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EndlessSpace_林锋
EndlessSpace_林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26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林 锋 FENGLIN

建筑师:毕业于东南大学建筑学院、东南大学建筑研究所、荷兰TU Delft建筑系。
曾实践于东南大学建筑研究所、荷兰NOX、ONL建筑事务所,现工作于ZAHA HADID建筑事务所。

吉他手: 独立民谣 ......

新浪微博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转自我的微信)

这次日本之行看到的最刺激我的几栋楼:图1、2京都清水寺大殿,样子极其罕见,我不确定能不能称之为主立面上双出龟头屋。这么庞大的建筑整体穿枋架空,从底下看,人若栖鸟 / 图3、4奈良东大寺南大门,五开间,下层檐自下往上算到出挑最深远处共7跳斗拱 / 图5-7东大寺大佛殿,重建于江户时期(300年前),高宽各50多米,是迄今世界上留存的最大木构建筑,我算了一下,下层檐也是七跳斗拱出挑,极为壮观,我印象中中国没有留存这么多跳斗拱的古建 / 图8 奈良大佛殿镰仓时期(800年前)重建的模型,1:50,如果真是这个样子,那么跟故宫太和殿一样都是重檐庑殿11间殿,如按照中国的形制,这是最高。但它比明式的太和殿在斗拱上用材大,出挑肯定深远得多,肯定更威猛。另外,我注意到模型内部大佛前省掉两根柱(现在是有的),这意味着最大的跨度超过30米,不知历史上是否真能做到如此 / 奈良东大寺二月堂,该建筑一层密集布着单向的3跳斗拱,房子虽不大,却极为有节奏。(以上如有不正确的理解,请各位指正,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10 13:09)
标签:

杂谈



http://www.douban.com/event/16841274/

7月25号,我将在蓝溪做我来北京两年后的第一个民谣专场。准备过程中许多人和事情让我感到悲哀,但跨过之后又很开心,毕竟自己还有希望。自拍自做自贴了海报,自写了豆瓣上使用的第三人称文字(感谢我的朋友小金帮我发布并多次修改),引文如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图1  我和我的恩师 :建筑设计大师 Rainer Pirker ( 奥地利先锋事务所 rpaX 创始人 ) 2011年 2月26日 摄于广州


陈丹青在写他的师尊木心先生时说他自己有个阳谋,就是自己努力写书出书妄想建立知名度,以便勾引更多的人来读到他老师的书。可是陈老师的老师还健在,还能感受到。而我呢,再怎么努力,我的老师Rainer Pirker先生已经突然间就走掉了。

 

但我还是想写写。关于老师的执著和坚持文章应该很多,这方面我且不多说。而是尽量地把老师留给我的不多的记忆呈现给想要了解他、想要好好做设计的人。日后若有人想要写写他的传记,或许也有点帮助。

 

  

记不太清了,约摸在2002年那会儿东南大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15 22:48)
标签:

杂谈


图片摄于印尼,估计是万隆,我母亲出生的地方。左起:保姆,我的母亲(3岁),我大姨,我外婆和我小姨,我外公,我二舅,我大舅。我母亲4岁随家里回国,而我三舅和小舅后来在中国出生。

早上姐姐打来电话告诉我外婆过世了。我前天下午回北京,大前天傍晚去跟外婆告别的时候,已经感到这次应该是最后一次看到外婆了。以前几次看到她时,虽然她都不能认出大家来,虽然大家都背地里说她可能不会太久了,但那些次消瘦的外婆给我的感觉是我下回还能来看她。而这一次不同,大年初一我去拜年时,她呆坐在椅子上,头发凌乱,面颊比以往更加瘦得可怕,没有什么血色,两眼和双颊深深地塌陷,却又微微地局部泛红肿起......大前天晚上看到外婆时她刚好吐了一两口,我以为是吐痰,但保姆说是吐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29 13:27)
标签:

杂谈

前些日子从香港扛回了一块Line6新出的音箱模拟器踏板。再前些日子到南京扛回放在老吴棚里长达5年之久的那把琴。试了几次踏板的音色,很快就没有了耐心。因为功能太强大,可调度太大,让我觉得这也挺好那也挺好,但很难确定哪是最好,在一大段时间里只是在不停地调来调去。手不是老停留在指板和琴弦上,而是辗转于各个旋钮按键之间;双目不是紧闭着或是迷离陶醉地睁着眼却不知看着哪里,而是屡屡看着显示屏上的各个符号的位置、名称和参数;心绪也不是在感受上一刻余韵和寻找下一刻的感觉,而是在寻找某种看似确定却又无从确定的音色。节奏打乱,片段都被切割得体无完肤,结果保存下的一些音色重新再调用时也觉得味道不对。齐刷刷的金属感早已不是我想要的了,纷繁游移的实验感更不是我想要的,犀利却又湿润的主音又太容易让手指不自主地舞动起来,太容易不自主地出来一堆急速音阶来博得一丝快感,但是这种快感在6年前就已经明确地要让它淡出我的神经了。

还是喜欢简单的木琴、简单的平缓的节奏、简单的细腻的原味的音。一个安静的角落,共鸣适度的地方,最好是坐在地上,背靠着墙,双脚可以懒洋洋地伸直,那种感觉奇好无比,无案牍劳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昨天,反复听《家乡》一曲,之前听过,但不是那个版本的,现场版对我的触动非常大。真实不是录音棚里一轨轨地录 、一次次地调整情绪、再一点点地编辑出来的。歌者情绪所致,听者也情绪所致,所以在上班时间搜出现场的视频链接发于我的新浪微博上。确实期待有所回复。我还是个鄙俗之人,难以逃脱希望有人就我关心的事情发表感想的俗根。所以我用很强烈的字眼比如“操蛋”来故意引起潜在的关注者的注意。要说阴谋的话,也仅到此一点点。发出链接之后也像往常一样不时再看看,看是否有人回复,这点再次证明自己真是俗不可耐,但是也很喜欢这样的真实。一两个小时过后依旧零回复。我就开始怀疑人们在干吗,怀疑人们的精神世界。我当然知道所有的网络言论应该是自由自然的。但是当时包括现在由失望引发的怀疑不可抑制。忽而觉得那种平时对我的关注简直就是一种施舍,对我的关注简直就是让我无辜地称为一种调剂,不需要也不感谢。要是微博里“粉丝”那一类我能够砍掉的话,我当然砍那些。全砍,片甲不留,但是砍不了,之后便有了不再关注之前关注过的人的决定。这是个愚蠢的被动,我认了。

关于我常提及并助推的某人我曾想过写一文,但不知道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一早把MSN Space的博客搬到这里。距离上一次在space上发博已经整整三年。再过几天,也就是1月21号,我在ZHA工作也整三年了。回头来看当时写的一些东西,蛮好玩的。当时写完那几篇《这不是出师表》即住嘴,故意的,实际上是为了不想使接下来对过程的观察成为一种游记。当导游不符合我的性格。包括现在,虽然偶尔私下唠叨,但还是一直不太喜欢公开评价在ZHA的工作。并非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而是还没到可以完全尽情倾倒的时候,这点我还能姑且理解和原谅自己。

有时候人们问到我最想要达到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我的回答从来是“最喜欢现在的状态”,但其实在这个过程中状态也的确被迫地几经起伏。难过是难过了,但每次都还算能扛过来。过来以后会觉得自己强大了一点点,很开心。所以还是喜欢那种在低谷挣扎的状态,还是想要维持这种状态。如果说想要做好设计也算是一种欲望的话,这样的状态让这种欲望应该是有增无减。

一晃三年过去了,相比于当初,我只知道自己的判断力越来越好了,真喜欢或真鄙视起一些东西时更有底气;我只知道自己的耐力越来越好,但也不是听之任之,原则上从来没变过;我只知道有朝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MSN搬家
在接待处的角落里静候了半个小时后,那位私人助理跑来跟我说他们正到处找Patrik, 楼里流线太复杂了,找起来比较麻烦。15分钟后,一个身材挺高大的中年人过来跟我握了手表示让我久等了,说他刚才碰到一件棘手的事。他就是Patrik,比我想象中的要年轻许多。在会议室稍坐后,他冷冷得说了句,“我们开始吧”。他拿出我的作品集和CV,先略读了CV。看来他早已读过了,只在年龄、学历、工作经验和三维技术着几点处看了看我,我点头表示承认。很明显,他关注我的两个master和在NOX的经历还有我吹嘘的3D Specialist。
 
他打开我的作品集翻看开头几页,问我说这是不是我的最近的设计。我告诉他那是我的毕设,我总共只有整整3个月时间,用两个月时间做完建筑部分。我明显感到他停住了。两秒钟后他说了句“I like it very much”。于是就问我在什么软件下完成模型,我告诉他是maya,并在其中编程。没有介绍方案,他翻到我在Delft的第三学期设计——Beijing Stomach,看来他也特别感兴趣这个设计,问我是怎么做出那个模型的。我没有解释具体的技术,还只是告诉他整体的结构部分是在maya中徒手建模,而非标准化的表皮部分是编程实现的。他说他看得出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MSN搬家
这时忍耐已经不是一个我可以接受的词。我回信告诉两个联系人,要不是之前的那个紧急面试通知,伦敦已经对我没有吸引力。希望面试按约好的时间进行,即使我已经知道面试的结果。这一趟伦敦之行我只有一个目的,那个Zaha的艺术家朋友感兴趣的话可以一起来参加我的面试,但我只在乎Zaha Hadid Architects。第二天,私人助理来信表示诚挚的歉意,向我解释那封信应该是发给别人的,邮件管理的紊乱造成这样的失误,而Patrik依然非常兴趣跟我见面。于是我回信说我喜欢戏剧性的事情。
 
这个转折点令我又情绪高涨,虽然不敢说很有把握说服对方,但至少情形没那么郁闷了。从之前说的要面试我的人一步步惊动到最有分量的人物,这是我想看到的。Patrik Schumacher是AA DRL的头,主导的方向跟我的喜好比较接近,别人若看不懂我的东西情有可原,他要是再看不出我作品中的大致立场、发展脉络、技术水准和其中的意义,那我也要自封外星人了。
 
旅行还在继续着,新的洗礼接踵而来。那天的Ronchamp也是那么的灿烂。分享那天教堂的亚洲人除了我之外,有5个来自日本的建筑学生和3个韩国人。他们都很勤奋,拿出小本子画起来。而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MSN搬家
本来,我不想一到巴塞就去朝拜Gaudi,但是出了旅馆一拐弯,就瞥见他。建筑在用一种乖张的表情邀请着我,而我刻意地避开他的目光,搜寻他的周围。然而,我没能扛得住10分钟。没有对话多久,鼓励便取代了打击,信心便取代了萎靡。大师的作品在那里,它可以离一个人很远,也可以离一个人很近,就看你用什么样的心境来体验它。可能以我的能力,还只能感受一部分光和曲线。
 
第二天,我便接到一个来自Zaha Hadid Architects的紧急面试请求,问我能否在三天后参加面试。掩埋了的情结又一次被猛地掏出。再三考虑后,还是决定回信让他们等一等,旅行还有一个多星期才结束。另外告诉他们我的签证情况,因为自己的荷兰居住许可不到1个月了,不知道还能不能通过海关,再加上很可能签约EEA并且答应了Kas旅行后帮忙参加一个短平快的竞赛,所以希望他们直接决定、免面试签约。对方回信说可以等到我旅行结束。当时心情很忐忑,既舍不得作废后面所有的机票和预订的旅馆,也不想因为拖延而失去机会。隐约的一丝念头告诉自己,让他们等吧,我不能停止感受我想感受的建筑,听天由命。
 
Sagrada Familiar强烈的向上感拖曳着本来就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