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清月白
风清月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28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长篇小说
  1、金宇澄:《繁花》 《收获》(长篇专号)2012年秋冬卷
  2、李佩甫:《生命册》 《人民文学》2012年第1、2期
  3、鲁 敏:《六人晚餐》 《人民文学》2012年第3期
  4、陈亚珍:《羊哭了,猪笑了,蚂蚁病了》
  北京燕山出版社2012年7月
  5、杜光辉:《大车帮》 作家出版社2012年3月
  中篇小说
  1、格 非:《隐身衣》 《收获》2012年第3期
  2、陈 谦:《繁枝》 《人民文学》20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0-01-14 12:16)
标签:

杂谈

     无论走到什么地方,最不能忘记的是故乡的秋天。挂在故乡秋天脸上的常常是苦涩的喜悦。

     秋风一吹,太阳就变得明朗起来,满山遍野的糜谷开始饱满起来,人们紧皱的眉头便舒展了几分。但这样的日子往往延续不了几天。“秋晒如刀剐。”太阳劲头十足地照着,没有一点偷懒的意思,让人心紧。天空越来越高远。秋风一阵一阵来了,该落几点雨了吧?人们都这样想。但是十天半月过去了,天上还是不见一丝云。回头看塬上,庄稼的颜色一天比一天黄。这样的时候,父亲脸上的土色就格外浓重起来。他常常站在地畔上,捋一点谷穗,捻一把谷子,吹一吹谷皮,数数有几粒成色好的谷籽。“东山的糜子西山的谷,咱黄土里笑来黄土里哭。”这两句信天游常常在故乡的天宇里,在我儿时的记忆里浮起来、浮起来……

    故乡的秋天也有滋润的时候,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06 08:53)
标签:

杂谈

     朋友从县上来,我们一起喝酒、唱歌,我们大呼小叫,放浪形骸。放开性子得喝,一杯一杯又一杯;可着嗓子地吼,一曲一曲又一曲。酩酊之际,朋友问:什么是朋友?他不顾不管地叨叨:人一辈子如果没有几个知心朋友,是一种悲哀,也枉在世上活了一回。你官当得再大,也有退休的时候;钱挣得再多,最后带不走半张。只有朋友,是一生一世的。  说完,他就大声地吼起《朋友》这首歌……
       朋友喝得有点多,但朋友的话,却让我心里充满温热,也让我沉思。当生活的一些风雨让我们脸上有了一点苍桑的时候,特别是当遇到困难、夜深人静、孤立无援的时候,我真得也曾隐隐感觉到过知心朋友的可贵。但当朋友直言相同感受,并为此大发感慨的时候,我的心被深深地刺疼了。
       什么是朋友呢?如果仅仅是一种关系密切一点,和你交往地多一点,常常一起喝酒、吃肉、唱歌的人,就算是朋友?可以说是,但绝对不是真正地知心朋友。我坦言,我没有知心朋友,一个都没有。妻子是心地善良,我一旦有个头痛脑热就为我着急、为我泪流不止的人。我知道,这是一种经过生活风雨磨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02 15:11)
标签:

杂谈

 

我是一棵树

不挺拔 不清秀
甚至身体扭曲 面目丑陋
我站在你途经的地方
和着风  和着雨  
轻轻地  轻轻地
拂去你肩头的尘土

我是一棵树
不能吟唱  不能欢呼
甚至不能叹息 不能言语  

我静静站在你的身后
在阳光下  在风雨中  
每时每刻
深深地为你祝福

我是一棵树啊
一棵柔弱的  你不曾看过一眼的 树
夜深人静的时候
我如痴如狂地凝望你的窗口
太阳升起的时候
我全身上下都滚动着晶莹的泪珠

我是一棵树
一棵渴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29 14:23)
标签:

杂谈

点击查看下一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29 14:21)
标签:

杂谈

点击查看下一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29 14:20)
标签:

杂谈

点击查看下一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29 13:53)
标签:

杂谈

    一眨眼,离开家乡那座小城已经十年了。
    一眨眼,离开生我养我的小山村已经20多年了。当我在异地他乡为生活奔波、伤痕累累、疲惫地喘息的时候,故乡的山水便铺天盖地迎面扑来,故乡那片云,连同儿时母亲唤儿吃饭的声音、夹杂着羊粪味的信天游……一切的一切都那样清晰地翻山越岭,挟裹着记忆深处的温暖一同鲜活起来,像故乡那满山遍野的洋槐花一夜之间全都盛开了,一串串,一串串,雪白雪白……
    掌里,多么温馨而可亲的名字,也许是那位仙人仰天而卧、羽化而去,伸出的那只大手的手掌便成了我的故乡。三面依山,前面傍水,小村温暖地安卧在掌心,享受着世间的阳光、雨露。远远地望去,你几乎看不到一孔窑洞,只看到掌心那一丛丛繁茂葱茏的绿色,那是父老乡亲们在门前屋后栽植的各种树木。掌心向外延伸的又是深深浅浅的新绿,那是父老乡亲们栽种的苹果树。一行行,一排排,依手指面走。春天,这里是花的海洋,空气中弥满了浓浓地苹果花的芬芳,一不小心,你就会被熏醉。最忙碌的当是村民们了,疏花定果,和千千万万的蜜蜂一样,酿造着生活的美好和希望。秋天,这里是苹果的世界,一树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04 07:16)
标签:

情感

    驿镇是个小地方,三面环山,前面是日日流淌的葫芦河。透过轻柔的河水可以看到河床上五颜六色的小卵石。河水沿着山脉走,在山的褶皱处便有了一汪水潭。水潭不大,却绿莹莹的,活活的像一块温润的碧玉,直逼人的眼。在离水潭不远的地方,是一所不大不小的中学。
    10年前,走出大学校门、不知天高地厚的我背着铺盖卷,提着仅有的一包行李来到了这里。从此,在我生命的历程中有了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
    大学毕业的时候,学校在中文系点名留校一人,被点名的便是我,但到临发派谴证的时候,我却被莫名其妙地刷了下来。一个四年大学花费不上千元、一件中山服穿了四年、换洗时都要向别人借衣服穿的农民儿子,那时除了傲气,还能有什么?我举起拳头,猛地在腿上击了两下,咧着嘴,走出了大学校门,回到了家乡。
    等到开学,我被分配到离家50多公里的驿镇。
    当我大口大口吞下自己第一次亲手做的面条时,泪水禁不住淌了下来。一把破椅子,一张旧桌子、一盘土炕、一孔墙壁斑驳的土窑,这就是我的教书生涯吗?是金子,在这近乎原始的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前一段时间,朋友打来电话说,上初三的孩子被学校劝退,原因有两个方面,一是孩子不好好学习,成绩太差,影响班级中考升学成绩;二是孩子不听话、调皮,影响别的同学学习。
    高考、中考前夕,像这样的现象在许多学校都有发生,甚至有些普遍。尽管今年中考、高考已经结束,成绩也已公布。但这种对成绩不好、“不听话”的孩子的处理方式确实应该引起我们的关注。我们不能这样简单地把这些“问题孩子”拒之学校大门之外,推向社会,丢在路上。
    据有关部门统计,我国现有的3亿多中小学生中,有5000万是“差生”。5000万是一个怎样的数字?它相当于1个法国、10个瑞士、100个卢森堡的人口。可以想想,这5000万心智尚在发育,是非标准、世界观尚未形成,立足社会的知识和技能储备尚未完成的“差生”,过早的踏进社会不仅不会是自身的问题得到解决,可能还会继续放大,甚至更加严重地偏离“人生的常模”,成为社会的包袱。作为教书育人重要阵地的学校应该全力教育好这些孩子,给他们心灵以阳光,使他们能和同龄孩子一起前行。
    教育是一种大爱。教育关爱的是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