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冯永锋
冯永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7,663
  • 关注人气:4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冯永锋

    走在路上,有人直拽我的袖子。回眸一看,发现是一个爱提问的人。爱提问的人这样问我:你所说的草根,到底是什么意思?

    草根,当然就是“一定要做公益”的那些人。不论外部条件如何,不论自身条件如何,看到了社会问题在那公然发作,就是不忍直视,就是无法绕开,只能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去试图解决的那些人。草根不在于是不是真的“自下向上”生长,也不在于是不是自上向下生长、自左向右生长、自天向地生长、自内向外生长、自石向土生长,而在于,他们“一定要生长”。

    另外,草根当然是民间的。不在于这个人的身份如何,而在于其思维和行为方式是否民间化。所有的人如果回到生命本体,都是民间的。官员上班是在为政府服务,下了班其实就是民间个体。而公益本来就是民间的自由行动,因此,支持草根,就是支持那些自然生发的民间公益行动者。

    《慈善法》草案正在公示和收集公众意见。据说要收集到11月底。据说给这个法案提意见的人很少。但此法事关公益的未来,事关公益人的命运,因此,研究了一番之后,觉得还是要对其三个最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话说“吓死草根宝宝”的节目,今天行驶到了第二集。有人问编剧,如果我不给你钱,也不给你色,更不给你政治,你愿意一起做公益吗?    原来想要做公益的人,哪怕是那些看上去“绩效不佳”的在行人士,也仍旧会说,我要做下去。

    但肯定有人会逢迎,他们心里在暗暗地想,如果什么都没有,公益这旷野一片荒蛮,我还做他个甚么?我所做的一切,都只为让政府知道,让企业知道,让精英知道,让科学家知道,让研究公益的学者知道,进而,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因此,如果这些人不给我支持,我肯定要马上放弃。

    但是,有人肯定要问问题了:你如此卑躬屈膝,你的独立性上哪去了呢?独立性消失了,你的问题怎么可能解决?

小题)政府是公益的追随者,而不是指导者

    真正懂得酒的人,会发现,农村的家酿和土酒,才是真酒,而城市里大酒厂、名酒厂生产出来的酒,要么是假酒,要么是假酒的勾兑。名气越大,流传越广的酒,造假的可能性越大,勾兑的可能性越大。

    同样,真正做公益的人,内心会与政府天然地划一道分隔线。因为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们太迷信了策划、专业、预谋和事先的安排,却总是忽略了随机的感应和即时的生发。

       而敏感地捕捉一切可能的机会,转化为倡导的能量和动作,能大能小,能伸能缩,能说能玩,自然大学团队,在这方面,可能会比较擅长的。这样的机构,人的神经,每天,都是兴奋的;灵感,随时都是在待命的。

       最近在琢磨“汽车与环保”的关系,忽然觉得,汽车与野生动物公路伤害,汽车与雾霾,汽车与城市宜居中,有太多的可为之处。

       而恰恰也就是在忙碌的思考间,今天,北京下出了天气预报到的“暴雪”。

       一个无意识的、下意识的动作,可能会远超于创意和策划。这时候需要的,只是积极乐观的追逐和附会。

       “好空气保卫侠”的同事们,出于一种嬉戏的本能,在汽车身上涂鸦了“好空气”三个字。照片转发到群里,分享到朋友圈,自然就在自然大学团队群里引发了热议。这种好玩的事,为什么不记得带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冯永锋

     在很多人看来,公益组织与党委,政府,企业,事业单位,军队,黑社会,小作坊,村委会,公安局,法院,等相比,有很多很多的缺点,有很多很多竞争力劣势。没有太多存在价值,因此要经常遭受欺凌和打压。

     但一个行业的存在,一个职业的光荣,一定是要有其心理优势的。如果一个行业无法正视和强调自己的优势,并处处传播这些优势,那么,这个行业的灵魂基础将很容易被其他的行业所打压和镇伏。

    趁着在浙江乌镇参加首届中国古村大会的期间,略微思考了一下,觉得还是欣欣然的,因为,公益组织的优势,还是有其鲜明的特色。有些特色,其他行业根本无法比拟,永远只能感慨和赞叹。

    第一个优势,当然是基于信任的人际关系和社会关系。

    世界上的绝大部分行业,在有军事、政府、商业以来,都在强调“怀疑论”。《资治通鉴》里每一个故事都在告诉大家,人与人之间不能过度相信。全世界每一部法律都在强调一个原则,人与人必须签订契约,必须遵守契约。否则,就将遭受惩罚。否则,就可追责那些不守规矩的人,让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昨天傍晚,我听说我的朋友江苏南通环保志愿者徐勇来宁德了,于是打电话给他。原来他已经来了几天了,这次是和他的新女友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冯永锋

       2015年10月份的某一天,和三个同事一起访问了一个重金属治理的新锐专家。人家从上海赶到北京,泡在一个咖啡馆里谈了一下午。人家又是展示又是解释,又是行业大观又是机构现状,又是公司前景又是个人预测,把所有能说的都说了个遍。晚上还一起吃了饭喝了酒,各种不亦乐乎。

   五天过去了,十天过去了,十五天过去了,二十天过去了,二十五天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这个访谈像没发生一样。因为我们没有一个人,把这次访谈,整理成笔记,哪怕是最简陋的“问答录”。大家都像没有参与这个事一样,让时间,让事件,让当时心里的激荡,就这么悄悄地溜走了。

   也许这就是促使我今天要写这个的理由,为什么,我们这家民间环保组织,把访谈看得如此重要?

   当我们谈论国家、党派、法律、单位、知识、宗教、文化、教养等之类的词汇的时候,我们内心有一个暗暗的知天命般的顺从,就是相信这些庞大的体系都远远强大过每个个体。

   但有时候,我们又情不自禁地想,作为一个生命,到底是我们在服务于某个体系,还是某个体系服务于我们自己?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05 13:45)

冯永锋

    北师大公益研究院的院长王振耀先生,最近做了一个时髦发言,大言不惭地说,“个人不可以募捐”是照抄的美国经验。

    我当时就马上碉堡了。我们该向美国学习的先进,你们不去学,不该向美国学的落后,你们倒是学得挺快。

    慈善法是为中国服务的。难道学习了美国,就可以忽略中国的国情?难道学习了美国,就可以扼杀中国公众的参与公益的自由路径?

(小题)“人人有权公益诉讼”落下的残疾​

    2013年,因为反对环境公益诉讼为少数机构所垄断,我当时写了《人人有权公益诉讼》,以试图纠正之。几封公开信呼吁下来,2015年1月1日开始启用的“新环保法”,在环境公益诉讼的方面,还是落得下了许多残疾和遗憾。

    据说反对“人人有权公益诉讼”的专家们,担忧的是“公众会到法院滥诉”,会占用难得的司法资源。

    当时我就针对性地提出了反驳。据有关研究部门统计,至今占用中国司法资源的最多的人,其实是当权者自己,用于纠正体系内部的腐败、忤逆和叛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冯永锋

    任何一部法律,本意都当是以信任和爱为基础。如果一部法律,是把天下人都当成贼,那么,在这部法律的照耀下,天下人只能成为贼。如果一部法律,是把天下人的日常闲聊,都当成造谣惑众,那么天下所有人,每天都可能因为说了良心话而被逮捕。

    “慈善法”正在征集意见。细看下来,这部法律的问题很多。最让人在意的地方是,这部法律,究竟是想让更多想做公益做慈善的人,放心地、热情地、主动地公益和慈善起来,还是每一想到做公益和慈善,就担惊受怕,步步忧惧?

    募捐一次也可能违法,捐款几分钱也可能坐牢。那么,这样的法律,真的不修也罢。修了,让大家无法作为。不修,反而给公众以更多的自由想像和创意空间。在这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自由,才是第一生产力。

(小题)公益慈善的正源是信任和快速​

    在当今时代,要做一个像样的公益人、慈善人,必须要做三件事。一是工作微博化,二是工作微信化,三是工作众筹化。

    当今时代,如果不众筹,基本上公益慈善寸步难行。有时候甚至比较极端地认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02 17:14)

冯永锋

    最近认识不少官员和学者,他们都得意洋洋地声称自己参与了《慈善法》(草案)的制订工作。我对这些人本来是抱着极大信任的,因此,像“所有以梦为马的中国人”一样,我自己的脑子和身体,就不再关心这部法律是如何出台,又将对社会如何产生影响。

    昨天不小心有朋友截了个屏,不小心看到了《慈善法》的草案中,有一条很生硬和奇特。这一条在涉及“慈善募捐”的章节里,在第三款“主体资格”是这么说的:“不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组织或者个人不得公开募捐”。

    光看到这一条,就足以让全社会火冒三丈。仅就是这一条,这部法律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仅因为这一条,那些所有参与制订的专家、学者、官员,都应当都到严惩。

    我们得弱弱地问一句,参与立法的各种亲人们,你们,有参与立法的资格吗?谁给了你们“法律许可”?

(小题)公益慈善是社会之事,没有法律更好​​​


    以前也经常受到毒害和蛊惑,以为公益慈善是政府之事。后来又经常受到毒害和蛊惑,以为公益慈善是公募基金会、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你来指导我?有没有搞错?

冯永锋

    想说句开场笑话,翻遍肚兜也找不出一条有教导意义的笑话来。还是老实地说个还算有趣的想法。

    一个人如果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是在“发展”,估计有两种方式,一种叫攀爬式,一种叫飞跃式。比照禅宗的说法,生命修行似乎也有两条道路,一条叫顿悟,一条叫渐悟——虽然现实中,幻化神奇,未必真的如此。

    很多人会觉得能做的只是“攀爬式”,缓慢而坚定,似有所成又毫无所获。每天都在人、事、资金之间进行“适度饥渴式的平衡”,但很少有冒险一跃的勇气。心愿不强了,资源和想法也就似乎消失了。勇气不生了,冲天一跃自然就缺乏了可能。

     其实不管哪一种方式都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实现的真实度。而当我们放眼观察公益组织的实现真实度的时候,我们会发现一个奇妙的特点,真正有权利、资格,或者说能力指导公益组织发展的,似乎不是政府官员、企业家、学者。甚至也可能不是所谓的资深公益专家——有时候,资深专家,获得阵地的同时,就是在丧失阵地,丧失真正有效的指导能力。    不过还是不要展开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