,宽敞的空间、整齐的摆设、柔和的灯光,素朴而雅净,加上堂内庄严肃穆的气氛,似乎未禅修,就已经让人把呼吸放慢、身心调柔了。
  这里有不少修行人参禅打坐过,其所散发出的磁场,是如此的让人不得不小心翼翼的踏着每一步;如诸佛菩萨,为了大地的众生,不忍踏在地上,故踩着莲花,一步一步的前进。
  所以我在巡香时,脚下的步伐,也如履薄冰,深怕干扰了禅修的静谧。走着走着,一句一句「观世音菩萨」圣号,祈愿每位禅修者都能安住禅悦中,观想脚下踏着一朵一朵的莲花。
  但「啪」的一声,却破坏了这宁静的时刻,原来地板上的接缝,有些地方不平,于是脚下踏出了这声响。虽然很轻,但在如此静谧的当下,真如一声巨雷!当下深深忏悔,接着小心避开;巡完香,好似走了一趟地雷区。
  外在的地雷,有人引爆,但内心隐藏的地雷如何消除呢?有一雕刻家说,在雕刻人像时,要先把鼻子刻得大、眼睛刻得小。因为鼻子可以慢慢的再修小,而眼睛可以有空间再刻大,慢慢地一步一步去修正,才能完成一件好的雕刻作品。
  我们修行也一样,要留一个可修正的空间。透过禅修往内观照,内省能力提高,就能逐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搜博主文章
欢迎转载
凡在这里的内容,欢迎原文转载,广为流传,功德无量!
内容丰富
由于内容十分丰富,无法在最新文章列表一一显现。若要阅读每个分类的最新博文,请直接点击该文章分类即可,谢谢!
好友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