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明太鱼头
明太鱼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131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青春同路

马里奥

吃了很多正能量蘑菇~

小芳

不是村里的那个~

小飞

飞氘,绝非飞刀

せんせい

刘宗迪

せんせい

打枣竿儿

我的豆瓣

豆瓣芽

nana

阿娜

suds

水击石鸣

人激志宏

松鼠专属

cuicui

msn的家

豆瓣芽长在豆瓣上
闪闪亮
我要一所大房子
有很多很多的房间
一个房间有最快的网路
一个房间有很多的吉他
一个房间有我漂亮的衣服
一个房间住著朋友和他的爱人
一个房间一个房间
我也不知道该放些什么
原来如彼

 

A:公子贵姓啊?

B:小姓程,父母取名寓意四季平常。

A:哦,程四平。

B:是程季常才对,小姐尊姓大名啊?

A:小姓柳,父母取名寓意月下彩虹。

B:哦,是柳下彩。

A:是柳月虹啊。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2-02-08 16:43)
标签:

杂谈

每每到苦逼时,就会想写写博客,整理一下思绪,发泄一会不满。

今天开年度表彰大会,终于见到了知道会见到的人,礼貌地去招呼问候,结果碰了一鼻子灰。想在哪上班也不是我能决定的。以前还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现在我充其量是一颗石子,被人踢来踢去,完全没有自主权不说,还苦逼地干活,遭人鄙视,受人唾弃。

不过从中我也明白了一点,在整个过程中,我试图想要去改善和村里的关系,但是我把希望寄托在了这边领导的身上,自己不想去沟通联系就一直拖着不去做,拖着拖着就习惯寄希望于别人了。没有人会为你去说话,别人是靠不住的,有的时候要坚持自己的判断和决定,并努力地去实现。如果你觉得我不懂事,我会更加坚持自己,不偏不倚,守护我独立的人格。下一步,准备去学车,做点自己的事情,骄傲地走着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08 00:08)
标签:

杂谈

这块自留地不仅长了草,而且N岁N枯荣,今天终于春风吹又生了…

去年的这个五月,是我人生中最艰难的一段煎熬,现在一想起来那些来往于京密路的夜晚、奔跑于宿舍和科技楼之间的焦躁,惶恐还是超越着感动,成为自己当时患得患失的心理障碍。6月3号,我顺利毕业了,并没有想象中的放松,只是终于可以让身体歇一歇了。没想到这一歇就是一年,时至今日,虽然我已入职、朝八晚五、经历两任领导、和大肥莽徐成为合法夫妻、添了一个老爸和一个老妈、忙着筹备自己的婚礼…但总觉得自己还停留在“歇”的状态,这也许就是所谓的“无状态”。

 

工作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业务方面基本是“吃老本”,没有什么突破,在人际关系的处理,尤其是同事关系的周旋方面倒是体会很多。是不是应该每每有体会的时候就像杜拉拉那样写下来,并且提醒自己以后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让自己成为一个八面玲珑的晋升达人?有点难……

徐胖子心地善良,对偶灰常好,虽然我老是说他这里不行,那里没搞好,训斥从来不分场合,不给他面子。但他从来都认为自己是完美的,不要脸得嘎皮,腆着那大肚子、扭着那翘屁股跳着wakawaka和他自创的脱衣舞……

 

这个“无状态”是个“好状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12 20:33)
标签:

杂谈

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或者换一种说法,之前的所有就算一笔勾销了。

是的,我现在还没找到工作,我还没写好论文。

这两件事慢慢地变成了心头的痼疾,虽然一直被折磨,但却无法根治,到底要维持到什么时候呢?好歹先让我解决其中一样啊……哎,天不遂人愿,确切地说是天不遂懒惰的人愿吧。论文的拉锯战已然持续如此之久,为什么没有一鼓作气的勇气和毅力……给自己一巴掌吧,再跺两脚。

最近总想,要是毕业了还没找到工作,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呢?虽然这一直以来是我们前几届前辈们的遭遇,但是一旦发生在自己身上,我想我还是没有这种心理准备的。那时候怎么办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09 00:07)
标签:

杂谈

一直不知道这篇博客应该怎么开始,想把那段逝去的痛苦省略,但无法过了自己这一关。仿佛是两个世界,中间隔着难以逾越的鸿沟,一直徘徊在新世界的门口,踟蹰,不前。祖祖在另一个世界一切都好吗?请原谅我没有最后握一次你走后那双冰凉的双手,那双牵着我的小手走遍我要求要走的每一条街巷的手,那双为我们做出一双双漂亮鞋垫的手,那双两个月前还温暖而让人内心感到踏实的手……我怕手里的冰凉让我更加忘不掉,更加不愿承认你已经离开的事实,我真的很想你。我都还没有赚钱给你老人家用,你怎么就走了呢?你说话没有算话!

我知道生者应该坚强,可是这根本就是两回事。我们会继续好好地生活下去,可是每当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到你的笑脸、你的双手,你的眼神,我还是会哭,会哭。现在唯一的希望只能是:愿你在天堂一切安好!安好!

 

安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12 13:08)
标签:

杂谈

那天,就业指导中心发送的一条招聘短信把我从刚刚激起的讨论癫狂神经中唤醒,让我脱离开奈良优美的鹿影,马不停蹄地回到宿舍疯狂换装、涂抹奔向宣讲会,不虚此行啊,来宣讲的是个帅哥,可惜口才还差了那么一点……送上简历之后一句话没说就走人,心想:要是cdsb都鄙视我,我生活的意义就完全没有了嘛,自信满满地回家…结果是我真的被鄙视了,浪费了五块钱的成本费。哎,世态炎凉也不至于这样吧,家乡人民都变得如此不厚道。

 

事实上,这件事让我开始认真地思考、回想起从家回到北京这一个多月来的生活逻辑,投简历无望、面试被刷、笔试不理想,要不就是什么待遇都没有的单位让你去无谓地实习,这一切来得不是预想的那么平和,起初我会为了投出一份自认为很有把握的简历而辗转难眠,如今看来还真的是太过天真,你的难眠根本就不会换来相应的结果,涉世未深也是一种罪过,自我的折磨罢了。现在没有任何感觉了,每晚香甜入梦,早上巨晚起床,我还是比较适合过猪的生活。

 

生活本来就不应该拥有那么多期待吧,平和而努力的生活状态,满足自己最基本的内心需求难道也变成了奢侈,还是说你根本就不具有这种奢侈的资格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07 11:24)
标签:

杂谈

さなえさんからもらたプレゼントです、ちょう可愛い~素敵~大好き、幸運や幸せやこいこい、やってこい!いっぱいに!ぜひぜひ!

 

頑張って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05 15:50)
标签:

杂谈

七点

起床,收拾,化妆时把一整瓶的腮红弄翻在桌上,顿时江山一片大红啊,顾不上整理直接走人

八点

早餐,差点在端碗去残食台的时候滑倒,不是高跟鞋的原因,是自己太慌张,心想九点就考试了啊

八点四十

中财一个编号为308的教室,才来了3个人,这……有点诡异,和他们聊了聊,都是学陈列设计的

八点五十五

两个老师拿着档案袋贴桌签来了,真是工作效率不高啊,马上就考试才开始做这样的工作

九点

老师依然在贴…………原来考试时间不是九点而是十点……顿时为那瓶腮红、那险些摔的跟头鸣不平

九点到十点

在焦灼的等待中,等待中……后面那位叔叔显得胸有成竹,是的,这个成语形容他的状态很合适

十点

卷子到手,居然有填空题,始料未及,还都是我不太会回答的,哎,想起了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是唯一可以得到点慰藉的,无颜面对江东父老啊~

十二点

礼毕,盖棺,下葬,撤离~

一点

回到宿舍,旁边的人们在张罗着去枫蓝国际买衣服,兴奋不已;文仙居然为了新华社的考试从贵州飞回了北京,真是有些意外;学博去外文局的招聘会了,据说声势浩大;小新帮兰州的同学到社科院报博士,听说也是一片如火如荼的景象,这社会到底是怎么了呢?

二点

去主楼领明天日语一级的准考证,排队的人也是一条长龙,哎……回来睡觉,不想被从社科院回来的小新弄醒,郁闷至极,尤其对于我这个病体来说……

四点

给老师发了条短信,汇报了今天的败绩,他说他在昌平开会~老师永远都这么忙,可千万注意自己的身体啊。现在我在电脑前敲下我这一天的“遭遇”,我想说:我真的很崩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04 19:42)
标签:

杂谈

小白同志这几天好像不太高兴,老是发出类似马达一类物体才应该发出的声音,你到底怎么了啊?可千万不能倒下哦!乖~

病了的不只是小白,还有她的主人,嗯,这又是怎么了呢?哎,自找的呗,不老实待着瞎晃晃干啥…还是找个地方吃西瓜去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02 00:30)
标签:

杂谈

农历十月十六,生日快乐美女!严肃而认真地对你说~

新的一轮,“踩”着某人的感情和生活轨迹就这么到来了。呵呵,自己还只是在一味的感概而没有意识到它的速度…啊,原来大家都有着同样的执着但总是遭遇着不顺,依然坚信未来的美好。啊,也许所有人在这方面都是这样吧。又开始呓语了…

 

看了《两只狗的生活意见》,呵呵,果然是先锋话剧,比传统之类少了不少程式化的约束,笑过之后觉得:哦,原来这就是先锋啊~~~理念上比想象中还是稍稍有些滞后,但是演员的演技、敬业精神和舞台经验是值得称赞的,尤其是胖胖的“旺财”,蛮可爱的呀!演出了四百多场、足迹遍布大江南北的先锋话剧代表果然是有来头的,选择这么一个话剧院、选择这么一个话剧院里的这么一个小剧场,可见策划人用心之良苦啊,就是这样才对得起它的名号和主题吧,赞一下这个小剧场!

 

啊,不知道写什么了,明天要去K歌,这次我要唱《谁愿放手》,从来没唱过!既然有那么多时间,我就一个一个唱个遍……哈哈

 

                                   记住这张24岁的脸~~~呵,头发真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17 14:48)
标签:

杂谈

呵呵,在和学博一干人等痛斥完万恶的就业形势之后,兰兰语重心长地安慰总结道:“翠,总之,一句话,苟富贵,勿相忘!”顿时,暖暖的房间里有了持续良久的放肆张狂的笑声……

找工作算个啥事呢,车到山前必有路,咱爸说了:“找不到工作,回来我给你发个证,当老师去。兔子坳还在打着灯笼找老师呢……”嗯,没错!不错!

放轻松~~~~按部就班~~~~

享受这个过程,enjoy yourself~~~曹方回来了,带着她的《哼一首歌 等日落》,好舒服的名字,最喜欢专辑里面的《南部小城》,也许就是她蛰伏的那个小城吧,学着她的从容,做着国考的题目,真是好不惬意。

我和你的感情还是蛮好的,对吧,生活~~~~

 

你知道这是谁的作品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