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亦步亦趋
亦步亦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553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

   大家落座以后,才意识到当日是小年。本该说些吉利祥和的事儿,可五位丑男人说的尽是些丧气的话。

   广电的申兄一向脱口就秀,从“限娱”、“限广”说起,嘲讽的是广电的荒唐。

   教育界人士刘兄一口咬定教委的重要使命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一定要把中国的教育事业搞垮、搞乱,并让其再无回天之力。

   各位都是表达领域的高手,言辞间论点新颖、论据充分,言辞凿凿、火花四射,彼此间只有发表的权利,没有聆听和探讨的义务,好在在座的没有司法、纪检、食品安全等其他领域的朋友,否则,话题四溢,必从小年谈到大年。

   是夜大家碰杯无数次、吃酒两瓶多、消费五百元、谈吐一箩筐。

   谈到午夜时分,大家才意识到明日尚有苦学的孩子要接送,年终总结要加工,若干人情要走动……。

   于是,宣传部的马处长总结发言:“世道如是,好自为之”。

   教育界的刘兄补充发言:“既然强奸不能避免,……”

   马路宽阔,璀璨的路灯好像只为我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11 16:38)
标签:

杂谈

    做电视的人有个毛病,总以为自己见识过很多的人,所以就见多识广。

    在这个圈子里浪迹多年,本人对此每每有所感触。

    其实,生活本身就是一本很高深的书,每个涉世的人都会有自己的见识。对生活认真的人,悟得就多一点,见解也自然就深一些,而自以为是往往是肤浅的伏笔。

     我一向认为自己是一个执着而讲究专业的电视人,但日前见了拍照片的大山,却觉得自己做的很不够。

    严格地讲,大山不是一个专门拍照片的人,而认识他却是缘于照片。

    照片是在网上无意中看到的,这人拍了大量的鸟,让我感到震惊的是他拍的鸟不但种类繁多,而且尽是本土的鸟。我是一个爱鸟的人,万万没想到我们本土竟有那么多好看的鸟。所以,开始关注大山的专题。慢慢发现,这人的拍鸟行动一直在进行,而且他是凭着热爱在做事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17 23:14)
标签:

转载

    非常偶尔的机缘,读到这位马德老师的文章,字字句句让人如沐春风,今日偷他一篇,以飨好友们共享。
原文地址:平和作者:马德

平和

马德

    人活得平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就如前两篇所说,中国的许多老百姓在人生六神无主的时候,拿主意的往往是一半句老话。

问题是这些冠冕堂皇话不靠谱。

今儿我批的是这样两句话:“好马不吃回头草,兔子不吃窝边草”。

在我看来,这“二草”观是实实在在的两颗毒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日前几位老同学聚在一起,酒过三巡,有人说起各自在官场的遭遇。

在老家的云峰同学讲起一些人贷款买官的现象,末了注解说:

“这叫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贷款买官是世道的荒唐,而信奉舍孩子套狼则是文化的荒诞。

试问,有谁舍得用自家孩子的代价,去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总是认为,中国传统文化在传承过程中,有不少在逻辑上被扭曲的东西。正如金岳霖质疑“黄金如粪土,友谊赛黄金”。

小时候听袁阔成老人咧着大嘴说评书,每讲到奸贼害忠良的时候,总要说上这么一句: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查了一下,王实甫在《西厢记》里就有这样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24 22:08)

    前两篇博文都是因电话切入。

    而今天刚准备敲字,竟然发现话题还是电话。

    就在敲字前的一两分钟,我给一位老大姐通了一个电话。

    大姐是位小老板,也是我的好朋友,平日里接我的电话非常客气,大有不敢怠慢的意思。

    可今天在电话的声音有点异样,声音压的很低,象是不小心嗓子眼里卡了枣核的那种。

   “等一会,我在说一个事儿。”

    忽然觉得,我对这种声音是那么的反感!

    放下电话一琢磨,方才意识到,这些年我给上司们打通的电话十有八九几乎都是这样的反映。

    一句话是:“正在开会!”

    两句话是:“正在开会了,完了再说!”

    最不能让人忍受的是,电话里嘟嘟两声之后,就听得那头说:

   “对方正在通话,请稍后再拨!”

    不用问,正在开会的现场准有一位上司的上司。

    上司在上司面前,下级的电话就成了不堪入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15 00:32)

正在开车,接到罗兄的电话。

他说:“祝老师走了!”

我一点都没觉得突然,上周到医院看他,就觉得老爷子情况很不好。

   尽管是这样,晚上一个人坐在家里,那个被说了无数遍的词还是从我的词库里蹦了出来:音容笑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很少有人给我打家用电话,除非是父母。

   是夜,家里的电话响了起来,难道是父母有啥急事?

   接起来一听,电话那头说的是普通话,还唤我的名字。

   “昂!是王老师!”我听了出来。

    王老师是我刚上班儿的同事.二十来年,我们一直有着忘年的交往。

    老太太已经80多岁了,很看重自己老燕京大学的出身,对人、对事、对社会的认识非常自我,做新闻的时候总能另辟蹊径,采制一些比较前卫的作品,大约是八十年代,她深入农村偏远山区采制的妇女系列在业界很有影响。作为晚辈,我们总是对她抱有一份敬仰之情,也断不了有一些交往。

   老人家先是关心我个人的事情。

   说:“孩子,现在的社会,你可不能摆你清高的谱,该和人家领导走动就走动走动!”

   这话让我有点意外,有点不太像她说的话。

   我说:“走动我会,但活动我不会,有些事就随它去吧,我很好!”

   王老师有告诉我,最近她搬了家,因为医生说,她的腿再往六楼爬来爬去,问题会很严重,所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日前写博文描述了自己30年前看到的一个天文现象,竟然得到朋友静石的回应,并以2006年他的一篇博文予以相应的证实,这让我很是惊讶。

    第一说明我的所见并非孤证,第二说明我说看到的现象远比我理解的神秘。

    结合静石的回应,我予以以下的回复:

    静石:

    根据你的描述,想见我们是同时看到的同一现象,时间大约是在1978年。由此,我对这一现象作出以下几点判断。
    一、按当时你我的观察点,你在朔州,我在大同的天镇,我们处于东西的两个点上,之间直线距离大约有100多公里,而看到的东西都在北方(我看到的稍偏东),所以这一现象不可能发生在我们的直线距离上,应该是在我们一线很远的北方,甚至在内蒙古的北部以外。
    二、那么远的距离,而我们看到的又是那样清晰,那样的巨大,说明事发现场呈现的能量非常巨大,而我们的知识范围,如氢弹、原子弹等都不应该是那样的情形,而最近一些所谓的专家就23日网友的图片解释说是什么导弹残片的观点根本站不住脚。所以这一现象确实值得有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