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9-02-21 10:51)
《三个女人》

老南瓜。长冬瓜 。短葫芦
为东荆河滩的瓜地,相互辱骂
她们神通筷子,吃螃蟹,麂子骨
和花生米。吐发白的鱼刺,草根和树枝
人群中横穿土路。白天长在樟树上
为风铺路,晚上匍匐在草地里
让心爱的人变戏法似的践踏
她们都有丝绸的面子,把阳光折射
成金子。我是她们比远亲还远的亲戚
仿佛相隔半个世纪和一本家谱
耳背。转身洗去脸上的红尘,再听
只剩下冬瓜和葫芦
翘着二郎腿,不停晃悠,口中乱了江湖
吐出各自的瓜子。她们纵形的原伤口
更加疲软,成了废弃的渡口
阳光的黄酒,已经不能
撩拨河水的涟漪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2-20 10:03)
@关于课余时间的流水账

课余时间,他可以在矮树间
徘徊。令人欢欣,也令人落寞
在他看来,一棵树可以高于生
也可以低于死;可以一年一次开花
也可以在十年以后,仍然不开花
扫落叶的人胡子拉碴,一言不发
如果高兴,对一地落叶说话
像背吉祥经,反复地念叨着
黑鸟要冲进落日的火焰中
就让其自取其辱吧。六点多了
还有一家子在湖水中划船,留下
圆形的光阴,模仿绿头鸭将影子
刻画在湖底的淤泥上。不多的课余
偶尔一个人在窗下读书。没有叙述
只有抒情。书中所记,木子树
立在院中,乃民国书生转世
这些因果,却不能消解难捱的酷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2-20 09:37)
@白露记

他没有用生锈的铁锹松土,
清除淹没膝盖的杂草。
而铺开一张反面打印了
英文单词的白纸。纸张仍然
有着秋日下午阳光的白。他知道
此刻在这样的白纸上写满汉字,
已是奢侈的事情了。邻居的
自留地,昨天种上了小白菜
和红萝卜,这是他居住的小镇
最便宜的菜蔬。想到眼前的
这些事儿,他心里的石磨
就转动起来。南风转身面对南方,
内心柔软的草就匍匐向南,
而转眼之间又站直了身子。
他相信这是一年中最好的季候
他不想把身边这些事囚禁在
一张白纸上,一旦写下风,
风就停留在叶子上,停在
杂草丛生的花园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2-19 15:18)
《蛇》

枯枝。草绳子。苔痕。总让我想起
她。野炊的火,药酒中的虫子,滑倒的
夜间散步。晴天来了,才有的影子
腰间的枯枝,挂着她的裙衫和鸡毛信
我不知道的口令太多。蝴蝶,刚刚在雌花
一会儿又飞到雄花。她没有撒谎
只是季节不同了,草,也学会了穿新装
变成一根顺应气候的绳子,缠住树枝
越长越长,长得如同一杯葡萄酒里的影子
向下了再向下,影子滑落湿滑的泥土
长出药片般病痛的苔痕。夜间
袭击土蛙,吐出舌尖的毒。江水失眠
春光吐下了枯枝,她躺下来
成江堤,在酒杯里,等着我喝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2-19 15:15)
《吉他》

一场雨把我困在书房里
躺在一把椅子上,旧肉体
像一间闲置数年的空房子
一棵爬墙虎,长出了六根藤蔓
覆盖了我木头的共鸣箱
雨点打在平台上,我感觉潮湿的疼痛
只是说不出,说出了也没人听
有一根弦在动,一些嫩叶片也在动
可它们都没有自己的词语
椅子在压迫中,如雷声叹息
雨越来越大,反复弹拨房顶上攀援者
弹拨我身体的旧板房,和拳头的心
弹拨墙壁上的牛角和破草帽
我站起来,像电脑椅在室内旋转
空房子的身体,六根琴弦沙哑地呜咽
被迫与风雨一起,踉跄过夜的长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2-19 15:12)
《丝竹》

看见菜花发情,我就想起她
她的肌肤,有二胡拉出声音的光滑
笛子吹高音时,她亮出了深闺的耻骨
她穿扬琴弹奏古曲的长裙。住东荆河边
如少年发育般的小镇,妖精穿过菜地
一夜情的雨水之后,花朵黄到了水岸
母狗穿过菜花,我不喜欢她的贞洁
水蛇穿过菜地,我想起她的温柔;瞟一眼
菜花蝶,我学会在风中弹奏;尝菜花蜜
我懂得如何刮菜花心的毒。这么多年
她还是叫菜花,只要竹笋裸露大地
就站在村口等我,一个负心汉
总在浪费菜花的香。把菜花的刀
磨得更快,甚至快过了
寂寞夜晚黑暗的反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听不见春天说了什么》

一条白狗,听懂了东荆河的呼吸
开满豌豆花的小路像绳子 ,牵着它
来到河边。它看见浪花卷起了响尾蛇
鲤鱼半推半就在空中,吞噬了自己的尾巴
南风亮着响翅。白狗用力翘起了自己的尾巴  
把对岸拉到跟前。黄花苜蓿翘起了
一只鸟的尾巴。豌豆巅子也翘起尾巴 
他摸了一下身边女人的屁股
“多汹涌的河流!多美的河滩!”
女人拍了拍他。他们的笑声
像一股潮湿的豌豆花香,弥漫过来
但听不见他们,还说了什么话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2-18 15:15)
《京胡》

客串主角的人,在巷子的瓶底喝酒
雨下得不明不白。没有下酒的花生米
旗帜在半截旧土楼上垂下了公鸡的头颅
小丑在水泥地板上。发呆。独步。忧伤
看见乌云的布景,挂在人间之上
风紧紧贴着巷子的墙根,像个醉汉
我像一滴酒,从瓶口滑落
撞上醉汉,碰疼坏京胡的肩胛骨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2-18 15:05)
《晚霞》
 
北风的鞭子抽打着贼谷草
两优培九因为疼痛,学会了点头致意
夜晚疲软的人,总需要牛鞭的滋补
为了给一杯咖啡买单,在听娜娜的孤独时
也要想着牛鞭效应。我左臂上的印痕
那是一条柳鞭的涂鸦,那个老男人
把我当谷子撒下去。今天回家我看见他
站在一大片金黄的稻谷中,像一头无事的水牛
他的目光浑浊,眼屎挤满眼角,毛发脱落
这么多年,他一直在等待水稻的丰收
我们这些子女,被货车拉到别处
到了冬天,他依靠了金子般的稻草垛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2-17 16:44)
《陶》

时光的神,摁下他,稻子的肩膀
命他端糯米做的水酒,给风中背诵古文
儿子喝。那个少年背书的声音微弱
如同一棵贴地风中的草菇
他蹲下身子,还是听不见家里最小的
地位最高的孩子。口里念叨的词语
却听见了自己的一把老骨头,像蟾蜍
藏在一片待收的稻田里,咕咕的叫
注视着站在稻草堆旁的幺把子
卖炭翁还读不成句。想着自己的骨头
有一大半埋进了泥土。四个女儿
跟着别的男人去了他乡。一只草菇
在渐渐腐烂的稻草上,能坚持到何年
何月?时光的神,将会在什么地方
出现,把他手里的陶碗取走?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风过喜玛拉雅
风过喜玛拉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6,580
  • 关注人气:5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