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千秋
千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892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天炫流誌

史書記——
『西苗境地南宮教主,善以毒療疾,創翳流,欲爭天下第一術。後翳流覆滅,南宮教主亡。經久年,北辰元凰取而代之。遺骨葬於江南之地。』

一處墓葬,引出一段被埋藏的故事……

南宮神翳、南宮教主……
慕少艾、認萍生……
毒術輿醫術的較量;霸者輿智者的糾纏;
愛他?還是,恨他?

轉生的意義,又在哪裏……

 

【DM】天炫流誌

作者:千秋
繪者:千秋 
配對:南宮神翳/慕少艾(認萍生)
內容收錄:天炫流誌全文三十章結束
番外一之黃梁迷夢
番外二之夢醒晨曦
贈文一篇


字數:十四萬
頁數:全二冊 (正文、番外) 三百零八頁(含彩色內頁)
格式:A5直排、彩封限量印製
價格:NT398 (一套)
首販:CWT18(二月台大場)
預定特典:《南宮認》彩色書卡兩張 (繪者:天狂赦道)

 


封面預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天炫流誌
    南宮神翳不知道要用什麽詞來形容自己的心情,只知道,有那麽一段時間,當感覺到慕少艾已經從這間房子搬出去之後,他愣了很久。
   他,就這麽,走了……人輿人之間失去了信任,那麽他們之間,是否就真的什麽都沒有了?
   南宮神翳默默地坐在大廳的椅子上,椅子旁案幾上的煙缸裏,還有一點煙灰,那是慕少艾留下的。苦笑了一下。既然要走,爲什麽不索性更幹幹淨淨一點?
   也許早就知道會是這種情況,可是依然無法放棄心裏那一丁點兒希望,然後在不斷地重複想象中無限放大,結果當看到事實時,灼熱的幻想就在瞬間被殘忍地撲滅了。
   留下一屋的冷清。他似乎還來不及品嘗被宣佈無罪的喜悅。

   在偌大的屋子裏,獨自一人呆坐了許久之後,窗外的陽光添加了日暮的色彩,開始濃重了起來。坐在椅子上的人,終於緩緩地站了起來,往屋外走了出去。
   他覺得,該去看一下那具骸骨,在被拘禁的那段日子裏,已經有這種想法了。

   那具,屬於自己的骸骨……
   活著的自己,觸摸著死去的自己,那種感覺,很奇妙,也很詭異。被黑鳶尾包圍著的骸骨,不見陳舊,反而透露著絲絲黑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天炫流誌
    好像一切都順利得沒有阻礙,縱使明白他人眼中的不舍,他還是選擇了忽視。最後一道手續,只需要檢察官手中的印章,在這紙離職書上蓋上一個大印,一切就真正結束了。
   「你不覺得可惜嗎?」
   一成不變的公正神情,即使在這個時刻,依舊顯露著認真。在笏君卿的眼中,他並非一定要定了南宮神翳的罪,他只是要一個真相,如今真相大白,慕少艾完成得很好,爲什麽還要放棄現有的工作,選擇再度回去英國進修?
   「哎呀呀,學無止境啊。」嘻笑著的人幾乎又忘了這裏不准吸煙的規定,習慣性地又把煙管掏了出來,卻在要點火的時候,突然又把禁忌想起來了,搖著頭歎了口氣,認命地把煙收了起來,「光看著千百年前已經有人能制出黑鳶尾這種毒,我就覺得自己的知識太淺薄。」
   「這種毒産自中國,你在英國能有什麽發現?」
   一板一眼的較真,連撒個謊的權力都不給別人,真頭痛……慕少艾在心中默默唉歎了一聲,嘴上堅持要把謊給圓了:「呼呼,帶去英國研究,然後發表一下,說不定就能撈個諾貝爾醫學獎嘛。」
   「慕少艾……」
   「哎呀呀,笏檢察官,」眼看他又要義正詞嚴地勸解一番,慕少艾連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天炫流誌
    法庭內不可思議的安靜在延續著。每個投射在慕少艾身上的眼光意義都是不同的。尤其是原告方的律師,他張著嘴,難以置信地看著自己辛辛苦苦收集准備的證詞證供成爲一張白紙。
   身爲資深律師的自尊心,被狠狠打擊了一次。

   局勢有了奇妙的發展。有了證據,還有證人,南宮神翳從毫無勝算的逆境,忽地握有了八成的勝算。之後,程序上,被告方律師也需要爲南宮神翳進行辯解,但其實已是多餘,因爲再沒有人能提出比慕少艾更有力的證據。
   完成了該有的程序後,就散庭了,審判結果不會立刻公布,因爲法官還有跟陪審團進行商討,最後才定下判決。
   因爲沒有被保釋,所以南宮神翳依舊必須先回到扣押他的拘留所。直至離開的前一刻,他依舊看著慕少艾,等他看向自己。然而,他只看到慕少艾低頭把東西收拾好,就轉身離開了,漠然得,似乎他在這個法庭內沒有任何一個人是他認識的,他只是來這裏完成任務,該做的都做了,他就離開了。
   好像,放下了所有的牽掛……
   那個一步一步離自己越來越遠的身影,如此熟悉,似乎……似乎……在什麽時候,也是這樣的一個背影,沒有絲毫遲疑,一步一步,從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天炫流誌
    出現在法庭上的南宮神翳,帶著明顯的憔悴。
   他是第一次出現在這種地方,以被告的身份。漠然的眼光看了四週,看到廳上的法官、陪審團以及律師,還有不少前來聽證的人,包括了控告他謀殺的死者家屬們。
   那些人有認識的,也有不認識的,陸局長就坐在第一排,看著他的眼神是急切的,明白他的關心,南宮神翳只能朝他笑了笑。
   然後,他瞥見了陸局長身邊的姬小雙,雖然神情也是緊張的,但跟其他比較起來,他明顯多了一份信心。交往時間最短的同事,就是他了,可是在這個時候,姬小雙卻表現得比任何人都更相信他。
   甚至,更勝於那個輿他相伴的人。光這樣想,就覺得有點諷刺。

   正當南宮神翳胡思亂想的時候,開庭了。
   代表原告一方的律師聲色兼備地開始了他的演講,從越龍嶺的發掘,到參與人員一個個地神秘死去,把南宮神翳再一次帶回那段曾經讓他極端無助輿恐懼的日子,熟悉的名字順著空氣鼓動耳膜,彈起內心記憶中一張張熟悉的面孔,鮮活的,生動的,和死亡的。
   心口一陣發痛,這個審判過程,真是殘酷。
   除了南宮神翳,其餘有份參與發掘的考古人員都已死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天炫流誌
 

   「南宮老師,現在已經很晚了。」姬小雙拿了杯酒坐在了南宮神翳的對面,好奇地看著他,「你一個人在這裏發呆了好久,遇到了什麽事?」
   比起回應姬小雙的疑問,南宮神翳對此刻出現在此地的同事更爲好奇:「這麽晚了,你不也還在這裏嗎?」
   「因爲今天我舅舅有事不能來,我來替他照應一下。」
   「你舅舅在這裏工作嗎?」
   「他是這裏的老闆。」

   有點意外,想不到自己這家自己經常光顧的店,居然是熟人所開的店,但竟也這麽長時間沒碰到姬小雙,偏偏在這個時間,天意真是不可揣測。
   難怪他今天說要請假提早回家不能留下來研究……想要找話題,可是一天工作八小時,已經相對了這麽久,下班了,雖然不必再談工作,可是南宮神翳實在沒有心情跟他閑聊,一時找不到話題,只好尷尬地「哦」了一聲,然後拿起精致的小勺子攪拌起了只剩下小半杯的咖啡。
   「要幫你續杯嗎?」姬小雙看了一下所剩無多的咖啡,問道。
   「不用了……呃,好吧,就再加一點好了。」答得有點混亂,其實南宮神翳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否需要再來一杯熱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天炫流誌

   按下浮動不已的情緒,南宮神翳若無其事地把電話掛斷,收回袋中,轉頭對著姬小雙扯了個笑容:「沒事,剛剛有點頭昏。資料給我吧。」

   聽聞南宮神翳說有點頭暈,姬小雙的臉上馬上浮現出緊張的神色:「你……需要休息嗎?」

   南宮神翳看了身邊的人一眼,眼神中流露出一種無法言喻的怪異。姬小雙垂下了正要上前攙扶的雙臂。一切事情的發生不過轉眼之間。

   姬小雙對自己明顯過於衝動的行爲感到悔恨,但他不知道,南宮神翳的心裏,因他方才的動作,而湧上一鼓熟悉的感覺。這種關心,好像曾在哪裏見過……輿慕少艾迥然不同的方式。

   「我看起來有那麽沒用嗎?」說句笑話,企圖緩和一下氣氛,但不假思索衝口而出的話,卻莫明其妙地牽扯出心口的一絲痛。

   如果不是那麽沒用,會被身邊最親近的人欺瞞至今?法醫……偵探……也對,他是受檢察官委派在自己身邊的,訓練有素,平凡的自己,又怎麽可能察覺得到?

   可是,爲什麽心中控制不住的抽痛,仍是越演越烈?

   擔心再如此下去,自己必會在他人面前失態,南宮神翳伸手接過了資料,淡然說了聲:「我先回辦公室。」便逕自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天炫流誌
    藍紗飄揚的殿堂,主座上的身影,幽黑深沈,看不清容貌,渾身散發的陰暗氣息,凍住了一切流動著的詭異氣氛。
   『你,求我?』
   帷幕內傳來的話句,刀鋒上劃過一般的寒意冷洌,讓人禁不住激起一絲顫慄。而細聽之下,那短暫的三個字中,竟不可思議地帶著細不可聞的顫音。
   看不清發問的人,同樣看不清回答的人,甚至連這個人都不在視線範圍內,仿佛,那個懷著視死如歸心情的人,就是自己——
   『認萍生只求教主此事。』
   隱隱約約的,耳邊傳來了一聲沒有溫度的冷笑:『首座確定,你只求本座此事?』
   咬牙,低頭。
   『是。請教主成全。』
   然後,又是一陣沈默,愈見寒冷的氣氛,凍住了一切活動著的溫度,包括人心。
   良久,飄飄渺渺地,又傳來了一句問話:『阿九、朱痕,你選擇的,是哪一個?』

   你選擇好了么?是哪一個?阿九,還是朱痕?還是……
   還是什麽?阿九……朱痕……他們怎麽了?
   怎麽了?!

   刹那間睜開眼睛,漸轉清晰的視線,警覺地環掃了一邊週圍景色,確認自己的所在之地——不是陰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天炫流誌
 

   慕少艾仿佛覺得,他的時間突然間變得充裕了。

   自從姬小雙也加入了研究,南宮神翳似乎又變回了旅行前的那個爲了研究不眠不休的工作狂,研究越龍嶺的秘密,對於他來說,似乎只有這席能滿足他無盡饕餮的美食,讓他忘情。

   而在那天之後,上下班的路途上,又只剩下了慕少艾一個人的身影。

   有時,他會去找南宮神翳,千篇一律地總是看到他輿姬小雙兩人捧著厚厚的資料廢寢忘餐;有時工作煩悶起來,不想再看到跟工作有關的任何事情,於是一個人拿著煙管跑到海邊,一邊吹海風一邊吞雲吐霧。

   偶而,他會去找朱痕跟阿九,那時的他,才稍稍覺得輕鬆起來,悶在胸口的一股氣會暫時消散。但每次分別之時,阿九總是依依不舍地拉著他的衣服問他什麽時候才能回去的時候,他就會想起南宮神翳,心中的窒悶便會再度襲來。

   呼呼,想他慕少艾一向大度,爲何偏偏介意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越龍嶺的秘密越早揭開,事情就越早結束,不是很好?

 

   「看起來你的日子過得有點無聊。」

   看著賴到晚上九點仍沒有離去意願的慕少艾,朱痕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換作是平日,太陽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天炫流誌
 

   「根據池(CH3)開口於⑤層下,疊壓並打破⑥層,結合池的用料結構,初步判斷池(CH3)可能爲元末明初時期遺迹。」

   看完上交了發掘記錄,已是下班時刻,南宮神翳收拾好東西正要出門,卻遇上了從考古現場歸來的姬小雙。   

   「南宮老師,下班了?」恭謙有禮的青年,任何時候都能讓人心情愉快。

   點點頭,今日他打算去研究院接慕少艾下班。兩地相隔半小時的路程,他去到的時候,慕少艾才是下班的時刻,剛剛好。

   不過,他看見姬小雙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於是問道:「你有事找我?」

 

   眼神往四週掃了一圈,確定沒有其他人,姬小雙靠近南宮神翳,壓低聲音:「聽說南宮老師有參與越龍嶺的挖掘?」

   稍愣了一下,南宮神翳默認。

   「那,現在還有繼續在研究嗎?」

   沒想到姬小雙會問這個問題,南宮神翳一時不知該如何應答。越龍嶺的發掘和研究早已遭明令禁止,輿慕少艾私下地進行,也不過是私心,此事本應越少人知道越好,但如今被突然提起,竟有種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的怪異心理。

   儼然,已被他劃分爲他輿慕少艾共同擁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