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山远
青山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506
  • 关注人气: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公告
喜欢阅读,不求甚解;爱好文字,粗通难精。对生活抱有信心,但不盲目乐观,愿与博友分享生命感受。
博文
(2012-05-09 07:05)
分类: 胡思漫写

立夏那天,母亲依惯例蒸了米粉肉。可能以前没有冰箱冷藏设备,天热肉类易腐,入夏不便食用。

   几场阵雨,消去溽热,霁色一新,草木翠碧。

   晚上蛙声悠悠,此天地之清籁,在许多乡村已成绝响。

   蛙鸣伴眠,鸟唱催起,最可人意。

   自然纯美,人间多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15 09:04)
标签:

杂谈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清晓,被鸟鸣唤醒。一只白头鹎在窗台上啁啾,宛如枕边。

   出门散步。

   观花木明丽悦目,闻鸟雀呼晴悦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27 14:58)

正月里,一位外地的亲戚赠我一袋大米,一块猪肉,告诉我,猪是其家翁所养,喂米糠、猪草、菜叶,不含激素、瘦肉精。米是自家的口粮,鲜用化肥、农药。

   细细端详,肉色泽红润,触摸有弹性,粘手。米其貌不扬,黯淡无光,闻之有稻谷的清香夹着田野的芬芳。据说,市面上许多晶莹剔透的大米系用石蜡抛光。

   淘米做饭,切肉炖汤。

   晚上,儿子放学归家,进门闻香气盈室,忙问我有什么好吃的,见到餐桌上那钵萝卜炖肉,连盛三碗,大呼过瘾。他问我,肉汤鲜美,是否放了味精?我答道,放味精可是糟蹋了这汤。

   米饭软硬适中,嚼之有甘甜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16 07:10)
标签:

杂谈

岁末三九,朔风苦雨,倍觉寒澈。

卧床夜读,闻雨击奏南牖,铿然作响,似金石之音,一乐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29 07:05)
标签:

杂谈

节气已过小雪,气候犹如阳春,全无半分冬日模样,桂花吐芳,木棉遗香。

夜间有蚊子袭扰,去超市购驱蚊片,店员答:此乃时令物品,要买请待来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02 23:59)
标签:

杂谈

早间出门,路过一家兰州拉面馆,见店堂还算洁净,进去要碗拉面。少顷,面上,汤里浮着翠绿的香菜碎末,几片五角硬币大小的牛肉,薄如蝉翼。味道尚可,只是面条拉得过细,稍欠嚼头,吃罢付账六元。

   回家在楼下遇到隔壁的王老伯,年过八秩,常在下面莳弄花草。与他一边闲聊一边嗅着桂花的幽香。他谈起早年家乡的山上野牛黄羊时常可见,树木参天,算来应是民国遗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23 15:46)
标签:

杂谈

分类: 胡思漫写

秋分。

天已渐凉,早晚间,单衣不耐轻寒。

道旁的榆树,结了不少榆钱,远远望去,深红、浅绿、淡黄,杂色相映,悦目赏心。

小区里,花工在修剪草坪,青草的芬芳随着秋风弥散。

桂花还未发,或许是前些日子温度过高,使得这种木犀科植物沉吟至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5 13:24)
标签:

杂谈

分类: 胡思漫写

同事老郑,退休赋闲多年。一日出门,路遇几个骗子,花言巧语以南美某国形同废纸的货币冒充欧元,称遭遇车祸急需用钱,愿以低价兑换。一番表演之后,诳得老郑入彀。所幸老郑回家拿存折时儿子在家,闻听此事后坚决要与他同去银行,骗子见行藏败露,作鸟兽散。

赵本山与范伟合作的春晚小品《卖拐》,使国人认知并接受了一个北方民间词汇:忽悠。

忽悠的词义大抵为“巧言诈语,欺瞒诓骗,以售其奸,得逞私利。”老郑遭骗子忽悠,险失钱财。

我们一直处在一个忽悠的现实中,忽悠无处不在。忽悠中,邪恶化身正义,凶残蝶变良善,贪婪掠夺假以神圣的名义,啼饥号寒的呻吟美化为对肉食者的赞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28 19:21)
标签:

杂谈

分类: 胡思漫写

 

1.

黄昏时分,暝色渐合,蝉鸣高枝,溽热如蒸。

道路与建筑物将白昼所吸取的热量悉数奉还,恪守能量守恒定律。加上无数的空调喷出的热浪,这个世界庶几成为炼狱。

多年前有部南斯拉夫二战片中的一句台词依然记得“仿佛空气在燃烧。”

2.

时常怀想儿时的乡村。夏天的此时,正是抢收抢种的季节。稻花香里,蛙鸣声中,决无如今的酷热。因大地覆有植被,吸热甚少,太阳落山不久,周遭便掠过清凉的晚风。晚上入眠,需盖薄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26 08:37)
标签:

杂谈

小徐三十多岁,在小区收废品,夫妻俩租了间地下室,整日骑着三轮车出没,很是辛苦。

前些日子单位上的财务要扎帐,瞩我拿发票去报销,晚上回家,我将各类发票整理妥当,放入一个炸薯片的空盒中。第二天恰逢周日,发现家中有许多报纸杂志,杂乱碍眼,遂整理打捆,打电话叫来小徐卖了。

晚上坐客厅里,环顾四周,忽然发现那只装发票的盒子不见了,遍寻无着,方知不妙,毕竟不是个小数目,估计是夹杂在报纸中一并卖了。打电话给小徐,他安慰我别急,说今天收的废品全都放在地下室里,明早过来帮我找寻。

早上与小徐碰面,我们一起翻找,他告诉我,这事经常发生,有存折、银行卡、身份证什么的,说得我也乐了。半小时后,那摞发票终于失而复得。我掏出钱来想表示谢意,他挡住:“你这不是埋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