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云虎义
风云虎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99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论坛

新·战国联盟

业余日史研究同好会

轩辕春秋

综合性论坛

日本古代史论坛

可以下载大河剧哦

老古开发网

单片机、嵌入式设计与开发

工控技术论坛

单片机、嵌入式设计与开发

沪江社区

外语学习

JOJO热情领域

日漫汉化

光荣时代

老而弥坚的水坛

好友

异教徒的告解室

讳不可言的亲王老爷

蘭雨居本舖

恶趣味的流云先生

起居杂谈

烹炸皆宜的腊肉丸

东于杂记

最烂最下等的黑基

右将军府

性情的真髓老爷

白饭的糊涂日子

年轻的白饭叔叔

蟹状星云

米兰的白虎哥哥

长草无罪

俊朗的康哥哥

夕阳下的竹屋

脚下的半兵卫

飞花落叶

妖媚的美人刚

Hope

班头阿鹤与同桌阿鹤

晴空之恋

在美国开飞机的威哥

dada的BLOG

美国目指·玮哥

活在当下

球状小叶子

violet: purple rain

银行家阿侃

allesgute

杨修·德祖

王小猪的火山

顶头师姐

速度与激情

学者飚哥

斯坦福桥

切尔西

我就是“西饭”!我就是“车仔”!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5-12-28 03:32)
标签:

杂谈

儿子沉默地往储藏间方向走着,虽然才刚学会走路,摇摇晃晃走得却很坚决。

“嗯?”我躺在不远的沙发上看着他,从鼻孔里发出警告。

儿子瞥了我一眼,并没有停下脚步。他的脸上没有半点笑容,凝重得好像奶瓶壁上挂着的奶粉块儿。

这种傲慢的态度让我觉得很不舒服,喝问道:“你要去哪儿!”

儿子明显停顿了一下,迅速抓住旁边的玩具推车,一边往储藏间推,一边喃喃地回答:“玩推车”。

这气氛不对!我警觉起来,起身向他走去。

儿子眼里闪过一丝慌乱,丢开推车,转身冲向储藏间。

呵呵,呵呵!可笑!真可笑!我一个箭步赶上,左手紧紧压住储藏间的大门,右手拎住儿子的领口,向后拉开。

“我说过,这个大门”,我得意地教训道:“不!许!进!”

儿子恼怒地推开我的右手,双手扣着门缝试图进入储藏间。

无力的挣扎!我心里嘲笑着,一会儿得想个办法让这小子记住教训。也许,当着他面,一点一点拆了他心爱的小火车会有不错的效果。我想象着儿子绝望痛苦的表情,愉快地构思起来,压住门的左手轻快地在门上打着节拍。

儿子抬头看着我,明亮的眸子里透着乞求。

“不许进!”我差点儿就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10 07:45)
标签:

杂谈

咳嗽,又梦了,好累。。。今天的梦,主要是架空历史伦理剧。

说架空历史,是因为有孙大炮,袁大头,还有今上。说伦理剧。。。这个就不说了。。。

梦里我一直在寻找,寻亲,寻路,寻物。

中间起了大风,我在街边看着漫天飞舞的垃圾袋,砸落的广告牌,还有在风中艰难收拾着衣物的老两口,那造型诡异仿佛灯笼的晾衣架,看了很久,很久。然后回头掏出GPS继续找路。。。

好累,一早醒来好像通宵没睡,困翻了。

总结了一下最近几次梦境,大约都是什么东西丢失了,我在寻找,但都没找回来。

这真是个可怕的结论,我果然是个悲观主义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个温暖的下午,拎起锅铲,热油撒盐,打下一只鸭蛋,看着边缘快速地变成金色,轻巧地翻成了个荷包蛋。

接着,把蛋推到锅边,腾出空来,开大火,抄起十几片剩下的菜叶,就着残油快炒,让“锅气”充分地深入蔬菜的每一条经络,卷曲,翻滚。。。待到菜香腾起的时候,再把冷饭下锅,翻炒加热就可起锅装盘。

白色的米粒点缀碧绿的菜叶,上面再铺上一只两面金黄的荷包蛋,最后淋上一点生抽,真是令人垂涎。但,这还不算结束,是的,有个重要的步骤,或者仪式尚未完成。。。

说起来,在日本平安末期,有位叫源义仲的大将,轰轰烈烈地从甲州乡下,杀进了京都。本来形势一片大好,可这位老兄穷逼惯了,在招待往来公卿时,端上的不是珍馐佳肴,而是大碗的平菇盖浇饭。结果这老兄为公卿不齿,须臾被赶出京都,一代将星陨落在泥沼之中。

是的,对于我这样过度的盖浇饭爱好者来说,荷包蛋只有一种吃法,那就是:戳戳戳戳戳!让鲜美的流黄仔细地盖满米饭——荷包蛋盖浇饭大功告成!

鲜美的蛋黄,焦脆的蛋皮,爽口的青菜,用微咸的生抽锁定,合着米饭一起送入口中,五种滋味层次分明,却又彼此呼应,让大米的芬芳升华。。。心中猛然涌起对美味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02 00:49)
标签:

杂谈

我住进这个小区已经有十五年了,每两个月都要去楼下理发。这家理发店也已经开了十多年,现在的店长是一个从理发师逐渐成长起来的清秀青年,和我年纪相仿,平时戴着一副夹金丝的眼镜,面上带着谦和的微笑。这大概就是所谓暖男吧?但我一点也不喜欢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02 00:44)
标签:

杂谈

我住进这个小区已经有十五年了,每两个月都要去楼下理发。这家理发店也已经开了十多年,现在的店长是一个从理发师逐渐成长起来的清秀青年,和我年纪相仿,平时戴着一副夹金丝的眼镜,面上带着谦和的微笑。这大概就是所谓暖男吧?但我一点也不喜欢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10 00:11)
标签:

杂谈

刚刚在阳台给儿子大人洗袜子,忽然从寒风中传来一阵歌声。循声望去,隔壁楼上阳台,昏黄的灯光下,有一个萝莉不知在唱着什么。咦?原来那家有个女儿,第一次见到呢…过了一会儿,歌声停下了。不唱了吗?是啊,都十二点了,也该是去睡觉了吧…我这么想着,一抬头,发现那萝莉正抱着她家的防盗网,愣愣地看着我…对视了两秒…卧槽,什么情况!非礼勿视,观自在五蕴皆空!我心头一片混乱,对了!天这么冷,还是赶快洗完衣服要紧…但是…或许是好奇心,或许是理科生的执着,又或者仅仅是一点残留的勇气,我还是忍不住抬头又看了一眼…那阳台上漆黑一片,清清冷冷,哪里还有萝莉的身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左边的恐龙还有肚脐眼。。。
啊,不对,不对。如果和拉便便的小恐龙相互印证一下,那个粉红色的莫非是。。。菊花?

本文作者:真髓妻

这周老师留的作业是剪纸,我特意跑到超市买了彩纸,准备和闺女一起剪。昨晚,我把彩纸拿出来,先叠成小四方块,然后剪四个边,其实我不会剪,就胡乱剪一气,反正叠的越小,最后出来的花纹就越复杂。闺女也有模有样的学着我,谁知她刚剪了一会儿就不耐烦了,说我还是画画吧,开始画恐龙,呵呵,看来“恐龙热”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瞧我闺女画的恐龙,她一边画一边说这是食肉类恐龙,2只恐龙在争夺1条鱼,左边这只小恐龙在拉便便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儿子

情感

分类: 伟大航道

读书的时候给小公司兼职打工,做了一个变压器监控器,可以通过手机短信,主动或被动地将变压器运行数据发送给指定的管理员手机。因为公司小人员少,所以监控器的软、硬件设计开发都由我一力承担。这项目完结之后,就交给销售的人员去运作。我忙着写小论文,不久之后也便离开了那间公司,完全不知道这产品之后的销路如何。 

之后我在电机年会上朗读论文时,偶然提到自己曾经做过这个产品。有评委不屑地问:“这玩意儿能卖得出去吗?”我心头一紧,虽然一脸微笑地应付道:“销路很好,已经在多个地方有了推广与使用。”但会下还是颇有些黯然:一方面是因为自己个性厌恶说谎造假,另一方面则是对自己没有为这“儿子”多赋予一些关心而感到愧疚。于是赶紧给那公司打了电话,得到了真的推销出去的结论,心里稍微好过了些。但一直没有亲眼见到,还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5年后的今天,终于,意外地在福州街头重逢了。

虽然距离有点儿远,还有些风尘,看得不甚分明,但那循环跳跃的数字,独特的显示方式(其实是很搞笑的方式)还是清晰明了地告诉我:这TMD就是我“儿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29 20:22)
标签:

杂谈

分类: 楚楚青春

路遇跟车摸包的小偷,厉声制止之后,被四个死新(防屏蔽)疆人围了起来。 

一阵拳脚之后,因为要护着自己的单车,有效的打击得分远远落后。不过占着气势夺人,一时也把小偷喝退了。 

摸摸身上,除了被远距离的石头砸到面部有点儿疼,被口水袭击有点儿恶心之外,近距离打击完全没感觉。可笑的是某个小偷踢到了我的大腿,居然被反震后退了几步。。。血长防高果然才是近战的王道,如果有人组团帮忙看着单车,我非下去轰杀丫四个细胳膊细腿的废柴。

唉,总之吧,各位兄弟姐妹一定要留心,年底了,东西可得收好,这世道如我般的愣鸟已经不多了。

 

PS:若说有什么事情助长了盗抢气焰,就是那些个白痴失主,自己居然远远跑开了。这TM还算男人么?那时候我就一个想法:“擦!我TM就不该为这白痴出头,被偷了活该。”

 

再PS:有个小子被我一脚踢到路边,狠狠瞪了我半天。。。据说这是想回头伏击报仇还是怎的?于是求有经验的好人指点一下,我也好做好防范措施。别打狗不成,反让狗咬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06 21:06)
标签:

汽车

分类: 伟大航道

今天和两个同事坐代维的车去宁德,司机是位慈祥的老爷子。一出门,挂着手闸加油门,于是库突突就熄火了…看着老爷子畏畏缩缩的,我们赶紧安慰了一下,毕竟时间紧迫,赶路要紧。

事后才知道,我们犯了一个大错误。这老爷子浑身颤抖并不是因为紧张或担心,分明是TMD兴奋啊!
于是上了高速,看老爷子开车虽然时停时走,但好歹还算安全,于是百无聊赖之下我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地醒来。发现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加之山谷间的雾气,周遭一片昏暗。
回头看了看后座的同事,却发现他俩脸色有些发绿。“咋了这是?”我努力睁着睡眼,顺着他们的目光向前看——只见前面十米处有几个闪耀的红点,仿佛深夜中潜伏的野兽般,双目闪着猩红的光芒。
“这是啥?”我还在半梦半醒间,自言自语道。
“啪”,一直莫不作声的老爷子司机打开了远灯…于是我看清了,左右两辆大货车正好占满了高速的两个车道。
“啪”,车灯被熄灭了,周遭重归昏暗。
“你干吗关灯,我他…”我一个寒战清醒过来,但就在那国骂还没出口之前,就看到老爷子非常从容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