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傅菲的饶北河
傅菲的饶北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24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置顶: (2010-11-29 09:17)
标签:

杂谈

从2006年初,我抱有一个想法:以纪录片的方式叙述我的枫林村。不为别的,只是觉得,当代作家的乡村作品,极大部分沦为廉价抒情故园的蹩脚工具。他们只用一只眼睛写作,只看得到纯朴、澄净、原始的美,就连苦难也是美好的。他们看不到现代工业下的乡村已经沦陷,落入精神荒废的巢穴,乡村完全空洞化;他们看不到农人的生活是一种挣扎和斗争,而又是那样的徒劳而返,面对滚滚而来的工业社会,束手无策,内心充满矛盾和焦虑。这样无视现实的写作,是可耻的,是作家精神价值的崩溃。

《烈焰的遗迹》是我继《屋顶上的河流》、《星空肖像》、《炭灰里的镇》、《生活简史》之后的第五本散文集,是我有关枫林村叙述散文的合集。对这本集子里的每一行文字,我都尽心尽力,绝不敷衍潦草,倾尽我骨髓里的每一滴情感。特别是写作《米语》、《木构的简史》,有几个段落的书写,我忍不住泪水汹涌,以至于不得不暂时终止落笔——我懂得,文学是“减法”的艺术,必须隐忍,去却浮躁,静水深流。在这漫长的五年之中,我把自己抽身而出的生活细雨一样重新融入枫林,每年差不多有一个月的时间回到枫林生活,我试图把笔当作手术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6 09:36)
标签:

杂谈

对于枫林而言,所有的村道并不是通往外面的世界,而是通往大米。米是另一种庇佑人的庙宇,它聚合了光,也聚合了哀乐。它是我们肉身的全部。下种,翻耕,插秧,耘田,喷药,收割,翻晒,碾米,这是一条崎岖的路;吐芽,抽穗,灌浆,又是一条向上生长的路。我看到的人群,都是在这条路上往返,穿着盐渍漫散的衣裳,挑担粪桶,悬着沉默冷峭的脸。他们出发的时候还是个郎当少年,回来时已是迟暮老人。

“我爱自己的女人一样爱大米。”一次,下村的米馃叔叔在我家喝酒时,谈到了大米。他隔三差五就和我祖父喝酒。他们是忘年交。我祖父说:“我是爱自己的血液一样爱酒。没有酒,哪吃得上大米。”米馃叔叔以前是个老单身,不是他人愚钝,而是他游手好闲。他是个蹩脚的油漆匠,穿件白衬衫,光亮着皮鞋,头发抹点茶油,在村里晃来晃去,晃到吃饭时就来我家。我祖父对我说,快把荷叶勺拿来。荷叶勺是个长柄的竹兜,伸进酒缸,提一勺,刚好一碗。一人一勺,两人都醉醺醺。米馃叔叔一醉,话特别多,说他的相好,哪个哪个村的,唾沫四溅。他一走,我母亲就把菜倒了。母亲说,老单身谈女人就像讨饭的人吃红烧肉下饭。在我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