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3-04-06 16:40)
标签:

杂谈

分类: 狗眼看事

           小时祭英烈,

       老来祭先人。

       风卷队旗舞,

       再吹冥纸烧。

       踏春无去处,

       皆因大雪瓢。

       英魂发怨怒?

       先人叙叨叨?

       晚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30 21:14)

下大酱:

结婚很多年了,一直都想下大酱,吃自己家的大酱.

可确实是人少,一年也吃不了多少.孩子不吃,我们夫妻也不是一天三炖都在家吃,就一直没有下.

可巧,母亲家动迁,缸没地方放,我就拿来一个小的,下起了大酱.

 

买了十斤酱块子,五斤盐,身边的人都告诉遍了,可看我是个没有出息的男人!

 

俗语说埋汰人下大酱香,身边的人也一再提醒我.我就再三的注意:酱块子洗的不彻底,缝隙里没洗:水是没有烧开的凉水:盐也没有洗,撕开朔料贷就用了.只是都让我用手撰,我没做,等发了应该好些的.

 

每天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4 10:56)

  全单位的人都涨工资了,只有我们八个人,需要等待手续...没有涨;

  刚帮妹妹租了个车库,不到一个月,长春那边换老板,妹妹的活不让干了;

  等待驾驶员科一的考试,因为原来的摩托车驾驶证上没有吉林省三个字需要添上,只好等下一批才能考;

  摩托车的一个胶皮圈老化了,修理部说需要特意进才能按装,我就给了他他要进货的三元钱,说好过几天去,再给他手工钱,可到了跟前一看:已经人走茶凉,门上贴着此房出租:

  上了不知道有多少遍的厕所,一提裤子,竟然看到自己的一个开小区门的钥匙一蹦一蹦的掉到粪池中!

 

  同学军说我这几天想办的事就不要办了,等等.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几位要好的朋友在一起喝酒,期间一位说我:"你出家得了!",其他的人当时就都非常赞成.还有一个说:"你要不出家,等你不注意,大家就用烟烧你的脑袋,让你有几个疤后,就宣布你出家了."

  看来我是只有出家这一条道了啊!

  

  事出的原因是:去年一个人领着几位兄弟去按摩,他们去的是当地的什么按摩一条街,是以小姐为主的.我就说什么也不让去,十多分钟一个电话,楞是把他们给整荒了.他们中的人说,要是真老不让你去,你接别去了.过后,大家都说我没必要,只要不找小姐尽管去按摩.我说按摩的有都是,何必非去那里呢?你进去的时候是干净的,出来谁说你还是干净的了!我还挺有道理.

  还有就是,麻局最近凑不上,有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类的毁灭需要两大要素

  一是物资极大丰富

  一是人们道德极度败坏

  

  不知道这是谁的结论

  但我相信

 

  你在地里挖坑取煤

  他在地里挖坑取石油

  若不地陷,地震都出鬼了

 

  疯狂的掠夺

  眼里根本就没有子孙的明天

 

  政客们一边往脸上涂金,一边疯狂的巧取豪夺大众的财产

  企业家们一边做着慈善事业,一边盖着风吹就倒的大厦

  商人们一边说着为人民服务,一边卖着能吃死人的蔬菜粮食

 

  都是人人都懂的把势

  可你无处躲藏,只能接受

 

  婚配生子的事情就是要在屋里进行

  可造人一词却铺天盖地,讲性事摆到大众眼前,曰进步

 

  男人嫖赌曰潇洒

  女人献身曰能耐

 

  子非亲父曰正常

  子比母大曰骄傲

 

  还有何事你来讲

  侄子说我是愤青族

  

  2012年你快些来吧

  让这浑浊的世界变的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多年前,跟同志一起炒了两天股,只是几个零花钱,很快炒没了,就停止了。

  可从去年到现在,始终有电话来问我,是不是可以跟他们机构一起炒股。我回问他们是从哪里弄到我的电话的,他们都是说这是领导弄到了,不方便说。

  相信他们一定会用这样的方式对很多我这样有过股市资料的人进行攻击,以获得他们的会员。

  他们赚钱方式,渠道,就不去探讨了。只想问一下,他们是从哪里你弄到我电话号的呢?

  一接通电话就问我是不是还在炒股?为什么不炒了?可不可以跟他们合作等等。

  是谁把我的资料卖给了他们,相信都能猜到。可我的资料能卖几个钱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06 13:10)

 

        求财求学想成仙,

        一往闹市一往山。

        众有三人分三处!

        苦辣酸甜要平安。

 

  这个是十一的时候发给妻和孩子的短信。如今的生活三人分三处是常有的现象,一家人的团聚是显得重要了还是不重要了,我真弄不清!

  孩子看到后,马上问我是在家么,可以上网。于是跟孩子在网上视频聊了一会儿。

  妻则过了四五个小时后发来同样的几句话:人在三处心一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28 13:55)

  孩子上学有二十多天了,期间打过电话,可昨天下午跟孩子聊天,还是没扳住掉了两滴眼泪!

  按理说孩子今年已经是第二年了,不应该这样,可不知怎么搞的,就不控制不住。

 

  几天前,孩子在电话里说梦见我了,我问他梦里我们做什么呢?他说忘了,只是笑醒了。我心里想,是不是孩子在哄我,可不管是不是在哄我就是高兴。

 

  母亲说的对:“孩子走远了,看你怎么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25 18:11)

  与妻走的太累了,就不管不顾的找个靠边的台阶坐下休息。

  华山的石阶都很窄,遇到有个宽敞的地方不容易。我们就挨着坐下。天下着小雨,我们俩挤到一个伞下面,用身体夹着伞,两个手,一个拿糕点,一个拿香肠,脚前放着一瓶水。

  一边吃着,我一边提醒她不要吃的太多。登山属于运动不能吃的太多,零星的吃,也就是间隔时间短,次数多。

  眼前走过的人一个接一个。有个男人停下来冲我们笑着:“不介意给你们照张相?”我们俩笑着对看一眼,冲他点点头。照完相他走了。

  我跟妻说:“在他看来我们是很幸福的!”

  被人拍照,心里很高兴。我们是他眼里的甜美,鲜花。他在欣赏生活,也给我们带来心底里的一丝如意。

  过了西峰后,我们又遇到一块,他给我们看了相机里面的我们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23 23:07)

  妻子累了,想多睡一回儿,在宾馆里睡着。我一个人走在西安的马路上

  走着走着,感觉身后有个人跟着我,一回身,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冲我就是一个咳嗉,我心里一烦,还没什么反映呢,他就来个九十度的转身进了左边的一个商店。

  第二天,想着买了一块辣羊肉,回去尝尝,没走几步,又感觉身后有人跟着。这回我没回身看,而是走到了一个商店的门前转身站了一会儿,这个男人就站到了我的旁边顺手拿出手机看。我看看他很不奇眼的一个男人,有快五十的样子。我就又接着往前走,仔细感觉一下身后的动静,他跟来了,我就又站在了旁边的一个橱窗前回过身来看,他没办法简直走了。这回我慢慢的跟了几步,没留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