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傅爱毛
傅爱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581
  • 关注人气:1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09-08-05 22:58)

                    9、我的出发也是我的回归

 

勿庸讳言:我对城市虽然抱有一定的偏见,而且生在乡下、长在乡下,但由于工作的关系,我必须让自己学会融入城市,而我又是那样地与城市、与外界的一切都格格不入,像一块砍不尖旋不圆的顽石,怎么着都拿自己没有办法。孤独、伤痛、绝望和自卑无时无刻不在纠缠着我。我的工作关系调入城市了,但我的根不在那里,也没有亲人和朋友,我像一个无处安身的孤魂野鬼一样,只能长期地徊徘和逡巡于城乡之间,作一个生活在夹缝里的人。

没有人比我更能深味什么是“城市”。因为它强加到我身上了太多迷惑、不解,鄙视、自怜、自艾甚至是羞辱。那些无以名状的情绪堵塞在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05 22:56)

                    7、尊重文字就是尊重自己

 

在鲁院的学习即将结束的时候,不止一个朋友打电话问我:读了鲁院以后,你最大的感触是什么?我想老老实实地回答:惭愧。一种对文字的深深的惭愧。

我是2000年开始摆弄文字的,迄今七八年过去,我发表了上百万字的小说。虽然有多篇被转载,并有小说被改编成电影,且获得过《小说月报》的百花奖,但读了鲁院以后,我仍然觉得,自己对待文字太过轻率了。

我开始写小说并不是一种自觉的行为,而是出于偶然的契机。或者更具体地说,是对死亡的一种特别的关注和恐惧才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05 22:54)

                          5、以文学的名义犯傻

 

我是一个呆板无趣而又十分自闭的人,且患有严重的交际恐惧症。和知心好友坐在一起我还能够比较自如地交谈,看到陌生人我就会像一只耗子一样羞怯地逃开,看到领导、上级、名人以及自己十分敬仰的师长,更是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因此,我总是尽量地逃开集会,独自呆着。我最不擅应酬也最感恐惧的是“饭局”。

在我们乡下,吃饭是非常简单自然的一件事情,其目的也十分明了:就是填饱肚子而已。但是在城里,“吃饭”似乎完全是另外一件事。我想,这世界上最难吃的可能要数 “饭局”上的饭了。“局”这个字本身就诡秘莫测、机关暗布,让人望而生畏,给人的感觉如同八卦阵。“饭局”这个词不知道是哪位先生第一个发明出来的,实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05 22:52)

                           3、灵魂的窗口

 

说实话,第一眼看到鲁院我很难过,且有几分失落和伤感。

在接到鲁院通知书的同时,我接到了一张鲁院寄来的线路图。我是按照线路图的指引前去鲁院的。从北京西站下了火车以后,我挤上了九路车。现在想想,那简直是个英雄壮举。我的两只手拖着三个大旅行包,脖子上还挂着手提电脑,硬是披荆崭棘地挤上了车门,虽然鞋子被踩掉了一只,但很快又找到了,它非常荣幸而又忠贞地和我一起上了车。

一路上经过前门、天安门广场、从长安大街一路穿行,到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05 22:50)

                               鲁院杂感

                     

                            1、我到鲁院寻找什么

 

2007年的农历八月,暑气将尽未尽、秋意欲来未来的时候,我揣着一份大红的录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26 17:53)

                                    8

第二天,驼子对米香说:我还想去下窑。

米香道:不是说好了,再也不去下窑挖煤了吗?

驼子说:我想多挣几个钱。好给皮娃子盖一所房子来。有了房子,将来皮娃子就不愁定媳妇了。

米香还是有些顾虑,问他:你的身体能行吗?

驼子说:将息了这几个月,感觉好了许多。我看能撑下来。

米香沉默了。她是下了决心要跟着驼子把日子过下去哩。她早已把“嫁死”的念头丢到了一边。现在,驼子忽然又要去井下挖煤,她有些惴惴不安。她觉得,她和孩子的命运已经与这个弯腰驼背的男人紧紧地连在了一起。她也已经习惯了这个男人的呵护和关爱。她不能够想象,失去了这个男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26 17:49)

                        6

米香从医院里回来以后,驼子就不能再去煤矿上班了。不知道是由于几个月以来休息不好,还是营养不够,在窑底挖八个小时的煤,他感到比以前吃力了许多。每一次从井下上来,他都觉得仿佛要虚脱了似的。体力不够,挖的煤就没有别人多。而工人们的工资是按产量来平均分配的,别人便觉得吃了亏,不愿意再跟他搭班了。再说,他自己也感到心里发怵,不想再下窑了。那一次,如果不是他进城为米香买柚子,小命早就搭进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26 17:44)
标签:

杂谈

                                     

                                     1

米香决定走“嫁死”这条路。

“嫁死”是山寨女人一种讨生计的活路,新近几年才暗中兴起来的。寨子里的女人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才走这条路。很被人瞧不起的。走了这条路的女人,背地里就被叫作“嫁死女”。比“小姐”和“鸡”这种称呼更可耻呢。要讲清爽“嫁死”这桩子事由来,还得从德昌的女人说起哩。

德昌的女人叫米夏,作姑娘的时候跟米香好得就跟亲姐妹似的。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12 20:36)

                       让我如何不想你

 

   《米香》是陶红工作室成立以后所拍的第一部戏,也是她自《生活秀》之后六年以来,又一次塑造的一个大银幕形象。虽然具体拍摄过程不足两个月,但,为了这部戏,陶红耗费的却是足足两年有余的时间和心血。在这几百个日日夜夜之中,她心里只有一个人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07 19:37)

                             颠狂与痴迷

 

陶红是一个用心演戏的人。当她进入了工作状态以后,她就不再是陶红了,而就是人物和角色本身。尤其是,当她遇到一个自己十分热爱的角色时,她就会进入痴迷的状态,唤也唤不出来。

虽然我和陶红相处的机会不多,但,在短暂的接触期间,我还是从点点滴滴的事情上看到了她的敬业和勤勉。一旦进入角色,她往往会处于高度的亢奋状态,连续一二十个小时不吃不喝不睡觉,但依然精力充沛、双目灼灼。许多的时候,两三片牛肉干儿、一小杯酸奶,就是她的一顿正餐了,而她却丝毫没有饥饿的感觉,她整个身心都扑在戏上了,变成了一个“不识人间烟火”的“神仙”和“戏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