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傅北宸
傅北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03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微博

 

友情链接

于卓博客

官场小说

凤凰别业

背景画面

天涯专栏

天涯随笔

国家历史

先锋天下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2-05-09 13:01)
小学课本上的一篇文言文所传甚广。蜀之鄙有二僧,都想去南海,贫僧有志没条件而富僧有条件无志,最终贫僧归来夸南海。与此相同的是龟兔赛跑,王八这东西,除了遇事缩头之外突出的特点就是爬,姿势安详从容,还有警惕的忐忑:说不准就被人提去炖了;而兔子也面临红烧或者其他不妙的问题,所以也忐忑但无壳可躲,对付的办法就是跳着跑,如果急了还伴有闪电的速度,“像兔子一样一眨眼就跑没了影儿”。龟兔赛跑和蜀之鄙有二僧一样,假如兔子和富僧胜利,那基本都是一个无悬念的问题,且胜之不武,前提上加了个条件就变成大头朝下。用这个瓦釜雷鸣的角度冲一道励志鸡汤,跌宕而狗血。
  一般的常识是,特殊不能代表一般。比如上面的龟兔,可以明知故犯地找来10对—这做起来困难不大——大家都会看到没有一个王八能胜利。
  特殊的代表了一般就是参照物找错了,把勤劳致富变成守株待兔,这很能害人。
  再比如那个“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没人希望坏蛋横行,即使坏蛋也是希望天下好蛋居多。郭德纲说“聪明人太多傻子就不够用”,而上述鸡汤的佐料偏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最终正义战胜邪恶。其实这就是一个戏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09 12:51)
 浙江,无从回避。这是中国商业的发祥地,确切的说,它是一个图腾。陶朱公,说出这个名字就会使人想到员外、财主、白胡子、拐棍,这个老头,一会儿像南极仙翁,一会又像黄梅戏《天仙配》里的土地。这个老者开启了中国生意。
  
   “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据称是陶朱公传下来的一副对联。这个并没有实际的根据,但可以肯定的是,直到现在,国内几乎所有的地方,包括海外华人的商铺都能看到这幅极具喜感且富职业含蕴的Logo。
  陶朱公发迹于陶(即现在的山东定陶),他的名字中的陶字就是指这个地方。之所以说不说陶而说越,我觉得他在越国的经历更说明问题。你知道,越国是没有陶朱公这个人的,那时在越国,按全运会的持牌入场模式,他的全称该是浙江范蠡。他和文种辅佐勾践雪耻灭吴的事情,也不必说了,但应该没有人会怀疑,他之后的陶朱公品牌是由保家卫国而来。一个宰相式的人物,家国事融通已极,为政之道移植到经商上,也管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09 12:49)
“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目标,走到一起来了。
  
  
  关于同学,想到很多,排在前面的这样几个词汇:风华正茂、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田汉的《毕业歌》说,我们今天是桃李芬芳,明天是社会的栋梁。
  上面说的都是年轻,所谓“记得当时年纪小, 你爱谈天我爱笑”的那种年轻,青葱岁月。杨庆煌唱“校园的钟声叮当叮当,交织过多少美梦……”王洁实谢丽丝唱“沿着校园熟悉小路,清晨来到树下读书”……意象中的校园都带着歌声。


  高晓松写校园歌曲,画出了一个时代。遗憾的是他以后很少写,去开英菲尼迪和企业家们厮混了。而企业家们,用强大的生产力逼出了另一个产业,校园学历班。
  原因很羼杂,但大体有二:
  第一代企业家是在改革开放的政策下淘金,钱赚多了,就想在文化上找补——全能冠军毕竟体面(人心不足蛇吞象,要是足就难得为人了),而文化这个东西又特虚,就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暗箱》挺暗。
  不仅是写的内容,单这个小说的名字,也很暗。
  这个暗的意思很矛盾,表面上看是直接、不屑或者懒得暗示、引导、启迪、旁敲侧击--《鹿鼎记》故意不理会秦失其鹿加不问周鼎的典故,起码还象征性的有双儿猎鹿和类似假门假氏的鹿鼎山鹿鼎公---而这个小说题目都省了,直接说暗箱,属于指着鼻子的明快飒爽;还有一层意思是,“暗箱”作为一个词,浮于禁令、叫停、勒索、双规、矿难、招拍挂中间,只是热闹非凡的一员,但“扔到人群里就找不着了”,属于大隐隐于市。
  名字上就开始巧致地归结和设计矛盾,可以想见这本小说的构思之苦。
  手法也暗。这里暗的意思是羚羊挂角。封面签印曰“长篇官商小说”,但要读到108页官商才真正出场,能用108页做伏笔的情节不是大菜就说不过去。该页,即将主政南岭省的京官刘云波到上海公干,被请到了被包场的临江大酒店露天酒吧。小说在这个节点上打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31 22:09)
**:
  你好。
  我们说话之后,买了贵刊的本年*月号。
  唐丽华美,诸多俱到,这是我久不涉财经江湖之后第一眼的感受。所谓杂志的“杂(supermarket)”贵刊已经做到,许多集中打点的“紧”(如徐列的周刊)亦完美趋避,成了相对独立的流派。
  ……
  多余的话自不必说,我讲“多余的话”的意思,就是贵刊版式及栏目设计雍阔岸伟,自是有定论的东西,业界传晓。在此只讲于本身而言于内容方面的一己之见一心之得。倘或可采,也是欣慰。
  真知灼见有古良难。通刊看来也有此种感觉,当然,并非指偏偏举证议论,要指的是两个方面,一曰良见,一曰行文。
  良见,从贵刊读者层而言,是众多显隐boss或将成为其类的人众,与此等人群有最大启发最直接贯通和激发趣味的,就是良见。我想,《----》文为极致:只在于它的通透,它几乎不仅摸到了整只大象,而且做了复明手术。政军企界高极之所以奉南怀瑾为师,也是这个道理,你让他这个层面的人感到溶于空气中的舒畅。
  比及其他数文,如唐骏创业板、给首富打工、龙一车轮富贵等也是一时豪俊,各有璀璨。即令胡舒立,游走世界大开眼底,二手荤腥传之于企业家,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5 18:07)

蒋百里在抗战的时候说了个笑话,但听起来基本不能让你笑:

有一个坑,一人绕着它走,掉下去;第二个人端起小心,又绕着走也掉进去了;第三个人是个特聪明谨慎的人,也绕着转圈,最后结果也噗通一声。蒋这话是在抗战时说给日本人听的,意思是“勿过恃武力”。

太,过,这两个字挺有韵。说白了不外乎分寸,是修为的范畴。所谓哲学上的知易行难,知难行易,打了几千年的官司也未必清楚。而个案又有个案的特殊,捏在一起,泾渭分明是不可能的,所以国人崇尚和谐和圆融。

中国先有八卦,后有太极拳,都围着一个圈儿,两个阴阳鱼此消彼长,之所以不掉下去的原因,不但是中间没坑可掉,关键的是它自己自造了一个系统,一个随时活动的坑,只掉别人,不掉自己。这相当于“本法规解释权归自己所有”。

要用行为解释这个圆,风险也大。

一个军官教新兵打枪---这个教不是真的教学,其实是训话的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20 11:32)
动画片《八百鞭子》,说的是一个特扣儿的宰相,要截留国王给一个农民的赏赐,那个老农不吃包子争口气,求国王赐给自己八百鞭子。后来自然是把这个奇怪的赏放到了这个宰相的屁股上。
  中国例无国王的称谓,但童话就有这样的好处,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只看听的人怎么认为。太认真了就是棒槌,太不认真了更是。
  宰相倒是有的,但这个名称具体到官名,只有辽代用过。虽然这不见得含蓄,但历来草原部落就空旷得没底没沿,叫宰听起来痛快。北方民间的风俗,说宰第一个就会想到宰猪,《木兰辞》上称之为“磨刀霍霍向猪羊”。这似乎是个权柄,生杀大权一手操之。想宰谁宰谁,想怎么宰怎么宰---前一个比如说传言中的韩复榘将军,后一个则是阎锡山手下的大胡子连长。过去的语文课本说大胡子是连长,但事实是,大胡子的全称叫做晋绥61军72师215团1营机枪连中尉指导员张全宝---课本上刘胡兰问,“我咋个死法?”大胡子说“一个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01 23:18)
《百喻经》是佛家以譬喻说法。
  大家都没死过,传授死的经验就随之很难,那就设譬喻---譬如此房间到彼房间,譬如是“别有人间,那边才见,光景东头”等--什么都譬如,譬如完了也不说结果,但看完了譬如也大多不会再问结果。譬如那个有名的:一个人见到某别业的三楼,其架构美轮美奂,于是选址开工—成功可以复制--并且只要第三层,一层二层免建。可见现在所谓迭出的创意,确实很早的时候就都已经有过。
  如你所知,这也是成语“空中楼阁”的由来。它被无数老师灌肠给学生说学习总要打基础,没有一,就不会有二。这个老生常谈用逻辑堆成了一个真理,大凡一涉及逻辑的,基本选择就只能服气。
  不客气的说,很多事情足以证明逻辑是个可恨的东西,至少让人扫兴。
  “五百年前”的孙猴儿,一根棒子打跑了十万天兵天将,变身孙行者取经之后,不算镇元大仙,即使跟兔子耗子之类的小豆丁,也要正经八百低大战几百回合,现在的各类猴戏可以作证,就连普通妖怪也有本事凑趣陪着猴哥打半天。这似乎不能说他皈依佛门功力减退,否则“佛法无边”就没地方下脚。按逻辑推,吴承恩的创作就是动笔不打草稿,事后也不修改。而后来,戏剧导演也只能跟着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26 18:48)
薛岳乳名叫“老虎仔”,仔是南方的称谓。其他的如伢(音孩儿),囡(轻声),南人之于其男男女女的乳名或爱称,北人看来都软得不行。
给人起名字本身很随机,乳名也一样。有的是时令,有的是排行,有的是家长对孩子将来的期许。但基本的都能大致看出南北方、家境这些东西,至于家长期许的将来,只有天知道。即使后来我们知道了从前小名,现在大名,本身业绩等等这些,基本也白费劲,因为姓名学似乎不算学问,没有体系也没有规律。
瑞元、阳春、大鸾、石三伢子、刘九满、银存、万喜子、狗娃子,小六子……这些孩子们你能知道将来能做什么事情,或者上哪所小学初中,或者从军经商?谁说知道谁就肯定是瞎扯。不瞎扯的只能等到孩子长大。这样前后比照起来,一点对一点,丝毫不差。
上述乳名都是近现代的人,从生到死走了一遍。按次序对应,他们的学名分别是:蒋中正、林彪、周恩来、毛泽东、刘少奇、徐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05 23:06)

  晨起翻旧杂志,郑州的《百花园小小说原创版》,2005年4月上半。
  
  扉页就是刊首寄语,这是一个很老很顽固的栏目设置,但如同考试制度,隋朝以来叫科举,社会主义以来叫高考一样,虽然大家不认同,但除此之外更不认同。当年王蒙一篇争议小说叫《坚硬的稀粥》,这个栏目有点像它。说像的的原因很简单,杂志似乎都大都这么搞,有的签名签上主编的龙飞凤舞,比如邵忠的杂志,有的则出自个人但另属别名,以示其集体智慧,比如凤凰周刊。
  
  这本小小说的刊首是汪曾祺写的《关于小小说》,此老被称为“本(20)世纪最后一个士大夫”,可见其有魏晋修竹的风范。而三两百字之中,时见藏锋,能笑能拍大腿的地方蛮多。
  
  我从小有一个习惯,喜欢笔记名人名言,或者说名言警句。之所以不说名人名言,是因为有些话并非名人所说,也不是很多人都知道。像春晚那个湖北小品台词说的“凡是我不认的字,都不叫字。”,这句拿过来对我也合适,凡是我不认为是警句的,都不叫警句。
  
  汪文中有“古人论说七言绝句,如二十八个贤人,著一个屠沽不得。”它让我兴奋了半天。然后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