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flowersgone
flowersgone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4,889
  • 关注人气:8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关于我
在学习乐器。
在学习着别人的语言。
在做个自由的人。
在努力把音乐写清楚。
让很多人都能看明白。
八个月当书呆子,
四个月当旅行者。

豆瓣博客:

小石的音乐人主页

这个博客所带来的是我的思考,关于:音乐,民俗,历史,和公共文化空间。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新浪微博
民歌笔记电台*
第五十期:巴合达提在北京(中)
第四十九期:巴合达提在北京(上)
第四十八期:伊立奇的讲解(下):乌兰牧骑和音乐节
第四十七期:《情叹》:川剧在实验
第四十六期:南城的二哥(上)
第四十五期:苏统谋:泡在南音中的人生(中)
第四十四期:作曲人张宁(下):歌词和文化
第四十三期:汪静泉和阿尔麦部落(上)
民歌笔记电台
第四十二期:作曲人张宁(上):谈箜篌
第四十一期:伊立奇的讲解(中):草原和舞台
第四十期:伊立奇的讲解(上):哈扎布与长调
第三十九期:李久长(下)
第三十八期:小玉的磁带
第三十七期:朱中庆:川江和号子(下)
第三十六期:苏统谋:泡在南音中的人生(上)
第三十五期:李久长(上)
第三十四期:医师游淼
第三十三期:朱中庆:川江和号子(上)
第三十二期:HAYA乐团:对话世界音乐
第三十一期:布依崽儿的旅行
http://ourfolk.net/2011/06/02/5311/
第三十期:龚琳娜和老锣聊新艺术音乐(下)
第二十九期:冯晓荣:陕北二后生
第二十八期:异乡客,卖艺人
第二十七期:龚琳娜和老锣聊新艺术音乐(上)
第二十六期:Abigail Washburn: 歌唱在纳什维尔和北京之间
第二十五期:教书青年林冬的声音日记
第二十四期:一件乐器的生命:saz琴的故事
第二十三期:木梭在卡瓦格博的音乐故事(下)
第二十二期:木梭在卡瓦格博的音乐故事(上)
第二十一期:人子们:生活与歌
第二十期:库尔德:丝路上的音乐孤儿
第十九期:美浓人,美浓歌
第十八期:张兴荣的两卷云南音乐录像带
第十七期:木卡姆歌者--卡西莫夫
第十六期:寻找风格: 城市歌手宋小东
第十四期:Mbira (mm-beé-ra): 非洲的拇指钢琴
第十三期:你的吉他,我的文化:西方文明之外的吉他音乐
第十二期: 马友友和丝绸之路音乐(上)
第十一期: 普米人的声音世界
第九期:为了弱势群体的音乐
第八期:关注声音文化环境,如同关注我们的自然环境
第七期:意大利的民间音乐案例:从古典边缘到世界艺术
第六期:自然音乐和文化音乐
第五期:农作中的民歌
第四期:Gerald Dyck和他的泰国田野录音(下)
第三期:Gerald Dyck和他的泰国田野录音(上)
第二期:音乐和民族主义 (Music and Nationalism)
第一期:多种视野里的民歌
小石做的事情
音乐人类学
英文名是ethnomusicology.

是从音乐学和人类学中发展出来的人文科学

是将“声音事象”放入到各种人文视野里进行反思的学科。

以田野作业为核心方法。

音乐人类学的研究内容包括:音乐的存在、“民间”音乐、音乐历史、音乐的展示、音乐和社会、音乐和政治体制等等。

简单地说,音乐人类学的核心问题是“什么是音乐?”
人本来的样子
乐和匠

RobNold

木匠和小提琴

聲音和田野

First Sounds

收集早期声音

在亚洲中部

一个音乐人类学家和一个摄影师的网站

Macaulay

號稱世界最大的動物聲音/視頻館藏

臺灣聲境

學術和藝術的田野錄音論壇

PublicSphere

命中的红珊瑚

卓玛在卡瓦格博

于坚

大地深处

卢瑟没意见

一切都好,只缺烦恼

游方僧的行囊

郭净的博客

Aotearoa

新西兰的诗歌声音馆藏

“莲花”世界音乐节

一个很精致的社区音乐节

EVIADigitalArchive

一个视频民俗数据库

青马

跨视野的民俗生活博客

TraditionalArtsIndiana

印第安那的民俗推广机构

Smithsonian

有名的公共民俗机构

别的耳朵

邻居的耳朵

多作者的音乐分享博客

声音-文本

Sound in Text

少年的blog

一个很好的文化记者的眼光

博文
标签:

乌孜别克

伊犁

文化

分类: 民歌


在中国,境外的吉尔吉斯被称为“柯尔克孜”,乌兹别克则成为了“乌孜别克”。这算是政治上的规范,但背后却有着历史的种种起伏——说起来,有些轻松,有些沉重,这些都只有在具体的旅行中才能感受到。

       很多新疆人会这样来描绘伊犁——“这里是新疆最洋气的地方”。从音乐上来看,也是如此,伊犁有着哈萨克的智慧词和曲子,也有维吾尔的民歌与笑话。2013年,我的伊犁寻音之旅,就是为一名叫“埃希来”的民歌。埃希来,起先在乌兹别克斯坦的塔什干流传,而后被乌孜别克移民带到了新疆,而伊犁,就是埃希来的最重要的流传地。

 

阅读  ┆ 转载 ┆ 收藏 


阿坝州世居着藏族和羌族,甘孜州则主要是藏族和彝族。提到音乐,人们首先能想到的一定是藏族的龙头琴、弦子、锅庄,羌族的释比,彝族的马布、口弦等等。


故事的主角叫马成富,一位活跃在阿坝和甘孜的文化干部,寻访过阿坝的草地山歌,也在甘孜带团进行过藏戏公演。


藏族里长大的回族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3-06-12 22:12)
标签:

文化

分类: 公共民俗
呼麦,同一个歌者发出的高低两个声部,听起来就像是低音提琴加上了一支笛子。

呼麦为世界所知,主要是由于图瓦-- 这个人口几十万的小小共和国。在图瓦,这种音乐更确切的称呼应该是“喉音”(throat singing)。随着2013年6月的到来,中国的几个世界音乐节即将上演,图瓦的呼麦又有机会和中国听众近距离接触了。虽然呼麦的民族不止一个,但图瓦的呼麦却独有一段神奇的路程。

走出苏联
1991年苏联瓦解,世界的焦点都集中在了俄罗斯的改革上。人口仅有数十万的图瓦自治州,被过继成为了俄罗斯的一个加盟共和国。对于俄罗斯人,在大街上碰到图瓦人,与印象中的哈萨克人、车臣人等等无异—都是西伯利亚的面孔。至于他们的音乐,俄罗斯以及西方社会只知道都有着“喉音多声部”的特色,因此会含混不清地用复音(polyphonic)这样的西方概念来形容。那时,图瓦的呼麦是典型的被异族化的音乐,人们只闻其名不闻其祥。呼麦,如何能脱胎出苏联的大锅饭?

在图瓦的国家 “升格” 初期,自由经济的影子总是流于形式,类似于中国现在的文化产业。1991年,图瓦出现了第一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3-04-06 10:45)
旅行前,想要试听世界的民族音乐?

如果你厌倦了网络上随缘式的的搜索,再如果你的英语能力尚可,那么可以去美国的民间之路唱片(Folkways Records)的网站看看,试听一下该公司出版的民间音乐。1948年成立的民间之路,不仅出版了两千多张世界民族民间音乐,而且还是这些音乐文案的集散地。

莫-艾什的理想
Moses Asch是民间之路唱片的创始人。美国人习惯简称,因此他也常常被称为莫-艾什。艾什出生在波兰的一个犹太人家庭。1920年代,艾什去了德国学习音响工程,那时他就对民间音乐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后来在回忆录里写道:“创立一个独立的唱片公司,对我来说是一个很自然的欲望。我希望去录制音乐,那里存有着人们的渴求、需要、以及人生体验。”

艾什的父亲是一位著名的犹太作家,也因此艾什在1940年通过父亲的关系认识了爱因斯坦。有意思的是,爱因斯坦鼓励艾什去纪录和传播来自世界的声音。有了这样的鼓励,加之艾什本身的强烈兴趣,1940年他成立了“艾什唱片”(Asch Records)——这是后来民间之路公司的前身。他允许一些音乐家来到唱片公司免费录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3-03-01 01:03)
标签:

兰草

文化

分类: 学习笔记
2004年初,北京冬日的雾霾还没有如今这般严重。那时我经常骑车代步——去寻找音乐、去听演出。陪伴我的是一个巴掌大小的光盘播放机,互联网如蜗牛般速度的时代,根本不可能下载到太多音乐。最初想认识老张,是因为希望从他那里拷贝些音乐——那些全北京只可能他才有的音乐。

这位美籍犹太人,英文名字叫Jonathan Zatkin,很多人管他叫老张。老早前,我就听各种朋友和我聊起他。最早见到老张是在“北京兰草男孩”乐队的演出现场。演出所在的“乡谣”酒吧,坐落在三里屯南街,一片居民区内的一条小巷子里,颇有些闹中取静的感觉,临近的几间小型酒吧卖得都不算贵;一大扎啤酒二十五元,一张意式披萨三十元。老张就时不时会在这里玩票一把,唱些传统的美国歌曲。至今,在北京知道这些音乐的人也不多,什么“兰草”呀、“old-time”呀这些名词仍然没什么人知道。所以,老张一直都是喜爱这类音乐的人们所熟识的一个人,他算是个人物,确是他将那些鲜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四川

民歌

川西

尔苏

木雅

文化

分类: 民歌
顺着音乐的耳朵去旅行,我们希冀寻找声音中独特的色彩、独特的味道,而不仅是简单的 “淳朴”和“地道”。每种民间音乐有着非常具体的意涵——人文的、民俗的、甚至是神话的 。那么,它们意味着什么?

走廊上的音乐
中国西南的民族走廊, 沿着四川的阿坝州向南,再经过甘孜和凉山,直插入云南的腹地。从平原地区走入这条民族走廊,汉语文化逐渐向少数民族语言文化过渡,音乐形态从单一走向混合。民族走廊代表了一种边界。所谓边界,我们能听见什么呢?

雅安的石棉县就处在民族走廊的边缘带上。石棉有着远近闻名的石棉矿和小英雄赖宁,这里还是红军抢渡大渡河的地方。在石棉,你通常会碰到一些说四五句是四川汉语、说两三句是民族语言的人。这些人显然不是汉人,而身高体态和彝族或者临近的康巴藏人又不大一样。这就是尔苏或者木雅人——他们人数不多,尔苏人有将近2.2万,木雅人有将近1.6万。

尔苏和木雅,其实是两个不相同的部落,但二十世纪的民族工作者曾经将尔苏和木雅人统称为番族人。就算我们对这些“番族人”了解不多,但也还是能从他们的邻居——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苍溪

四川

川北

民俗

小调

分类: 民歌
民歌的存在不易被意识到。大多数人的一生,仅是从课本里略晓一两首民歌。具体而言,原唱是谁?唱出来的声音是怎样?答案仿佛只能是传说。能流传至今的民歌,往往归功于富有创意的改编,才得以被今天的我们所欣赏。

音乐中民间的味道如何被传承?这不仅关乎一两段歌词、一两条旋律,更关乎歌曲带给我们的想象——民间音乐中故事的玄机。如何改编一首民歌,才能保存这种既有的想象呢?不妨我们以一首民歌的命运为例,从一个音乐家搜集改编民歌的经历说起。

传递想象的音乐家
1957年的6月,时年28岁的四川省歌舞团的作曲家朱中庆,来到川东北地区采风。早在50年代初,朱中庆就跟随过音乐家郑律成去川江地区对号子歌谣进行搜集。之后,朱中庆对四川民歌的兴趣渐增。1957年的这次采风,和以往一样,是朱中庆为了创作去寻找素材和灵感。川东北地区的百姓小调立刻吸引了他。

根据这一次采集的素材,朱中庆改编出了这样的一首歌曲:

月儿落西霞,思想小冤家呀。冤家不来我家耍呦,心里乱如麻。冤家不来耍,奴也不怪他。修封书信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石民歌笔记


在非洲裔秘鲁音乐的历史上,如果说Jose Durand教授是在寻找criollo文化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2-06-08 14:12)
标签:

杂谈

分类: 私人
我的人生有两个六月九日,都值得回味。

最经常被我和朋友们提起的,应该是二零零二年六月九日。那天,我和大学伙伴们发行了一张自己录音制作的校园摇滚唱片,并举办了音乐会。活动完成,我们推杯换盏,把酒言欢,把大学的后院成为了我们歌舞场,尽情享受着青春。这就是二零零二年的“六九”。印象特别深刻。

后来,时不时有友人提起,要在 “六九” 十周年的时候,也就是二零一二年搞一场纪念演出,纪念我们的青春。这茬子事情说多了之后,我居然会刻意性地遗忘,偶尔再想起来的时候,我记忆中又检索到另外一个“六九” 。 那是二零零零年六月九日,距离我参加高考还有不到一个月。那天,在我的高中班级,班主任让我们写三句临别的话,

第一,三十岁时,你希望你届时在做什么?

第二,你希望你最好的朋友在做什么?

第三,那时,我们的班级......

我记得,我无犹豫地写下了:第一,我会成为一个传播音乐的人,因为我爱音乐;第二,我希望我最好的朋友会成为一名克格勃,因为他有志在某某某某年成为中国的普京。

班主任将装满心愿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爵士乐

分类: 公共民俗

流行音乐作曲家霍奇·卡迈克尔 (Hoagy Carmichael) 的名字也许没有他的作品响亮;你可能没听过这个名字,但你一定听过《星尘》、《佐治亚在我心》、《摇摆椅》这样著名的英文歌曲。从我第一次听到他的音乐,到亲临“霍奇·卡迈克尔之屋”的音乐会现场, 我有意无意地在寻找着霍奇·卡迈克尔的足迹。

我相信,不少爱乐人都有着类似的体验——我们有时会追随着喜爱的音乐家的人生轨迹去旅行,然后将这种轨迹刻入到自己的记忆之中。

《佐治亚在我心》
初识卡迈克尔的作品,是在90年代的中国。那会,已经有大量欧美流行音乐制品流入市场,而其中由一位名为维利·尼尔森 (Willie Nelson) 的歌手演绎的 《佐治亚在我心》,轻易地成为我的最爱。不过,欠缺相应音乐知识的我,时常会怀疑:这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好音乐吗?

2005年,一部叫作《Ray》的电影颇受热捧,它讲述了歌手雷·查尔斯的动荡一生。其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