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傅翔
傅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0,300
  • 关注人气:1,1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傅翔简介
1972年生,大学毕业。福建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福州市作协副,一级作家。现供职于福建省艺术研究院。
本人联系方式
地址福州市白马北路146号省艺术研究院
邮编350001
我的作品

傅翔专栏

中国作家网

思想的火焰

红袖添香网

静寂的村庄

诸子原创文学网

我的乡村生活

红袖添香网

傅翔的文学批评

客家人社区

公告
本博客文字图片属于本人所有,一律不得转贴!若欲转贴或发表于报刊,请与本人。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已出版作品
2004自传体长篇随笔
2003文学理论集
 
 
博文
(2020-07-09 17:47)
标签:

同睦村

长汀

分类: 我的散文

其实,像同睦这样的村庄在福建并不稀奇,我一年四季往乡下跑,像这样人烟稀少、遗世独立的小村寨多了去了。为什么再来?我也说不清,似乎是友情,似乎是好奇,又似乎是期待,期待这个破败的村庄有奇迹发生,就像丁屋岭一样。

我真的并不看好同睦村,就像当初对丁屋岭不以为然一样。然而,有个叫陈日源的人看好它,他发现过培田,发现过店头街与汀州,发现过丁屋岭,这么牛逼的人,我相信他的眼光。虽然大山深处比同睦更美更有味道的村庄多了去,但同睦一定有它独特的魅力吸引了他的目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评论

分类: 关于文学



多年以来,我不再读诗,原因不是不想读,确实是读不懂。开始时,我还有点心虚,生怕别人看轻我。想着别人都懂,就我不懂,那真是脸丢大了。可是,渐渐地,我终于发觉很多人也一样,大都似懂非懂。诗评家的文章也是云里雾里,理论一套又一套的,可是无关痛痒,瞎写的多。当我终于鼓足勇气问了几个诗人之后,我才知道,其实很多诗人也不知道他自己写了什么,写的是什么意思。就像梦呓一样,好些诗人都在写些自己也看不懂的诗,似乎这样才算得上是一个真正的诗人。明白了这些事实,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既然我都看不懂了,那这种诗也该寿终正寝了。

作为一个读者,我们真的没必要妄自菲薄,一千年前的唐诗宋词尚且没有难为我们,让我们面面相觑,更何况今天的诗歌。我想,假如一首诗竟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评论

分类: 关于文学



王燕婷是我的大学同学,在稀薄的印象中,她是中文系的体育好手,学校运动会上,她的名字便常常弹跳出来,令我们刮目相看。我真的想不到,这样一个有些“刚猛”女子,有一天突然成了我的同行,写起了散文,出版了专辑,加入了作协,俨然成了一名正儿八经的作家。

大概是同学的关系,我有幸较早就读到了燕婷的文字。她的文字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才华,不仅语言有才华,而且关注的东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评论

分类: 关于艺术


看到傅贵石这个名字,脑海里就无厘头地跳出“傅抱石”三个字来。一个是国画大师,一个是乡村教师。也许都喜欢石头,也许都不是,但有个爱好却类似,一者画画,一者写字。

看多了书画,特别是如今泛滥成灾的书画,心中便常有不屑与鄙夷。仿佛牛鬼蛇神都一窝蜂来到了书画界,赶集似的,鱼龙混杂,闹得紧,令人窒息!为害最大的是官员、文人、艺术家、退休干部等人的书画,乱涂乱画,招摇过市,横行江湖,俨然大师模样。还有一些则如怪力乱神,装神弄鬼,把书画弄得如行为艺术,如跳梁小丑,令人生厌。更多的则是一些没摸着门道的书画爱好者,无知无畏,误入歧途,走火入魔一般,天天写,天天画,附庸风雅,见人就送,浪费纸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评论

分类: 关于文学



掐指一算,认识吴尔芬已经20多个年头了。20多年,对小说家而言,那就是一场地震或变故。很多小说家会因此改弦易辙,或编或导,或出版,或书画,干着与文艺沾亲带故的事情;或者干脆金盆洗手,弃文从商从政,干着与文艺风牛马不相及的事。吴尔芬也不例外,到了厦门之后,大概也是迫于生计,他把聪明与才智放在了生意与人生的经营上,虽然与文学还有或多或少的联系,但终归不再是当年那个怀抱着远大理想的小说家了。人生一旦多了许多经营与策略,小说的理想也就被扫地出门,如离弦之箭,如覆水之难收。

一如既往,《古田军鼓》肯定也免不了外在的经营与策略,吴尔芬的聪明才智与他那发达的经济头脑总是如影随形地出现在该出现的地方。也许还是命题与策划,但这一回却与众不同,因为童年,因为故乡,吴尔芬重新找到了感觉,找到了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6-12 11:14)
标签:

评论

分类: 关于文学


刚认识林朝晖的时候,他是个武警战士,还是个团长,这让我很意外。他个头矮小,头发稀疏,哪有军人的样子?所幸他喝酒很爽快,不用扬鞭自奋蹄,绑着绷带也不下战场,这倒是很有点当年部队的作风。于是,我们都原谅了他的个子,他也动不动地以“钢铁战士”自居,豪气冲天地继续显摆他不到十瓶的啤酒酒量。

朝晖为人,与他的酒风相类,哥们义气,仗义疏财,憨厚善良的脸上总是泛着真诚会心的微笑。这样的人自是有好人缘的,与这样的人交往,你不用设防,也会一百个放心。当然,朝晖自己就是不设防的,他单纯得像个孩子,一点心机也没有,连我都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其实,他的情商不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水过无痕,滴水不漏,可就还是一副憨憨的天真模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6-12 11:09)
标签:

连城

曲溪

梅花山

分类: 我的散文



总有一天,你突然厌倦了喧嚣浮华与你追我赶,厌倦了吹嘘拍马与尔虞我诈,厌倦了钢筋水泥与冷漠虚假,你急切地只想躲进山林,结庐筑舍,养花种草,独自一人,静看庭前花开花落,云卷云舒;或三五好友,竹林雅集,豪饮放歌。那么,你一定会想起,有这么一个所在,它会满足你所有的期待与梦想。

这就是蒲溪,一个美得只有梦的地方。

从连城到曲溪,从曲溪到蒲溪,足足四十多公里,一程山一湾水,山环水绕,水转山移。山是青翠欲滴的山,水是清澈见底的水,山高林密,竹影婆娑,雾霭重重。蒲溪地处峡谷,海拔八百多米,一水东流,宽阔湍急;两岸高山,郁郁葱葱;村舍俨然,干净如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6-12 11:02)
分类: 我的散文


现在,我终于回忆起第一次去赖源的情形。那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一个夏天,我和一群文友兴高采烈地抵达赖源乡时,天色已近黄昏,乡领导很热情地迎接了我们。谁是领队我已经忘了,只记得黄征辉、吴尧生、吴尔芬、沈文生等文艺界的主将都在。似乎不是很正规的采风活动,或者是没要求我写文章,反正我人生之初的几次采风都没写过相关文章。现在想来,竟然有点后怕,是否我太无知了?因为好些同行还是有采风的文章面世的。我记得吴尔芬就写过《赖源的景物》,据说不错,是否就是这次采风的成果?有待考证。

此次赖源之行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印象最深的就是当天夜里,小镇唯一的招待所那突如而来的热闹与小镇的安宁形成的反差。特别是招待所旁边一家店里的姐妹,当我不小心看见时,那种语言难以形容的美,至今无法忘怀。生动,纯朴,丽质天成,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6-12 11:00)
标签:

评论

分类: 关于文学


与金小刀只有数面之缘,说实话,谈不上了解。身边的文友对其评价则甚高,都说好玩、仗义之类的话。这些我在酒桌上见过,基本属实。小刀为人,性情爽直,风趣幽默,言谈举止有豪气侠义之风,一见即是可交之人。

小刀写诗,也写小说,这让我有些意外。其实,小刀的身形微胖,擅于言谈,更像是写小说的。我真的没想到小刀会写诗。我一向对诗敬而远之,因为看不懂。小刀的诗却是好读,虽然也有些不太懂,但终归读得下来。

小刀其实更像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评论

分类: 关于文学


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连城文学界,笔会频频,作家如云,佳作层出不穷,此番景象被誉为连城文学现象。在我的记忆中,曹诚是以文化部门的公务人员出现的,他若隐若现地做些服务工作,对文学很热心,对作家很热情。此时,我并没有注意到他发表过什么特别的文学观点,也没有发现他有重大作品问世,只知道他出过一本诗和散文的集子,偶尔在报刊上发表些小散文,写的是个人亲情,或是花花草草与阿猫阿狗的趣事。然而,我还是注意到了他的才华,特别是他独特的文风与笔触,比如散文《烧火的童年》,有一种小说家才有的精确与冷静,描人状物与众不同,感情深蕴其中,令人难忘!

我重新审视曹诚的出现是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