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俗人姚彬微博
http://weibo.com/1355644051/profile/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俗人姚彬
俗人姚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6,809
  • 关注人气:3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自定义模块

 姚彬,1972年出生,重庆涪陵人。出版诗集《重庆,3点零6分》、《逍遥令》、《姚彬诗选》、《长短句》。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重庆文学院签约作家。获巴蜀青年文学奖等。时为某媒体地产部负责人。

 

 通联:重庆市涪陵区《巴渝都市报》社  408000。

 

幽香:1637595085@qq.com

 

本博客除署名外,均为原创,如选用本博客作品,请事先通知博主,谢谢。

 

  

 欢迎购买最新诗集 《长短句》。四川文艺出版社2016年4月第一版。

 单价40元(含邮资),或者到付28元/本 

 微信红包即可,姚彬微信号:yaobin191972 

 

 

 

 

精品博文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现在时

诗歌报

论坛

伊沙

全天候写作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4-09-02 21:57)
标签:

情感

俗人

1996—2014

集中

分类: 诗歌1

我是俗人姚彬(组诗)

 

一粒空谷

躬着腰站在田埂上

夏天没融化的雪

诗歌第四行迟迟把我降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14 08:06)
分类: 诗歌1
 秋日书

最近总在策划那些舞台和戏剧,总有些不听使唤的想法
最终没有呈报给对方,变成金钱和一流的工作
譬如给秋风一个显耀的位置,明年上演时已是春天
给秋雨滴滴嗒嗒的闷响,经年已变成夏日的狂风暴雨
出钱的人总想改变事情的节奏,我的后面有肉身分离的王道
最终我没有屈服于自己的才华,却从属了时光的两面三刀
舞台上那个楚楚动人的女孩,设计的哭辅佐了闭月羞花
我其实就是个跑龙套的人,私底下却有大戏——秋日怀春
高潮是:她在马来西亚神游,我在重庆的枯灯下种植光头
                                 2017.10.14

飞书

那些被陷害污蔑的人都死了,飞书却活在高堂
那些养活字的纸张,那些造纸术罪加一等
我、你、他背后,一定有飞书在疾驰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还有一种:欲死之人何患无罪
神对这没有任何暗示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7-10-10 17:33)

放弃

 

把火把熄灭,把黑还给黑夜

就像我此时把投降放进骨缝

骨子里我是一个不上交枪械

却不停投降的人,我根本不

把投降当回事,也更不会把

上交枪械不当成回事,我想

起圣经对我的提醒:上帝的

律法,不管是写在石板上的

还是写在心上的,要老实为

人。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2 11:34)

秋风搜走了我的内心,却在旷野抒怀,狂野的姿势
我却在秋风中填句,变枯
那些吹破茅庐的秋风,吹得更有经验,隐忍,大气
那些吹在我脸上的秋风,带着我的血腥

作为一个懦弱的人,我想
带着血腥的秋风一定会刮死那些强盗和骗子
还有那些长舌头,虚荣者
那时,我就趾高气扬地宣布:我的秋风
               2017.9.2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个女人挺着肚子来找我

一个女人挺着肚子来自找我
她向我要肚子里婴儿的奶粉钱
我答应了
我是远近闻名的慈善家

后来她对我说
能否答应一个请求
给孩子找个父亲
“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

我,我,我
我还是答应了
虽然我和她素不相识
      2017.9.1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7 16:07)
有人要惩罚我

有人把我从一只动物变成一株植物
有人逼迫我交出碎银
有人逼迫交出父亲的身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4 17:06)

 

遁形术


我将逃到你们的身后,或者他们的身体里
那年我跑到扬州,像乾隆一样给女子送花,赢得了欢心
女子让陌生人叫她二姐,我却叫她小妹
其实是那年你们替我跑到扬州,他们帮我给小妹送花
其实我把生也给了一些熟悉的陌生人,其实我一直都无事可做
天空和黑夜一直都没有人认领,野外的肥水养着不知名的瘦虾
我认识的松果都落到了土里,就像每次我错过自己
我的遁形术其实简单至极,就像每次我都不敢承认我是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4 00:46)

房中术

 

刚刚又有风吹走了时光,我会说

“自然多明媚,向我照耀”,梅花有了情事

我是那个无所事事的人,很讲排场,不讲规矩

我一辈子都在干着铺张浪费的事情,没有谁能干涉

锈迹斑斑的秋风从我身体里吹出来,吹成东风

你从我身体里取走一根根坚硬的雨刺,顺手牵羊般

北国相安无事,南国烽烟四起,我无事生非

你有事不做,我坐怀就乱,你明白道理却不讲秩序

你说细水长流,我说有声胜无声,你说你是花朵的粮食

我说我是罂粟的坚壳,你说嘘,你看见房子在摇晃

我其实也看见了,我还看见了沉船和无鳞的岩鲤

咦,岩,鲤,沉,船,罂,粟,你一个字一个字地重复

咦,浪遏飞舟,和风细雨,风调雨顺,我小学生般地向你背诵

                                 2017.9.13

 

穿墙术

 

我们讲好了规矩,明火执仗,把墙壁照得通亮

你就会看见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3 20:39)

平衡术

我把石头当佛由来已久,它和我心里的那块石头对应着
有时也互相较劲,有时暗送秋波
所以每次看见石头掉进水里我就害怕,好像心中的石头也会掉出来
掉出来的后果你们可能不知道,我那时会飞上天的
湛蓝的天空一如湛蓝的海水,顶天立水的事情想起就可怕
更可怕的是,我站在上面会把人间看得太清楚
我修炼已久的平衡术会被佛没收,那样我会变成一个整天求佛的人
最可怕的是,我求佛心切,把好端端的人也当作佛
                       2017.9.1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3 20:35)
初始鬼

某年岁末,我很庆幸摸到了鬼的骨头,微凉,迟缓地传递着
对我来说,这鬼真有些来之不易,而确认鬼的过程也是艰辛的
有人说,要先做鬼,然后才能辨认鬼。但是,有的人又说鬼是有派别的
甚至有野心和沸腾的血液。我无门无派,不提供,不假设
但我专一,专心致志地寻找鬼,道痕,气味,甚至模仿
深夜,我鬼叫鬼哭,在心里,把沉重、飞翔臆造得简单之至
白昼,我鬼笑鬼脸,在表面。然后就开始有鬼笑鬼脸加入
然后我顺着这条路子,在最表面碰到了鬼的骨头,微凉
血沸腾到极至的凉,野心过头落入荒郊的凉

不识鬼

顾城在诗歌里说鬼走路很小心,鬼怕摔跟斗就变成了人
顾城不知道人摔跟斗会不会变成鬼

太阳落山了,枪炮长胖了,野猪跳舞,太平湖上钓鱼
摔跟斗,摔跟斗,鱼卵,猪粪,长枪,落日,鬼鬼鬼

鬼路
 
我阴郁潮湿,不作为,但不罢休,不完善,但不完蛋
我心中有狗屎,但没把你看成狗屎,正如你心中有阳光,但没看见我阳光
在荒野,我闻到腊梅的香味,就算回到了以前一次
我不求证恨,不明确,不设相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