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末阳
末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510
  • 关注人气: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末阳,09年暂停诗歌写作,现居天津

联系邮箱:broadcaster1984@163.com


公共栏
  Google搜索:
虚无的步伐

世界变了 以至于

我们不能接受自己的过去
世界变了 以至于

过去的人不能接受自己的未来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0-08-01 20:23)

海水的另一边,是无尽的海水

 

你住在燕子温暖的肺脏里
你瘦小、轻盈,而又好斗
他们人生中的钢铁就是你
你竖立着,时而坚强,又时而脆弱

 

从见到海的那一刻
所有晦涩的语言都已离你而去
你告别了春,告别了
所有在癔症中舞蹈的童年音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19 15:35)

醒来在凌晨八点

 

醒来在凌晨八点

太阳照亮人们的心灵

人们多么年轻

 

人们像草一样

人们相互交媾

生出黄豆般的露珠

 

而黑夜将要再次下雨

黑夜是八点的儿子

黑夜淋湿每个人的内心

 

人们都渴望沉浸在梦里

可梦是什么?

梦是每个人沉痛的回忆

 

梦也是每个人沉痛的未来

梦,是凌晨八点

人们被照亮的死去的母亲

                       2007年3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26 15:15)
     决裂
 
当一只鸟说着那些事情
主人很盲目地收拾着行装
许多的路都不知道该有怎样的目的
只是盼着拥有历史,并从中得到安慰
它们和主人的明天相互说着
说着哪一位父亲能猜透这个结局
 
烟囱一次次地喘着气
鸟儿歌唱着
多少个午后占有了自己
却表现的无所事事
 
是的,那些炉火不能接受爱情
不能接受一条河
在树木的头上燃烧着
 
当许多的风都失败了
主人把那些事情装进行囊
所有人在这个没有颜色的故事里
盼着一位父亲能够说出结果
那些说话的鸟彼此看着
看着一盏灯怎样失去了光亮
 
烟囱一次次地喘着气
树木歌唱着
许多的风吹熄了历史
却在人世的路上走向虚无
 
是的,那些事情永远没有方向
当一位父亲低下了头
主人的一生都很冷漠
                           2006年4月
 
    激发点
         ——给X
我们未来会生活在一起
共同建造一座释迦摩尼大教堂
为我的诗歌诵经
为我们的精神噪音做饭
你看,我的人生观排着队
我的下午之歌——野蛮的儿子们
它们也曾年轻
它们有着威武的叛国主义信仰
你会为我洗衣服吗
你要为我找一片五彩的坟墓
等到一个酒醉的夜晚
我们死了
我们就会像幽灵一样在房间里舞蹈
在天花板上
在广缈的人世间
相信爱情吧
相信它比我们的母亲更加诱人
未来我们会握着彼此的手
在彼此心里筑一道墙
我们将自由
沉醉于永恒而细小的精神疼痛
                             2007.4
 
说给你听,我的朋友
 
那也是在四月的某一天
我曾对自己说,
“当一棵树木低下了头,
主人的一生都很冷漠。”
你看
想象中的春就是这样令人失望
这样令人不自爱
那么你还相信年轻么
我地下的房间已经空旷,不再隐秘
 
如果我爱这些沙子们
我该爱他们什么呢
如果他们爱我
他们又该爱我什么呢
 
又是在这四月的某一天
我对你说,
“等到我们死了,
我们就会像幽灵一样舞蹈。”
朋友——
我隐秘的另一个我自己
你多希望自己热情地
站在风暴的中心
而我们所爱,所拥有的
这一棵春的树木已经垂死,不再响亮
                              2008年4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13 22:08)

       谁说

在遥远的格尔达依的你
塑造着你内心的吵闹街市

 
你的天空燃成五彩的火焰
你的头脑,结出蓝色的清晨 


在遥远的、遥远的某一天
你的手被坚硬的风声击碎
 
我唱内心的歌
我,去低低的世界下面
 
我的不自由的灵魂多么可爱
我的陌生的梦多么柔软
 
在遥远的格尔达依的你的刀已经钝了
你说,
 
年轻的火车停下来
我们回去,就和人们交谈吧
                      2009年4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江非:说起我所喜欢的10位诗人

  作为一个长期的诗歌读者,喜欢的诗人岂止10个。说实在的,我几乎会喜欢所有写诗的人,有时候,不是很喜欢一个人,也丝毫不会妨碍我对他的作品的喜爱。因为在我看来,人是人的私有,而作品是一个诗人向我们提供的公共财产,作为一个读者,我感激那些作品给我带来的灵魂的抚慰和心灵的透视,因而,我不仅仅是喜欢,有时候是敬仰,比如对于海子、于坚、李亚伟等这些前辈诗人,有时候是尊敬,比如面对那些优秀的同辈诗人。对于比自己年龄小一些的那些诗歌同行,我喜欢他们,喜爱他们,也敬畏他们。而说到“喜欢”二字,我也更乐意说起这些生于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的“他们”。在我有限的个人阅读中,我看到他们的作品并记下了他们的名字,在对人生在世诗意向往的小路上,他们的诗行中闪耀的那些灵魂,令我相信,他们作品中流露出的种种个性,令我着迷。
  余刃。第一次读余刃的作品,我想起的是俄国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后来再读,我依然会把他与那个很遥远的作家联系在一起。我惊异的是他诗歌中的“忏悔”精神,他对于“罪”与“善”的艰苦分析和不懈追问。这两种东西,在中国的诗歌中历来那么缺少,但在余刃的作品中却突然得到了充足的弥补。在我个人看来,这值得珍惜,也值得学习。因为这是基督教给人的方法。对于他,可能至今有很多熟悉他的朋友,还不理解他在诗歌中那种对语言漫无边际的放纵和“不节约”,但对于一个读了那么多的书却找不到关于“人”的答案的人,一个思考了那么多问题仍旧需要面对人的“神”反复诘问自己的人,他不这样追根刨底地问下去,又能怎样?
  肖水。肖水一直和他的同仁们站在潮润的长江三角洲上从事着“在南方”的活计,我却更喜欢他那些“在路上”的作品。喜欢他在“离开”与“回顾”之间,对生活和自身的看待与瞻望。他的“逃兵遐想”,暗示了一个诗人与命运的实在现场保持距离的重要性,也重申了这种距离性思考的重要。这让他和一些也在注重必要生活因素的同龄诗人有了区别的意义。因为,在这个时候,他做到了以细节显示生活,以生活的真实细小来证实人在人世中的存在,以自身的细微感受来求证人浮现于生活却独立于生活的尊严。在肖水的诗歌里,生活的材料总是那样鲜活,那么具有生命的现场感,却几乎无一处是即时性的,相反却到处显示了他对与人有关的永恒生活秘密的发现。通过“在路上”的行走与运动,通过“走、停、去、来、跟踪、领着”这些在他的诗歌中频繁出现的词,他“看”并观察着人的意义。这个意义,时刻包含了生与死。
  梅花落。说到“莽汉”精神,可能有很多人会马上理解为一种态度,一种人生的态度,对于文化、历史和时代的态度。但我却从来不这么认为。在我看来,“莽汉”之于诗歌,其实更大的意义是它作为一种方式,对诗歌所要观察的那个世界的疯狂想象力,是建立在这个想象力基础上的对于语言最大可能性的创造。在中国,这其实是屈原和李白留下的传统。但现在,在经由李亚伟他那帮哥们后,很少有人致力于此了。女诗人更不乐或无力于此。所以梅花落的诗歌针对于当下有着那么多“清照妹”却难得一见“秋瑾兄”的女性诗歌现场,就必然有了另一种意义。虽然根据稀少的网络信息,我看到这位落草为寇,有着一副匪肝义胆的诗歌女侠,大多数时间可能都在画着行侠仗义的画,喝着烂醉如泥的酒,对着镜子比划着枪毙、砍人的手势,因此诗歌作品稀少,但这又何妨,陈子昂写得也不多,张子选后来也不知去向,可看到他们的人谁又能忘。
  麦豆。读麦豆的诗歌我总觉得他好像是一个孩子在一个摇篮里不停摇荡。这个摇篮位于他故乡的两棵树上,而这两棵树刚好位于天空的春日和大地的秋天。所以,在他的诗歌里,我看到的都是“美”和“美好”,是一个诗人对于生命的美和人世美好的渴望和发现,是安静之美、谷物之美、劳动之美、冥想之美、死亡之美、矮小之美、漂浮之美、空荡之美。而这绝不是一个甘愿与痛苦和恶与匮妥乏协的人的回避,麦豆之所以要以这样的心态和视角,把人所面对的世界要一直规范在一个摇篮的两岸和两个万物复苏、大地收成的季节,最大的意义,还在于他比别人更加真诚地看到了人活着必须和美相依为命,也只有美好才能带给人类以希望。他是要说,诗人们之所以要不停地用语言去建造一座高处的教堂,还是渴望带领众人去拜见那个最美的神,那个蔑视残缺、省略绝望、不谈尽头,怀里揣着晨曦和未来的人。
  乌鸟鸟。关于“广州系”的诗歌,或者说必然要由以广东为代表的中国工业社会所引发的一轮诗歌呈现,近年来,大家可能跟多地是注意到了那种对具体生活的诉说与控判,以及因此而产生的以社会身份、伦理道德,甚至是以生产方式、劳动关系种类的区分为诗歌叙述表征并由此而透露出的人的命运遭遇。在强调这种遭遇的时候,大家也往往忽视了那个更大的“精神境遇”,注重了社会的问题与不适,却没有认真去考究精神的受压和反离,只看到了边控诉边进入、控诉实际正是迎接的一方,却没有以够量的眼光看到那些以决绝的精神力量来分析、怀疑、抵抗那个社会的一方。而这一方诗歌作品的特征与前一方最大的不同是,他们承认了一个工业社会的必然到来,却不迎接,不深入,他们从来都没有预设一个与这个工业社会首先对立并具有绝对优先道德感的农耕或是乡村社会,但一直在实现着诗歌的批判和精神要求的内在反驳。这些诗人,以杨子代表,诗人乌鸟鸟后来也出现在了其中。正如这个有趣的笔名一样,乌鸟鸟的诗歌,大多数是在表达一个诗人在试图完成对那个工业社会影响下的人的精神状况的详尽分析,在陈述要脱离和飞走的努力和愿望。他发现了比别人更多的东西,所以使用了大量的长句,看到了更多内在的问题,所以比别人更加尖锐,他比别的同龄诗人更加在精神的深处,而不仅是阶层生活的层面上感觉到了那个社会带给中国的普遍影响和重力,因而也更加具有反驳的激情。在工业社会的理发店里,他和大多数人一样,瞬间就被理去了与羽毛最相像、被烟尘和炭黑染乌的头发,他却想飞。
  孙苜蓿。回忆孙苜蓿那些早期的诗歌,我总会想到一个小小唱诗班。这个唱诗班不是在一个很大的教堂里,而是在一个窗台上有着花草和露珠,并能通过窗口看见远处的草地与田野的家室中,而且,由于她在她的诗歌里所使用的声调和音律的缘故,我还一直认为她不是排在最前面的那个,也不是第二个,而是唱诗班里的“3”。在前面的人认为神为一统,或者是人神共处的时候,她发现了在人神之间的“灵”,她说上天有神,而人有灵。所以她大多数的早期诗歌都表现出了一种神、灵、人互映的气质。这塑造了她语言的诡秘之感,也成全了她独特的诗歌思维。在一种弥漫、挥散的灵性之力的指示下,她的诗歌似乎只是在“雾”与“气”上接近常物,但一旦被言辞波及,意向又迅速离开,从而带给读者强烈的诗歌张力。
  子禾。子禾和他的一帮哥们在弄一本叫《12号》的诗歌民刊,那是一本很低调的同仁刊物,也是一帮很优秀的哥们。他们从前都在京城,但现在不知已散落何方。但不论怎么样,我想子禾和他的那些哥儿们,都不会放弃对那些理想事物的痴情描述和尽情呼唤。因为那些被光、灯、和色彩所呈现的理想,在诗人子禾看来,并不是虚幻,它在人的精神内部其实是比生活更具体的实在。作为一个彻底的以写作兑现理想主义的诗人,他一直力图否认现实的空乏和生活的苍白,却不得不一次一次地承认,理想就是向日葵的太阳。理想照耀一切。他的大多数作品,都在告诉读者,在北半球,人就要向南走,在南半球,人就要向北走。我们用双手构建起我们的现实的生活,必须也必然会用比手更高一些的脑袋,去不断调整时间、空间、情感以及光线与水的布局,从而构建一种更加合乎人类,给予人们前途与光明的理想秩序。用他本人的一句话说就是,理想是人类在“云朵里的村落”。这让子禾的诗歌显示出了在第三代诗人之后,早已难得一见的悲壮与浑厚,温暖与富足。
  其灵子。这是我意外读到的一位诗人,和另一个叫吴素明的诗人一样,我至今不知道他居住何方,从事着何样的生活,但从他的部分诗歌中,我知道他离开了他的“故乡与耕马”,在离乡的路上,它们变成了他的包袱和坐骑,这让我看到,在上一代人身上那明显的“离乡—返乡”的精神遭遇依然是如此清晰地存在。然而,不同的是,其灵子的这一代“心”在这一刻已经无限安宁,这样的安宁已让他分辨不出异乡和故地的区别,或者是他们根本就不愿意再去区分那些地理和状态上的差别。这看起来好像是诗人对于内心的各种强烈情绪的自我囚禁,但实际上确实是他的平静。这可能和他的性格有关,但无论是何原因,他都以一种难得的安宁展示了一颗广阔的心。他诗歌中的那些风物、那些事件,似乎都是静悄悄地从那颗可以明确感觉到的心里流出的,带有情感的人的心被尽量放宽、放大,而在没有回避任何的现代时间的同时,他的诗作也迅速接近了《诗经》的古典风骨。
  暗房子。与其灵子相比,暗房子可能是一位令人更感陌生的诗人。他好像从来没有在什么刊物上发表过作品,或者是他并不想在什么刊物上发表他的诗歌,我看他的诗歌也只是在他的一个并不张扬的个人博客上。那个博客上另外还混杂着他许多简短的时光心得和摇滚歌词。初一读起来,他的所有诗歌都像是一个人在一个清晨迷醉之后的语言错乱,犹如一把焦虑而急促的电吉他,他自愿一个人在一根粗弦上弹着他的喃喃自语。他会说“太阳在死后,变成一幅发散的静物”,也会说“闪电多么狡诈,插进房子的腹部”,还会说“穿着鞋子的人感到什么都没有用”。然而,打动我的,也正是他这种语言携带着思想的魅力。他的语言,有一种近乎暴力的美和力,而每当他使用这种暴力突然介入到面对的那个世界时,规则就会被瞬间打破,而呈现出一种新的混合和发现,但这个混合又是那么合理,没有丝毫的不适。他几乎是最大能动地发挥了语言对于秩序的改造能力,说出了人和时空在某些时刻的格格不入,但又在某些时候的无限妥协和理解。表达方式上错乱和自语状态,也暗合了人的生命之旅中,那永远不可言明的复杂和那种人在人群中绝对的自在与孤独。
  埂夫。我私下里把诗人埂夫形容成一个走在城区街角的一个小K。在他的大多数诗作中,他像那个卡夫卡的老K一样,不停地在围着一个眼前的现代社会打转,有时候进去,有时候出来。他就像一个不负责任的旁观者,所以不论是进去还是出来,他都没有多少的收获。生活,对他来说,似乎只成了一种过程的游走。他诗歌中的那些人物或者事件,无不具有一种漫不经意的随机性。但正是在对这种随机性的埂夫式揭露中,在他一段一段随意截取的那些鲜活的生活场景背后,读者往往会意外看见一只可以操作一切的手,看到生活从头到脚的现代性,在迫使我们的身体不停随之转动的同时,也在残酷地消耗和吞噬着我们依赖传统形成的精神能力和情感基础。在那些意外而经常的事件之中和貌似并不真实、其实异常准确的感觉之中,埂夫让人清晰地看到了历史向前的巨大惯性,也告诉了人们,当历史的大巴开来的时候,没有一个人会不与之形影相随,于无奈和神离之后,屈下身来继续合作。当时代反锁了我们,拿着钥匙又有什么用?
  所以,综合说来,我之所以喜欢以上这些诗人朋友的作品,还是因为他们给予了我那些基本的关于人的信息。他们是通过诗歌要传达什么的可靠信使,让我看到了人在时间和人类中的存在。不论是余刃的“罪与善”,还是肖水的“意义”、梅花落的“硬”、麦豆的“美”、乌鸟鸟的“飞”、孙苜蓿的“灵”、子禾的“理想”、其灵子的“心”、暗房子的“自语”、埂夫的“合作与观望”,都是诗歌作为一种促使我们短暂离开时间的工具,行使在这个时代发现、命名我们的共同的灵魂貌相之权力的必由之径。和那些并非如此的诗人相比,他们或许是因为准确而敏锐地分布在了他们一代人必然要获取、遭受的经验和思考周围,而在各个不同的侧面实现了与核心最大的接近。因为人要活着,活下去,确实需要这些。

 

文章引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5745f2270100co55.htm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如果你爱它,那就为它而死
 
夕阳碎满黄昏的街道
我们穿过彼此的内心
我们幻想
是什么主宰着我们的心灵
看,这一片寂静的海滩
这一片喧嚣的坟墓
我们彼此说话
穿梭在众人的仪式之中
什么是我们的信仰
说出来,然后
我们就走回去
走回四十年前的公共汽车
在虚弱的红色根基上自由恋爱
来吧,我内心最坚毅的男人
让我们到迈阿密海岸
到米兰广场
在晚上,在犹太教徒的舞蹈中
你与希魔疯狂交欢
这就是自由
这就是四百年的工业文明史
呵,我们的信仰
我们向往的自由文明已崩溃
可是今天我们走在街道的夕光里
我们没有自己的路
我们在彼此内心的忧郁中更加孤独
更加虚妄
回到中国金色的麦田里
做一只屋顶的壁虎等待母亲战争归来
然后我们迷上了酒精
在幻影中与另一个自己疯狂起舞
来吧,让我们描画最美妙的死亡
在没有硝烟的战争里
我们与自己的母亲战斗、相爱
我们渴望赢得死亡
与自己的灵魂舞蹈——
“说出你的梦吧”
说出你想要的权力
你在虚妄中变得无知
在虚妄中走向,你为死亡而所爱的一切
                                 2007年9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05 17:30)

摔碎所有的回忆,你就能够被理解。所有的事件都是一滴水,在短暂的一瞬间把你映照在它的脸上,在黑夜里,在一片寂静中,在一面微小的镜子上,上演你生命的哑剧。

 

你的思想从此变软,在时间的夹缝中失去方向。

 

花,红色的、炙热的、触手可及的冰雪,你在她腹中开放,她的声音从外到内、轻松而自由,熄灭你久别的灯火。

 

所有的事件都是一滴水,在落地时,碎成无数个明亮的你的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理解世界的方式
 
“孩子”像一座三十年的旧楼一样高大
我们在里面进进出出
午夜两点钟,男人变得贪婪
和一个回忆的实体探讨哲学
在街边,探讨吃肉
世界本没有车。“孩子”想要去塞拉利昂
于是有了车
世界胖了,王学会了哭
我们坐在回去的语言中,暗黄的夜色中
和一个熟悉的陌生人谈话
我们的楼会在白天长高,在动荡中变得坚固
而我们
在醒来的时候多疲惫
梦到车,车是有目的的空想狂
我们像进出一个三十年的“孩子”一样
进出车——各式各样长着尖牙的车
“与动荡做一次旅行”
去邪恶和贪婪的下一站,走进灯,虚弱的气囊内部
三十年的旧楼胖了,男人在腹中长高
“孩子”也长高,学会在灯的气囊中吃世界
                                    2008年5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说给你听,我的朋友
 
那也是在四月的某一天
我曾对自己说,
“当一棵树木低下了头,
主人的一生都很冷漠。”
你看
想象中的春就是这样令人失望
这样令人不自爱
那么你还相信年轻么
我地下的房间已经空旷,不再隐秘
 
如果我爱这些沙子们
我该爱他们什么呢
如果他们爱我
他们又该爱我什么呢
 
又是在这四月的某一天
我对你说,
“等到我们死了,
我们就会像幽灵一样舞蹈。”
朋友——
我隐秘的另一个我自己
你多希望自己热情地
站在风暴的中心
而我们所爱,所拥有的
这一棵春的树木已经垂死,不再响亮
                              2008年4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26 12:58)
黑夜的灵魂经不起敲打
我被抓住的手邪恶,而又易碎
这一种妥协式的思考已无法从睡梦中醒来
已无法找到
那些自我的傲慢尾巴
 
想象中的春竟是一棵沉睡的树木
他从白昼沉睡到黑夜
从一些闪着微光的斑点中
沉睡到他熟练的未来
直到有一天,他饿了,他再也直不起身
 
我的手抓住春的绿色的网
沉睡的生命之树像黑夜的灵魂一样粘稠
黑夜的灵魂就是这个傲慢的世界
他也粘稠
在愚钝者的思考中,闪着易碎的微光
 
这一种距离太遥远
这一种邪恶太遥远
我被抓住的手将被安放在未来的微光之中
在遥远的真实之梦里
已无法找到,我将抓住生命的那张网
                                2008年4月

-

-

-

-

-

-

-

世界本身多么真实,生命是这个世界多么诚挚的孩子,而我们在幻想中消耗着自己的灵魂,消耗着一张绿色的、宽大的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