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果
水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076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3-08-16 10:45)
标签:

杂谈

有一张钱币,满怀着喜悦,从造币厂出来,来到茫茫的世界。他有无数的兄弟姐妹,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为了把他们分开,造币厂的工人,给他们编上号码。他们被装进铁箱子里,锁上锁,送进了银行。从这里,他们分手了,各奔东西,以后很难再聚到一起。但他们都是志向雄伟的年轻人,所以谁也没觉得伤感。

第一年,这张钱在一只只手中传递,在一只只钱夹里传递。他见识过各种各样的手,各形各色的钱夹。他也结识了许多新的伙伴。他们有大有小,有老有少,有的年轻美貌,有的堆满皱纹。他们中大有衣衫褴褛的阔人,也有衣饰簇新的乞丐。他们碰面的时候,相互礼貌地碰撞着身体,发出擦擦的声音,就算是互致敬意。在古代,钱币相互行礼的时候,要发出丁当的声音,声音越响表示越礼貌。不过现在,这个礼节已经不流行了。它只保存在非常卑微的币种中。他们的面值很小,身份最低。

钱与钱之间的友谊是很短暂的。他们常常三五成群地结伴旅行,但经过几个杂货摊、小吃店,就剩不下几个了。他们连一声告别的话都来不及说,就被丢进了钱箱子里。这里也有一些钱,于是他们友好地碰碰对方,算是打了招呼。他们小声地聊着天。天气,网吧,赌场,老虎机,弄湿的衣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30 01:18)
标签:

杂谈

第一次,是在国贸超市。他为了敷衍促销员,谎称我们已经买过了。这个小谎话,无伤大雅,甚至还受到了我们的鼓励。

第二次,是我手机掉了。他说,他和另外一个小朋友和树叶一起埋到了沙坑里,还用脚压实 。看来,我丢手机心切,被我逼得太狠了。

第三次,发生在今天晚上。我问他,你当值日生了吗?很随意的问。(他上周说,他说前两排小朋友都当了,他是第三排的小朋友,可是第三排的小朋友,其他九个也当了。他好惨。只有向老师一个人选他。我冲动地要跟老师理论。最后却什么都没做。)

今天他特别愉快的告诉我,他当了值日生,在胸前别了值日生特别的牌子,为小朋友挂毛巾。我当时也特别高兴,我觉得老公是对的。值日生嘛,慢慢来,总会轮到的。可是我突然有点担忧,我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我说,好啊,我明天打电话问问俞老师,问问你当值日生开心不开心。他突然说,妈妈,你别问了,我没有当值日生,我是骗你的。

我几乎眼泪都要下来了。感到一阵困倦。我不由自主地说,我难过的时候,特别想睡觉,你是不是也这样?振振却岔开话题。他说,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30 09:20)
标签:

杂谈

 

当我们那个小镇的夜空不时被烟花炸亮,而白皑皑的屋顶不时反射出耀眼的光的时候,春节就快到了。

像每个童年过分贫瘠的小孩一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读我在

宇文恺:依水而盛建新都

 

 

若非隋朝的经济实力,若非杨坚、杨广两位帝王的政治支持,宇文恺纵是天才,却没有施展的平台

 

央视少儿频道热播的动画片《龙脉传奇》中,宇文恺占去了足足两集的戏份。片中添加了不少桥段,颇有戏说的意味。那一袭绛红色的长袍,让人误会宇文恺绝非贵族,亦非官员,不过是一个亲和的工匠而已。

历史上,宇文恺“多技艺,有巧思”,是杰出的建筑学家、城市规划家、水利学家和天文学家,同时也是隋长城的设计者和世界上最早的移动房屋的建设者。他建造的新都大兴城、东都洛阳城,充分地考虑了地形、地势与水源地的关系,以及城市内部水景观的布局。此外,他设计开凿了著名的广通渠,便利了漕运和灌溉,被誉为“富民渠”。

《龙脉传奇》中,目光阴险的大臣尚对皇帝说:“真正的设计者是陛下,我们不过把它形之于图上而已。”一句话,几乎抹杀了宇文恺的全部智慧和努力。其实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西沱小学玩沙的小朋友

 

青山隐隐,绿水迢迢。

船行在波澜不兴的高峡平湖,波浪拍打着175米的水位线刻度。

从9月10日开始,三峡水库开始试验性蓄水,起蓄点是150米。江水一天天抬高,两岸的山峰一天天显矮,三峡库区的人民继续他们的生活轨迹。

10月26日9时,蓄水达175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野性中国

 

 

在川金丝猴种群极度濒危的今天,神农架有如诺亚方舟,为这些被上帝遗弃的子民,提供着最后的庇护所,也播撒下最后的希望。

 

琳达小麦色的刘海上粘满了雨珠,姣好的脸从玫红色冲锋衣里探出来。她正和一只叫YoYo的小川金丝猴玩得不亦乐乎,看到我们走来,挥一挥手,说了句:“Hi!”琳达是美国德克萨斯州立大学的灵长目行为生态学博士,此番来中国访学一个月,在神农架进行濒危动物——川金丝猴的行为观察和研究。

每年,像琳达这样赴神农架考察的科学家有很多。在神农架,除了本地的科研机构外,还有中科院和各大高校生物院系的常驻机构。

在川金丝猴种群极度濒危的今天,神农架有如诺亚方舟,为这些被上帝遗弃的子民,提供着最后的庇护所,也播撒下最后的希望。

 

R-roxellanae极濒危的美丽亚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分类: 我读我在

我喜欢卡尔维诺,喜欢他以马可波罗的名义虚构的那些精致的城,喜欢他所构造的看不见的一切。——题记

 

 

无锡并不是一座醒目的大城。

当我不了解无锡的时候,无锡只是一罐同友谊有关的绿茶。发如黛肤胜雪的秦云递给我,泡进天津引来的滦河水,足足够我们俩个喝上半个学期。当时的秦云,是南开陈省身教授的研究生,而今已是无锡江南大学的数学教员,在杏花春雨中,教那些我猜破头也想不明白的微积分。

当我有一点了解无锡,无锡是一座有气质的城。它不是皇族贵胄,也没有京畿气度,它不需要别人膜拜,不需要别人俯伏。你只需平视它,虽不能及,心向往之。透过烟雨润湿的玻璃窗,窥见被歪曲的街景和行人,会陡然生出近乡情怯的错位感。

无锡的厉害,并不在它有特别厚重的历史,正如一个人活得久了,总会有些阅历,总会有那么几个可以圈点的时段。不是的。无锡当然也很久,久到泰伯奔吴的时代;但它最迷人的部分,最颠倒众生的部分,我以为是在不远的现代。就在不远处。

无锡是江南烟雨,是风清露白,是草长莺飞,是浅酌低唱,是文人闲趣,是诗书传家,是岁月无声,是许许多多人的他乡与故乡……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雕刻时光

    蚁族远比蚁族这个词被发明出来的早。

    李景变,女,兰考县高考状元,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农业经济专业,志向是进入奥美这样的大广告公司做白领。

    我认识李景变的那年夏天,她已褪去了高考状元的光环。她毕业了,没有找到预期的工作,住在人大西门的半地下室卖保险,跟我是室友。她一直寡言,对我会稍微近于别人,但也仅限于此。有时候,她会同我去人大西门的城乡超市,她会像拉住闺蜜一样拉住我的手上电梯,于是传来微凉的温度。

    李景变每顿吃一个煎蛋,一个馒头。她吃完一桶油之后,就再买一桶新的油。

    她长相平凡,没有男友,也没有恋爱。有一天,她买成了一个保单。这是她的第一个保单,她买了只漂亮的小哑铃去答谢她的客户。有一天,她不在的时候,有人拿出她的日记来读。日记大概在讲述一段似有似无的单恋吧。一个24岁女生的不够聪明而寂寞的青春。

    一个月后,我结束新东方的课程回到天津。当我第二年重新回到这个地方的时候,L告诉我李景变精神失常了。她站在唯一那面镜子前,用手抠着自己的脸,说上面有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们希望夏天能够用空调,冬天能够取暖。我们希望用上电。我们坚信人类有权利追求更好的生活。那么,这个平衡点应该在什么地方?我们和许多同行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研究,在现有的水利设施里面,尽量加大它的发电能力,尽量减低它对生态的负面影响。其中的一种方法,就是生态流。河流和人类的心跳是一样的,有它自然的节律。当河流的流量不能保证一个最低点的时候,这条河流将会慢慢地干枯和死去。中国政府每年花20亿在外星探索,美国政府每年花50亿在外星探索,但用水包裹的其他星球还没有被发现。我们在这里呼吁,我们一起来保护这颗珍贵的、由水做的蓝色星球。

——摘自张爽在“三峡工程与长江水资源开发利用及保护国际研讨会”上的报告

 

 

 

记者:您好!刚才听了您的精彩报告,非常受启发。在您刚才的报告中提到了一个“生态流”的概念。那么,我想请您解释一下,什么是生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1月初的宜昌江段下着微雨,那些飘摇在水中、拖拽着滚钩的渔船又要无功而返了。我们的船头挂着的“特许捕捞”的红色小三角旗,渐渐地靠近葛洲坝坝前二号机组前面那片神秘的水域——中华鲟的新产卵场。

这种为了增殖放流做储备的“特许捕捞”将在明年暂停,以保证中华鲟种群的可持续发展。即使并非渔业目的,这种捕捞本身仍然会对中华鲟造成惊扰。也许,我们眼前的这场捕捞,将会是21世纪第一个十年中的最后一次合法捕捞。

 

从经济鱼类到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在葛洲坝水利枢纽修建前,中华鲟的产卵场位于长江上游干流和金沙江的下段;受葛洲坝枢纽阻隔的影响,不能回溯到上游产卵场的中华鲟,在紧接葛洲坝下的宜昌长航船厂至万寿桥附近约7公里江段上,形成了一块面积大约330公顷的新产卵场。这个新产卵场的开辟,部分地缓解了当时人们对中华鲟灭种的担忧。

在葛洲坝截流以前,中华鲟是被当做经济鱼类进行捕捞的。那时候一年的产量大约是500条左右。1981年截流以后,这些还乡无路的鱼儿聚集在葛洲坝下徘徊不去,那一年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