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樊
小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617
  • 关注人气: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因喜欢文字从事了工作,在工作中不时回望文学。出生在70年代末粮食基本够吃的小山村。别人见了最常见的问候是:怎么还这么瘦!
小小说

《一个人的失踪》

失踪有很多种意味,但一个人就这么消失了!

身在媒体

《广告人:真诚地喝酒》

我们从事的这个事业是需要真诚地喝酒啊

分类
广告的力量

 各县区网(商洛网县区频道),欢迎投稿,期待合作!

QQ:252550491 

一个人的世界
在这里寻找一份慰藉,在这里欣赏一份精彩!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5-12-01 21:09)
标签:

情感

文学

小说

分类: 小小说

       硬骨头,骨头有多硬呢。脚下轻轻一滑,几乎是在疼痛的同时咔嚓一声,脚上的两根骨头瞬间就断裂了。如果身边没有个有经验的人,还真不知该怎么办。当然,别人的这种经验大多是来自有关骨头的疼痛记忆。

       到了医院,拍片后,医生说了句很肯定的话,不容商量,并已经开始办住院证。问了句将医生逗乐的话,住院打吊针吗。再问这是小手术吧。医生对这种医疗知识浅薄的人实在是没有办法。他说再小的手术也是手术,而且要用钉子,骨头长好后还要再手术将钉子取出来。这对于几十岁的男人,一个连吊针都没打过的人来说太可怕了。还是保守治疗吧,虽然有留后遗症的可能。建议住院手术,患者拒绝。医生最终将这句话写在了病历上。

       注意,小心,但有些小小的意外能避免吗。就是那一滑一崴,几个月不能那么欢实地跑了,再急的事情也得撂下了,只能躺在床上看骨伤的愈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02 23:45)
标签:

大河面

家乡

情感

商州

分类: 影响
    我一直觉得家乡以前的路很好,也宽也瓷实,还有养护工人照看。养路段就在我家上隔壁的院子里。那时他们的一起修路,一块吃饭,或者打牌骂笑,给院子里添了一些乐趣。

    从我们院子到岭上就几里路,到街上,也就是以前的大河面乡也是几里地。住在这段路的两边,算是已经够方便的了,还有好多人住在沟沟叉叉的地方,仅走到这条路上就需费很大的功夫。当然,住在路边的一些人也是从以前的沟沟叉叉或者山上搬来的。就像现在的城里人,大多数都是从农村走出来的一样。或许是爷爷在对面的沟里住了大半辈子,也或许是他在外面当过几年兵的缘故,他就喜欢经常出去。逛乡上的集,也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02 23:32)
标签:

大河面

家乡

情感

商州

分类: 影响

    川有川的风貌,岭有岭的美景。不是每个地方都有岭,也不是每座岭都能给人留下那么深的记忆。我的家乡大河面就有一座岭。

    回大河面,翻过岭,就到了;去外面,翻过岭,就是平川了。一个“翻”字露出多少的辛苦。记不清是几岁,过路的熟人说,在岭那边看见我母亲带着一个远方姨婆过来。姐姐说,咱俩用架子车去接吧,我高兴地赶紧与姐姐找车轮,找架子,安架子车。于是,两个小孩子,你拉,我推,太陡,推不上了,就不停地用小石头支车轮子。支了这个支那个,终是将车挪到了岭上。至今记得,我们与母亲和姨婆在岭上相见的情景:我们满脸的微笑,她们满脸的泪水。

    大家很关心岭上的路,我能记得,大雨将路冲的不平了,有沟了,村里就组织大家去修。修了这边修那边,正修着就有汽车或自行车经过,很是热闹。小时候的我也曾站在修路的人群中,很卖力,父亲回家时要走,我将来上学工作了出去也要走。在过年前后大雪纷纷的日子里,岭上明显要冷清的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10 14:38)
标签:

商州

大河面

家乡

情感

分类: 影响
     大河面,曾经是商州一个乡的名字,现已很少被人提起,或许在不久的哪一天会默默消失,但它始终是存活在我记忆中的故乡。
  记不清有多少回,别人问到你们家怎么走,我会说,出州城顺312国道向东走,进会峪沟后沿大路一路向北,翻过韩子坪那道岭就不远了。也就是这道岭,隔出了许多的不同。岭这边的大河面山大树多,盛产核桃、木耳、香菇、天麻。自然气候要冷些。这里或许是商州各地每年收割麦子最晚的地方。大河面,作为地名常常被人弄错,原因是沙河子有个和它名子很相似的大面河。记得小时候一次听大人们说,有一批救济物资要来,可等啊等就是不见影儿。后来才知道,车开到沙河子的大面河去了。事情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但两个地名被人们混淆的事的确是经常发生。沙河子的大面河也不知是在什么时候改了名字,也就是现在的看山寺。
  有时候,我会对问我家在什么地方的人进一步说,翻过韩子坪岭3里地就到我家院,再走5里地就到乡上了。遇到有人问,你们那里一定有大山大河吧,我就会慢慢地向他们介绍。
  大河面没有特别高的山,但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山上的树多的是怎么砍也砍不完。晚上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17 16:03)
标签:

商洛

乒乓球

分类: 影响

    当你一看到听到或者想到某件事,就有怦然心跳的感觉,那就说明爱好这件事情。而如果能从不间断,始终坚持,对自己爱好的事情投入精力,甚至财力,那真就是相当极其不是一般的爱好了。比如乒乓球,那乒乒乓乓,在爱好者那里就是最美的声音。

    乒乓球在我国已被称为国球,普及程度很高。商洛乒乓球圈中的赵志昌老师的父亲90多岁了,仍打乒乓球,还对陪他打球的赵老师自豪地说:你在哪见过90多岁的人了读书看报不戴镜,上街走路不拄拐,打起球来仍来劲的老人。赵老师给我们讲这段话的时候不减一丝自豪,我们听得也满是精神。

    还有一位赵丹平老师。看看他的球拍,就知他的功力。打了30多年的球,柔软的手指硬是将球拍后面的木板磨出了几个深窝。他长年不是外出打比赛,就是训练球员组织赛事。球友们公认他是商洛意志力最强,坚持最好的一位乒乓球爱好者。不管是各种大赛中人们称他为裁判或指导,还是学员称他为教练,我们习惯称呼他老师。商洛的乒乓球爱好者众多,我们经常在一块打的有上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16 09:07)
标签:

武林外传

春节

追求

分类: 影响

    春节期间,又看了遍《武林外传》。我李大嘴以前就是一个厨子,当捕头根本就不是我的追求。李大嘴说出这句话后,倍感舒坦,再不用藏着掖着,也不用去干让外人看着光鲜而自己受罪的捕头工作了。今年的春晚上,小品“搭把手不孤单”中,听了对方还自豪地说已当了10多年出租车司机,本也是出租车司机的主人公开玩笑说,你就这追求啊。

    与朋友聚会,吃着喝着,有位朋友问大家,你们新年的追求是什么啊。我们一时还真说不出个啥,是没来得及想还是不值一提。年年都很努力,年年也都差不多。与小品中说的出租车司机一样,我工作了10多年,从曾是单位最年轻的小伙到身边满是80后、90后,还真谈不上有什么多大追求,但心里也很踏实。将自己能做好的事自己喜欢的事踏踏实实地做好快乐着自己的快乐,这或许就是咱们普通人的追求。不可能让大家都死盯着有名有利的事情,毕竟功成名就的是少数人。见有点冷场,朋友中有个大姐自信地说,她这一年的想法是努力一下,换个好点的车。大家立马鼓掌并一一敬酒对她那明确的目标表示祝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28 16:17)
标签:

散记

同事

杂谈

分类: 影响

    办公楼下是家银行。早上上班时,常会看到运钞车停在门口。押钞人员全副武装,一个个装着钞票的铁皮箱子从车上搬进银行。荷枪实弹,车体上还写着“请勿靠近”,但人们你来我往,全然一副自由自在状态。一次,两个小孩在距离运钞车不足三米远的地方玩耍,身上挎着玩具枪,一个问另一个,你说他们那枪是不是真的,一个回答,应该是真的。

    楼处于这座城市繁华地带的一个十字附近。向人介绍单位地址时一说这个十字大多人就知道了。坐在办公室里,能清晰地看到某个车祸的发生过程。有人甚至会拿出手边的相机去拍摄。隔些日子,就有同事说,他昨晚加班,看见又有人撞了,或者有人喊着赶紧来看楼下正在发生的不幸。冬日的一天深夜,突然“咣”的一声,我握鼠标的手一下子松开,两三步就到了窗口。下面异常安静。没有车祸后的争吵,没有赶来的救护车及交警甚至记者,让人心里有点不安。

    10多层的办公楼,大多人选择乘电梯,但也有个别人坚持走楼梯。遇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编者按:前段时间,从网上疯狂购书。一次聚会中,谈起这件事,问大家谁喜欢什么书可以帮忙给买。恰巧方英文老师给大家强力推荐《苏东坡传》,回来后立即网购。没想到刘少鸿总编这么快就重读这本书了,还在的他的“醉柳轩博客”中成文感谢。我倒要感谢他的“感谢”了,送这本书,真值。

 

 小樊同志网购《苏东坡传》3册,自留一本,赠吾与鱼各一册。皆因前番英文回商小聚时,鱼叫来了小樊,介绍与方认识。闲谈中说到苏东坡传,我言前些年欲求购此书,说与大门外书摊主人,其后进回一本盗版之《林语堂精品集》与我。其中收集的有《京华烟云》、《吾国与吾民》、《苏东坡传》等长篇作品,好厚的一本书,只卖10元。俗话说得好:便宜没好货。盗版就是盗版,字小,看着很伤眼睛,差错当然是少不了的。更可气的是,《苏东坡传》竟然只有半部,至第20章《国画》之后便没有了。后边部分我是在网上浏览的,网上看长篇作品,既伤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14 19:30)
标签:

男女

狼娃

小说

情感

分类: 小小说

    我还没有见过狼,但却经常能遇到一位养狼的伙伴。啥时到我的狼场来看看。他将这句话挂在嘴边。

    他叫狼娃。你可以认为这名字是个外号。或许也差不多,村里人称为小名。外号或者小名这些东西是上不了台面的,但却往往比大名还有力量。就说狼娃吧,他的大名叫王有德,这太抽象太模糊了,谁能说清“德”不“德”的;而“狼娃”却一下子清楚地表述了他与狼有关的生活。

    两岁那年,妈背着狼娃去后沟里干活。沟约有五里深。懂事的哥放学后去沟里接妈与他。哥进沟不远,就看到了妈,但旋即也看到了尾随其后的一只狼。哥吓得拾起地上的一块石头,连哭带喊地跑着,手中的石头颇有准星地越过妈,砸向那只狼。妈转过身,手中有什么就拿什么挥向狼。狼带着遗憾离开了。而他仍熟睡在妈的脊背上。狗日的狼!哥说这是妈说过的极少的一次脏话。妈后来进沟再也不敢将他背在背上了。

    狼对他的影响,我算是领教过了。那是我上小学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16 18:28)
标签:

情感

分类: 影响

   

    这天早上,我突然也想凑一回热闹,用一下“幸福”这个热词。近两年,建设幸福城市,提高幸福指数,这样的话语不时响起在我们耳旁,闪现在我们的眼帘。幸福感,我们都会有,但像幸福的定义说的那样,幸福是一个人对自己美好生活不断的满足,幸福是一种持续的状态,拥有起来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同事老刘看到我在电脑上敲出“幸福“后,就说,这孩子,真是缺啥补啥。

    新闻工作干久了,觉得什么事情都是有时效性的,而且这种时效性还特别强。感情是这样,食品也是这样;美好的东西是这样,悲伤的东西也如此。2008年的地震一时震醒了许多人。关于对金钱、地位、家庭、幸福的认识都发生了变化。当时,电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片播放器
与商洛共成长
新浪微博
博文
更多>>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