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方晓
方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732
  • 关注人气: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挺好玩,挺戏说,😏


马修最终还是离婚了。

他没有透露过事情经过的任何一点信息,即使对他最好的几个哥儿们也没有。但是村里的人似乎了解得并不少。他们常在村口的小集市上交换“情报”。村庄就要拆迁了,这个自发形成的小集市估计也不会存在很久了。但目前,它还是很热闹的。

有人说,是他不成材,赚不了大钱,还喜欢打麻将,他老婆才走的。也有人说,是他老婆外面有人了。她还是很有几分姿色的。有人看到她好几个晚上坐进同一辆小车去市里。司机当然是个男的,衣着也光鲜。有人补充说,对,我也看到过。更有的人凑近了听者耳根,低语说,他不行。啥不行?说的人身子一侧,欲言又止,终究睥睨着眼啧了一声说,就是那个方面不行呗。然后,说的人和听的人一起都笑,大家心照不宣。也有人说,听马修娘说,是他们两个人性格不合才离的婚,这里好几个卖菜的都听见了。蒙谁呢?一个听的人表示不屑。她老婆做过那个的。有人朝他使了个眼色,低声说,说曹操曹操到。众人脖子一缩,散去各做各的事。

来的人正是马修。他年纪不大却胡子拉渣,目光阴沉,让他和众多的庄稼汉有些异样。他缓缓走过这个集市,像皇帝巡视着自己的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听王立群教授讲宋史之风花雪月

 

李煜生于乞巧节,卒于乞巧节。其重瞳,史有虞舜、项羽亦是;其骈齿,史有帝喾、孔子亦是。

煜行六。其父璟即位初,恐众弟心愤难平,遂改皇位父子相传为兄终弟及。璟长子弘冀才识过人,有战功,但好杀,身为太子一直觊觎皇位。璟大弟明哲保身,疏请改皇位兄终弟及仍为父子相传。璟从之。后煜五兄、四兄、三兄相继病亡。又几年,二兄病亡。再几年,弘冀病逝。煜从行六一跃而居嫡长子。众臣直言极力反对立煜为太子,称其不堪国主大任。惜璟前景在心,甚忧一着不慎酿成兄弟相残之悲剧,遂独以嫡长子为由,固持己见,立煜为太子。未几,璟亡,煜即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如果仅处于接受性观赏者的立场,不得不说《立春》实乃中国不可多得的好电影。一位艺术者的追求与生命态度折射出一个时代的小人物们的种种生态,节奏时而明快时而缓慢,但绝不急躁或沉滞。无论是流动的还是静默的画面,始终都有拿捏到位的情感蕴涵其间,也许说成是蕴藏更为合适,因为只要善于去发现,在一个简单的画面之中总会发现比上一秒能够感悟到的更多的东西。

但既然出发点和落脚点都在于挑刺,那下面的情形就得类似于割裂地搁置出来,以供计较、审判甚至凌迟。这个世界上有三秒钟就可以彻底缓解胃病的痛苦,并让深受折磨片刻前连腰都直不起来恨不得爬在地上去求救的人立即脸上布上获救的平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回头想来,你不得不佩服《关键第四号》导演的野心。从拍摄之初,他就想着如何给不知何时到来的第二部留下伏笔。某位学生的父亲始终没有出现,虽然他作为影片推进过程中唯一知晓外星人的地球人氏,但仍只活在对话之中。如果说,无论对于任何种类的艺术来说,野心都是不可或缺的乃至极品之物,那么,这部电影确实做到了,尽管有矫枉过正之嫌,并且沿袭了美国大片庸俗不堪的窠臼,但单就野心来说,无可指摘。唯一需要对其悲悯的,同时也是需要对所有科幻片采取或者赋予同一情感的是,想象力的异常局限乃至缺乏。外星,以及生活在它们之上的被我们称之为外星人的不知名的物种,对于一个对外星所知甚微的地球人来说,恰恰因为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26 00:08)
标签:

杂谈

 

2012725星期三

 

故乡的那条道路我非常熟悉,哪怕它已经在我离乡之后千百次的改变原初的面目。它曾经成为我童年的障碍,因为在它之下,伙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个人静下心来的时候,会想明白很多人和很多事。但这种静心在非周末时间却不可得,而在以前的周末时间也很难得。即使在梦里,那股安宁的心脉也在流动着,它独自而缓慢地走过一个人曾经的弱小的过往,即使只是为了梳理、确认和定性。然而,生而平凡,在五十亿生灵积聚的地球上左碰右撞地乞求生活,而绝对称不上左冲右突,认真甚而麻木地、目标看似坚定但有时却感觉不到目标至少缺少规划地追寻理想,而绝对称不上披荆斩棘,于是,所谓的想明白也不过是可怜的自我感受罢了,至多是自我认同。谁曾经对你好或不好,谁本想对你好却因为各种缘故现实表现得对你不好,你觉得谁可能谁应该对你好但事实并非如此甚至有时乃至全程从未对你好,谁对你好你却曾经遵从鄙陋偏执无知自怜而曲解甚至误解了。当你年轻时面对一些老于你成熟于你的人,他们对你的行事,即使你读书较多,即使中途你曾经有过静心的时刻并且试着回望与审视,但却始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10 23:31)
标签:

杂谈

 

1、  一天写了八千多字,还上了半天班,开了半天会。我的头怎么可以不像现在这样发木呢。毕竟,我不是游坦之。

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29 23:54)
标签:

杂谈

 

当我对着两个月未曾开封过的窗玻璃和遮盖它的窗帘问出一声方晓你在干什么时,我提醒自己应该停下来了。我手中握着的战国策也表达出同样的告诫。我把脚放进滚烫的水中。神经在脚底翻滚,如果它们愿意出声,一定会告诉我,这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很鲜明的刺激方式。在一定程度上等同于乐观。电影里说,是的,乐观,不然,我怎么活下去。今天的战国策里讲到了三人成市虎,还有以鼠首充任己首之质,但没有讲到乐观。如果范雎面临我现在的处境,他会如何。答案只有一点,如果我身处范雎之中,我一定做不成他。近日,我偶然会想起一些人。他们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隔壁邻居,一个走起路来腿似乎每一步都在艰难地拉弓的瘦高个子男人。他曾经教会了我骑自行车。似乎,他是第一个在我愤懑而忧伤的时刻,为我父亲说话的人。九九年春节,我们在镇上一家歌厅,夹在一群归乡的外出务工人员中间,我唱了一首中国人,又唱了一首水中花。后来只有他一个人鼓掌。整个下午,他一首未唱。相伴回去的冬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21 19:12)
标签:

杂谈

纸面之痛不如切肤之感。阅读的,虚构的,都是虚假的,因为它们远隔生活之外。自然,如P所说,无所住无所不住。如此,即是修心。于是,一切便是契机。

好坏一个样。但是,你选择好还是坏。善恶如是。那么,公平不公平一个样,不影响未来。因为,它只能游离于外在。

小黑屋子终于名副其实。它堂而皇之地展露两个月后,在这个黄昏依然顽强抵抗,并且,它最终获胜了。但是,战争开始了。以最短时间解决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31 14:41)
标签:

杂谈

开了它。因为我要写日志。这样就好像有了根。有了根便不会酗酒了。酗酒真是罪过。罪过让折腾变成一种常态。所有的常态都很可怕。正如《一只方晓鸟》成为常态。一只方晓鸟带来了疯魔。疯魔潜藏起来了,不停地选择时机探头探脑。我控制它或者它控制我当然不一样。我要说的只是《一只方晓鸟》终于,终于只剩下文革了。姗姗来迟的让人恨之不能爱之不欲的文革啊。遇鬼事件成为一个标杆,可以检验人们嘴巴的长短。有人居然已为我遇鬼事件找到了根由,原来,是这样,话说一九八某年,在某地建造某栋房的某层楼时,某人从某层楼摔下,以某某方式死去。某某年后,我住进了某栋房的某层楼。据说,某人还在人间留下了照片,以便我来核对他是不是昨晚遇到的鬼。我暂且还不想还该鬼清白。鬼,也是一种动物。和鸟一样会飞,和人一样会走,当鬼成为一种常态,鬼才是罪恶,否则可以与奇遇并肩而坐。颗粒状。文革啊!开枪,然后,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