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符力
符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2,176
  • 关注人气:27,9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

符力,1970年代生于海南万宁,中国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十五届高研班学员,《海拔》诗刊编辑。著有个人诗集《奔跑的青草》,曾获2012-2013年度“海南文学双年奖(新人奖)”。现居海口。信箱:370556368@qq.com(只收来信不加好友)。


欢迎文友到“海南作家网”注册分享原创文学作品 


鲁十五新浪博客


 

博文
标签:

海南

符力

诗歌

江非

李少君

分类: 诗歌

 


划火柴

 

昨日我还是顶着满头青草奔跑的少年

此时已是叶落纷纷水流无声

你知道,我喜欢划火柴,喜欢火柴亮过萤火虫

喜欢火柴温暖除夕夜

小女孩看见奶奶出现在亮光中

喜欢火柴不锁进妈妈的抽屉

而藏在我的裤兜

划火柴,划火柴,此刻划出的是

恐慌:如影随形的猛虎

吞噬青草落叶石头和月亮

但我仍喜欢惊慌,喜欢奔跑

喜欢青草一样奔跑,胡同里划完整包火柴

都找不到的姑娘

水流无声,叶落纷纷。你知道

我只好装作什么都不喜欢,他爷爷奶奶的全世界

都不喜欢

不喜欢好好的火柴

好好的街灯,好好的星辰,好好的日记本:

独自点燃,独自灭掉

 

2017.07.29

 

 

微凉

 

下班人潮已退尽

你还没收摊,低头摆弄塑料薄膜上的那堆

豇豆、橘子、木瓜和地瓜叶

又淋了清水

 

你并不年轻,不像我母亲那样

苍老,羸弱

你起早贪黑讨生活

希望路灯下的那堆宝贝看起来顺眼些

希望它们早些卖出去

 

是晚餐时间,是你收摊回家的时候

而你还在摆弄那堆宝贝

淋清水,看电动车从右边开来

从左边开去

 

但愿你有丈夫,有孩子

他们等你回家晚餐,饭菜放久了

又拿到锅里热一遍

但愿他们都安静:大人没打骂小孩

小孩只是眼眶湿润,只是微凉地说了一声——

爸,我饿了

 

201.07.28

 

 

一个人消磨时光

 

雨夜归来,经过水洼、水洼、水洼

经过路灯光亮树影黑暗

又经过树影黑暗路灯光亮

街巷潮湿,暗夜漫长,但壶中有热水

现磨咖啡分馨香。一个人消磨时光

不欢畅,也不比太平洋彻夜翻滚还悲伤

 

2017.07.27 

 

 

我们会重逢的

 

谁是放映师?电影放映师在哪里

我沿街询问,声音嘶哑

头发散乱。夜色中人影流动

却没有一个回声。我哭了

在你离去以后我哭了。如果有人把带子倒回来

让你重新出现在站台上:风鼓印花裙

也吹凤凰树

我想更加大声地喊你的名字

直到你看见我,向我招手,喊我的名字

我要我们都改签车票,在树下闲聊

喝柠檬水,随便蓝天

蓝到天涯海角,白云白到四面山巅

我要我们都学习大海渐渐地涨潮,渐渐地退潮

学习玫瑰一瓣接一瓣地燃烧

一瓣接一瓣地灭掉。而黄昏剧情

陡然急转!不由大雨慢慢想

慢慢下。我哭了

在你离去以后我哭了,但不是哭了整个通宵

我们会重逢的,重逢不是在明年

而是在来生

 

2017.07.22

 

 

过牛岭

 

胆不大,不过牛岭

海南乡间这般代代相传

如今,我们驰过隧道,南来北往

轻轻松松:没遇上狼嚎鬼哭

荆棘拦路,山风呼呼

萤火虫整夜提灯巡游漫步

我们壮大了胆子,不断地挖掘

拆除,考验我们祖先胆量

也考验我们父母这一代人勇气的事物

我们南来北往

轻轻松松:玩纸牌

刷微信,打哈欠

没看见高处可能飞过的羽毛

或星辰

 

2017.07.20

 

 

大雪提前飘落——给guagua

 

我怎么知道我车票改签

作废,是为了与你相聚又分离

我怎么知道你画过,研究过103个国家的著名建筑

让学建筑的南方女子汗颜。怎么知道

你去年八岁,为她讲了三个多小时的故事

用英语,而不是普通话

怎么知道你如此爱打闹又

爱安静,安安静静地低头捧读那本

厚厚的书,在诗歌朗诵现场

土墙边的灯光下

我怎么知道别人纷纷躲避风雨你却

帮他们捧起那留在桌上的椰子,来来回回地

跑动:身子瘦瘦的,高高的

淋了一脸雨水

我怎么知道那天上午别人纷纷离去

我们却再次相遇:你背包包,拉行李箱

陪伴你那身材高大却差不多白发满头的爸爸

你安安静静地低头捧读那本

厚厚的书,在候车厅的嘈杂中

我怎么知道我为何一上站台就大声叫喊你的名字

隔着双向轨道,得不到回应

怎么知道我北归

你南去,就从幽暗通道

游过人世的边界。我怎么知道

怎么知道我拍的图片竟是你给这个夏天的

最后礼物:撕人心,裂人肺

让一个人彻底白了头,好像漫漫一生的大雪提前

落在他头上

 

2017.07.16

 

 

分界洲

 

少有这样的一本书:摊开山南日照

也显现水北云雨

你自西南来,他从东北出发

我们在书中相聚

让海岸线如句子,直接又婉转

让段落与段落之间波澜起伏,阻隔又承接

让浮云虚度,让碧浪

扑向银滩,兴奋无边,疲倦也无际

我们在书中登高

直上望海台,喝咖啡,饮椰水

眺望千里长沙的方向

暴雨袭来,伞具吹飞了

头发衣裙淋湿了

我们仍在亭台下,临风指点

又笑谈

 

2017.07.11

 

 

重临分界洲,致于坚

 

从北向南,烟霾长驱而下

如同怪兽施了魔法:

大海蒙蒙,群山沉沉

日出何异于日落

你掀开电脑又合上,搬走椅子又搬回来

你头颅光亮如灯泡,你凭栏眺望时

神色黯淡如山间小屋之傍晚

我乘船离开,你取消新的行程

留下来,独坐蒙蒙大海

沉沉群山

今天,我重拾你我三年前踏过的石阶

连步以上

我认出你住过的小屋

也记得那几日的烟霾满目

今天,动车从陵水开到海口

一路都是好天色

料得你的云南也是好天色

我眼中的南方,你一别数载的南方之南:

蓝天的布匹缀满白云

海洲上的椰子树,触手可及

天上人的霓裳

 

2017.07.10

 

 

邻居

 

小院内。阳台下。五六米外的几棵椰子树

与我为邻,天天相见

我曾在树下点数又大又绿的椰子果

数着,数着,就把自己数进

清晨的鸟鸣里

 

楼层上下左右的那些住户

也是我的邻居

我们各出各的门,各回各的家

十天半月见不到彼此

夜里的摔门、哭泣,听不出

张三或李四,正如分不清枝叶间飞窜的是

麻雀,还是柳莺

 

而昨天跳楼脑浆涂地的那个邻居

我认得他,记得他:

左手提苹果,右手按住开门键,等我把手推车

慢慢推进电梯去

台风席卷海岛的那个傍晚

我和他避雨,同在南大桥底下

 

2017.05.1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海拔》诗刊2017年上半年刊(总第24期) 

 

诗歌岛 

下南洋/杨碧薇 

小巷(19首)/李朴一

赞颂与忍耐(13首)/张伟栋 

劈柴的那个人还在劈柴(14首)/江非 

夏天/蒋浩 

 

阳光地带 

岛屿之谬(组诗)/夏汉 

诗春夏(17首)/李少君 

我很想在灯光里坐下来(4首)/赵秀香 

套中人(3首)/张晶 

带着父亲走/缪立士 

又是一年/马晓燕 

美容院/宁延达 

旧镜子/田志军 

万种爱(4首)/杨沐 

秋天(8首)/童清茂 

回家的路(3首)/方世国 

紫丁香的心/罗曼 

黎乡(2首)/郑朝能 

饱满的姿式(2首)/彭桐 

忏悔/钟云 

在母亲摇晃的思念中/白然 

或者/王谨宇 

古城墙/蔡小华 

袜子/木浅 

飞舞的蒲公英/郑彬彬 

最近的远方(6首)/李再明 

牙叉之夜/佘正斌 

南海放歌(4首)/邱名广 

生活/林尤超 

旧日斑驳(2首)/陈梅 

烂醉(2首)/郑南浩 

我静静地看着这一切(3首)/温情机械 

深圳记(5首) / 叶长文 

分裂(3)  /洪光越 

昏睡琼北(9首) / 符力 

 

除了风,没有别的声音(七章)/陈波来

向往欣欣向荣的自然(组章)/唐鸿南(黎族) 

 

旧瓶新酒 

济夫诗词近作集/周济夫

感时即事廿九首/苏少道

岛西行吟五首/韩国强

人间暮晴十四首/冯椿

旧恨新愁五首/陈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符力

海南

诗歌

分类: 诗歌

 

 

骑楼半日

 

炎夏尚远。游人渐少。三角梅长得正好

我坐在长廊藤椅里喝椰子水

迎着海甸溪的凉风轻吹。可以翻诗集

可以听音乐,但我多看了几眼

红男绿女的飘来拂去

我低头给你发微信,我们聊了多久

聊了什么?两人都有些说不清

我停下来喝椰子水的那一刻,楼道斜照

已斜到中山街的那一侧

 

2017.03.20

 

 

梅约

 

穿过金花村、中介路,买一张四元钱门票

踏进书院,看看那两棵白梅

海岛东北独有的两棵白梅

从认识你的那年春天开始,每当一月底

或二月初,我就会重复这件事

 

那是一场无媒相约啊,不同于

张生翠莲之会,却也是眼波潋滟

心尖冒着蜜汁点点

 

想想去年:那里楼台清静,缅栀子掉光枯叶

掌教老得铜锈发绿

但目光澄澈。那里不见长袍书生

却有白梅花开

我在楼上深呼吸,嗅了又嗅

那馥郁香气。我在树下扬起脸,闭着眼

微风轻吹,洒我一身花瓣雨

 

当我老得走不动了,当你还在我身边

请代我赴梅之约

放下杂活,别看着花事湮灭

去捡几片花瓣,擦一掌教身上的锈迹和

尘埃

 

2017.03.20 原载《诗刊》2017年6月 下半月刊

 

 

老城郊外

 

风吹着,一阵使劲

一阵有心无力

桉树招摇,木麻黄也招摇,发出声响

感受,回应风在她们身上所做的一切

雀鸟叽叽喳喳,即使白道干掉了黑道

这个小社会的吵闹

也不知消停

火山石占据路的左边,也没放过路的右边

一堆堆,一群群,怎么看

个个都是面目冷峻,铁石心肠

有名或无名野花,一小撮

一小撮地待着,跟树木、石头、飞禽走兽

保持距离

她们习惯于安静

喜欢用颜色来表达立场和态度

而不是用声音

朋友啊,这是老城郊外

海岛西北角,即使大雨倾盆

一棵草,一只蚂蚁,各人仍有各人的事情

还是忍忍吧,谁记得苏轼曾经来过这里

谁注意你今天这失魂落魄的样子

谁在乎你失去什么

想得到什么?还是忍忍吧

天黑,是一眨眼的事

 

2017.01.25 原载《四川文学》2017年3期

 

 

老城江畔致苏轼

 

海北杳杳,海南秋风乍起

桉树林多么欢欣

我多么孤独,但我不能说我的孤独

比沧海还要无际无边

我也不能说,我的痛苦跟沧海是一样的

我不能,不能

躯体发疯成枯藤或青烟也不能

我只能说,在你渡海归去千年后的

这个年头,迈岭无存

澄江浑浊

文庙残破,通潮阁无处可寻

人们拼命赚钱,赚钱拼命,仓仓皇皇

如同暴雨即将来临,众蚁逃难

彼此踩踏,手托牙咬着各种各样的物品

而我,快要压抑成一块剩余的城砖

却不知为何仍在忍受

忍受寒风吹着粗糙的皮肤

吹着火山红土上的那片桉树林

孤独,痛苦,沧海可以翻滚又咆哮

感到累了,沧海可以靠着

长长的海岸线入眠

我只有独坐陋室,伴着一堆

旧书黄卷

 

2017.01.22 原载《四川文学》2017年3期

 

 

我的丛林

 

头发干枯得像池边的秋草,面容

丑陋得恰如风干多日的毛薯

我啊,无法挽回的时日

越来越多,能够结识的朋友越来越少

我常常乌云翻滚

电闪雷鸣

吓过人,也伤过人

但日晒雨淋、碎裂坍塌过的心

已长出茂盛的热带草木

我不要陌生人在我的丛林里迷失

我要风在光影里吹拂

要丝丝清凉,吹到每一个行人的脸颊上

我希望,我仅仅是希望

林子里的一些事物,比如雏菊

蘑菇,让人欢喜,不至于随手摘下

就丢弃

 

2017.01.18 原载《四川文学》2017年3期

 

 

芒花白

 

芒花白,芒花白

从儋州回琼山,一路都不见苏东坡

只有芒花白,芒花白

小时候,我爱撕下一把把芒花

拿一支支芒秆来折手枪

做奔马

如今,我已无心扯芒草

也无心撕芒花了。斜阳暮光里的每一片芒花

都是那么白,那么白

比我母亲那被岁月刷出来的满头银发

还要白

 

2017.01.09 原载《四川文学》2017年3期

 

 

黄昏

 

晚风吹。深巷空荡荡

陛石边的丛草枯黄

又枯黄。你也会寂寞吧黄昏

黄昏,你看庭院牌坊时的目光如此幽暗

你看暮云飞鸟时的神色

弥漫着忧伤。你也会寂寞吧黄昏

让我陪你说说话

直到夜露满身,星星在天上

打寒战

 

2017.01.01 原载《四川文学》2017年3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韩少功

海南

符力

分类: 闲谈杂记

 

海南岛在汉代已设置郡县,并入中央帝国的版图,但仍是“天高皇帝远”,与中原的关系处于若即若离和时密时疏的状态,于是才有南北朝冼夫人率1000多黎洞归顺朝廷的故事。没有疏离,何来归顺? 

北宋以后,在蒙古、突厥等北方游牧民族的挤压之下,华夏文明中心由黄河流域向长江流域偏移,朝廷对海南的控制和渗透渐次加强。特别是从明朝开始的大批移民,沿东南沿海推进,渡过琼州海峡,汉人群落在海南形成了主导地位。“闽南语系”覆盖闽南、台湾、潮汕以及海南,给这一次移民留下了明显的历史遗痕。丘浚、海瑞等一批儒臣,后来都是在闽南语的氛围里得以成长。 

至此,海南最终完成了对华夏的融入,成为了中原文化十分重要的向南延伸。但观察海南,仅仅指出这一点并不够。处于一个特殊的地缘区位,海南与东南亚相邻、相望,与南洋文化迎头相撞,同样伏有南洋文化的血脉。所谓“南洋”,就大体而言,“南”者,华夏之南也,意涉岭南沿海以及东南亚的广阔地域,其主体部分又可名之为“泛印度支那”,即印度与支那(China,中国)的混合,源自南亚的伊斯兰教与源自东亚的儒学在这里交集并存,包括深眼窝与高颧骨等马来人种的脸型,显然也是印度人与中国人在这里混血的产物。至于“洋”,海洋也,从海路传入的欧洲文化也,在中国人的现代词汇里特指16世纪以后的西风东渐,既包括荷兰、西班牙、葡萄牙等第一批海洋帝国的文化输入,也包括英国、法国、德国等第二批海洋帝国的文化输入。“洋火”、“洋油”、“洋葱”、“洋灰(水泥)”等,就是这一历史过程留下的各种新词,很早就被南洋居民们习用。 

眼下从中原来到海南,人们会常常发现岛上风物“土中寓洋”。街市上的骑楼,有明显的欧陆出身,大概是先辈侨民从海外带回的建筑样式。排球运动的普及,同样有明显的欧陆烙印,以至文昌县成为全国著名的“排球之乡”,几乎男女老少都熟悉这项运动,对太极拳与少林拳倒是较为陌生。还有语言:“老爸茶”频频出现于海南媒体,但明眼人一看便知“爸”是bar的误译。体育习语如“卖波(我的球)”,“奥洒(球出界)”,当然也分别是my ball out side 的音译。如有人从事跨语际比较研究,肯定还可在海南方言中找到更多隐藏着的英语、法语、荷兰语——虽然它们在到达海南之前,可能经过了南洋各地的二传甚至三传,离原初形态相去甚远。 

有些历史教科书曾断言中国在鸦片战争以前一直“闭关锁国”,其实这种结论完全无视了汉、唐、元、明等朝代的“国际化”盛况,即使只是特指明、清两朝,也仅仅适合于中原内地,不适合同属于中国的东南沿海。当年郑和下西洋,并非一个孤立的奇迹,其基础与背景是这一地区一直在进行大规模的越洋移民,一直在对外进行大规模的文化交流和商业交往,并且与东南亚人民共同营构了巨大的“南洋”。据说海南有300多万侨胞散居海外(另说为500多万),足见当年“对外开放”的力度之大,以至于现在还有些海南人,对马尼拉、新加坡、曼谷、西贡的街巷如数家珍,却不一定知道王府井在何处。 

南洋以外还有东洋,即日本与高丽。两“洋”之地大多近海,其中相当大一部分,曾是中央帝国朝贡体系中的外围,受帝国羁制较少,又有对外开放的地理条件和心理传统,自然成了16世纪以后亚洲现代化转型的排头兵。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内,在西方的“民族国家(nation-state)”理念广为流播之前,亚洲多数国家的管辖边界和主权定位并不怎么清晰,海关、央行、国籍管理等诸多国家体制要件尚未成熟——以至于中、越两国的陆地边界到20世纪末才得以勘定签约。在这种情况下,孙中山先生领导的民主主义革命最初以南洋为基地,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情。这场革命以改造中国乃至亚洲为目标,但最初完全依赖南洋的思想文化潮流、资金募集、人才准备,几乎就是南洋经济和文化所孕育出来的政治表达——海南的宋氏家族以及黄埔军校里1000多海南子弟,自然成为了革命旗下活跃的身影,其倡导现代化的纷纭万象,非后来的海南人所能想象。南洋人民相互“跨国革命”的现象也屡见不鲜,侨民们穿针引线和里应外合,新派人士天下一家,与法国大革命以后欧洲的各国联动颇为相似,直到反美的“印支战争”期间仍余绪未绝,比如在胡志明的人生故事里,国界就十分模糊。 

不过,“民族国家”的强化趋势不可遏止。这是孙中山革命阵营的进一步扩大。有意思的是,作为一个象征性细节:孙中山先生正是在获取内地各种革命资源之后,才放弃了文明棍、拿破仑帽、西装革履等典型的南洋侨服,创造了更接近中国口味的“中山装”。他肯定有一种直觉:穿着那种南洋侨服,走进南京或北京是不方便的。也就是从这时开始,随着民族国家体制的普遍推广,东方巨龙真正醒过来了,只不过这一巨龙逐渐被分解成中国龙、越南龙、泰国龙以及亚洲其他小龙。九龙闹水,有喜有忧。印尼、马来西亚、越南等地后来一再发生恐怖的排华浪潮,而中国岭南地区的很多革命者,也曾在“里通外国”、“地方主义”、“南洋宗派主义”一类罪名下,多次受到错误政治运动的整肃。作为一个民间性的共同体,“南洋”已不复存在。“南洋”不再是一个温暖的概念,而是一段越来越遥远并且被人们怯于回忆的过去。 

南洋历史,南洋与中原的互动历史,还有南洋与中原互动历史对现代中国的影响,其实都是了解中国与世界的重要课题——其研究需要更多人力投入。眼下,随着欧洲殖民主义从香港和澳门最终撤走,随着“10+1”(东南亚十国加中国)互助蓝图的展现,随着经济跨国化与文化全球化的大浪汹涌,重提“南洋”恐怕并非多余。这并不是要缅怀往日中央帝国的朝贡体系,而是在民族主义与国家主义之外,获得一种人类共同体多重化与多样化的知识视野——还有善待邻人与远人的胸怀。 

海南作家蔡葩是个有心人,近年来避开某些文化时尚的喧哗,潜心搜寻和辨析历史的残迹,一心把过去的时光唤醒,写出了《有多少优雅可以重现》一书。在她深情灌注的笔下,一个个曾经生活在南国椰岛的学者、军人、医生、渔民、名媛、富商,终于抖落岁月的尘埃,走出遗忘的暗层,与当代读者实现了迟到的相认。细心一些的读者不难看出,这些人的故事发生在陆之南和海之北,既凝结着内陆文化的千年重负,又集聚着南洋文化的八面来风;既连接了文化的世代更迭,又横跨了文化的地域板块——他们与内陆和南洋都有诸多血缘的、经历的、知识的、习俗的联系,使他们在动荡的整个20世纪见证了特有的交汇和挤压、特有的爆发和沉寂,还有非同寻常的欣悦与悲凉。他们在历史中匆匆掠过的身影,不能不使我们掩卷之时,两目空茫,一声叹息。 

这当然还说不上是一本完整而详实的南洋史,但历史从来就是人的历史,更是普通人的历史。蔡葩的写作,也许就是重新找回南洋的一个开端。这个开端所指向的各种人生远岸,还有众多普通人思想和情感的纵深,有待我们进一步的探寻和想象。 

 

2016120506:52  来源:文艺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韩国]高银

 

我的哥哥

越战伤残军人哥哥

 

我醉了

今天不想说谎

死也不想

 

我没在制果工厂或公司上过班

 

这些都是谎言

 

七年前

刚在首尔站下车

我就上路了

 

走上了跛脚妓女的路

 

我的哥哥

我的哥哥

我瘸腿的哥哥

 

我醉了

只有喝醉

我才有故乡

 

妓女,妓女也有故乡

 

(选自高银诗集《唯有悲伤不撒谎》金炯珠 整理 薛舟 译)


 

在休战线边上

作者:[韩国]高银

 

北方女子啊  我愿是团霍乱菌

潜入你的肉

和你一同死去

埋入同一座坟  零落成这个国度的泥土

 

(选自高银诗集《去文义村》。金丹实 译。)

 

推荐语:高银年少时曾彻夜含泪捧读麻风病人韩何云的诗集,认为诗人是“三岁之前为别人流过泪的人”,是“为不认识的什么人哭泣的萨满”。他是民主民族人权运动斗士,曾遭迫害和监禁,因此,他的诗里少不了愤怒、号叫,以及对弱者的怜悯,对黑暗、不公的揭示,对和平、自由的期盼。1986年,他在《万人谱》序诗里写道:“人生无处不相逢/从此相逢是同一个祖国/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2013年,他80岁,还写过这样的诗句:“八十年代的南与北/任何地方/每到农历三月/定有燕子归来/向那些燕子的祖先传话/....../没了飞走的燕子/遥远的叙事/我的人生等于死亡”。可见,高银始终绕不过祖国分裂的痛楚。这样,就很容易理解他于1974年某日徘徊休战线上,想到死,跟一个陌生的北韩女子一起死,“埋入同一座坟  零落成这个国度的泥土”。高银一生都在为别人流泪,读过他的这首《在休战线边上》,该轮到读者哭泣了,为这尊“韩国的诗歌菩萨”(艾伦·金斯堡),为这片悲天悯人的仁慈之心,为这份滚烫的家国情怀。(符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海拔》诗刊201606 (总第22期)目录

  

诗歌岛................................................................

 

苍茫集

 

哑石的诗    11

李笠的诗(四首)    12

安琪的诗    14

陈东东的诗(五首)    15

陈均的诗(二首)    19

得一忘二的诗    20

丁成的诗(二首)    21

窦凤晓的诗(二首)    22

范雪的诗(三首)    23

韩博的诗    25

胡续冬的诗    28

蒋浩的诗(三首)    29

桑克的诗(四首)    31

孙文波的诗(二首)    34

西渡的诗(四首)    35

萧开愚的诗    39

阿西的诗(二首)    40

肖磊的诗    41

杨小滨•法镭的诗    42

树才的诗(四首)    43

黄梵的诗    45

潘维的诗    46

吴昕孺的诗    47

张维的诗    48

白月的诗    49

雷武铃的诗(二首)    50

 

阳光地带................................................................

 

寄北(三首)    邹旭    55

黑洞(三首)    洪光越    56

海给我们什么(九首)    衣米一    58

更深的春天(六首)    颜小烟    61

就这样(二首)    木浅    63

草是农业户口(三首)    符胜芳    64

温柔时光    古莉    65

春天的店铺    乐冰    66

黑夜黑得透彻(七首)    郑南浩    66

木棉树把自己点燃了(五首)    王凡    69

落日与乌鸦(二首)    李其文    71

岛西之歌(二首)    陈灿麟    72

南方(二首)    杨明衍    73

阳光穿行大地的声响(四首)    王谨宇    74

移民城市(四首)    叶长文    76

时光之痛(二首)    邱名广    77

画岛为牢(五首)    蔡根谈    78

在星火荡漾的南海上(六首)    符力    80

轻的光阴,重的心事(九首)    李少君    83

 

岛外诗人新作................................................................

 

广东“白诗歌”小集

 

天堂与地狱的间距(五首)    谢湘南    89

长江也开始想我(四首)    阿谁    92

听不到对方的尖叫(六首)    水笔    94

照耀(八首)    范小雅    97

故纸乱飞(七首)    余文浩    100

在你身旁(五首)    阿斐    103

春天,你可缓缓来(七首)    画眉    105

你看看我的盔甲(六首)    容浩    108

春天来了    落莎    111

 

繁星

 

空寂之诗(八首)    冷盈袖    113

为什么,我还在想你(十首)    陌上寒烟    115

隔着栅栏(六首)    北天    118

秋风继续吹(三首)    胡权权    121

我没有那么多无法忍受的疼痛(四首)    南南千雪    122

低诉(三首)    初梅    124

小诗    侯佳川    125

花香里(四首)    李清荷    127

中年的身体    寒雪    129

雪野    米正英    129

 

旧瓶新酒................................................................

 

低吟集    周济夫    133

问雁(外四首)    周福寿    138

回乡无水吟(外一首)    孙伟良    139

登泰山(外一首)    王威    140

九龙溪(外四首)    郑邦利    141

天山天池(外二首)    蒋月华    142

 

海拔批评................................................................

 

当代诗歌四十年    李少君    145

回归简约的诗学——从蔡根谈的诗里引发的思考    夏汉    151

 

在海南................................................................

 

李元胜    封二

 

精品选读................................................................

 

阿喀曼草原    [波兰] 亚当· 密茨凯维奇    封三

 

 

主编:海南省作家协会诗歌创作委员会

编辑:符力 郑纪鹏 林森

 

诗歌作者请跟帖留联系方式收取样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16 19:52)
标签:

浙江

冷盈袖

诗歌

符力

海南

分类: 评论

 


》》在空谷

|冷盈袖(浙江)

 

不能融于人群,就融于孤独

孤独的人,是圆满的。高悬的明月如此

 

静谧的湖泊如此。短暂的涟漪

也拥有自足之美,而且再没有其他比这更美

 

当我与山谷交谈,山谷回应以鸟鸣,风声。对植物的喜欢

一向远胜于动物。它们干净从容,比美更美

 

...............

推荐人语:冷盈袖的诸多诗作皆秉持汉语的端庄、清雅之美,《在空谷》也不例外。此诗语言流转如曲水穿林,自然、静美;诗境因“山谷回应以鸟鸣,风声”而显得清幽、空灵、浑然。透过诗人欣赏草木、道法自然的思想倾向,可见其清醒与独立,这在喧闹的当下,格外可贵。(符力)

 

刊于《诗刊》2016年9月 下半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29 23:36)
标签:

符力

海南

分类: 诗歌

 

 

傍晚下山

 

膝部隐隐作痛,额头微微出汗

我停在下山途中

喘气,喝水,听叶飞风吹

 

我把手伸出去

抚摸火山石,抚摸夕阳

抚摸世上已经苍老和正在苍老的两件事物

 

他们累了,一个是内心之火

燃尽在几万年以前

一个是面容晦暗如衰落的朝代

 

从风中,烟中,暮色中

我把手收回来

捡一根断木,当作下山的拄杖

 

我要回家

家在十里之外

在星火荡漾的南海上

 

2016.04.05 原载《飞天》2016年07月

 

 

蓝黑墨水写下的心愿

 

我有一所房子

三角梅高过院子围墙,清晨鲜花明艳

正午枝叶蔽日,又筛下丝丝阴凉

 

爱人在花影下拆读远方来信

我去老井打水,洗菜

狗儿跟在身旁,摇着一尾巴的闪闪阳光

 

蓝黑墨水写下的这个心愿啊

已经褪色,一些事物仍在加快纸张发黄

加快天色变暗

 

我忍耐又忍耐,等待再等待

不是初心难改,而是明白

长夜如铁,不可抗拒,无处逃离

 

2016/3/22-2016/4/7原载《诗刊》2016年06月 下半月

 

 

走读金花村,给古水

 

青石巷道的老命,断送于机器打磨的石板

走哪一条路,我们都到不了

丘濬海瑞住过的火山石屋——

倒塌的已经倒塌,被拆除的继续被拆除

 

不见水塘草地,不闻金花和朱橘

我们走远了,满村怪物还在那里噬食钢筋水泥:

生锈的继续生锈

剥落的,仍将剥落再剥落

 

狭长的巷道里,我们只停过一次

那里尚存一棵开花的老树

那里白花如聚,聚成一幕孤悬的银河

我们把肺腑当作宽大的袋子,吸满群星的气息

 

2016/4/24

 

 

注:

丘濬,明代府城金花村人,景泰五年进士,授翰林院编修,累官至礼部右侍郎,加太子太保,兼文渊阁大学士。曾赋诗《下田村》介绍自己的家乡:有人问我家居处,朱橘金花满下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