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费立新
费立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05
  • 关注人气: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费立新,自由人,爱读书,写诗,画画,旅游。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图片播放器
博文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麻雀

 

麻雀,羽毛灰暗的麻雀

多么像我母亲瘦骨嶙峋的灵魂

饥饿地盘旋在冬日的乡村。

 

田野已经收割,荒草萋萋的田埂

像寒风留下的一道道鞭痕。

 

需要多久,我才能认清

寒风中母亲忧郁而灰暗的眼神?

从田埂上迎面走来的母亲

灰色的裤角上沾满泥土

身后的土地,荒凉在向天空延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老友然青兄十年前赠偶的四张扇面,偶如获至宝,兄画的传统山水在当今秀水第一。今天拿出来与博友共赏!上几张草根画家张然青先生的山水扇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近日西泠印社名誉副社长高式熊,应邀来到浙江嘉兴莅临鸳湖画派研究会,拜访了鸳湖画派重要传承人张然青先生。并与张然青先生及弟子王辉,王军,费立新等人,进行了书画与篆刻艺术的交流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05 21:31)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04 08:04)

凌晨

 

凌晨四点半,不远处公园里的蝉

已经开始嘶叫。

空气灰暗,沉闷。

没有一丝风吹来。

 

我睡不着,我越来越睡不着

我走向阳台——这么闷热的天哪!

那些蝉,像城里的农民工

在没有空调的屋子里

也会睡不着。

 

我听见我的灵魂也在痛苦地嘶叫,嘶叫

没有一丝风

天空沉闷像一个锅盖……

 

那些蝉,并不知道他们栖身的树枝

树根早已腐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九八九年

 

一九八九年,伟大的阿赫玛托娃年。

我带着幻灭,去拜访一座小镇。

青春和梦,像一辆自行车的两个车轮

横冲直撞于泥泞的火焰。

 

一九八九年,伟大的阿赫玛托娃年。

我知道怎样去爱,却认识了苦难。

诗歌的月亮,悬在忧伤的高天

洒下的清泪足够浇灌海子的麦田。

 

一九八九年,伟大的阿赫玛托娃年。

海子卧轨在遥远的北方。

悲痛,碾过大片大片的麦子。

一个时代开始了,流行的是谎言!

 

我在我诞生的纪念日,心碎于一场失恋。

借酒浇愁的明月,目盲于一场火焰。

崔健嘶哑的嗓子依然唱着一无所有。

灵魂,归来的雨燕,述说着荒凉的历险。

 

一九八九年,没有人告诉我,闪电

会怎样去撕开天空的囚笼。

玫瑰,又如何颠覆一个政权。

这一年,是伟大的阿赫玛托娃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